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九零俏宝妻 > 第163章 借花献佛

第163章 借花献佛

    “……”朱琳琅一顿,差点笑出声来,好在她身经百战,忍住了,依旧板着脸:“你净胡闹!”
  
      沈跃继续耍赖皮:“妈,你不让我去踢足球是对的,就我这体格,腿都被人家踢断几十回了。”
  
      马优美看着沈跃受的伤,又气又恼,还有点心疼,她自己摔过腿,知道疼痛的滋味不好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刚才真是急了,出脚也不知道轻重。
  
      沈跃顺竿爬:“妈,你带的药水呢?你看,我的腿越来越肿了,嘶,好疼。”
  
      朱琳琅信他就有鬼了:“那你就别到处乱跑了,在房间休息,我带优美去跟你的朋友们打个招呼,你想吃东西的话,我让人给你送到房间来。”
  
      沈跃立即就好了:“我很坚强的,咬着牙还是可以坚持走几步的,都这个点儿了,肚子早饿了,你让人送东西上来,也送不了多少,底下可是自助餐呢。”
  
      他夸张的吸气,让肚子瘪下去。
  
      朱琳琅还有话没问完呢,明知道儿子是在骗她,还是站起身来打开其中一个皮箱,拿出两盒点心:“这是你最爱吃的老婆饼,我特意去买的。”
  
      沈跃眼尖:“嚯,妈,你带了一箱子礼物给我啊!”
  
      朱琳琅瞪了儿子一眼:“你想得美!”她拿起一个包装的很漂亮的盒子,走过去放在马优美手上:“阿姨这几天都忙,也不知道哪天能见到你,既然今天见到了,那就先给你。回去看看喜不喜欢,喜欢的话阿姨下次还给你带。”
  
      马优美只觉得手里的盒子跟她的心情一样沉重:“谢谢朱阿姨!”
  
      真是受之有愧啊。
  
      她什么也没做,什么忙也没帮上。
  
      沈跃叫道:“妈,是我过生日,你还没给我礼物呢!”
  
      朱琳琅拿着点心盒子坐回去,让儿子拿一块吃:“我也过生日,你都没给我送过礼物呢,就知道找我要。”
  
      沈跃突然直起身揽着朱琳琅的肩膀,在她脸上叭的亲了一个响的:“妈,祝你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
  
      马优美惊讶的问:“朱阿姨,你今天也过生日吗?”
  
      沈跃代朱琳琅答道:“对呀,今天是朱小姐的十八岁生日!”接着又笑嘻嘻补充:“……的二十五周年纪念日。”
  
      朱琳琅再也忍不住了,端着点心盒子笑出了声,两个手直抖:“捣蛋!”
  
      马优美很不好意思:“朱阿姨,祝您生日快乐!您的礼物我明天再补给您!”
  
      沈跃道:“不用明天啦,你再去包一支鲜花上来。”
  
      马优美巴不得赶紧走开一下缓一缓:“朱阿姨,您稍坐,我马上就去。”
  
      沈跃喊了一声:“你带上房卡,一会儿回来省得给你开门了。”
  
      他意思是让马优美带卡去把账记在房费里。
  
      马优美瞄了一眼房卡,老老实实的晃了一下眼珠子,意思是不用了。
  
      朱琳琅又气又好笑:“优美,借花献佛也是献,你就带着卡下去吧。”
  
      沈跃把头歪在朱琳琅肩膀上:“妈,你就是老佛爷。”
  
      朱琳琅宠溺的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脑袋。
  
      这母子俩的互动模式,完全出乎马优美的想象之外。
  
      她以为沈跃之所以要离家出走,是因为受不了朱琳琅的管教。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朱琳琅与沈跃之间,是好的时候是全天下最温馨的母子,有不同意见的时候拧起来就像仇人。
  
      而且,好的时候,只有偶尔的那么一回两回。
  
      看着马优美离开,朱琳琅还沉浸在儿子跟她亲昵撒娇的感动当中:“小跃,看到妈妈回来惊不惊喜?”
  
      沈跃跳起来去拿饮料,答非所问:“我有点渴了。”
  
      朱琳琅知道儿子又开始逃避问题,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赶紧坐回来,我有话要问你。”
  
      沈跃拿了饮料站在原地,抠开拉环就往嘴里倒:“你说吧,我听着呢。”
  
      刚才他所有的嬉笑,都是为了让马优美不要害怕。
  
      在电梯间走廊上,当着王珂妈妈的面,他知道可能要坏事,就先把祝琳琅的情绪给安抚下来。
  
      这会儿就他们母子两个,他也不用装给谁看了。
  
      朱琳琅气得头疼:“你先过来,我保证不生气。”
  
      沈跃老神在在的:“你先把话说完!”
  
      他的个亲娘哟,这一招从他十岁就开始用,从来就没见效过,人人都说沈夫人很精明,依他看,他的亲娘把精明都用错了地方。
  
      朱琳琅揉着太阳穴:“刚才优美在,我不好意思说我头疼,我都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过觉了,接下来这几天还要倒时差,你快过来帮妈妈揉揉脑袋。”
  
      沈跃耸耸肩:“一会儿等马优美上来给你揉,她比我揉的好。”
  
      朱琳琅顿住:“你怎么知道?你住在她们家,你们……?”
  
      沈跃啧啧:“瞧你整天都想什么呢!马优美上次参加运动会,跟一个保健医生学了推拿,我看她给马丘揉过脑袋上的包,肿得跟乒乓球似的,她给摸一摸就好了。”
  
      朱琳琅气笑了:“那我等会儿就让她给我摸一摸。”
  
      沈跃面不改色:“是得享受一下,过几天你一出国,就没人帮你揉了。”
  
      朱琳琅脸色变了:“小跃,你的学籍我帮你重新申请了,人家校长答应我,给你保留学籍半年。”
  
      所以这次朱琳琅回来,除了跟儿子一起过生日以外,还是要想办法把沈跃一起给带出国去。
  
      沈跃咕嘟咕嘟的灌着汽水,把空罐子给捏扁了,咔咔响:“我不去。”
  
      朱琳琅忍着气:“你在国内念书就是浪费时间!”
  
      沈跃念书念的晚,小学的时候还留了一级,现在都十八岁了,还在读高一。就这么稳稳当当的念下去,三年高中,四年大学本科,毕业出来都已经二十五岁了。
  
      别人念书念的早的,二十五岁已经研究生毕业了。
  
      公司里还有一些年轻人,二十五岁的时候,都已经当上经理赚到了人生的第二第三桶金了。
  
      沈跃抿着嘴:“不浪费,我准备跳级,或者直接参加明年的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