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影视世界里的动物们 > 83.终须一别

  天边的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层一蹭地,迅速地向上凸起,形成高大的云山、云峰。
  那辉煌壮丽的景象,让人叹为观止!
  随后,云峰和云山越长越高,而云底却慢慢变黑了。到了最后,整座云峰和云山崩塌了,黑灰色的乌云弥漫了天空,吞噬着每一片湛蓝。
  原本光亮的天地,忽然整个暗了下来,像是到了世界末日一样。
  “咕咕!”狐獴妈妈招呼江东,跟着她赶紧回家。
  江东跟着几只成年狐獴,回到了狐獴领地。
  离家已久的狐獴们回来,大家自然都很高兴,互相抱在一起,挨挨蹭蹭,表达久别重逢的喜悦。
  天空中的漆黑的乌云提醒了它们,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狐獴们赶紧回了洞穴。
  天空之上,乌云的力量在集聚,隐约有电弧在闪动。推迟了两个月的雨季,如同被忍了很久的怒气,一下子释放,就迸发出了全部的力量。
  一滴硕大的雨点从天而降,落在干涸的地面上,溅起一小团尘土。
  随后是第二滴,第三滴……
  雨滴落在草原上,最初的现象,居然是带起一层尘雾。
  干涸的大地,实在是饥渴了很久了!
  顷刻间,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带着“啪啪啪啪”的声音,无数雨点纷纷落下,暴雨如同密集的细线,把天地都连成了一片。
  喀拉哈里的雨季,在推迟了一个月之后,终于还是姗姗来迟。
  站在洞口,天地已经成了白茫茫一片,看着外面暴雨如注,把地面冲刷出无数条浑浊的小溪,江东的心底,感觉到一种酣畅淋漓的畅快。
  大雨中,远远的,不知道传来了什么野兽的叫声,像是胡狼,又像是狮子。看样子,大草原上的动物们,同样是因为这个姗姗来迟的雨季,而异常兴奋吧?
  仿佛压在心底的一口大石头,都被掀了过来,江东整个身体,都变得轻松了。
  雨季来临,代表着江东、和它们整个狐獴家族、以及整个喀拉哈里草原上的生物们,得救了!
  当天晚上,听着外面的雨声,偎依在狐獴妈妈身边,江东睡得很安稳。
  大雨持续了一整天。
  第二天,天气放晴,天空中已经有了清新的味道。
  江东和小伙伴们冲了出去,硬土变成了泥土,小狐獴们,一个个也成了泥狐獴。
  地面上忽然多了一些细小的昆虫,它们如同被雨季召唤,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了。
  明明这里已经被狐獴们挖了好多遍,却没想到,大雨一过,就出现了这么多。
  狐獴们饥不择食,大吃一顿。
  雨季的到来,不仅仅是一场雨,而是唤醒了整个草原的生命。
  原本尘土飞扬土地上,忽然冒出了了点点的绿色,无数嫩苗,如同得到了召唤,破土而出。
  到处都是生命和希望的气息?
  谁还记得,就在几天前,这里还是一片地狱景象?
  这是生命的奇迹!
  地面上,到处都是欣欣向荣,而空中同样有无数的昆虫在飞翔。
  江东和它的小伙伴们,在追逐着天空群群的飞蚁。
  这种飞蚁个头很大,翅膀很长,比江东见过的任何蚂蚁都要大。飞蚁的翅膀是狐獴的最爱,那里有着不错的味道。
  吃饱喝足,躺在沾着露珠的蕨类从中,天空中翠丝鸟,在跳着美丽的芭蕾。
  而有了充足的食物,狐獴们原本消瘦的身体,纷纷变得匀称了起来。
  就连六娃,好像都有变胖的趋势。
  甚至那些过路的入侵者们,数量都少了很多。
  当然,数量少,也并不代表没有,有时候晚上,江东还能听到黑背胡狼渗人的狼嚎,当然,伴随的还是狮子的吼叫。对于这些入侵者,狮子从来都不会放过的。
  只是这些狡猾的胡狼,总是能够从狮子抓下溜出来。
  黑背胡狼的入侵,和狮子的反击,那是另外一个故事,江东并不去管它。
  江东算算日子,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个月了。
  再有两个月,就足够一年时间,可以离开这里的。
  从个头上,江东和小伙伴们,已经非常接近成年狐獴的身高了。
  自己去年刚出生的时候,见到哥哥的时候,它应该就是这么高吧?
