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892章 万鬼嚎哭,阴煞炼狱

第2892章 万鬼嚎哭,阴煞炼狱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百夜横行的阵法“无名”中,一个身材高大威风凛凛的地藏菩萨带着上百只面目狰狞的小鬼虎踞龙盘的占领了结界中央,天空阴云翻滚,却无法完全笼罩结界,令外界看的无比清晰。
  
      百鬼夜宴,是天地魂堂的拿手好戏,这门五级阵法,本就是玄机真人早年通过阴河鬼门大开,观至阴本源衍生变化领悟出来的一种不似神通却胜似神通的合击阵法,需要百名修有阵法神通的妙渡期高手配合,一人修炼一种阴兵灵宠,百人配合,方才达到威力恐怖的五级阵法的境界。
  
      而这个阵法,必须由一个主阵之人来监督执行大阵的全面运转,此人便是施武了。
  
      所以百鬼夜宴合击阵法正好是一百零一人,而这个阵法一旦形成,便会构成某种强大的气势,这股气势跟一个顶尖强者表现的截然不同,他呈现的是一种趋近完美的保护程式,百人列阵,所向披靡。
  
      百鬼夜宴一出现,**山就彻底炸开锅了,因为卢九幽打从作主幽冥城之后,就很少有跟外界势力火拼的经历了,现在的他,除了那几个在北疆山说一不二的道武至一强者,几乎没有人敢在卢九幽头上动土,而他要办什么事,通常情况下只需要说句话就立马可以办到。
  
      包括天地魂堂的百名妙渡期的阵法宗师,那都是声名赫赫的存在,已经有超过一百年没出过手了,从某个层面来看,也许有人会说,天地魂堂现在拥有的名望已经不需要实力来证明,他们或许实力大不如前,因为没有战事,就没有血与火的历练,然而今日,当施文带着天地魂堂的人出现在阵法“无名”之后,仅仅一个站位,就瞬间让所有围观的寒洲修士明白也许天地魂堂已功成名就,但他们立武寻道之心,却依旧如昨日那般火势。
  
      天地魂堂的百鬼夜宴,光从气势上来看,就比百年前更加具备强大的杀伤力。
  
      “喝!”
  
      百名魂修立威于结界之中,齐唰唰的一记喝声,宛若将天捅出了个窟窿,而那股自百名天地魂堂弟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在经过阵法的演化之后,震的结界四壁摇摇欲坠,一招未出,结界便已濒临崩溃的迹象。
  
      山峰上的临枫教主李慕白,弹指打开了折扇,云淡风清的点评道:“卢九幽还是有两下子的,幽冥城这么多年顺风顺水,他都没有松懈怠慢,反让天地魂堂百名阵修突飞猛进,确实下不了一番功夫。”
  
      “嗯。”接着李慕白话,满君禄赞同的点了点头,称赞道:“这姓林的修士,恐怕没那么容易在卢九幽身上占到便宜。”
  
      花火烈难得心情好转,扫了一眼脸色沉重的万钢,嗤声笑道:“这幽冥城只出动了天地魂堂的弟子,卢兄都没有亲自出手,在气势上就已经不输于封神岛的林烈,一个单枪匹马逞英雄,真不知道他能翻起多大的风浪,哈哈。”
  
      花火烈心情大好的笑了两声,语气中的讽刺味道极浓,当然,他要讽刺的不仅仅是风绝羽,其实主要还是万钢,因为之前万钢不止一次借着卢九幽贬低过他,而他和卢九幽已经快要绑到一块去,自然不会任由万钢羞辱,而且这番话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自我劝慰的用意,他貌似想对所有人说,就算卢九幽得罪了陌西城,那也没什么,卢九幽能有今天,造的不是玄机真人生前那点名气,更多的是卢九幽在北疆山的威望和实力,陌西城一日出不了冰海就一天是假老虎,而烈日谷和幽冥城加起来,不过就是比冰海少了一个道武至一的强者,抛起这方面原因,冰海封神岛还不一定比烈日谷、幽冥城厉害呢。
  
      适时的反击,让花火烈出了一口闷气,不远处的万钢听完这话,心头极是不爽,虽然他和花火烈、李慕白一般对阵法都只是一知半解,可也能看出,百鬼夜宴的恐怖气势发散,正逐渐的夺取结界中的主动权,再加上卢九幽祭出的那杆法器令旗从容驱散了守护在阵法“无名”外围的大雾,万钢似乎也无言以对了。
  
      不过他还是不死心的回怼道:“哼,别高兴的太早了,还不一定怎么回事呢?”
  
