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血漠楼兰 > 第二十章 白帝遗迹

第二十章 白帝遗迹


  (二十)
  “不错,正是白帝遗迹。”那疯癫老道赫然是在傅介手心处写了一个白字,“传说汉高祖刘邦乃赤帝之子,真龙之体,于芒砀山与白帝激战良久,终斩白帝,揭竿而起,征战四方,平列强,诛项王,遂成大业。而那白帝肉体虽死,却终究是真龙之体,神魂不灭,然而传闻白帝心有不甘,在此地留下遗迹,至于遗迹是何物,无人知晓,亦无人知得遗迹在何处。”
  傅介听得一惊一乍,往日那邪异的笑容此时也收了起来,刚才那副恭敬的表情也早已不见了,只有满脸的错愕之色,虽然他在此之前,早已千想万想,预料过此地所藏之物必非寻常,然而并未料得竟然是这般东西。
  传说秦始皇一统六国,派方士勘寻龙脉,寻得便遣人掘龙脉,龙脉北移。
  化为白、赤二帝。那赤帝之子即是刘邦,而那白帝则是另一个龙脉之物,身虽蛇形,却有着通天大能,得龙脉之赖,又岂会是寻常凡物,而那白赤二帝之争以赤帝之子之胜告终。
  虽白帝落败,肉身被斩作两段,然而其遗迹却仍然是惊天之物,倘若能得到那完整的白帝遗迹,就算不能问鼎中原,也必能成就一番大能,在中原众道中必为魁首之姿。
  “为何时至今日,遗迹方才显现。”傅介思考片刻,便是发现问题所在,曩者之时并非没有大能精于卜算之辈,为何遗迹没在往日被这等人物所窃走,这等之物恐怕不能留下百年之久吧。
  “天机岂有常?那白帝又岂是寻常之物,即是大能比之也有几分差池,于此时显现,必定有他的道理。”那疯癫老道癫狂大笑一声,幽幽地说道。
  “倘若你能在这遗迹中分得一杯羹,必能在来日楼兰之行中多得几分胜算。”
  “敢望前辈赐教,这遗迹何日何处现世。”傅介听得此言,心神一动,双手抱拳施了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
  那老道又是癫狂一笑,疯疯癫癫地说道:“何必多礼如此,不合你的性格啊。”
  “据老叟我所卜得,这遗迹将于三日后在城中显现,遗迹显现之时,必非寻常之景,或许县令处有更多你想知道的消息,且去县令府邸吧。”那老道却忽然正色说道。
  言罢,那老道的身体竟然缓缓化为透明,只见得他微微一笑,竟然如同一缕清风般化为无物。
  傅介望得那老道消失之处,沉思良久,这老道果非常人,必是窃得天机的大能之辈。
  但是这老道却给他一种极为熟悉之感,然而他依然是想破头皮都难以记得分毫,看来要揭晓一切谜底,楼兰此行是非去不可了。
  “烦劳通报,傅介Y县令之邀入县府一叙。”傅介望了望那手持戟叉的侍卫,冷冷地说道。
  “哪里来的黄口小儿,好会扯谎,县令大人又岂会请你这般小子入府一叙。”那俩侍卫相顾一笑,一脸嗤笑地看着傅介,满脸嘲笑地说道,说罢,挥了挥手,作驱赶之态。
  傅介看都没看那俩卫士,只是挺身直入,那俩侍卫望得傅介这般,不禁来了怒气,双戟一交叉,拦住了傅介的去路。“就凭你们这两个废物也想拦我。”话音刚落,一道金红之光围绕傅介身子闪了一圈,只见得那双戟只剩下两只戟杆,傅介看都不看,身形一闪,便入了县府。只留下了那两个满脸错愕的卫士。
  “邱兄手下卫士好不无礼啊,两个废物竟然要拦住傅某的道路,在下可是Y县令之请,今日看在邱兄面上,留的这俩蝼蚁一条苟且之命,望邱兄日后多加管教啊。”未行几步,便见得那站着等候的邱希。
  傅介冷冷看了一眼邱希,又转头略带嘲弄地看了几眼那俩卫士,嘲讽道。
  “傅少侠说的是啊,且莫与此等蝼蚁计较,县令大人已等候傅兄多时了,傅少侠且与我面见县令大人吧。”邱希那灰白的脸色略微一红,刚才那卫士的举动其实是他之前略加授意的,为的就是让傅介唤他来求助,只是没想到傅介这般不给面子。
  傅介见得如此,也不多加嘲弄,只是跟的那邱希身后。
  不多会,便入了殿堂,只见得一位身着布衣的瘦削老者坐于殿上,那邱希快步上前,在那老者耳旁耳语几句,那老者点了点头,便挥了挥手,作势让邱希退下。
  “少侠可是傅介?”那老者忽然微微一笑。
  傅介诡谲一笑,身法一动,便是瞬息来到老者身旁,右手作势探出,在那老者头颅之上时却瞬间收手。
  “可认识范鲤?”那老者竟然看都不看那来到身旁的傅介,只是端起茶杯,吹了一口气,自顾自地品了一口,缓缓说道,“少侠休得这般孩子气,在下乃范鲤旧友,受范鲤之托,有几句话说给傅少侠听。”
  傅介闻得这般言语,虽然面上仍挂着一丝诡谲的笑容,然而脸色却多了一丝凝重,这瘦削老者虽看上去弱不禁风,不敌傅介一击,然而在傅介一掌探出之时,却仍能淡定品茗,若非神分意乱,则必是大能之辈。
  傅介想到这般,却也只是冷哼一声,收起了右手:“不错,在下是识得范鲤,不知有何指教。”、
  “老夫与范鲤乃是旧友之交,昔年他受调前往西域赴任都护使之职,途经此处,见得老夫在此地担R县令之职,豪掷万金,乃重修城墙,增其旧制。”那瘦削老者又喝了一杯茶,望了望那一脸诡谲邪笑的傅介,竟然笑了一声:“范鲤算的此时少侠必会来此地,托老夫告知少侠,此地留有一物相赠,必能使得少侠日后之行如虎添翼,想必少侠必有兴趣吧?”
  傅介愈听愈惊,果不其然,这些年的范鲤竟然都是那具傀儡,范鲤竟然能算的此日之事,怎能不惊。
  傅介听得有一物相赠,缓缓说道:“莫非是白……?”
  那瘦削老者闻言抬头看了看傅介,眼神中略闪过一丝惊奇:“你竟然知道白帝遗迹?”

Ps:书友们,我是大小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