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孝恭皇后 > 玄武番外——雪马拥蓝关

玄武番外——雪马拥蓝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开始了一生的徒刑。而我对这徒刑,甘之若饴,心甘情愿。我的刑,自永乐十六年的四月十九始,到死的那一刻,也不会结束。而我,希望这徒刑,能够有来生。我愿生生世世都遇上她,即便只能沉默如山的守护,即便只能远远的守望!我的刑,在春风轻软的杨柳岸,毫无征兆的来临。那个春天有青翠的柳枝,绯红的云霞,还有密如急雨的箭矢。而所有的箭矢都比不上她的眼波迅捷。我避开了所有的箭矢,却避不开她那一眼。只看一眼,心神俱裂。在刀锋的激烈碰撞声、中剑的哀嚎声、中刀的痛哼声、人的怒吼声、马的悲嘶声、丫鬟婆子们的惊叫声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我听见她在马车里安慰身边的人,“没事,玄武大人还在外头,说明咱们占了上风。”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难怪皇太孙殿下这么喜欢她,这个女孩子确实与众不同。”待对方的五枝驽箭射来,即便武功高强如我,也难以抵挡,我虽然拨开了其中的三支,却被震的摇摇欲坠,剩余的两支驽箭,准确地射进了车厢,车帘被箭风击荡的四分五裂,成了片片烂布,箱体被震的散作一堆废材,车箱里的情况一览无余。太孙嫔赵氏已经吓得昏死过去,大丫鬟杜若被箭风震得滚落一旁,她一张俏白的小脸本来惊恐万状,看到我,却定下神来,似乎只要我在,天地间就全无所惧。五枝驽箭射来之时,我虽然大惊,明白在那么远的射程里,即便是我同射五驽箭后也绝达不到那样的威力,却并不惧。毕竟,实在不行,我可以携皇太孙最喜欢的她一起逃命,毕竟这天下间,能够追上我脚程的人寥寥无几。即使带上她,我也不惧。但我在看见她以后,却恐惧起来,害怕我带她逃,会碰着她,会伤着她,会辜负了她这份信任。但这个时候,敌强我弱,不逃就会没命。我咬了咬牙,向已经散开的车厢走近,结果,还没等我靠近她,对方却因为发现暗杀对象不是太子妃,突然不顾一切撤了个干净。她因为惊恐之后的放松昏劂过去,而我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撤退茫然若失。若是刚才带着她逃走,我就能多看她几眼,同她多行一些路。可惜,一切都来不及。我见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太晚!到了这个时候,身为皇太孙殿下影卫的四大首领之一,我只能皱了皱眉头,吩咐底下人,“找水浇醒丫鬟婆子,护好两位主子回别院。”再见她,是在别院的东厢房。当时,我去给皇太孙殿下汇报遇刺之事,殿下显然对她极为爱重,遇险之后不肯让她离开视线半点,就让我直接到她屋里汇后。她一直昏睡着,隔着碧青色的撒花鲛绡纱帐,我只能看见帐中隐约躺着个人形,看到帐外吊着两个白玉镂空雕缠枝牡丹的香薰球,闻见香薰球里传出的淡淡安神香气。那一次的汇报,我说的艰涩无比,因为我的心神,一多半都在关注着帐里昏睡的她。再次和她说话,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那夜,我救了她身边大丫鬟杜若的弟弟杜子衡,觉得他是个习武的好苗子,想把他从神机营调到影卫来。杜若想是不愿,一脸惊恐地看着她,直拉她的衣袖。她转过身对皇太孙殿下轻颦着眉道:“影卫过得是刀尖舔血的生活,再高的武艺,也保不齐那天会出事。子衡是杜家的独苗,求殿下另择他人吧,要是您想关照他,给神机营那边打个招呼好了。”她那双碧澄的明眸看着我,认真地说:“玄武大人,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我不会让他去影卫的。”被她这一看,我觉得心要从胸腔跳出,只能垂眼,用尽全力做到面色不改色,拱手施礼,“是,在下唐突。”她微露笑意,语气里多了几分敬重,“玄武大人客气了,上回您救了我的性命还一直没有谢您,这次您又救了子衡,大恩不言谢,我也不多说,殿下和我都会记在心上的。”我目不斜视,只看着自己脚前一寸的地方回话道:“贵嫔客气了,这本是在下的份内之事。”虽只是寥寥数语,我却一字一句都记在心头,连她鬓边垂下细细金流苏晃出的点点柔和光晕,都时时回味。再后来,我那个家里自小订亲,娶过门就一直病殃殃的媳妇病故了,因为我的身份,朝中许多人给我说亲,有意把女儿嫁给我做续弦,其中不乏一些高官显贵,却都被我以思念亡妻的理由推脱。拒绝的多了,兄弟们为我可惜,而女孩子们则觉得像我这样爱慕亡妻,将来定是个好郎君,一心想嫁给我。这其中,有一位是工部尚书的女儿,年方十六,才貌双全,许是因为听说过我的一些事迹,慕我武艺超群,人品出众,说动了她的父亲,说愿意嫁与我做填房。被我拒绝了媒人提亲之后,曾在一次早朝,她等在御街,拦住问我为何拒绝说亲?问我是不是为亡妻守完三年,就会再娶,到那个时候,可否先考虑她。