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同情顾漫妮,但她待在这里不是个事,她现在还未成年呢,要是顾威廉扣个什么帽子在他脑袋上,很可能今天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又要失去了。
  
      他大步过去,拉起顾漫妮就把他往外塞。
  
      “干什么啊?”顾漫妮全身都痛,这一拉更痛了。
  
      “你不能留在这里。”
  
      顾漫妮瞪大眼睛看着李兵,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他竟然要赶她走,“我不走,我能去哪啊。比高肯定到处都是我爸的人了,我被他抓住想跑出来就难了。”
  
      “我管你去哪,反正不准待在这里。”
  
      “李兵!!”
  
      顾漫妮发疯似的大吼一声,委屈的瘪瘪嘴。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触及他眼底的决绝,顾漫妮心头一痛,之前他都不是这样的,难道他和父亲之间发生什么事了?
  
      一定是这样的,怪不得今天中午父亲回到家里就大发雷霆,她好像听父亲咬牙切齿吼了李兵的名字。
  
      这种时候她无理取闹肯定会让李兵哥哥讨厌她,顾漫妮咬唇将眼泪憋回去,但心头的委屈却怎么也散不了,她真的好想他,不想刚来就被赶走。
  
      “你看我这一身伤,好歹让我包扎一下再走吧。”
  
      顾漫妮说完垂下头,长长的发丝从身后滑落遮住她的脸,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浑身散发出来的哀怨气息让冥衍有些心软了,再一看她真的浑身伤痕累累。
  
      有些淤青可能是之前被抓的时候,她那些师父捏了的,有些伤口可能是爬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划破的。
  
      特别是两个膝盖,估计跪着在通风管内艰难前行,估计什么时候出血了她都不知道,已经跪得血肉模糊了。
  
      冥衍深呼吸一口气,松开顾漫妮,“去沙发上坐着,我去叫医生进来给你包扎。”
  
      “不要,你拿些药和纱布进来我自己包扎吧。这医院没准有我爸爸的眼线。”
  
      “呵。”
  
      冥衍无奈的摇头,出去后把门带上了,刚走没两步就听到顾漫妮兴奋的声音,“耶!!耶耶耶!我就说嘛。李兵哥哥不会那么狠心的。”
  
      “呵呵呵呵哈哈哈,你是逃不掉的!”
  
      “你是我的!”
  
      冥衍听着浑身一层鸡皮疙瘩,抖了抖身子去医务室了。
  
      再回来的时候,顾漫妮已经恢复高冷小太妹坐在沙发上了,估计趁他离开的时间自己去洗手间把伤口都清洗了一遍,现在伤口红红的,有些地方不止破了皮,连肉都磨烂了。
  
      顾漫妮不拘小节的把柜子往跟前一拉,将上面的东西规整到边上,“放这里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她以前受伤都是自己处理伤口的,冥衍刚放下她就操起酒精瓶拧开。倒了一瓶盖酒精,直接倒在膝盖上,疼得自己直哆嗦,额上都渗出一排细密的冷汗了。
  
      但她坑都没坑一声,赶紧拿毛巾把沿着小腿往下流的酒精擦掉。
  
      冥衍看着她蛮横的样子眉头轻皱,有那么瞬间想去帮她,但脑子里猛然想起之前听到顾漫妮在房间内自言自语的话,后背又是一阵凉飕飕的。赶紧打消那个念头。
  
      让她自己捣鼓吧,弄好了赶紧滚蛋,不然被她误会什么就不好了。
  
      顾漫妮倒没那么多想法,专心处理伤口,她可不想自己身上留下伤疤,李兵哥哥那么优秀现在是军委了,自己要是有了瑕疵,怎么配得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