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农家小福妻 > 第七十章 很重要的信

第七十章 很重要的信


  京城,北镇抚司卫所密室。
  “参加指挥使大人!”
  跟在暗影身后的萧山,一进门便半跪恭敬行礼。
  坐在梨花木长桌后的锦衣卫指挥使沈忠,轻点了点头,面上挂着一贯的假笑。
  “回来啦,案子可有进展?”
  见指挥使如此开门见山,萧山直接从怀里拿出账本与书信,依旧保持半跪的姿势,低头,双手举起,沉声道。
  “回大人,这是在彭知县遇害前,最后住过的客栈找出的账本与书信,小人事先略看了两眼,因内容涉及过大,小人不敢转手他人,一路亲自护送,更是未与任何人提起过。”
  站在一旁的暗影,忙上前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快步走过递给沈忠。
  沈忠打开书信,迅速翻看,越看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看完书信,接着打开账本,脸上的表情冰冷到了极致。
  一时间,整个密室的温度都仿佛降了很多,半跪在地上的萧山,与站在一旁的暗影,都默默的忍受着这来自指挥使大人释放出的杀气。
  少倾,翻看了几页账本,沈忠猛地一掌拍向木桌,沉声喝道。
  “找死,这些人怕是真的不要命了。”
  见沈忠发怒,两人态度更加恭敬,低垂着脑袋降低存在感。
  片刻,收敛起情绪,这才把视线移到依旧半跪在地上的萧山身上。
  “起来吧!”
  “谢大人!”
  萧山态度恭敬,接着起身站在一旁。
  “你既已看过书信,便也知道其中厉害,很多事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这万通钱庄,本是开朝后,皇上命我私下建立的,当时新朝初立,国库空虚,偏又灾情严重,处处需要银钱。
  当今圣上乃是明君,不忍看百姓流离失所,也只能私下设立多家钱庄,我则利用锦衣卫的强权,要挟富户世家把银钱存入那万通钱庄,且五年之内不准取出,这才解了皇上的燃眉之急。
  后来,国库充盈后,当初所有存放银钱的人家,也都退还银钱并补偿了各家损失。
  想不到当初为了解救穷苦百姓而建立的钱庄,如今却变成了皇子们争权夺位,大臣们谋求私利的工具。
  真是可悲,可叹啊!”
  说完,沈忠罕见一脸悲痛。
  这样私密的事,指挥使大人竟轻易的说与他听,萧山心里惶恐,面上不动声色。
  接着,沈忠话锋一转。
  “听说你近日娶亲了?也是,算算今年你也二十有六了,确实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
  似想到了自己那惨死的妻子,沈忠脸上悲痛之色泛起。
  萧山闻言,却是心中震惊,本以为自己做的很是隐蔽,却不想还是没能逃过指挥使大人的双眼。
  “你也不用害怕,当年你救了我的性命,这些年来,我自是把你当做自己人的,自然你的事,我也会多关心一些,放心吧,萧老太太与你那新婚妻子,我自会派人暗中保护。”
  萧山再次半跪恭敬行礼。
  “多谢大人关心!”
  该说的自然都说了,沈忠对他随意摆摆手。
  “罢了,退下吧,这两日你且与暗影一起,不要出现的众人面前!”
  “是,大人!”
  萧山与暗影皆行礼。
  “都退下吧!”
  背对着二人站立,沈忠头也不回道。
  待两人走出去,他似幽幽说了句什么,那声音太轻,离开的两人未能听到。
  知那书信的重要,并未多做停留,他当晚入宫禀告皇上。
  锦衣卫素来有直接上达天听,且随时随意入宫的权利。
  看过书信后,康华帝景擎宇是如何暴怒,也只有御书房当值的太监与沈忠知道。
  但在锦衣卫与康华帝身边的龙影卫的干涉下,这件事并未走漏一点风声。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次日早朝,太和殿前。
  并未收到任何消息的各位大臣,一如往常的昂首挺胸站着,亦有三五成群低声闲聊的。
  “皇上驾到!”
  司礼太监恭敬庄严的声音唱道。
  “跪!”
