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九零俏宝妻 > 第75章 南辕北辙

第75章 南辕北辙

    马优美把幸运星的神奇之处,说得天上有地上无,就连她在运动会的成绩,也归功于她的幸运星。
  
      沈跃默了一会儿,他刚捡到这颗幸运星的时候就觉得眼熟,后来听到叶子健为马优美加油助威,想起马优美曾经折过很多很多的幸运星存在罐头瓶里。
  
      后来回到家,他拿着幸运星研究了一下,确定幸运星外面缠着的胶纸不是随意缠着准备当小纸团玩玩就随手扔的,而是为了保护幸运星不沾水不沾尘。
  
      他是了解马优美的,只是几眼他就认出来这个被重点保护的幸运星就是当年他改过字迹的那个。
  
      刚才听马优美脱口而出的小王子几个字,他想起来,幸运星里的字迹是拼音字母缩写和生日数字,已经被他改成了自己的名字缩写和生日。
  
      如果这个幸运星还是最初的那个,没有被马优美拆开过,她还天天捧在手心儿里对着祈祷,嘶,那这个幸运星的涵义,可就不是马优美说的那么简单了!
  
      “马二,你是说你天天捧着这个幸运星,你祈祷什么?”沈跃觉得天天祈祷这个说法忒夸张。
  
      哈,要说当年,马二也就是一个才七岁上一年级的小女孩而已,就已经懂得为爱许愿了吗?
  
      马优美当然不会说实话:“我祈祷心想事成啊!”
  
      沈跃追问:“你祈祷什么事能心想事成啊?”
  
      马优美转了转眼珠子:“我心里想的事,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沈跃忍着笑,他在学校里也收过女同学送给他的千纸鹤幸运星:“你不说以为我就不知道了吗?”
  
      马优美再次心虚:“你知道什么?你说啊!”
  
      她写的秘密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保险起见,为了不让这颗幸运星跟其他的幸运星混在一起,为了不让马丘拆开,她还特意用胶纸缠好了随身带着。
  
      沈跃顿了顿,决定不说破,他可以想见他说出真相时马优美会怒成什么样:“其实吧,这不过就是个纸条折的,也不见得就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吧?”
  
      马优美气呼呼的:“讨厌!我说有就有!”
  
      “呃,”沈跃沉思片刻,好心的提醒:“你知不知道有南辕北辙这个成语啊?”
  
      如果马二真的爱慕谁,整天对着他的名字祈祷,会适得其反的啊!
  
      “沈跃!”马优美真恼了,一副心虚加心慌的模样,活像是被人拆穿了秘密而恼羞成怒:“你再瞎说,我就让护士赶你出去了啊!”
  
      偷偷看一眼手上的幸运星,看起来没人动过,胶纸缝上粘的黑色印记还在。
  
      沈跃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好,我不说了,穷寇莫追!”
  
      马优美怕了,嘟着嘴嚷嚷:“沈跃,你怎么是这样的沈跃啊?”
  
      有点中二啊,跟她记忆中的温暖男神一点也对不上。
  
      沈跃嗤笑:“那我是什么样?”
  
      马优美回想着媒体上对男神沈跃的形容词:“贴心,温暖,有绅士风度,有爱心,英俊,帅气,阳光……”
  
      沈跃的脸,随着马优美每说出一个形容词而红一分,慢慢地涨得通红。
  
      他没想到,他在马二的心目中这么好。
  
      收过无数女生情书的小帅哥沈跃,有点害羞了。
  
      那些喜欢他的女孩子都是把情书悄悄塞到他的书桌书包里,或者请他要好的哥们儿转交给他。
  
      被威胁过他的女孩子当面这么夸,滋味好特别。
  
      马优美说了一大堆,看看杵在面前的沈跃,突然醒悟到自己说的是记忆中的沈跃,硬生生的扭转了话题:“怎么样?我说的好听吧!你要怎么谢我啊?”
  
      沈跃顺势从书包里又掏了个盒子出来放到马优美手边:“给,奖励你的!”
  
      马优美放下幸运星,单手打开盒子:“哇!卡西欧!进口货!”
  
      是最新款的运动手表,有倒计时功能的,她看见岛国选手戴的就是这一款!
  
      再拿盒子里的单据看看,是繁体字,和带港纸符号的用逗号隔开的数字:“前天刚买的?你去了港城?”
  
      沈跃貌似随意的说:“这个款式只有那边才买得到,我觉得比胶纸缠的要好用!我发现了,你就喜欢用胶纸,小星星用胶纸缠着,戴个手表也要用胶纸缠着。”
  
      马优美已经被漂亮的手表迷住了,全不在意沈跃反复提到胶纸二字,反正都已经被运动会上的人笑过了:“这个怎么能跟胶纸比呢?太漂亮了啊!沈跃,这是你送给我决赛第四名的礼物吗?”
  
      沈跃含糊其辞:“算是吧。”
  
      马优美好开心,抓着手表左看右看,好漂亮的礼物啊:“你怎么知道我决赛会跑第四?你也听我们邢老师跟你说了?”
  
      她突然想起邢宝东说的那个姓牛的女领导的亲戚,姓牛的,沈爸爸的第二任老婆就姓牛!
  
      真是太巧了。
  
      沈跃顾左右而言他:“什么行老师不行老师的,我经常上这边来玩,前两个月这边体育场就开始封闭,我看了运动员名单,看着你的名字,我觉得应该就是你。”
  
      马优美举起手表:“快帮我戴上试试看,我的手动不了。”
  
      她的右手还绑着夹板。
  
      沈跃近前去,拿起手表给马优美戴到左手腕上,扣到表带最里面的那个眼儿,还是有点松:“你这胳膊也太细了吧,带上去都晃荡!马丘的胳膊比你粗吧?”
  
      马优美道:“马丘的胳膊是比我粗,但是他戴女士手表也不好看呢!”
  
      达秀清推门进来,以为沈跃在给马优美换药,连忙跑过来道:“别碰到伤口了,我来吧,还是叫护士来?”
  
      沈跃抬头打招呼:“达姨!”
  
      达秀清惊喜:“哟,是小跃啊!长这么高了啊?你来看真真啊?你表姨说我认不出你来,还真是。”当年的泼皮小猴子长成了如今的一表人才的大猴子:“怎么看怎么像当班长的。”
  
      沈跃跟马优美飞快地对视了一眼,把脸转开:“达姨,我不是班长。”
  
      达秀清拍拍凳子上的书包:“这里头这么多书,来看真真都还不忘学习,你说你不是班长我还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