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302章 年夜饭
    除夕,农历年的最后一天,是国人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在这一天里,家里家外不但要打扫得干干净净,还要贴春联、贴年画、挂灯笼。各家各户都要准备美食佳肴,全家团聚守岁。尤其少不了午夜下饺子。
  
      送走回家过年的陈婶,周家周孝正和林丽珊夫妻俩整天上部队,他们越发忙碌。考虑到大年夜他们一家人没法一起守岁下饺子,周娇只能在除夕这天的早餐,先一家子聚在一起吃饺子当团聚。
  
      为了这一餐,周娇足足包了猪肉酸菜、猪肉香菇白菜馅、虾肉猪肉馅、韭菜鸡蛋馅和牛肉饺子馅等五种饺子。每种饺子更是放了不少硬币、红枣为了讨个吉祥。
  
      清晨开始一阵阵炮竹声,大院里来自五湖四海的军属一个地方一风俗,唯一不变就是贴春联、贴年画、挂灯笼。家家户户更是卯足劲准备一桌寓意美好的年夜饭。
  
      周家人一早起床,贴上春联、年画、挂上红灯笼,放过鞭炮后,一家人围在一起提前吃过饺子。
  
      周孝正上部队安排值班人员、林丽珊更是脚不停息往文工团安排汇演,留下张国庆夫妻俩在家带孩子。
  
      白天程老太太偷摸着带周娇躲在房间里准备祭拜祖宗祭品,接着带她去了临近大食堂和军属们一起包饺子。还没包一个小时,老太太就趁机赶她回家照顾孩子。
  
      出了食堂,随处可见小孩子们点了小鞭炮专爱往路过的女同志身边扔。“砰“地一声吓得姑娘们大惊失色,惹得顽皮孩童哈哈大笑。这天对于恶作剧,没人会恶语出言,被捉弄的女同志不管认不认识都是笑容满面。
  
      周家大门敞开,不少大院子弟来来回回串门,关系来往密切的伙伴们聚在客厅,男孩子们聊着从半岛战场上退回的部队,各个说着内部消息侃大山。对于今晚的汇演聚餐,他们已经没了刚入住大院那会的兴奋激动。
  
      张国庆笑眯眯地抱着孩子,他也不发表言论,遇到敏感话题就避到一边。客厅里三三两两年龄接近的男孩女孩们围在一起不会缺少话题。很明显他们已经有了上下级层次概念,父辈职位最高的子弟通常喜欢作总结。
  
      这些二代子弟的言论受环境影响,闲聊常关心政*问题。他们平时看起来很清高,可性子直,一旦交好,那真是用生命交朋友。他们关系好到一定地步,就会很随性不分你我。要求对方办事也就是一句话,没办好他们之间就开口骂,不会拐弯抹角。平时已经参加工作的方飞几人一领到工资就会被大家拉到饭店搓一顿,常常到了月中口袋没有半毛钱。
  
      他们对于院里院外分得很清楚。院里大伙有意见打架打到头破血流,发誓老死不相往来,可只要对方在院外受到欺负就很自然团结起来帮着打架。
  
      时常大院内有小学生只要一说被别的大院欺负了,他随口一喊立即院里大大小小哥哥弟弟们一帮人上前带着人过去讨公道打架。有次还有六七岁的一群孩子跟着后面喊着揍丫的!
  
      张国庆自从和这些人接触,双方关系融洽后,每次见了他们来家里,都让他们自己倒茶,饿了自己张罗。他们如今来周家已经不客气了。要是遇到周孝正不在家,那更是犹如在自家里那样随便。
  
      到了饭点,他们也不回家几个人凑在一起摸对方口袋,见到陆续来人直接喊人跑到服务社拿鱼拿肉、搬酒坛。明知周娇已经准备好,可他们口袋几个钱就喜欢花完了,图的就是乐趣。喝过酒,饭也不吃,笑言留着肚子吃饺子。
  
      轰轰闹闹的到了礼堂汇聚时间点,留下一地狼藉也没人会收拾。大家举着军被遮着平安,随手关门簇拥到大礼堂。
  
      大礼堂焕然一新。巨大总统年画,墙上贴满红纸对联,挂上大小红灯笼,处处欢声笑语透着年味。除了前面几排位置留着给领导。后面各个年龄段相聚在一起,平时一言不合就上架的伙伴们今天也都欢声笑语。
  
      没看旁边不少父辈在观察着他们?军人教育孩子,绝大数直接就是用脚踢,众目睽睽之下要是挨训、挨打,谁的脸上也不好看。
  
      住在大院,张国庆就不止一次看到用鞭子抽孩子的军人。大院里的孩子们和父母感情比较疏远。父母忙于工作经常不在家,孩子们上下学就在大院内,生活有保姆照顾,没保姆的家庭一日三餐混食堂。他们只要孩子安全就行,彼此缺少沟通。孩子呢,生在50年前的有些成长途中没见过父亲一两次,哪里来的感情?
  
