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609 赢家
    薛云山、李青峰、王如水等天阙老祖,想到自己在圣灵州待不下去,被迫放弃家业根基逃亡,不由对苏尘的恨意汹涌滔天。
  
      此时,苏府十多名老祖们正被青丘狐部一群妖祖团团围住,无法杀出重围。
  
      正是他们出手报仇,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杀!”
  
      “苏尘小儿,受死!”
  
      他们在千丈远处厉声叫嚣,抬掌祭出飞剑、法刀,施展战技,释放一道道水龙吟、风云卷等小神通五行法术,朝苏尘扑杀过去。
  
      青丘的十多名妖祖们也是兴奋狂吼,在众多法器的掩护下,它们纷纷发起一波冲锋。
  
      “哼!”
  
      苏尘脸色微冷,挥手将自己近半法力灌入火葫芦,催动地心炎喷发出来。
  
      化神火葫芦顿时喷出一团巴掌大小的地心炎,在半空中炸了开来,化为十多朵拇指大小的炽烈白色火焰,朝天阙七祖们的攻来刀剑法器,席卷而去。
  
      这一朵朵的地心炎火焰太猛了,白焰一烧,顷刻间将袭来的刀剑法器都烧的透体通红,法器内的法力烧尽,失去神念控制,纷纷坠落向地面,无法杀到他的身前。
  
      袭来水龙吟、风云卷等小神通法术,也都被地心炎之火一烧,纷纷破灭消弭,不见踪迹。
  
      “那口化神火葫芦,居然如此强大!”
  
      “凭我七祖联手攻击之力,竟然动不了他分毫。”
  
      薛云山等老祖们都是神色骇然,那火如此厉害,只是一烧便无法操控自己的法器,难以置信。
  
      化神灵宝,果然强大无比。
  
      苏尘不过一名元婴初期老祖而已,修为并不比他们强多少,法术战技也一般。
  
      但拥有了一件化神灵宝之后,就能轻松对付他们七名老祖的联手,实力令他们望尘莫及。
  
      难怪那么多元婴老祖,对化神灵宝,梦寐以求,趋之若鹜,不惜代价去找化神灵宝。
  
      薛云山心中嫉火冲天,只恨自己手头没有化神灵宝,可以和苏尘抗衡。
  
      青丘众妖祖们见那一朵朵地心炎火力威猛强悍,无不骇然失色,生怕苏尘再驱动火葫芦喷溅出地心炎来,不由纷纷飞身爆退了回去,保持着足够的安全距离。
  
      苏尘也不反攻,服下一枚灵丹,沉默恢复消耗的法力。
  
      他驱使这口五阶化神火葫芦,法力损耗十分巨大,用个两三次就会法力耗尽。自保有余,但是反杀过去,那就太冒险了。
  
      ...
  
      青灵儿冷眼观战。
  
      在圣灵州,她只有孔灵和苏尘这两个仇敌,这两个敌人一定要死掉一个。
  
      孔灵元婴境巅峰修为,战力太强了,《北溟剑诀》施展出来,杀伤力几乎媲美半尊化神老祖。
  
      而且他威望太高,登高一呼,众老祖纷纷响应,圣灵州府一大半老祖都会听其号令,至少四五十名元婴修士,无法与之抗衡。
  
      她暂时奈何不了孔灵。
  
      但是杀掉苏尘这个三番五次和青丘作对的对手,也能先出一口恶气。
  
      她手中有两件化神灵宝,其中天子玉佩释放出的光罩防御力极高,或许能够抵挡住苏尘火葫芦喷出的火焰片刻。
  
      而青穹族长手中也有一件化神灵宝,只是未找到对苏尘一击必杀的机会,尚未使用出来。
  
      他们二妖祖联手,应该有望能够攻破苏尘的化神火葫芦,破了苏府十五名老祖的防御阵。
  
      青灵儿刚要准备动手,突然心生一股强烈的危机预兆,不由转头四下张望,立刻瞥见北面方向一道金色身影出现。
  
      那道金影不疾不徐,往青丘众妖聚集的方向而来。
  
      他神情冷漠而平淡,青丘众妖祖,在他眼中仿若无物,根本没放在心上。
  
      金须妖祖!
  
      它又出现了,它来做什么?!
  
      青灵儿美眸闪现一抹骇然之色,不由娇躯悚然。
  
      一股强烈的恐惧,让她的神魂再次颤栗。
  
      这种恐惧远比孔灵那一剑袭来还强烈。似乎一旦金须妖祖出手,她和青丘狐部众妖祖们,瞬间将遭到灭顶之灾。
  
      她不明白,这金须妖祖为何在这个节骨眼出现在此地。
  
      必有蹊跷!
  
