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603 神秘女子

  青穹族长正在和苏尘,在圣灵城前往仙女峰的半途中对峙。
  
  圣灵城的东城头。
  
  孔灵大人身穿一袭白色法袍,和韦震南老爷子站在城头,在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着一些近日发生的趣闻,似乎有默契的丝毫不提,城外苏府和青丘狐部交战之事。
  
  孔灵和青丘狐部早有旧怨。
  
  苏府和青丘狐部之间的冲突,韦侯爵府有老祖涉足其中,牵扯不清。
  
  深谈起来,未免尴尬。
  
  彼此立场不一样,又不想伤了和气,干脆不谈为好。
  
  七八十名人族元婴老祖们聚集在东城门的城头,低声议论着,迫切的观望着远方的情况。
  
  很多老祖都还不敢相信,觉得颇为不可思议。堂堂青丘狐部这样北溟大陆强大势力,居然和圣灵城的一个籍籍无名的世家,硬扛上了。
  
  可是,偏偏这样离奇的事情,就在他们眼前发生了。
  
  但是所有的老祖们都知道,若是苏尘老祖此番在青丘狐部的袭击之下不死,苏府必定崛起为圣灵城的一个极为强大的世家。
  
  仅以一家的元婴老祖数量论,苏府多达十五名老祖,甚至要超过韦侯爵府七位老祖和圣灵州首府十位老祖。
  
  ...
  
  东城区,离东城头大约数十里处。
  
  繁华热闹,人潮拥挤的主街,沿街有一座七层豪华酒楼,名为“圣灵酒楼”,在圣灵城是首屈一指的顶级酒楼。
  
  酒楼的最顶上一层,已经被一群来历神秘的修士包下了,显得分外空旷和安静。
  
  一名带着银色凤雏型半遮甲面的神秘女子,冷清孤坐在临窗的一间雅座,妩媚而淡漠眸光,望着东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远处东城门城头的众多人族老祖。
  
  她身上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冷清和高贵之气,俯瞰众生的仪态。
  
  虽然绝美的脸颊上带着一副半遮甲面,她的绝世容颜却丝毫无法遮挡。
  
  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娇躯轮廓凹凸有致,线条圆润微妙。皮肤白亮纯净,五官轮廓鲜明,红唇齿白,性感妩媚。
  
  芊芊柔腰上系着一块神秘的古色五阶玉佩,显得尊贵无比。
  
  分明是一位绝世尤物,却偏偏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艳气息,美眸神光凛凛,令人畏惧不敢直视。
  
  十多名美艳的侍女们,在附近警戒,侍奉着。
  
  圣灵酒楼的掌柜、伙计们都在第六层小心的恭候着,等候吩咐。
  
  偌大的北溟大陆,她眼中除了天子、妖国国主、天道盟盟主等寥寥数人之外,其他人,再也看不入眼。
  
  哪怕是圣灵州府的孔灵大人,她也并未放在眼里。
  
  虽然她无法杀掉孔灵,但孔灵早就是她手下败将,被她赶出了通天皇城的朝堂,只能在这圣灵州府称尊一时。
  
  如今通天皇朝的局势异常复杂,天子处境艰险,满朝上下尽是阻碍,正是需要她出谋划策的时候。
  
  她并不想此时离开皇城,来这圣灵城对付区区一个地方小世家。
  
  但是,有一件化神宝物,她必须拿回来。
  
  那便是勾魂宝镜!
  
  青丘狐族上一代化神圣尊“有苏天狐”留下的镇族法器,单对单战斗近乎无敌的一件大神通级法器。
  
  且不说它的威力有多强大,光是它对青丘狐族的重大意义,就不容落入异族之手,成为遭人挤兑的笑柄。
  
  青穹老族长亲自出手对付一个苏府世家,应该有十足的把握。但青丘狐部的族长,依然对付不了孔灵这个皇朝重臣,孔氏氏族的族长。
  
  孔灵这个老家伙,丝毫不把青丘狐部放在眼里,在关键的时候横插一手,怕是会坏了大事。
  
  她必须亲自来一趟,将孔灵打压下去,逼迫其无法出手。
  
  如此,方能确保万无一失,顺利扼杀苏府世家,夺回丢失的化神灵宝。
  
  此外,她还有一个疑惑。
  
  苏尘真正的后台是谁?光是灭了苏府,并不能铲除所有的隐患。她还要知道苏府幕后的力量。
  
  定然不会是孔灵为首的朝廷重臣派系,应该另有其人。而这个后台,青穹未必能应付,恐怕还需要她亲自出手来对付。
  
  孔灵并未在第一时间就派出援兵,出城支援苏尘老祖,只怕也是知道苏府另有后台撑腰,这才敢放心的按兵不动。
  
  神秘女子娇容冷峻,沉思半响,朝旁边的几名侍女。
  
  “去,把天阙七祖叫来。”
  
  “是!”
  
  立刻有两名侍女下楼,去东城头找天阙七祖。
  
  他们几个是最早接触苏尘,亲眼见证苏府崛起,也是了解最深的老祖,或许可以从他们口中,多了解一些情况。
  
  ...
  