      “哈哈,万兄,你这张嘴就是不肯服输啊。”花火烈的目的达到,对万钢的回应满不在乎。
  
      与此同时,阵法“无名”中的卢萤萱看见自己的兄长带着人前来营救,心中暖和是一方面,更强烈的是,那种求生的本能让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姓林的,我兄长来了,你死都走不了。”
  
      “呵呵,你还是闭嘴吧,看我能不能走的掉。”风绝羽微笑间一推一送,卢萤萱身上的玄关窍穴就全部被封死了,而且他顺手一抄,连带着卢萤萱身上的百宝袋也给摘了下来,这样就可以防止她在背后搞鬼。
  
      “林兄……”正当风绝羽安排好了卢萤萱准备跟卢九幽面对面切磋一下的时候,欧阳锦完全出于好心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风绝羽脚步一顿。
  
      后者看着他决绝的脸色,到了嘴角的话终于没说出去,而是浅浅的点了一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给自己留条后路。”
  
      “哈哈……”风绝羽听完知道欧阳锦是出于好心,但他还是狂笑了两声迈步就走:“我要是能给自己留后路,就不来了,陌帝尊那边得有个交待啊。”
  
      卢萤萱一听此言,脸色瞬间阴沉了几分,同时也流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因为到了现在,她才算看出来,这个叫林烈的家伙,压根就不怵他的兄长卢九幽,而一般情况下会有这种表现的,无非是两个原因,要么,此人狂的没边,不知天高地厚,要么,他就是有真本事,而一直以为,通过对风绝羽的了解,卢萤萱绝对愿意相信,风绝羽的狂妄,源自于第二种。
  
      三步之后,风绝羽伸脚踏上了冰莲台,看着摇摇欲坠的结界,内心充满了癫狂的战意。
  
      在封神岛北伏等人失踪这件事上,他已经是费尽了心思,如今虽然没有真相大白,但离着结局也基本上差不多了,而卢九幽是怎么想的,他也能猜出一二,眼下自己拿卢萤萱要挟卢九幽,后者心有不甘是不可避免的,哪怕待会把人带过来,他也不会轻易的将人交出去。
  
      以卢九幽成名多年的威望,如果让自己就这么走了,那等于白混一次江湖。
  
      所以卢九幽口口声声说是请教,同时也是想着光明正大的与自己一战,打压打压自己的嚣张气焰,也是在向世人证明,他卢九幽未必就怕了封神岛。
  
      这一战,在所难免。
  
      既然如此,那也用不着惯着了。
  
      风绝羽举步踏出,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抬头扫了一眼那凌空悬挂在上空中的漆黑令旗。
  
      这显然是一件十分珍贵的阵器,可以驱散阵法空间外界最表面的防御禁制,卢九幽想看自己的修为,就不能让大雾蒙蔽的双眼。
  
      其实风绝羽还有几十种办法让那杆令旗失效,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一旦做出抵触反应,卢九幽就会觉得他害怕,更何况,以卢九幽的阵法修为,他不想让对方看,也不太可能,没准卢九幽还有多种办法驱散大雾,而他要是在卢九幽身上多下功夫,那等于是白费力气。
  
      所以,想看就看吧。
  
      这般念头闪过,风绝羽掐指结印,本源神力阴煞,化作阵阵呜咽的狂风,在神识力量的控制之下,顷刻间涌入到结界之中。
  
      先前便说过,这阵法空间,可以分成无数个结界,每一个结界,相当于一个最牢固的阵法,蕴藏着无穷的杀机,其中阵法变化就等于四级阵法以下的阵诀,可移山倒海、毁天灭地,无所不能,其威力之大,视乎修炼之人的境界修为乃至于神力基础,当阵法变化的威力趋近于神通之术的时候,阵法自然大成,而如果种种变化变得要比神通之术还要大的时候,那就可以随时随地灭杀任何生灵。
  
      这是主阵之人最大的杀器。
  
      但是对于破阵者来说,他们就是要通过对阵法的领悟,从一个巨大的阵法空间当中找到阵眼所在,在阵法“无名”中,阵眼就是风绝羽,他们需要破掉一个个类似阵法的结界,从而找到正确的路线,一鼓作气找到风绝羽并将其击杀,或者干扰他布阵,从而达到破掉整个阵法空间的目的。
  
      阵法空间如果无法得到布阵之人本源神力的支持,便会不攻自破,那么这场对决,也就意味着风绝羽一败涂地了。
  
      风绝羽当然不会随便让人找到阵眼所在,而这就要考量布阵者和破阵者布阵的速度了。
  
      百鬼夜宴一出,结界已经毁的不成样子,而结界毁去,意味着一个阵法已经被对方破掉。施文带着人一招未出,凭借百鬼夜宴的气势就将结界破坏的四分五裂,足以证明,这个合击阵法的可怕。
  
      可是正当施文改换法印准备长驱直入的时候,一片黑蒙蒙的影子,从天而降,气势汹汹的从空中落了下来。
  
      圆月高悬的夜空之下,上万只厉鬼凭空出现,一只只骷髅从地面踊跃而出,不消片刻,便将天地魂堂百名弟子团团围住,而空间深处传荡的尽是厉鬼的哭声,三息之后,结界四周出现了四堵高大的城墙,被一堵城墙上都捆缚着一条鬼火,朝着中央挤压而来。
  
      而这,正是风绝羽推演了三十年所领悟出来的一种阵法变化,名为“阴煞炼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