      莫非,此天妖就是苏尘老祖的后台,出现在这里,定然是在警告她,别试图去杀苏尘?!
  
      “撤!全都随本圣使撤退!快走!”
  
      青灵儿一念及此,惊惧厉喝,说着不管众妖祖,转身就朝远方飞射而去。
  
      正包围住苏府的青丘众妖祖们都惊愕住。
  
      它们这边集结了高达四十名老祖,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只要青丘圣女和青穹族长祭出各自的化神灵宝,断然出手攻击苏尘,一定能将苏府众祖歼灭在此地。
  
      它们不明白,苏府尚未拿下,圣女为何要仓促命令撤退。
  
      天阙老祖们回头惶恐张望,也未见孔灵追来。
  
      只是看到一名金须中年修士,气息几乎微弱不可见,在数千丈外出现。
  
      “撤——!”
  
      青穹族长不由咬牙下令。
  
      青丘圣女是不会错的,她既然下令撤退,必定有它所不了解的重大原因。
  
      青穹率领众妖祖们迅速撤退,青穹族长急忙追上青灵儿,问道:“圣女,出何事了?我们就这样放过苏老祖?”
  
      青灵儿没办法和它解释,她在恐惧什么。
  
      只有她察觉到了金须妖祖身上隐藏着一种摧枯拉朽般的恐惧气息。
  
      青丘其它妖祖们似乎对金须妖祖的恐怖实力,毫无所觉。
  
      青灵儿只能沉声道:“孔灵跟我翻脸了!这老家伙明知道我是天子圣使,奉天子之命前来巡视圣灵州。居然还敢当众袭击我,造反之心暴露无遗!
  
      他马上就会追来。
  
      我们不必再跟苏府纠缠,这便回皇城禀告天子,围剿孔灵和他的党羽。”
  
      只要能灭掉孔灵和他党羽,青丘狐部的收获远比灭掉一个苏府世家更大。
  
      青穹老族长不由头皮发麻。
  
      圣灵州长孔灵,竟然袭击天子圣使!
  
      这可是震动通天皇朝的大事。
  
      青穹族长不再多说什么,护着青丘圣女一路疾飞。
  
      “圣使,您已和青丘狐部汇合。我等三兄弟,就护送到此地了。孔灵胆大妄为,公然袭击圣使,我韦侯爵府竭尽全力也拦不住,还请圣使在天子面前美言几句,勿要降罪我韦侯爵府!”
  
      韦氏三兄弟不想跟着圣女去皇城,说完便向青丘圣女告辞,匆匆回圣灵城去了。
  
      “圣女,我等天阙七祖,愿追随前往皇城。望圣女收留!”
  
      薛云山却是连忙道。
  
      韦氏三兄弟回去没事,他们卷入这场纠纷很浅,又是韦府的嫡系。看在韦老爷子的份上,孔灵不会为难他们三兄弟。
  
      但他们天阙七祖们可就难说了,根本不敢回去。
  
      纵然孔灵不追究,苏尘那一关,也要他们的性命。
  
      “也好,你们跟我走。”
  
      青灵儿点头。
  
      天阙七祖好歹也是元婴老祖,投青丘狐部也是增强了狐部的实力。
  
      “走!”
  
      青丘众妖祖们纷纷跟随青丘圣女,逃向圣灵州的北方。
  
      苏尘看青丘圣女率众妖祖们离去,也并未追赶。
  
      他知道,青丘圣女和青穹族长身上都至少藏着一件化神灵宝,既未显露,也并未动用。万一逼得青丘妖祖们狗急跳墙,回头跟他拼命,可就不好了。
  
      至于他的鲲祖分身,这是他最强的杀手锏,露个脸把青丘圣女吓跑了就足够了。
  
      能不出手,则尽量避免出手。圣灵州境内的老祖太多,很容易会暴露鲲祖的真实身份和实力。
  
      要是被外人摸清楚了鲲祖分身的实力底细,那他想要再翻身,就难了。
  
      青丘圣女一撤,苏尘的鲲分身也在远处悄然而退,消失不见。
  
      ...
  
      过了一会儿功夫。
  
      孔灵率一群约四五十名老祖们,气势汹汹的御剑追来,正见到苏尘和苏府的众老祖,停留在官道上。
  
      “苏小友,可见到那群青丘妖祖的去向?!”
  
