560小说网 > 主宰玛法 > 引子

  “呃~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响彻了整个森林。
  发出声音的,是一个高达两丈的半兽人。
  它那青绿色的皮肤下,疙里疙瘩的肌肉,与鼓起的筋条、血管,如同盘根错节的树根雕刻其上;三指利爪尖锐如同金钩,正狠狠地挠进了一棵巨树中;三趾巨足深深地嵌入了草地上,碎沫、绿汁溅得到处都是。
  它高昂着斗大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满嘴的獠牙狰狞地支棱着。
  它在发怒!
  “王!”它周围所有的半兽人全部单膝跪地,向他俯首。
  “该死的人类!该死的道教!”半兽人王双臂用力,那棵三个人搂不过来的巨树便承受不住其蛮力,咔嚓嚓地颤抖起来,随着它利爪的深入,木屑纷飞而出,那棵树终于难再矗立,缓缓倾斜,继而轰然倒塌,砸倒了十多个半兽战士。但它们的尸体依然保持着半跪的姿势。
  “盟重省的局势如何?”它将头转向了祭司团。
  “王!”一个半兽祭司跪爬了几步,来到半兽人王跟前,低声道:“请您息怒!那边的战事十分不妙,他们放出了疯牛群,并且点燃了牛尾,战士们被烧杀了大半!”
  半兽人王挥了挥利爪,摇头叹息道:“比奇大城固若金汤,我们没有必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叫它们撤下来吧!”
  “王!我们就这样前功尽弃吗?”半兽人的统帅——在族群里,它的位置仅次于王,上前躬身询问。
  “我也不想放弃!但道教的技能如何抵挡?”半兽人王又昂起斗大的头颅,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如果他们还是只有‘灵魂火符’和‘精神力战法’,我们或可凭借体魄上的优势,与之一战!”说着,瞥了一眼身边的一个半兽战士,用爪子捏了起来,微微用力,祭司的头颅便如同被炸碎的西瓜一样,红的是瓤,白的是肉,在空中画出一副泼墨画。
  “但如今他们成立了三宗,又多了好几种从未见过的魔法和武技,我们已经完全没有胜算了!在那么多繁杂的花样技能下,我们就会像这个战士一样,成为砧板上的肉沫。”
  “吾王不必如此颓丧!”一个年迈的兽人祭司从不远处的林中走来,它的双手,捧着一个东西,用兽皮盖着。
  “大祭司?!”半兽人王看到它,似乎看到了希望!
  “你找到了?”
  “啪嗒!”一本橘黄色封皮的线穿书籍从大祭司的手中飞出,落在了半兽人王的手掌心。
  半兽人王低头将之捏在指尖,凝眉道:“利恩教秘籍?”
  其它跪伏在地上的半兽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向王,都摒住了呼吸,这是关系整个族群生死存亡的时刻,它们难免会如此紧张!
  大祭司基特尔笑吟吟地走着,颤巍巍的脚步让人担心他随时会倒在地上。来到半兽人王跟前,它将枯瘦的手爪伸出一只,掀开了兽皮,递了过去。
  半兽人王见物大喜,激动的它,浑身的肌肉都开始跳动!
  “终于,终于找到了吗?”
  “吾王!这就是在沃玛森林中,沃玛大神殒落之处挖出来的,统率之神颅骨!”大祭司满脸垂泪,言语哽咽。
  半兽人王也是喜极而泣,仰天大吼一声,继而哇哇哇大笑。把整个森林里的树枝震动的乱颤乱摇,败叶乱飞。
  所有的半兽人跪拜称颂:“愿吾王早日成神,振兴吾族!”
  “就差‘黑光咒语’啦!”半兽人王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们站起来,它看着大祭司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如果能够得到它,半兽人将进化为新的种族!”
  “吾王!请您过目!”大祭司将手中兽皮翻转,献了上去。
  “吼!”半兽人王又大吼一声,眼睛在兽皮上扫视了一下,继而咧嘴笑道:“神还没有放弃我们!”然后对着半兽统帅道:“召回所有的战士们!撤往沃玛森林!”
  五个小时之后,比奇大城的城头上,国王和一个老者正在交谈——
  “军师,半兽人为何会撤的这么快?”
