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农家小福妻 > 第七十七章 去京城

第七十七章 去京城


  走到半路,乔薇就遇到了前来接她的萧山。
  难得的假期,他自然不能放任小丫头在外留宿,想了想,还是早些接回家的好。
  对于在半路遇到早早归家的小丫头,萧山瞬间心里高看了乔家几分,岳父岳母明事理,真是给自己省了不少功夫。
  一路上想着二姐那事的乔薇,看到自家相公那一刻,也顾不上礼义廉耻,飞快迈着步子,跑了过去。
  萧山停下马车,下车站定,乔薇已跑到他的面前。
  “相公!”
  委委屈屈带着哭腔与撒娇的一声呼喊,差点让萧山没能把持住。
  闭了闭眼,稳了稳心神,萧山眸色深沉,低头问道。
  “怎么?谁欺负你了?”
  乔薇飞快摇头道。
  “不是,没人欺负我,是二姐,王二成那个坏蛋欺负二姐。”
  “哦?王二成?坏蛋?”
  没想到娇娇弱弱的小丫头,生起气来,还会骂人,萧山轻笑出声。
  见他如此,乔薇立刻不依了,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更是委屈不满。
  “相公,你笑什么?”
  萧山见她又要哭出来,伸手将她一把抱起放在车上,接着翻身跳上车。
  “好,我不笑,你且说说看,那坏蛋王二成做什么欺负你二姐了?”
  惊呼一声,被放在马车上的乔薇,粉拳在他背后敲了几下,怒道。
  “相公,这在外面呢,会让人看到的。”
  “无人。”萧山确定道。
  知自己说不过他,换个话题,乔薇把上午在王家的所见所闻添油加醋的说与萧山听。
  不紧不慢赶着马车的萧山,很有耐心的听她不满抱怨。
  “相公,你说这世道为何对女子如此不公?赵家大姐被丈夫打骂虐待,只能回娘家哭;王二成偷人被打断腿,却还要二姐在一旁伺候。
  为何受伤受苦的都是女人,而作为罪魁祸首的男人,却怡然自得的享受着,还恬不知耻的出言不逊。”
  想不到自己的小丫头,竟还有正义凛然的一面,萧山笑着回头望了她一眼,赞同的点点头。
  “是,确实对女子不公。”
  见相公赞同自己的观点,乔薇立刻精神来了,说的更加起劲。
  “相公,要我说,那王二成就该被浸猪笼沉塘,家中有妻儿还不知足,平日就知道问二姐要钱,从不关心大虎小虎,也不去地里干活,总是游手好闲的,没了他,二姐说不定会过的更好更自在。”
  萧山没有言语,任由她自说自话,大概,她也只是需要一个聆听者;无论是前世的顾文琪,还是今生的乔薇,都没人真正的认真的听过她说话,此时萧山无言的倾听,瞬间给了她无比的自信。
  一路上,也就只有她不断的诉说着自己的高见。
  待两人回到萧家时,已是黄昏时分。
  乔薇下车后,去跟奶奶说了会话,便去了厨房做饭。
  这几日孙家父子都会来家里吃饭,又因着萧山也在家,晚饭她都会做的很丰盛,下酒菜必不可少,给东启与奶奶补身子的骨头汤也有,她手艺好,几人吃的很是舒适。
  张氏的死,好似一点儿没能影响到孙勇,本就不饿的乔薇,吃了几口也就饱了,便起身给奶奶与东启布菜。
  家里有了外客,乔薇专门烧了两桌,一桌菜色分量十足的摆在正屋厅堂,一桌菜色简单些的摆在厨房窗下的长桌上。
  萧奶奶与东启皆不食辣,因此一些下酒菜这桌是没有的。
  正屋内,孙勇与萧山连连碰杯,喝的很是畅快。
  “还是你小子有福气,娶了个长得如花似玉年轻貌美的媳妇,还烧的一手好菜,你说你小子走的什么运,真真是让哥哥羡慕死。”
  打着酒隔,孙勇拿过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萧山却不在意,嗤笑一声。
  “肯定比你有福气,那么大一顶绿帽子,带着舒服吗?”
  闻言孙勇筷子往圆桌上一拍,面上一黑,咬牙切齿。
  “说起这个,我就想把那贱婆娘捞起来鞭尸,老子对她这么好,她还敢偷人。”
  说完似想到什么,扭头眯着眼盯着旁边的男人。
  “说,你小子是不是早知道这事儿?这就是你不厚道了,知道了也不告诉哥哥。”
  孙勇紧盯着萧山,心中腹诽‘这小子肯定早就知道了,就他干的那勾当,这点小事能瞒过他的眼?好小子,原来在这等着看自己笑话。’
  萧山知他想些什么,脸上笑意更甚,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才沉声道。
  “早早的告诉了你,就没有那日的惊喜了,怎样?够惊喜吧?只是我也没猜到,你那顶绿帽子,竟然还是我那连襟给带的。”
  见他如此没脸没皮,孙勇怒气上头,端起酒杯,低吼道。
  “好小子,原来真等着看哥哥笑话,今日若不把你喝趴下,让弟妹看看你的丑态,还真对不起我这顶绿帽子。”
  说着拿过酒壶为他满上,激情满满道:“来,喝,咱们兄弟今日定要分个高下出来。”
  萧山拿过酒杯,与他轻碰一下,跟着饮下。
  本就常年跑江湖的汉子,什么样的事没经历过,跟镖局的兄弟去逛窑子时,几人都睡过的窑姐更是数不胜数,至于张氏,在他心中也就是找个人照顾自己儿子,哪有什么感情。
  他最爱的那个,早早离他而去,往后余生,也不过是为了孩子活着罢了。
  厨房这边,萧奶奶与乔薇说起孙勇之后的打算。
  “什么?奶奶,您说孙大哥要带东启去京城?”
  乔薇惊讶出声。
  萧奶奶点头,慈爱的目光落到一旁正在吃菜的孙东启身上,轻声道:“是啊,勇子说,发生了张氏那件事,于他于东启来说,再生活在这里已经不合适了,正好京城那边镖局缺人手,他便想着带东启过去。”
  这下乔薇是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京城,那个对她来说如噩梦般存在的地方,是她今生再不想踏足的地方,她本以为自己生活在这个偏远山村,这辈子都不会与京城有关,可现在,跟自家相公关系最为密切的孙勇,却要去京城?
  这,这,顿时她只觉大脑一片乱,却又觉得似要抓住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抓住。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她们不去京城就好。
  不断安抚着自己,乔薇努力克服心中的恐惧,低着头不再言语。
  而此时,沉浸在自己不舍情绪中的萧奶奶,错过了身边乔薇不断变换的异样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