  群臣百官皆跪地行礼。
  “吾皇万岁,万万岁!”
  康华帝走到主位龙椅坐下,低头目光扫过站在左边最前面的皓王
  ‘这家伙最近好像又吃胖了,都快赶上他老子我了!’
  正跪在地上的皓王,猛地浑身一颤,脸上的肥肉顿时抖了几抖,这一大早的,父皇怎得又盯上自己了,最近他好像没犯错啊!
  略停留一会儿后,康华帝又把目光移向正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瑜王身上。
  ‘哼,你小子想钱想疯了吧,手都伸到老子口袋里了,今日还不得好好给你治治!’
  本来还在暗自嘲笑皓王的瑜王,察觉一股凉意袭上脊背。
  ‘父皇,该不是发现什么了吧?不,不会的,卫云向来办事隐蔽,他说没问题,就绝对没问题!’
  稳了稳心中的慌乱,慢慢镇定下来,恭敬的跪在地上,任由父皇打量。
  却不知他脸上神色虽是转换飞快,却还是被坐在主位的康华帝一幕不拉的收入眼底。
  当今皇上,绝对算得上是位勤政爱民,忠厚任恕的明君,虽对待皇家子弟有所偏颇,但终归是瑕不掩瑜。
  今日迟迟未被叫起,一时间众位大臣皆心有思量,暗自盘算最近发生的大事。
  半响,看够百官表情的康华帝,对一旁的太监总管略使了个眼色。
  一边恭敬站立的太监总管立刻会意,接着抬头挺胸,尖细洪亮的声音唱道。
  “起!”
  这一声,仿若一张特赦符,朝廷百官齐声道。
  “谢皇上!”
  众人方一站定,康华帝立刻从身边的小太监处一把抓过昨晚沈忠送来的书信与账本,狠狠扔到瑜王的脸上。
  正在庆幸躲过一劫的瑜王,一个没注意,结结实实的被砸个正着。
  “老二,你好大的狗胆!”
  被砸的有点蒙了,瑜王一时不知今夕何夕,却反射性的跪下,委屈道。
  “父皇,儿臣冤枉!”
  “冤枉?说说看,你冤枉什么?”
  敢在老子面前耍心眼,你小子还不够格,康华帝更是气的牙根痒痒,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看着瑜王。
  直直跪下的瑜王,顾不得双膝传来的疼痛,低垂着头,眼角向右一撇,似在暗示什么,却也不敢去翻看父皇扔下来的东西。
  康华帝扔下去的账本自然是原版,只不过封皮被萧山稍稍处理过,是以瑜王一时并未察觉出来。
  见他眼神恍惚,康华帝顿觉怒气冲天。
  “看什么看,今日跑不了你的,也跑不掉他们的。”
  说完,使劲拍了下髹金雕龙木椅,接着站起,面如冰霜,语气严厉。
  “小东子,宣旨!”
  站在康华帝左侧的太监总管东公公,同情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瑜王,上前一步,沉声唱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察云峰县知县彭方舟全家遇害案,系另有隐情,且牵扯朝中,牵连甚大,今令顺天府,大理寺,都察院主审,锦衣卫全权辅助,半月内彻查此事;
  另有彭方舟弹劾瑜王极其手下官员,利用万通钱庄套钱贪墨之事,交由刑部主审,睿亲王与大学士谢哲文协审,且牵扯其中的大小官员,皆按律严办,钦此!”
  宣完,东公公立刻恭敬严肃的收好圣旨,捧在手里,弯腰后退一步,站到康华帝左侧。
  “此两件案子,即日开审,凡涉及其中的皇亲官员,直接处置,不必报与朕,任何人不准求情,若有说情者,按罪同处。”
  说完,康华帝气的一挥袖子。
  “哼,退朝。”
  话毕,身后司礼的小太监立刻唱道。
  “退朝!”
  百官跪,齐声道:“恭送皇上!”
  群臣跪拜间,康华帝一脸怒气带着太监宫女们离去。
  最前面的瑜王,跪爬着向前几步,大声喊道。
  “父皇,儿臣冤枉啊,冤枉啊!”
  但他的喊声,很快便被淹没在众人的声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