  老者捋了捋胡须,望向半兽人撤退的方向,眼目烁烁放光,颇为自信地说:“不出我之所料,想必它们得到了统率之神的头骨了!它们的王想吸收头骨的遗髓,获得神之力量!”
  “军师为何如此笃定?”年轻的比奇国王微笑着,继续问。
  护国军师,道教第五代掌教章悼戎回以笑容,答道:“我的弟子们已经传回信息,半兽人大祭司亲自出动,在沃玛森林获得了三件宝物。分别是黑光咒语,统率之神颅骨和利恩教的秘籍。据我所知,‘黑光咒语’是几百年前兽人族一种特有的祭祀仪式,可以吸收其他种族的力量来壮大自身。整个过程冗长又复杂,是绝对不允许打断的。”他转过身去,朝一个小道士说:“利恩教是人类已亡的宗教,其教以‘震’卦为尊,有着威力强大的技能!”
  那名小道士往前踏上一步,笑道:“陛下吾主,请放宽心!家师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这名小道士名叫汪嚞,字允倾,乃是道教武宗有史以来最杰出者。他的刀极快,快到能够撕裂空气,产生火焰!他把这项武技命名为“烈火剑法”。
  国王点了点头,远眺北方,喃喃道:“故国多有累劫,将士百战身死。何日驱除邪魔,还我青天白日!”
  汪嚞昂首挺胸,笑道:“一教化三宗,藕叶配青莲。淤泥定沉底,活水有清源。”
  “不错!”章悼戎抚掌大笑,道:“但有我道教根基,总保比奇长存!陛下,如今三宗日益强大,人才辈出,何必为小小的半兽人苦恼?”
  “轰隆隆~咔嚓!”一连串的声响将整个大地震颤,所有人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只有道教掌教和那名小道士扎住马步,将国王稳稳扶住。
  就见森林以北,凭空隆起一道山岭,将沃玛森林隔在山外!
  “怎么回事?”国王惊问。
  “怎么会这样?”道教掌教也有些发呆。
  汪嚞蹙起眉头,道:“师尊,请准许弟子带人前去探看!”
  “多加小心!”
  他朝师父躬身施了一礼,撕开了一道紫色的卷轴,“嗖!”的一声凭空消失在原地。
  他急匆匆赶到银杏村,看到了银杏树下正在练功的几个道家法宗弟子。
  “允倾,什么事这么着急?”
  几名道士中,单独坐在前面与其他人面对着的人睁开了眼睛,发声相问。他名叫汪骏,字云倾,是道教法宗的领袖,因其创下“雷电术”而被掌教提拔为法宗宗主。
  “大哥!天降大山,沃玛森林被隔在了外面,我向掌门申请前去探查。我想请哥哥也去。”
  “什么?刚才的动静就是这个原因?”汪骏凝眉略作思索,然后微微颔首,道:“等我安排一下。”然后转头喊道:“周喆,我出去一下,这里交给你了。”
  “宗主,我也想去!”21岁的周喆豁然站起,庞大魁梧的他是法宗另一个人才。
  汪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走了,宗里的事务需要人处理。万一我回不来……”
  “宗主!别胡说八道!还有我二哥在,我坚信绝不会有事。”他和王嚞关系最亲。
  以前汪嚞因练功而家穷,周喆出身富户,对汪嚞十分倾慕,便倾囊周济,更是陪着他入了道教。
  汪嚞心里虽然忐忑,嘴上却说:“是啊!周弟好好研究你那套神功,等我和大哥回来,还要检查呢!”说完挤了一下眼睛。
  周喆挠着头笑笑,道:“我可没那么快能成功!”
  汪骏一笑,道:“我们也不会那么快回来!”说完,朝汪嚞一点头,撕开了紫色卷轴,飞离了当场。
  “保重!”汪嚞朝周喆一拱手,也离去。
  两个小道士连飞数次,来到大山脚下,查探良久,才发现道路并没有完全封死。他们穿过一道弯曲细长的峡谷,便来到沃玛森林里。
  “允倾,我内心里很乱,很焦躁。是不是有人在搞什么魔法阵之类的东西?”