      孔灵大喊道。
  
      苏尘立刻一拱手,恭敬道:“孔大人,在下刚才看到一名甲面女狐妖和那些青丘妖祖汇合,它们一伙大约四十余老祖,一起往北方去了!
  
      我苏府实力单薄,人数不及它们三成,而且之前和它们苦苦打斗一番,法力损耗已经颇为严重,战力所剩无几,不敢去追!还请孔大人见谅!”
  
      “也罢。你府上十余位老祖和青丘狐部苦战一番,能坚持下来已是不易,都已经疲惫至极,且先回圣灵城歇息。我领众老祖去追上一追,若是追不上,稍后便返回圣灵城,和你商量一件要事。”
  
      孔灵听青丘狐部逃往北方去了,不由面色微沉,语气有些沉重。说完,他便领着众祖朝青丘狐部消失的方向追去。
  
      青丘圣女能杀则杀。
  
      杀不了,也就罢了。
  
      他早就和青丘圣女不和,在皇城不知道明争暗斗,相互刺杀多少次,总是难以杀掉她。
  
      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他只是派人刺杀“青丘圣女”,这次却是公然袭击了“天子圣使”。
  
      “是,我回城等候大人!”
  
      苏尘点头,目送神情沉重的孔灵和众老祖们追逐青丘圣女去了。
  
      他的眉间有一丝忧色。
  
      叹了一口气。
  
      “公子,我们胜了,你怎么反而不开心?”
  
      阿奴有些诧异道。
  
      “我们只是小胜,杀了青丘狐部的几个妖祖而已。青丘圣女却是大胜...而且是彻底的大胜。”
  
      苏尘沉重的摇头,没有丝毫喜色。
  
      “这是为何?”
  
      阿奴震惊。
  
      “青丘圣女大胜?...她们不是损兵折将,狼狈逃走了吗?明白是惨败而去啊!”
  
      甚至青瑶、毕方、火蛤等老祖们,也都是疑惑不解。
  
      “你们只计算了眼前的几场小战的胜负,却未考虑全局。”
  
      苏尘摇头。
  
      “这次,青丘圣女亲自以‘天子圣使’的身份来巡视圣灵州,表面上是围剿我们苏府而来,实则是冲着孔灵去的。”
  
      “她以‘天子圣使’的身份,威逼孔灵参与围剿我苏府。孔灵若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那么她便顺利的用孔灵之手,将我们苏府一举铲除,将我手中的几件化神灵宝全部收走。
  
      孔灵若不屈服她的淫威,甚至反抗,那就不仅仅只是顶撞了她,更是顶撞了天子的威严。青丘圣女便能立刻借用天子这把刀,来斩孔灵这个仇敌,铲除一个强劲的老对手。”
  
      “这也意味着,青丘圣女用这一手,将孔灵和我们苏府给套住了。要么苏府被孔灵剿灭,要么孔灵顶撞圣使,因此获罪于天子。不管局势怎么变化,她都是赢家。”
  
      苏尘叹道。
  
      “可是,孔灵为何不选择听从她的命令,围剿我们苏府?...这至少比他获罪天子强吧!”
  
      阿奴惊道。
  
      “他这次要是屈服了。那么天下人皆知,堂堂孔氏家主和青丘联手绞杀人族世家,那他在世人眼中,从此便成了青丘狐部的一条走狗。青丘圣女更是胜的彻底。孔灵能忍?他宁可当场斩了青丘圣女,得罪天子,也绝不会忍这口气!
  
      如今看来,孔灵袭击天子圣使的罪名,肯定是洗不掉了。我虽没输,但孔大人这一局已经输了。
  
      青丘狐族能在北溟大陆屹立不倒,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哪怕青丘圣女对付我们苏府,犯了诸多的小失误,但这丝毫无损她在全局上的胜利。她肯定也算计过,她能活着回到皇城。”
  
      “走吧,回去想想怎么应对这糟糕的局面!”
  
      苏尘面色沉重道。
  
      战术的一连串小胜利,并不能掩盖战略上的失败。
  
      青丘圣女青灵儿将他和孔灵当场猎物来算计,令他感到心惊。
  
      要不是他事先让鲲分身隐藏在圣灵城,先后露了两次面,强烈的警告青丘圣女青灵儿,只怕她会悍然亲自出手,动用化神灵宝,不惜代价将苏府众祖灭掉,再行离开。
  
      如此一来,不但苏府完了,孔灵也因为袭击圣使而获罪于天子。都被她给算计了。
  
      这次是青丘圣女露了怯,未敢对苏府动手,才会仓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