我婉转地告诉她,说我心里有美一人,再不可能看见其他人,也不打算再娶妻了。她哭着掩面而去。其实,我知道,这个女孩子,是我的良缘,也知道,错过她,会错过大好姻缘,孤独一世。因为昔年,相术独步天下的袁天师曾说我,亡妻因德不配位,命格不及我贵重被我“克”的病故,他所说的话,当年果然应验了。当时,袁天师还曾指着我的眼尾,告诉我:“你奸门上的纹路会慢慢消失,平滑如镜时,就能娶得贤妻,至富成家,而且你鼻准丰隆,招妻多能贤德。只是,你眼圆光正,可代君王之难,恐怕会因为情有独钟,错过大好姻缘,孤独一世。”而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那好姻缘来时,我会辜负。我还记得自己当时抬起了头,淡然笑道:“时也,命也,若真是那样,也是我命该如此,多谢天师今日为我指点了。”我谨记着天师之言,只是心里住着一个她,其他的女子再好,也看不进眼里。渐渐地,大家都知道,玄武大人对亡妻情深意重,绝不再娶。我成了人们口中,情深似海又沉默如山的男子,女孩子们望而不得,辗转反侧。而我知道,我只是喜欢守护着她,甚至,守护着有她在的紫禁城。我以为,我把心事藏的很好,我以为,守护殿下和她,看着他们幸福,就是我一生的宿命。我以为,她的名字,我永远都不会说出口。却在那一年,喃喃自语,于睡梦中说出了她的名字。那一年,是宣德三年,殿下已经登基当了三年的皇上,他打算率军北巡开平,以御外患。当时的情况是,经过太祖永乐帝的数次北征,瓦刺的兀良哈三卫已经全然投靠了大明朝,好些个蒙古勇士不但在京城的侍卫亲军中服役,甚至还有好些将领成了武学讲师,而蒙古的阿鲁台太师终于看清大势,倒向了大明朝,还将麾下的百姓悉数移往了内地,只留壮健的骑兵分布在兴和以及开平一线……但仍有一些鞑靼骑兵,伙同大宁会州兀良哈的精锐以及新加入的女真人、瓦剌的脱欢,每每趁秋高马肥之际,就沿长城北上到大明朝抢掠。所以皇上打算趁田猎的时机亲自巡视各个关隘,看一看边境的守备情况,顺便打上一两胜仗奠定地位,让那些觊觎大明的蒙元诸部胆战心寒。皇上需要这一战,大明需要这一战。这一战,我们遇上了兀良哈的王牌战队,彼此间白刃相见,仿佛浑身滚沸着的不是血,是烈酒,烈酒燃烧着血液,烧燎着伤口,铁骑凭陵,刀刀刺心切骨,易水冰寒,剑剑穿云裂石,一时间杀的天昏地暗,山川萧条。这一战,何其惨烈,对方死伤无数,大明也损兵折将,我为了护卫皇上,冲进了兀良哈的亲卫队,拼死一战之后,看到兀良哈的头颅被我斩下,方才力尽而竭,落下马去。这一战,我们胜了,胜的很威风,令草原上的众部落每每说起,都提心吊胆、惶惶不安。这一战,皇上亲射兀良哈前锋,杀死三人,将铁骑分为两翼夹攻,大胜,斩其首领,获军器马驼不尽其数。我们胜了,而我,却快死了。恢复意识的时候,屋外的雨滴滴答答落了一夜,我也听了一夜,天亮了,终于沉沉睡去。睡梦中的我,像是回到那次在沙漠里行军,正午阳光将每一粒沙都晒至滚烫,灼热、干渴席卷而来,浑身脱水的感觉,就象我即将被晒成一片沙海那样,粗砾、荒凉。我以为自己和所率的兵马都将死在正午的烈日之下。我能七箭连珠,能够力拔山河,行军打仗,更是一把好手。我从来不怯,即使面对强大过我的对手,我也一向都能强撑一口气到最后,等来生机。但这一回,我胜不了天,人,胜不了天。就在人困马乏之际,眼前却突然出现了绿洲,如同海市蜃楼,却真实的就在眼前。清泉汩汩,流水潺潺。望之就觉得遍体生津。清溪如梦,扬金明液。而她,就在清泉边上,笑靥像春风中的涟漪。春风十里,不及她一个笑靥。我的人马得救了,我得救了。我喃喃地喊,“清扬——”“清扬——”我的眼睛闭着,眉头皱着,可我的心里,欢喜无比,嘴角忍不住露出笑意。“清扬——”这个脱口而出的名字,藏在我的心头许久了,只是唤一声,就觉得开心。不管是在平原、峡谷还是山脉,月夜星辰,我能够在心里头,默念着这个名字,比起许多人一世不知情之滋味,已经强出太多。所以,我对这一生的徒刑,甘之所饴,心甘情愿!皇上于宣德十年病逝,逝前曾握着我的手叮嘱:一生守护着她,帮他继续守护着她,免她惊,免她苦,别让他走后,她孤枝无依。我自然满口答应。早在第一次见她,我心就如匪石,不可转也。只是我没有想到,皇上竟然知道我的心意,并且多年来一直信我,重用我。胸怀宽广,博大如海,如果他不是英年早逝,会是超越秦皇汉武的帝王。余生,我带着皇上的嘱托和自己的那份感情,一直守护着她。也守护着她的儿子正统帝。守护她,助力于她,是我一生的使命。我们曾一起筹划,救回土木堡之变,被瓦剌俘虏的正统帝;也一起谋算如何从景泰帝手里帮助被囚禁的正统帝夺回皇位,一起面对大明朝廷内外的风风雨雨。历经永乐、洪熙、宣德、正统、景泰、天顺六朝,我一直陪着她,从不曾离开。我从未向她告白,而她,也从不曾问及我的感情。雪马拥蓝关,情深不须知!现在,她走了,我请求她的儿子,调我去守护皇陵,做一个垂垂老矣的守陵人,继续陪着她。那样,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也许可以更早一些的遇见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