      这也是他和周娇一家人一回到大院受到瞩目的原因。如今大院里见到周娇的人,不管老少都戏称她周家宝贝疙瘩。前两天周娇清晨锻炼,还有五六岁的孩子跑过来喊她宝贝疙瘩姐姐。
  
      随着上面领导人入场,礼堂响起热烈掌声。开场白后,就是文艺汇演。千遍一律的节目看得人们兴致大起,几位领导中场退出都毫无知觉。
  
      张国庆朝离开的老丈人笑笑微微点点头。这天他老丈人要下部队陪战士,丈母娘正月初一还要安排四处汇演。千家万户团圆的大年夜,他们一家人是没法守候一起吃饺子,迎接新年的钟声。
  
      东北张家村。此时此刻,孩子们盼望已久的大年夜终于来了。这天老二张国强一家全聚集在老院,陪张爹张母一起过年。
  
      两家人围着大桌子,依照往年习惯笑眯眯等张爹张母说几句话后开动。
  
      以往张爹会感叹几句今年一家人辛苦了,来年再接再厉。
  
      张母会夸夸自家儿媳妇们,鼓励来年多多添人丁、开春后努力干活,勤俭治家。
  
      张爹满面笑容望着跟前的孩子们,笑着说如今日子越过越好,自己非常满足接下来就靠他们自己努力。劝家人要学会满足,凡事三思而行。
  
      张母紧跟其后扬言她已经不管家了,希望来年两个儿媳妇照顾好男人孩子。
  
      张爹开动筷子后,见下面两个儿子忙着照顾着孩子们,想起自家老儿子一家子远在外地,他内心失落不已。
  
      这会他老儿子在家,第一个就是先给他倒酒,给他娘夹菜,还会说些笑话逗他笑。他时不时往屋外望去,似乎在期待他们回来。
  
      老二张国强早在他父亲腊月冒着大雪往县城、村子他小弟两处院子竖起红灯笼,他就知道父母大年夜一定惦记小五。这会他故意开玩笑说张国庆夫妻俩逃得够快,省了给孩子们的压岁钱。
  
      他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大家都知道这是玩笑话。自从张国庆一家人去了京城,他们家包裹一直没停止,县城芳姨三五天就往张家村送。
  
      除了孩子们的布料玩具,张爹张母连棉靴到帽子各种款式都有,新衣服就整整三套。更别说年前周娇就织了两套毛衣裤给两老,临走前张国庆已经给孩子一人五毛。
  
      “小五不在家还真觉得缺少了啥。也不知道在京城过得习不习惯?那边贵人多,一定没咱们家自在。”
  
      千好万好不如自家好。张母从老儿子一家人离开后,睡着了,梦里都是老儿子笑着喊娘。
  
      张国强见她忧心上了,连忙笑眯眯说道,“娘,咱们家小五你还不了解?那就是走到哪都受人欢迎。”
  
      果然只见张母精神一震,说起老儿子以往事迹,开心不已。
  
      张爹忍不住问道:“你们说小五会不会真的等上班再回来?前几天他干爸过来可是说过了十五,他们一定回来。这孩子寄东西过来也不说啥时候回来,就很好很好。”
  
      张国富听了大笑,“爹,过了十五和正月底回来差不了几天。我估计小五一定正月底回来。周叔一定舍不得他闺女。你啊,就安心等你老儿子回来。”
  
      想到周孝正父女俩腻烦劲,张爹张母哈哈大笑,心底也安心不少。
  
      吃过年夜饭,村里震耳的鞭炮此消彼长响起。喜子他们跪在地上给张爹张母磕头。磕头的仪式很庄重,双膝跪下,额头磕地,重复三遍。拿到了一人一毛的压岁钱,高兴的他们个个往屋子里藏。
  
      张爹带着俩儿子三个院子轮流放鞭炮。孩子们也不怕天冷跟着四处乱串,集结了一帮小伙伴在外四处玩小鞭炮。
  
      张母带着媳妇开始煮饺子。等饺子一出锅,孩子们也受不冻跑回来了。一家人吃过饺子后,张爹也不让孩子们守岁,让他们全回屋。明天年初一一家人少不了要上祠堂、去长辈家拜年。
  
      堂屋留下张爹两老口靠在炕上低声聊着陈年旧事,静静守到天亮。
  
      此时的京城军区大院,随着大家报数倒计时,新年终于来了。58年悄悄地来临。
  
      礼堂外广场篝火前,几个文艺爱好者拉着手风琴,吹着口琴配上二胡演奏着一曲曲欢快的音乐。围观的人们也舍不得回去,跟着大声合唱。
  
      平安早早就被程老太太带回去,张国庆和周娇俩人望着远处烟火,忘记一切烦恼与忧愁投入其中。
  
      57年的大年夜,大院里所有的一幕幕成了他们一生难以忘怀的回忆。这样的热闹场景一去不复返,物是人非事事休,往后再次相聚老朋友们还依然感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