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巫痕传 > 一百四十五章 传信

一百四十五章 传信

    巫痕身份不明,三仙宗也怕惹恼了龙族,那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提及龙族,众人见她在塔中无碍,更确信她并非凡胎。
  
      能在三仙无妄塔里熬的了这么久的时间,肯定身上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索性即便如何的不甘心,也没有其他办法再将她置于死地。
  
      而那些来这边值守的弟子,却依旧还是从前那些喜欢偷懒的人,到了三仙无妄塔的台不是插科打诨,便是如容歇那般擅离职守。
  
      这几年下来,巫痕倒是把常来值守的那些人记了个清楚。
  
      眼前台上那个倨傲的女子,正是之前巫痕打听知溪下落时,出言讽刺挖苦的那位。
  
      而在另一角的台子上,便是心地良善的知溪,同一个门派,同样的衣装,两个人的秉性却大相径庭。
  
      “今天我带了好东西给你。”
  
      知溪趁众人不备,悄悄将只小玉瓶送进了塔内。
  
      巫痕瞧她喜上眉梢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她说的好东西是什么,只是将小玉瓶握在手中端详了一阵,心想这与每次的桃花仙露并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
  
      她不明所以地凝了眉,抬起眉眼看了过去“这不就是你的桃花仙露,你还带什么给我?”
  
      知溪神秘一笑,洋洋自得地挑起眉梢“这是云桃琼浆,可比制仙露费事多了,都是为了让你免受点苦,你瞧瞧。”
  
      说着她抬起手放在塔墙之上,巫痕穿过那些华彩透亮的墙壁望了过去。
  
      知溪的掌心都是淤青,从那里延展到玉白的皓腕,布满了青紫色的脉络,像是枯枝藤蔓爬满了她的双手。
  
      为了让仙露琼浆不受玷污,知溪需用双手为器,以仙火淬炼才行,巫痕知道那是炼制时留的伤。
  
      看着那些恐怖的青紫色,巫痕心中登时无比感动。
  
      想不到与云渊和止非分离这么久,被困在仙塔之时,也还能有这样一个人,会为了自己付出这么多。
  
      “你别再炼了,我抗的住的。”
  
      巫痕走到那跟前,伸手放在塔墙上,很想去触摸下那些伤痕,无奈她们中间却隔着一道透明的墙壁。
  
      知溪倒是不以为意,用那种安抚的眼神看着巫痕,笑着对她说“你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倒是之前你让我打听的那两个人,这回总算有了些消息。”
  
      从被困于三仙无妄塔,巫痕从未放弃过打探止非与云渊的消息。
  
      托付了知溪许久都没见结果,这次终于等到她打听出些消息了。
  
      知溪受巫痕所托,确实会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只是她身份尴尬,打听起消息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元清派与归一宗宿怨已久,甚至是门下弟子都是交往甚疏。
  
      若不是碰到了受托付来探望巫痕的立言,恐怕还真是不知道从何处打探消息。
  
      她知道巫痕与止非两情相悦,如今又都被困住不得相见,所以这两人心里都是彼此惦念的。
  
      可她偏是只说了前半句,留了后边半句没继续说下去,这一下倒是把巫痕急坏了。
  
      “打听出什么了?”巫痕见她说了一半不再言语,心里不禁生出一丝忐忑的情绪,“你快说啊,是云渊出事了,还是止非?”
  
      好在这仙塔坚实,不然就现在巫痕紧张的样子,怕是恨不得要把这塔墙凿个窟窿出来。
  
      要是知溪在她的跟前,定是会被她抓着肩膀手臂,势必要逼着自己说出些什么来。
  
      见她这样担心,知溪更是来了兴致,巧笑着转了身过去。“那要你是想那个荒月的女副将出事呢,还是希望那个归一九子出事呢?”
  
      “当然两个都不能出事!”
  
      巫痕听她这样说来,看这样子是这两人里有个人出了事,立时就厉声叫了出来。
  
      巫痕心里惴惴不安,不知如何是好,急躁的在塔里徘徊起来。
  
      知溪转头看她如此焦躁,不禁笑得更厉害了些。
  
      “你瞧瞧你,都急成了什么样子,我不过是逗你的罢了。”
  
      巫痕兀自揣着心思在那胡思乱想,却不知自己是被人戏耍了,见知溪得逞的笑着,可却没有与她生气,反而心里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他们两个谁也不能出事,不然我定要与那些人拼命!”
  
      她嘴上是这样说,可是谁都知道,这仙塔是出不去的,就算云渊和止非真的出了事,她也只能坐在这里干着急。
  
      蒙然她想起刚才知溪说的话,瞬时眼中闪出喜色来,“你说荒月的女副将?是云渊吗?”
  
      知溪也甚是为她高兴,仿佛那也是自己的朋友一般,神采不禁飞扬了起来。
  
      冲着巫痕点了点头,笑意溢满了整个面庞,不过转念她又生出了些许疑问。
  
      “不过她虽然是挂着副将的名头,但似乎出入并不自由,前两天我去荒月打听消息,想见上她一面,可是来回我的却是个男子。”
  
      那日知溪从门派偷跑出去,到了荒月总坛想要见上云渊一面,这已经不知是她第几次来了,本来以为又是无功而返的。
  
      可却没想到,见着了位器宇不凡的男子,后来才得知,这男子就是云渊的六哥云却。
  
      她瞧巫痕也是一头雾水,显然是没见过这位云却的,于是这才解释给她。
  
      “云渊现在日日都被她六哥看管着,根本就不让她踏出荒月一步,可见这次她回去一定也是受了不小的责罚。”
  
      “那这个副将不就是挂个名么?不会是她爹把她打死了吧?!”
  
      巫痕只要没见到云渊的人,心里就是能生出千百个不好的想法来,总之就是不那么踏实。
  
      但这次真是杞人忧天了,云嵩自从知道自己女儿是战神之后,没多久就让她做了自己的副将。
  
      只不过云渊叛逆,父女两人还是有不少的隔阂。
  
      云嵩怕她又独自离开,干脆派了云却日日看顾着这个小女儿。
  
      所以,云渊看似风光,可实际也是被困在荒月总坛出不来。
  
      好在云却与她仙龄相近,又对小妹尤为溺爱,虽然不敢放松对她的看顾,但看在她这些时日都还算听话,就亲自替她传了音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