  圣灵城的街头。
  
  满城修士都被仙女峰的三祖渡劫异象所吸引,更有数十万人潮拥挤到了东城区。
  
  熙熙攘攘的人群涌来看热闹,几乎将街道都挤满了。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在激动的议论着仙女峰的奇观。
  
  此时,一名身披金色大袍,下巴长着两根短浅金须的青年老祖,浑身没有半点气息外泄,清闲的在城内独步漫行着。
  
  街道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他却浑然世外,仿佛与世孤立,孑孑一人独行。
  
  他不关注身外之物。
  
  也没人会关注他。
  
  这位金须老祖在街头走着,途径东城门的一个卖早点豆腐花的路边摊子,心头触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不由驻足停下,在摊子处独坐一桌,叫了两碗豆腐花,一碗甜,一碗咸,默默的品尝着。
  
  许久未曾尝过了。
  
  灵豆研磨而成,灵香之气扑鼻,滋味美妙无比,比凡间的豆腐花胜过极多。
  
  他心中却是早已经飘到了遥远的故乡,还是少年时和阿丑在街市上吃豆腐花,偶遇江湖绝代高手剑客天鹰门主寒鸦的那番情景。
  
  圣灵城的满城骚动,跟他无关。
  
  此番他从北溟之海,回到圣灵城,只是为了以防万一,青丘狐部还有隐藏有其它杀招。
  
  他这鲲分身从北溟之海回来,坐镇圣灵城,纵然是天塌下来,他也能撑住半边。
  
  不经意间,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一抬眼,深邃的金色眼眸,看到不远处“圣灵酒楼”的临窗雅座,一名带着凤雏甲面的神秘高贵女子。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圣灵城内似乎从没有听闻有这样一名绝艳高贵的神秘女子...或许是从外地皇城过来的。
  
  这个节骨眼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她?
  
  ...
  
  神秘女子若有所觉,朝楼下拥挤如潮的蝼蚁修士们望去。
  
  她看到了路边摊,那名吃豆腐花的金须青年老祖,他正抬眼,以一双深邃似海的金色眼眸,望向她。
  
  她眉间跳了一下。
  
  她的天赋异禀,能乱人心智,这世间极少有人敢正眼看她。
  
  仅仅对视了一眼。
  
  神秘女子心头便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见过这世间无数元婴老祖,权倾天下的皇朝天子,问道无情的天道盟盟主,冷酷杀伐的妖国国主,还有诸多北溟最顶尖的元婴强者。
  
  在天子面前,她温顺贤淑,倾力辅佐。见了天道盟主她毕恭毕敬,尊称兄长。哪怕遇见妖国国主,她也是客气的称兄道妹,并无惧色。
  
  这天地之间,她未曾惧过谁。
  
  但,她只看了这位金须老祖一眼,却是灵魂似乎也在那双深邃如海的金眸之下,颤栗起来。
  
  她似乎成了一只案几上,软绵绵躺着的待宰猎物,徒劳的睁着一双无辜而惊恐的大眼,被屠夫漠然的目光看着。
  
  她脸色唰的煞白,手脚冰凉,一时竟然惊的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如同元婴老祖无意间见到了一尊化神圣尊一般,压抑不住心头的恐惧,身躯和灵魂在一起颤栗。
  
  这是力量的差距,带来的本能恐惧。哪怕权势滔天的元婴老祖,也得在这滔天的力量之下臣服。
  
  但北溟大陆不可能存在化神修士,最近一位化神修士已经在数百年前离开了此界,更何况是在这圣灵城的闹市之中。
  
  他下巴留着两撇金须...这是妖族尚未完全化形,留下的明显兽族特征。更证明了他并非化神修士。
  
  这似乎是一尊元婴妖祖。明明是妖祖,为何力量强大到仅仅只对视了一眼,她就心悸到恐惧的程度。。
  
  他是哪一族的妖祖?
  
  两撇金须...莫非是传说中能够的化为天龙,亿万中无一鲤鱼妖变种,金鳞天妖?
  
  据说金鳞天妖,是天生最接近化神境的妖族之一,能够凭借自身之力踏上化神境的传奇妖族。
  
  为何这北溟大陆,居然还存在如此令人心悸恐惧的元婴老祖!
  
  她脑海中闪过一道难以置信的念头,香背上已经是香汗密布。
  
  神秘女子不敢再看第二眼,心头已经纷乱如麻。
  
  她脑海中早就精密部署好的一切算计,顷刻间全部乱了。
  
  此祖是谁?他出现在圣灵城做什么?他跟眼前圣灵城的局势又有何关联?!
  
  只要有一丝丝差池,别说她,恐怕在北溟大陆传承无数载的青丘狐部,都会灰飞烟灭。
  
  等她收拾起情绪,再抬眼朝熙熙攘攘的街头摊贩处看过去,想要再仔细看他的来历的时候,那金须青年老祖已经凭空消失,不知所踪。
  
  只在摊桌留下两个空荡荡,曾经装过豆腐花的白瓷玉碗,证明他曾经来过。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