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 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国丧,巧合

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国丧,巧合

话未说完紫炎就听不下去了,他怒喝一声拔剑而出指着白震天道:“你给我闭嘴,不准你辱骂我父皇。”
  
  “辱骂,呵呵,以我的身份、年纪别说是辱骂他,就是你爷爷见了我都要给我跪下。紫炎,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清灵圣女的真命天子吗你真的以为用这小小的祭血阵就能逆天改命掌控清灵圣女吗告诉你,痴人说梦”白震天问的风轻云淡,语气却是不怒自威,显然,他在先前仔细的观察中已经看出了端倪。
  
  不管是身为北国之都的都主还是身为一个男人,紫炎都非常讨厌白震天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也非常讨厌他这种居高自傲说话的语气,怒目而视马上还击道:“清灵圣女本来就是我北国之都的人,我为什么要掌控她她生来就是我的妻,我的后,我为什么要逆天改命,什么祭血阵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言辞凿凿眸光闪动,紫炎说的义正言辞心里却打起了鼓,心中也不由在想这清灵殿上何时布下了祭血阵,而祭血阵又是什么样的阵法。
  
  白震天年过半百老谋深算,一抬手一投足一个眼神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看紫炎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再次笑了,随即又道:“我白震天行走江湖半生,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从来都不胡言乱语,更不会胡说八道。紫炎,你可知你父皇与你皇兄为何早早就送了命哦,对了,还有你的母亲,你可知他们为何在一年之中相继离世独留你一人在这世间”
  
  心中一怔登时一愣,紫炎看着白震天嘴角的笑容一字一句的说道:“是你做的”
  
  话音未落就率先被自己给否定了,虽然紫炎不知道,也想过,也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老圣法,但可以肯定的是白震天的手没有那么长,也不可能伸到北国之都的宫内来,自己父母的死应该跟他扯不上什么关系,至于哥哥的死肯定是大祭司所为。
  
  对于这一点紫炎非常肯定,因为这是他亲眼所见,亲耳从老圣法那里听来的,也在大祭司那里得到了证实。<>所以,他说完话以后就觉得白震天是故意在诓他,也极有可能是在误导他。
  
  一瞬间白震天脸上的笑容更大更浓了,而他也愈发的觉得紫炎是个傻瓜,是个很好骗的傻瓜。
  
  轻挑眉头不以为意白震天将左手置于背后向清灵树看了看,然后随即收回视线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倒是很想亲手解决了他们,只可惜他们死的太快了,也太早了。所以,可惜了,要是他们死在我手上肯定不会那么惨,以血为祭风干白骨魂飞魄散永远的消失在这天地间,这等的决绝终究还是改变不了命运,清灵圣女回来了,但永远都是属于隐灵一族的,而你们终将自食恶果遭受天谴。”
  
  说着,说着,白震天脸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恨意,而他的双眼之中也生出冷意,冰如利剑异常锋利。
  
  自打在昌隆国跟白震天见第一面开始,他就一直时不时的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出来,从前碍于他隐灵一族族主的身份不愿意搭理他,也不想树敌、计较,如今见他愈发嚣张放肆,紫炎忍不住道:“白震天,我敬你年长是前辈不跟你计较,但你也不要太过分了,这儿是北国之都,是清灵殿,要撒野耍威风请回你的隐灵山去,别在我这儿胡说八道蛊惑人心。”
  
  由于北国之都和隐灵一族一直不睦,灵术师也是巫术师的死对头,紫炎一个字都不相信他说的话,也不相信清灵圣女是隐灵一族的,更不相信有天谴。
  
  白震天早就料到紫炎不会相信,毫不在意的自说自话道:“我当然知道这儿是北国之都,不是北国之都你请我来我还不来呢。既然你不相信我所言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父母的死并不是一场意外,也不是骤然暴毙,而是预谋已久。”
  
  说起陈年旧事白震天朝下面的血池看了一眼,见画影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他不紧不慢的接着道:“当然,这并不是别人预谋已久,而是你父母预谋已久,也不对,应该说是你祖祖辈辈蓄谋已久。他们为了改天换命让北国之都成为第二个隐灵一族,不惜牺牲自己以及成百上千人的性命,开启祭血阵在这血池周围施法,妄想在清灵圣女归来以后通过血池来控制她,让她成为你的妻,你的后,你手中听话的木偶。<>”
  
  怒目而视眼睛泛红,紫炎抬起放下的剑直指他道:“你放屁”
  
  一激动紫炎脱口而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完全顾不得了。
  
  白震天看着他处变不惊,稍稍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千年前北国之都不过还是个以放牧为生的异族,要不是你的祖先紫荆勾引了清灵圣女,让她背叛了隐灵一族,背叛了神子,你们那会有今天,那会有什么清灵山清灵殿。还有这清灵树,你以为这原本就是你们北国之都的吗我告诉你,这是隐灵一族的,是你们偷来的,这里的一切、北国之都的一切,都是你祖祖辈辈偷来的,你们为了守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惜一再的动用禁术,甚至不惜自残,目的就是为了再次控制住清灵圣女,让她为你们所用”
  
  语未尽话未完紫炎就听不下去了,也非常的吃惊和震惊,只见他怒目圆睁似要吃人一般的吼道:“你胡说,你放屁,白震天,不要以为你是隐灵族主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再敢对我的祖先不敬,我现在就杀了你,送你到地底下亲自给他们叩头请罪。”
  
  言罢,紫炎大手一挥黑甲兵再次上前缩小包围圈,与灵术师对峙的巫术师也即刻将自己的巫器纷纷对准他们,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白震天不是黄口小儿,对于他的恐吓充耳不闻,也丝毫不放在心上,继而又道:“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索性就全部告诉你吧,千年浩劫就是天谴,就是上天对背叛者的惩罚,而你们终将难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