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农家小福妻 > 第二百九十章 史上最严厉的判决

第二百九十章 史上最严厉的判决

    夜静如水,用过晚膳梳洗完毕,躺在床上痴痴发呆,乔薇脑中还回想着午后相公说的话,她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茫然,那些自己恨入骨髓的人,就这样被解决了?
  
      重生后的五年间,隐藏在她心底最深处的,便是对皓郡王以及顾家人无边无际的仇恨,这几年间,她无数次想过回京复仇,但都被自己的胆小怯懦给击退了,日日躲在上林村那一方院子里自怨自艾。
  
      说来也确实难为她来,就算活了两世,也不过是个身在内宅中不断被人欺凌长大的女子,想要她走出去复仇几乎是不可能的,且她也没有那样的手腕。
  
      乔薇想着,上天果然是眷顾她的,让她能嫁给相公。
  
      “相公,真的判了斩首示众?不是你哄我的吧?”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依旧端坐在罗汉床上看书,萧山抬眸瞥了她一眼。
  
      “不是说累了吗?怎么还不睡?”
  
      转身跪坐在床上看着他,乔薇秀美蹙起,嘟嘴哀求道。
  
      “相公,你再把午后说的话重复一遍可以吗?”
  
      抬头放下书,萧山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脸上苦笑连连,却还是起身抬脚向床边走去。
  
      “好,你想听什么?”
  
      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乔薇神情激动。
  
      “都想听,相公,你全部再说一遍。”
  
      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转身上床拉她躺在自己怀里,扯来被子为两人盖好,接着幽幽叹口气,压低声音开始说道。
  
      “昨日午后不久,顺天府尹厉敬诚与顺天府尹赵玉就亲去了宫中,两人在勤政殿外跪了一下午,皇上都没有召见,后来太后与皇后也来了,两人进了殿内没多久,就传来皇上急火攻心晕死过去的消息。
  
      待太医来看过,诊断并无大碍后,太后与皇后就走了,留下宋淑妃一人在殿内伺候。”
  
      “宋淑妃?对,是齐王妃的婆婆。”乔薇道。
  
      轻点点头,萧山垂眸看了她一眼。
  
      “正是齐王殿下与七公主的生母。”
  
      乔薇了然。
  
      “相公,你说过,七公主与死去的八公主九公主自幼一起玩耍,想必那宋淑妃对两位公主也是有些感情的吧!”
  
      看着她的眼眸中精光一闪,萧山接着说道。
  
      “你说的没错,那苏美人戏子出身,身份低微是不能养育公主皇子的,当年两位公主出生后,太后老迈,皇后迂腐善妒,自是不愿养育两位公主,后来皇上便做主,把两个孩子养在宋淑妃宫中,待十岁之后另辟住处。”
  
      “齐王妃说过,宋淑妃娘娘最是心善纯良,这般住在一起十年,怕是早就对两位公主视如己出了吧!”
  
      乔薇言语有些伤感。
  
      “深宫之中哪有什么真正良善的人,宋淑妃娘娘能得一宫主位,多年圣宠不败,绝对不是面上咱们看到的那么简单,只不过齐王没有上位的可能,她所谋划的不过是膝下子女与宋家人的安危罢了。”
  
      萧山静静说道。
  
      乔薇不愿相信他说的这些,却也不想去分辨,直至今日她依旧相信人性为善。
  
      “那相公,后来呢?皇上见了两位大人了吗?”
  
      萧山有些愕然,看向她的目光有些疑惑。
  
      看懂他眼底的意思,乔薇有些涩然。
  
      “相公,午后你说的时候,我真的是认真听了。”
  
      只不过她当时听得重点都是皓郡王的处罚上,别的充耳未闻,听了也没入心中。
  
      轻笑一声,萧山顿时浑身一松。
  
      “见了,后来谢首辅父子也来了,皇上一同宣见了他们。”
  
      “之前表二伯与都察院的各位御史一同跪在勤政殿外,陛下都没见,怎么昨晚说见就见了?”
  
      乔薇有些懵懂。
  
      “那就是宋淑妃的厉害之处。”萧山回道。
  
      “相公,你,你是说,宋淑妃娘娘在皇上面前为两位公主讨要公道了?”乔薇惊诧。
  
      “不!”萧山摇摇头,“她不会去讨什么公道,应该只是感怀了一番,落了两滴泪罢了。”
  
      “这,后来呢?”乔薇接着问道。
  
      “后来宋淑妃就走了,谢首辅,谢大人,厉大人与赵大人在勤政殿内待了大半夜,直至鸡叫天明,几位大人才出宫。”
  
      萧山道。
  
      “是他们逼皇上写下处罚那人的圣旨吗?”乔薇问道。
  
      再次摇摇头,萧山道。
  
      “不,没人能逼得了皇上,其实早在最初皓郡王一事爆出,皇上便以做好舍去这个嫡长子的准备了。”
  
      “相公的意思是,皇上早就决定要弃了那人?”乔薇道。
  
      “天下为河,百姓为水,皇上就是这大河上唯一一首船的掌舵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大渝朝的基业建立不易,皇上不可能为了一个触犯众怒的皇子毁了大渝朝的千秋万代,所以皓郡王的下场,早在他被瑜王逮住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萧山道。
  
      上位者的权谋,乔薇自然是不懂的,她能看到的,也想看到的,不过是那几人的最终的下场。
  
      “相公,三日后,我想去菜市口。”
  
      对,没错,皓郡王被判了三日后与外城菜市口斩首示众,皓郡王妃未及劝阻,于天牢中赐毒酒一杯,两人唯一的孩子被贬为庶民,终身幽禁宗人府大牢,皓郡王府一干奴仆女眷,除去被强抢来的女子,其他无论男女全部与皓郡王一同斩首。
  
      大渝朝开国二十年来,这是首位皇子犯下滔天大罪被斩首示众的,这种刑罚就算是前朝末年也绝无仅有,一时间太后皇后皆日日来勤政殿外吵闹大哭,而就在两人来闹的第二天,康华帝一道圣旨颁下,皇后被废,太后幽禁在宫中皇庙。
  
      至此,宫门口与刑部衙门外终于安静下来,从圣旨颁下的那一日开始,百姓全部收拾行李叩谢圣恩后,便都去往外城,就等着三日后看皓郡王被斩首。
  
      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乔薇这次才真正把事情听得一清二楚,两人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良久,萧山抬手轻拍了下她的脊背,轻声说道。
  
      “放心吧,那些人一个都跑不了,顾府的人已经被抓入顺天府大牢,为夫已经亲去打过招呼了,一个都跑不了,至于你那妹妹,你就放心吧,靖安侯府迟早会倒,她的下场会更惨。”
  
      猛地抬头看他,双目朦胧,热泪盈眶,乔薇心里很痛,那种痛到极致无法呼吸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双手伸出抱着他的脖子,任由自己的眼泪打湿他胸前的衣襟。
  
      “哈,呜呜呜——相公,呜呜呜——三日后,我要带苏嬷嬷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