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九零俏宝妻 > 第141章 还你一个飞吻

第141章 还你一个飞吻

    马优美只觉得自己的脸轰的一下子熟透了,哗地一下又凉透了。
  
      艾玛,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她在沈跃面前从来没这么手足无措过!
  
      现在她只想自己能biu地一声凭空消失。
  
      沈跃忍着笑,看马优美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像个犯错的小学生在等批评,不知怎么脑子一抽,噌地站起来凑过去,在离马优美脸蛋一寸远的地方,嘴唇一嘬,叭了个超响的吻:“回你一个!”
  
      说完一转身就溜回了房间,把门一关,咔嗒上了锁。
  
      马优美猝不及防,完全没反应,傻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喊了一声妈呀,捂着脸跑回了房间,也把门一锁,趴到床上当鸵鸟。
  
      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还有什么脸见人呐?
  
      这个人,这个人到底想干嘛啊?
  
      她都想叛变了好吗!
  
      不知过了多久,马优美听到了外面走廊上叮叮咣咣的开门关门声,似乎还有说话的声音,像是爸妈回来了。
  
      她一骨碌爬起来,飞快地打开门,晕晕乎乎的冲去厨房,在冰箱里拿了一支雪糕,也不拆包装纸,就这么在脸上脑门上来回的蹭,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
  
      门开了,达秀清拎了一袋子水果进来:“真真,我买了芒果,你要尝一个吗?挺甜的,我觉得你应该爱吃。”
  
      马优美手忙脚乱的撕了雪糕的包装,咬了一口从厨房走出来:“我吃冰棍呢。”
  
      达秀清指指房间:“小跃呢?醒了没?”
  
      马优美摇头装傻:“不知道啊,一直没出来过。我爸呢?去单位了?”
  
      家里没地方住,马建国还得去医院电工房找地方歇着。
  
      “遇着同事在那儿喝上了,我让杜杜在旁边看着点,千万别喝多了。”达秀清去敲门,拧了拧门锁,把门推开一条缝:“小跃,你怎么样了?舒服点没?要不要起来吃点水果?”
  
      沈跃的声音清晰的传出来:“婶,我想接着睡。”
  
      马优美僵着肩膀不敢转身,听到房间门再次被带严实了,才问:“妈,我爸在哪儿呢?我去找他,杜杜哪里看得住啊,别跟着一起喝上了。”
  
      去找她爹是假,躲开沈跃是真,那哥们不知道啥时把门锁悄悄打开了,不用说,肯定也没睡。
  
      这个认知,让马优美如锋芒在背,只想立时逃开。
  
      达秀清自己一个人先回来就是为了让女儿出马的:“就在小区门口往右的那排士多店那里,就在人行道上,要了一袋花生一袋豆腐干,开了两瓶啤酒在那儿聊大天呢。”
  
      南方沿海城市的夜生活很丰富,有钱人的消费是高档餐厅歌厅,一般人是大排档吃宵夜吹水,再次就是坐在路边士多店的小板凳上开两瓶啤酒聊聊天。
  
      马优美开了门出去,边走边想,她爹追随这些潮流,追的还挺快的,适应鹏市的生活忒有融入感了。
  
      这不,还没到近前呢,马优美就听到她爹的大嗓门在白唬:“咱鹏市的大街上,多干净啊,一点纸屑也没有,顶多就是片树叶掉下来没来得及扫,哪像我老家那小地方,到处都是烟头啊垃圾啊……”
  
      马丘趴在玻璃柜台上,眼珠子一错不错的盯着电视机。
  
      马优美看了一眼,是明珠台,在播放莱昂纳多早年的一部电影,十来岁的叛逆少年,面孔稚嫩,既迷茫又不羁,既纯真又反叛,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在一个少年身上出现,让人又心疼又无奈,又恨又放不下。
  
      剧情很惨烈,单亲家庭长大的少年正值青春期,得不到父母的关爱,还要陪伴母亲的痛苦,忍受母亲的男朋友对他的排斥与伤害。
  
      影片拍摄手法高超,张力很强,只要用心看一会儿就能沉浸到故事中去。
  
      姐弟两个都看得入迷,直到插播广告时间,预告历史性的重磅大片《泰坦尼克号》即将登陆港城。
  
      马优美这才恍然大悟,泰坦尼克号的男主角正是小李子,想不到他居然还是少年成名。
  
      马丘不好意思的揉了下眼睛,转过头来感慨的说:“老外过的也挺惨的啊!”
  
      马优美低声道:“好看啊?赶紧回家看去,广告有五分钟呢,你跑回去还能看到得着。”
  
      马丘挪不动腿:“他们的广告也好看。”
  
      马建国的大嗓门又响起来:“老板,再来两瓶啤酒。”
  
      不等马优美出声制止,士多店老板咚咚两声,就把啤酒给开了盖。
  
      马优美索性也搬了个塑料板凳坐在马丘旁边看起来。
  
      不一会儿,就听马建国问:“小跃咋没出来?真喝醉了啊?这孩子,酒量不行啊!”
  
      旁边的同事问:“马师傅你几个孩子啊?计划生育没少罚款吧?”
  
      马建国乐呵呵的:“我就三个,老大是闺女,上大学了,这俩是双胞胎,还一个是我干儿子。”
  
      “嚯,你养的过来嘛?仨孩子还要再弄一个!”
  
      “哪儿啊,干儿子才不用我养呢!跟你说吧,我干儿子的亲老子可了不得,当老总的,家里三层楼,好几台小车,整天出国,忙的要死,这才把孩子放我们家。”
  
      “哟,那你还跟我们一起混饭吃干啥呢?整天忙得随叫随到,看着轻松其实比谁都累。人家开那么大公司,你这么能干,咋就没叫你去当个主管啊经理啥的呢?越大的公司越得要你这样靠得住的人帮忙看着啊!”
  
      “人家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在写字楼办公的,都说港城话说英语,滴里嘟噜的,我啥也听不懂,土老帽一个,能干啥呀?去了还不净闹笑话啊?”
  
      “这你闺女呀?挺俊啊?你干儿子多大了?真是干儿子?不是女婿?”
  
      “不是不是,别瞎说,我闺女跟我瞪眼珠子了!”
  
      马优美:“……”
  
      怪她瞪眼珠子?吹牛就吹呗,牛皮吹破了换个人再吹就是,往她身上扯话题算什么事?
  
      马建国呵呵呵:“老哥,瞧我闺女,我就服她瞪,我老婆瞪我都不好使!不是我吹,我闺女那可是名人,就上半年,鹏市不开了个运动会嘛?全世界的,我闺女还破了个记录呢,她骨头断了还跑到终点,你看电视没,哎呀,演了好多回,我们在医院的时候,那家伙,记者里三层外三层的要采访,花篮排了一走廊,水果篮多得病房里都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