  “大哥!掌教说,半兽人在用‘黑光咒语’祭祀。”
  “什么?”汪骏闻言冒出了冷汗,喃喃道:“糟了,糟了。咱们快走!”
  当他们赶到沃玛小村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时而一阵地震,让两人行走极为不便。
  “看样子半兽人的祭祀快要完成了!可我们还没找到确切的位置!”汪嚞十分着急。
  “冷静!提高警惕!”
  突然,一股黑烟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几个还在门口闲聊的农夫猝不及防,被裹了进去,发出了连声惨叫。
  不等两人过去,就见那股黑烟凭空消失了。
  而农夫所处的位置上,出现了几只奇怪的生物。
  它们很像蜥蜴。
  一种长着硕大的头颅,只有两只前爪,拖着长长的身子和尾巴;一种长着小脑袋,四肢细长爪子尖锐,有细长的尾巴,背部满是三角形的尖刺,很像古代的剑龙。
  它们在那里爬来爬去,
  汪氏兄弟互视一眼,摇了摇头,它们从未见过这些怪物。
  “吼!”一声巨吼,震彻天际!
  “半兽人王?”两兄弟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从今天起,沃玛神教重见天日!卑微的人类啊!在我的利爪下颤抖吧!”低沉又恐怖的声音传来,却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
  “快驱散居民!”汪骏吩咐一声,朝怪物发出了雷电术。
  “轰隆!”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击打在怪物的身躯上,疼的它连声怪叫。
  其它的怪物也因此被惊动,都朝他爬了过来!
  “大哥小心!”汪嚞大叫一声,朝怪物扑去,手中大刀扬起,唰!刀刃夹着火光砸了下去!
  两兄弟的合力,使得那怪物没活过半分钟!
  “快出来!快往谷口跑!快出来!快往谷口跑!”汪嚞声嘶力竭地呐喊着,一边作战,一边指挥沃玛村民逃跑。
  黑烟,比之前更加浓重,贴着地皮席卷而来,朝人类扑去!
  “允倾!杀!”汪骏见状大惊失色,忍痛做下了决定。
  “啊~”汪嚞眼含热泪,不得已朝即将落入黑烟的人,落下了刀。
  “呼,呼,呼!”汪骏左手掐诀,右手挥动武器,在沃玛村里放起了魔法“火墙”。
  柴垛、茅屋、栅栏、木门,还有尚未逃出的人们,全部葬身火海!
  “呼!好心狠手辣的道教徒!”还未走远的人们回头看来,咬牙切齿。
  “哈哈哈!”一声怪笑,一个三丈左右的巨大身躯被黑烟裹罩着,朝这边走来。“你们来的正好!就用你们的鲜血,来为我沃玛神教的创立祭旗吧!”
  “半兽人王!你复活了统率之神?”汪嚞大喝一声,劈倒了一头怪物,横刀而立。
  “复活?唔,确切的说,我就是沃玛神。”黑烟渐渐散去,露出了那个可怕的怪物!
  背生肉翼,臀后摇尾,利爪牛蹄,一个奇怪而恐怖的魔王站在火墙里,岿然不动。
  “呼!”它用力吹了一口气,硬是把那么高温的火焰吹灭了!
  汪嚞眯起了眼睛,攥着刀把的手心里,冒出了更多的汗水。
  魔王,或许不足惧,可能两人能够应付,即便不敌,也能全身而退;而对面,如同海潮般涌来的怪群,足以让两人尸骨无存!
  “大哥!你先走,我殿后!”汪嚞不敢回头,只好大声提示。
  “要死就死在一起吧!”汪骏不退反进,来到兄弟跟前,与之并肩而立。
  “好胆量!好气魄!”魔王怪笑了两声,看了看自己的利爪,狞笑道:“那就让我以利恩教的绝学,领教领教你们道教的高招!”说完,大步跨出,猛扑过来!
  “呵啊!”汪嚞觑准了距离,甩出一记刀芒,然后斜了一眼汪骏。
  汪骏撤步、掐诀、挥杖,快若奔雷,一道雷电当头劈下!
  “雕虫小技!”魔王丝毫不惧,双手拉开,也夹带着一串电光,獠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让你们也尝一尝闪电的滋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