  说到哥哥,最近一段时间,江东感觉到哥哥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
  它总是会显得很狂躁,像是得了多动症一样,一刻也不停歇。
  甚至于,有时候嬉闹起来,都有些没轻没重的。
  二娃是很喜欢找哥哥玩的,有一次玩着玩着,哥哥忽然把二娃按在地上,吓得二娃吱吱乱叫。
  从这以后,二娃看到哥哥,就有点发憷了。当然,这和看到江东发憷是两回事,江东那是半真半假,但是哥哥却好像真的是发了疯一样。
  江东皱着眉观察了许久,哥哥不像是发疯了,至少大部分时候,还是正常的。而且在狐獴群中,也有两只雄性狐獴,跟哥哥表现一样。
  它们有意无意,开始接近其他雌性狐獴。
  江东隐隐想到了,却又抓不住终点。
  直到有一天,江东发现,狐獴妈妈的腹部,有着微微隆起。
  怀孕了?
  很显然,这是狐獴爸爸和狐獴妈妈,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又开始制造小狐獴了。
  怀孕的狐獴妈妈,移动速度受到了影响,身体不再像以前那么轻盈了。
  看到这件事,又联想到哥哥的异状,江东才明白过来:原来春天到了,狐獴成年,到了发情期。
  屈指一算,狐獴一般三岁就到到发情期,寻找异性狐獴,制造下一代。
  哥哥的情况,是到了寻找配偶的年纪了。
  这是本能使然。
  狂躁中的哥哥,忽然开始有意无意,接近家族中的几只雌性狐獴,意图寻找自己的配偶。
  但是这怎么可以?
  这是对家族首领的挑衅。
  一个狐獴群中,只允许一只狐獴有交配权。
  所以说,到了哥哥该离开的时候了。
  狐獴爸爸朝着哥哥,发出了驱赶的声音,并且尝试对它做出攻击。
  哥哥并不想离开,它各种“咕咕”叫着,想往回跑。
  但是狐獴爸爸一直站在那里。
  哥哥无奈,低着头,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朝着远方慢慢走去。
  看到它离开,狐獴爸爸满意地回去了。
  江东悄悄地追出来,站在草丛里,直立着身体,看着哥哥远去的孤独身影。
  这个身影略显落寞。
  狐獴成年后,离开族群是必然的选择。
  而这些离开的狐獴,结果有许多种。有些遇到合适的异性组建家庭,有些被其他狐獴家族收留,而更有一些,因为身小力孤,而成为某种猛兽的食物。
  江东一直在哥哥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跟到了领地的边缘。
  江东停在了原地,他知道不能往外走了,外面就不安全了。
  “咕咕。”江东隔着很远的距离,叫了两声。
  哥哥回头,看到江东,同样立了起来。
  两兄弟就这么隔着一段距离,互相看了许久。
  江东脑海里翻涌,想到了这接近一年来的点点滴滴。但是现在,却是和哥哥告别的时候了。
  有蝴蝶飞过,在一朵盛开的小花上落下,然后又闪着翅膀飞走了。
  哥哥忽然低低叫了一声,然后转身,四肢着地,朝着远方慢慢跑去,越跑越快。
  江东站在那里,起初能看到哥哥整个身体,但是到了后来,只能看到哥哥高高竖起的尾巴尖,在草丛中若隐若现。
  到了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江东心里默默叹了一声,准备回家。
  但是转过身后,江东吓了一跳。
  自己身后,整整齐齐站着五只小狐獴,排成了一个横列,眺望着远方。
  江东狂翻白眼:这些家伙,什么时候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