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重生九零俏宝妻 > 第十五章 下马威

第十五章 下马威


  马优美快把鼻子都气歪了,大喝一声:“马春风!”
  眼神这么好,脑子这么好使,刚才跑哪儿去了?
  可惜她人小,声音嘶哑,这一声怒吼没有起到威吓作用,反而又大咳起来。
  气死她了!
  马建国赶忙给马优美拍背:“真真的嗓子怎么了?脸蛋这么红,脑门不烫,没发烧,是上火了吧?秀清?赶紧给真真喝口热水,别一会儿又流鼻血了。”
  前几天闺女刚直着眼睛傻了一天,现在千万别出岔子。
  他们搞体育的都知道,越是上火越是出大汗,越是要喝热水,千万不能碰凉的。
  马春风飞快的端了杯热水出来,双手捧着要喂给马优美喝:“真真,你老是嚷嚷,口水都喷出来了,要是喷在饭锅里,人家会嫌弃呢!”
  马优美的眼睛都快喷火了,可惜嗓子里像有猫爪子在拼命抓,刮了十几道印子,咳得脑门上青筋直冒,只能狠狠地瞪着这个睁眼说瞎话的姐姐。
  马丘讨好的端着半碗饭站在旁边:“姐,我这碗给你吃吧?我一口也没吃呢。”
  马优美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拼命摆着,想说拒绝的话,结果又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下子干脆把眼泪都咳出来了。
  马建国稀罕地看着宝贝儿子:“杜杜会关心人了啊!不错不错,懂事了!”
  马春风硬着头皮把水杯凑到马优美唇边:“真真,快喝口水,你这么咳,万一是感冒,就没人敢来买饭了。”
  达秀清笑着说:“可不是嘛,春风就是懂事!今天来的第一个买饭的,就跟我说拿了钱的手不能碰饭碗,真真,你姐说得对,你下次再吆喝的时候就稍微站的远一点。”
  马优美好不容易快停下来,又被达秀清的话给气得呼哧呼哧手脚发抖。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跟自己说,不能着急,人微言轻,稳住,稳住!
  抗战还有年头,造反也得筹谋啊!
  哎,让达秀清独自撑住生意,有点困难。
  现在关键是取得马建国的支持,还有,不能让马春风再给她的计划里添乱。
  接着就听马春风道:“妈,咱们快进去坐着算一算,我已经把本子和笔都准备好了。”
  马优美皱眉,马春风只怕是顺便还想好了要零花钱的理由。
  达秀清被马春风一提醒,又兴奋起来:“建国,咱们进去,你带着春风算账,我去做饭给杜杜,别饿着他。”
  被亲妈无视的马优美手捂着胸口瞬间石化,好吧,不能指望一个上午两锅饭就在全家人面前树立起自己的威信。
  这时,王奇志王甜妞来了,站在院门口不敢进来。
  马丘懊恼的看看桌上的半碗烩饼锅巴,心疼了一瞬,还是大方的道:“王奇志,我回来的时候就剩这么点儿了,要不,先给你吃吧?”
  王奇志满脸失望,垫起脚尖伸长脖子往里看,院子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出现马丘说的做小生意的热闹景象。
  王甜妞轻轻拽了一下王奇志,她是听弟弟跑回家说了马家要开饭馆的事,爸妈打发她来看个真假,她就假装来找马优美玩儿再顺便打探打探的,一看情形不对,连忙说:“我们家我妈在做饭呢,马优美,一会儿等我们吃完饭再来找你玩儿啊。”
  家里的大人教过他们姐弟俩在外面不许馋别人家的东西吃,人家给也不许要。
  马建国大手一挥:“行啊,赶紧回家去,吃了饭再玩儿。”
  他在孩子们心中很有权威,王甜妞王奇志不敢停留,转背就跑了。
  “真真,来,进屋去坐着,看爸爸算账去!”马建国没忘记二女儿:“吃了饭睡个午觉,看看下午嗓子还哑不哑。”
  马优美立即乖巧的牵紧爸爸的手,清了清嗓子:“好。”
  赶紧趁此机会黏着爸爸。
  马建国数了数桌上一小堆块票角票和硬币:“不多不少,三十五块钱!”
  他有点懵,没想到能有这么多,这可是他工资的四分之一啊!
  马丘两眼放光,盯着角票硬币,那都是冰糕汽水糖块烤豆干烤肉串啊!
  马优美把她记录的小纸片给爸爸看:“有六块钱是押金,人家还饭盒的时候要退给人家的,剩下的是饭钱。”
  马春风立即就算出来了:“二十九块钱就是五十八碗,我数了,两锅饭一共盛了六十一碗,一碗没吃完,还有两碗是装在饭盒里给那个叔叔带走的,真真才收了一块钱。”
  达秀清边听边回忆:“我数了一下,也就是五十七还是五十八碗,哪儿还有个一块钱啊?”
  马优美黑着脸:“马春风,你都数清楚了?”
  马春风微微仰起鼻孔:“对啊,我绝对没数错!”
  马优美哼了一声:“咳,你在哪儿数呢?你干嘛不出来帮忙?咳咳,我跟妈在那儿忙的要死,你就躲在门后偷懒,咳咳,你还嫌我口水喷的到处都是,你怎么不来喊哪!”
  马春风:“……”
  马建国挥挥手:“没事,真真算错了也没关系,小孩嘛,错的也不多。”
  达秀清连忙道:“哎,我头回做买卖,幸亏真真帮我吆喝着,嗓子都喊哑了。”
  达秀清是墙头草,说话总跟风。
  马优美眼前发黑,一口气说道:“爸,那个只给一块钱饭钱的叔叔,是工商管理所的,我在门口看见他过来的时候,别人都跟他打招呼,给他递烟,他还问我妈去哪儿了,我妈在屋里又不出来,马春风躲在门后什么都看见了什么都听见了可她就干看着也不出来。”
  达秀清其时正躲在另一边门后也是什么都看见了,这会儿也是什么都想起来了,讪笑着解释:“哎,建国,还真是,我出去的时候那人已经走了,这事儿真真也跟我说了,哎,人家要吃就吃吧,别说真真不敢收他钱,我在的话也不敢收钱哪,还得准备一盒烟在这儿不是。”
  “没弄错就好,”马建国松口气,不是来查摊儿找茬的就好说,突然间又觉得不对:“真真,他没说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