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灾厄收容所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猎魔人楚伟

第二百二十一章 猎魔人楚伟

    不作死就不会死……
  
      温文一挑眉,这人好大的口气。
  
      他只是一个最高掌握境界的超能者而已,而且甚至都没有发现温文超能者的身份,要知道温文最开始进门的时候,可没有刻意的隐藏气息。
  
      不过他那莫名其妙的自信,到是让温文觉得,这人可能的确有两把刷子。
  
      忽然,刺目的灯光消失了,雕像之前出现了一个方盘,方盘里是一个骰盅和一枚骰子。
  
      “那边,好像出现了什么。”温文指着那雕像,提醒楚伟说。
  
      楚伟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对温文说:“那就是我们要进行的游戏了,这次是掷骰子,看起来骰子点数最小的人应该是‘猎物’。”
  
      ‘这次’是掷骰子,那就是说每次的游戏可能都不一样喽。
  
      骰子一出现,那老者和女人就行动起来,开始掷骰子,一个掷出了四点,一个掷出了五点。
  
      他们知道,一旦停止舞蹈还没有选择出‘猎物’,就会随机死亡一个人。
  
      楚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盘花生,一边嘎吱嘎吱的扒着花生壳,一边对温文解说道:“女人叫吴凤霞,老人叫郑胜利,是这家汽车旅馆的经营者,他们至少已经活过七八次的游戏,看起来运气很不错。”
  
      接着,那个瑟缩的青年也走上前,掷出了骰子,他是三点。
  
      看到三点之后,他差点哭出来,万一他是最小的怎么办。
  
      “那个没用的小哥,名字叫陆羽,他是和我一起来的,把他当成边缘人物就好。”
  
      最后,那个小女孩儿站起来,温文也终于看到了她的脸,眼睛红肿泪痕遍布,但……温文总觉的她的眼神好像有几分期待。
  
      她用很标准的动作掷出了骰子,骰子上的点数是六点!
  
      趁着她掷骰子的时候,温文看见了她怀中抱着东西的一角,那好像是个什么东西的盒子,盒子上图案和这旅馆有些相似。
  
      不过,温文还没有看真切,那小女孩就抱住了盒子,然后看了温文两人一眼,好像很期待看到他们两个掷出的数值。
  
      之后她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将脸埋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着外面。
  
      “你觉得那个小姑娘奇怪是吧,我也是。”楚伟往嘴里扔了几颗花生说:“我不知道她活过了几次,因为没人肯告诉我她的信息。”
  
      温文点点头,然后看了楚伟一眼问:“你说了这么多,那你呢?”
  
      楚伟愣了一下,笑着说:“我啊,我是上次才过来的,只活过了一局。”
  
      “那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楚伟诧异的看着温文说:“你是不是傻,还侦探呢,当然是调查的了,两次游戏之间的时间足够我调查清楚一些事情了。”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如果温文有阎修的面具,现在额头上肯定有个井号……
  
      “那你把这些告诉我,是为了什么。”
  
      楚伟指着其余几人小声说:“一会儿,我要去对付那座雕像,你来帮我盯住吴凤霞、郑胜利,还有那个小姑娘。”
  
      “在这种游戏机制下,他们几个能活这么久,肯定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到时候你帮我看住他们就好。”
  
      这人可能真有两把刷子啊,温文继续问:“你为什么选择我帮你?”
  
      “在我之前来的,可能都有问题,你是在我之后来的,所以可信一些,另外你是个侦探,怎么也比那个陆羽靠谱一些。”
  
      温文嘿嘿一笑说:“要是我,可不会因为有人是在我之后来的,就减少对他的怀疑。”
  
      他准备在楚伟面前展现作为侦探智商的优越性,刚才被说傻,他可不能当作没听过。
  
      可楚伟根本就没有打算回话,他推搡了温文一下说:“快去掷骰子,不快点完成游戏,那东西可就又要杀人了。”
  
      温文无奈的走到那雕像面前,拿起骰子,随手扔了一下,就脸色一黑。
  
      竟然是二点,他才是现在最低的一个。
  
      温文差点直接暴起,他怀疑那个雕像在针对他。
  
      楚伟拍拍温文的肩膀说:“你放心,我在这里,你们不作死就不会死。”
  
      说着,他自信的掷出了骰子。
  
      一点!
  
      掷完骰子之后,楚伟微笑中带着一丝苦涩地说:“看吧,这种死亡游戏,只要不出意外都是我输,另外如果需要随机死亡一个人,死的也只会是我。”
  
      温文神色怪异的看着楚伟,这家伙简直就是极品倒霉蛋啊。
  
      选出了‘猎物’,那雕像就停止了舞蹈,楚伟举起手,对旅馆里的其他人大声说:
  
      “诸位,这一局我还是猎物,你们应该知道鄙人是杀不死的,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再白费工夫针对我。”
  
      看到‘猎物’还是楚伟,除了温文以外,表情都不太好看。
  
      不会死的楚伟是‘猎物’,也就意味着这一局没有人可以自由。
  
      而如果不死一个人,下一局游戏开始的时候,那雕像会随机杀死一个人!
  
      不管众人的脸色,楚伟大摇大摆的走到雕像之前说:“接下来,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说完之后,楚伟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一片口香糖一样的东西,把那东西随便一拧粘在雕像上,然后立刻转身就跑。
  
      刚跑两步,雕像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整个房子都被炸的颤动起来,尘土飞扬火光四射,要不是离的远,其他人肯定要被楚伟误伤。
  
      那小姑娘被吓的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其他人也有些面色难看。
  
      而距离炸弹最近的楚伟,则直接被炸的趴到地上。
  
      温文面色古怪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楚伟,这家伙真的是一个灾害级的超能者吗,真的和之前掌握全场的是一个人吗?
  
      怎么感觉还不如训练有素的普通人?
  
      楚伟很快就麻利地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看着那毫发无损地雕像,不满的撅起了嘴巴。
  
      “这收容物很结实啊。”
  
      温文忍不住吐槽说:“但你不结实啊。”
  
      只见楚伟背后的衣服都被炸没了,后背的皮肤被炸的焦糊,屁股还扎着一块碎木……
  
      “那就试试更来劲的吧。”
  
      楚伟又在包里掏弄一阵子,这次拿出了五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