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92 苏府最后的金丹修士

592 苏府最后的金丹修士


  圣灵城。
  
  苏府。
  
  自打迁徙到圣灵城,在苏尘的严令之下,苏府的十多位元婴老祖都待在府内闭关,妖祖们喝酒吃肉也都在府邸内,从不外出招惹是非。
  
  苏府内外自然是一片风平浪静,也没人敢来上门招惹这一群老祖。不管是天阙七祖,还是韦侯爵府的韦三公子,面对这龟缩的苏府,苦无对策。
  
  不过,苏府还有一件重大的事情,尚待解决。
  
  那就是阿奴,以及蟹霸、虾仁,还未结婴。
  
  她和两个金丹妖将,身为苏府最后的三名金丹修士,也是苏府目前仅剩的唯一薄弱之处。
  
  三名金丹结婴,这是苏府的头等大事。
  
  一旦三名金丹完成渡劫,苏府最大的一块薄弱的短板将彻底消失,将是清一色的元婴老祖。多达十五位元婴老祖...这在圣灵州境内,堪称是震古烁今,从未曾有过的超级世家了。
  
  好在,三位都快即将渡劫了。
  
  ...
  
  苏府,一间百丈大小的静室,静室内空荡荡的。
  
  中间是一块打坐的团蒲,静室一侧摆着一排书架。上面放着一些修仙者的传记、游记、修炼和悟道心得等修仙典籍,以增强修士的广博见识。
  
  此外其它再无别物。
  
  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冲上金丹巅峰,并且突破元婴境界,需要尽量避免外界的一切干扰,全心沉浸修炼之中。
  
  阿奴已经在静室闭关修炼了一年多,每日服用数枚三阶灵丹,修炼打坐五个时辰炼化灵丹的灵气。
  
  闭关的这段时间,她的修为提升迅速。
  
  她已经修炼到金丹后期巅峰,并且服用了四株元婴机缘,准备凝结出自己的元婴。
  
  她的金丹元神已经接连开了六窍,仅有第七窍“天窍”尚未开启,离突破元婴境界还差最后关键的一步。
  
  然而,耗费了一个月之久,金丹元神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阿奴心中难免有些焦虑,不由暂时停下修炼。
  
  在书架上拿了一册《神游》的典籍,打算看书,静一静心。
  
  这册典籍是一名元婴修士的杂记见闻,提及了元婴修士踏上化神境界之后,将会被迫“破碎虚空”。
  
  所谓“破碎虚空”,便是元婴修士踏上化神境界之后,因为化神境修士自身的过于强大,受到此界灵压的挤压,将被迫离开此界。
  
  如果化神修士强行长时间停留在此界的话,那么他长久的受到巨大灵压的压迫,有可能会跌落修为。
  
  正因如此,北溟大陆几乎没有化神修士会在此界停留。
  
  “破碎虚空!”
  
  阿奴看到此处,却是不由愣住。
  
  她想到了一个事情。
  
  公子历经无数艰险,来到北溟大陆,踏上元婴境界,肯定会去争夺化神机缘。
  
  化神机缘非常渺茫,北溟大陆数百年也未必有一位老祖踏上化神。可苏尘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若是公子争到了化神机缘,踏上化神境,她和公子怕是要隔绝两界,再难相见。
  
  一念及此。
  
  她的心中潸然,良久难以平歇下来。
  
  她一直苦苦修炼,希望自己能够追上苏尘的修炼境界。
  
  在苏尘的相助之下,她也一直未曾落下太多的境界。从踏上炼气境界,一直到金丹巅峰,甚至跟随公子抵达北溟大陆,未曾落下太远。
  
  但是化神,终究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不管是任何境界,金丹也好,元婴也罢,修士都在这一界内活动,离开了也能回来。
  
  但化神之后,却将彻底离开此界。纵然思念,想见一面也难如登天。
  
  “元婴和化神,怕是一道真正的天堑。”
  
  阿奴心中莫名的伤感。
  
  突然。
  
  阿奴心头微动,她的金丹元神动了,第七窍轰然打开。
  
  她可以开始领悟天道,获得一门神通之术。估计最近这些日子之内,就要渡元婴之劫。
  
  阿奴不由收起有些伤感的心思,先不管其它,尽早突破元婴境界再说吧。
  
  ...
  
  阿奴收拾心情,离开闭关静室,找到正在苏府书房看书的苏尘,“公子,我已经开启天窍,随时可以渡劫了。”
  
  “嗯。”
  
  苏尘闻言,不由放下手中一卷典籍,欣然点头道:“蟹霸、虾仁也已经服下元婴机缘,金丹开窍,准备好渡劫了。你们干脆一起渡劫吧。”
  
  苏府最后的三名金丹修士,都要晋升元婴老祖,干脆凑在一起晋升。
  
  圣灵城内人口众多,肯定不能渡劫。但是太远也不好,不安全,万一遭到袭击容易出事。
  
  城外是肥沃富饶的圣灵大平原,沿着圣灵河,方圆数万里的灵田内都种满了灵稻,也不能随便渡劫。否则,数百上千里内的灵田都会遭殃,引起圣灵城的民愤。
  
  苏尘精心挑选了一个地方。
  
  仙女湖。
  
  这座湖泊离圣灵城大约三千里,湖泊附近经常有修士在此地修炼,但是五六百里之内禁止种植任何灵物。这里也是圣灵州的金丹修士专门用于渡劫的地方。
  
  阿奴去做渡劫的准备去了,挑选了一些渡劫用的法器。
  
  蟹霸、虾仁两名金丹妖将,即将渡元婴之劫,浑身兴奋的难以自抑。
  
  ...
  
  阿奴离开之后。
  
  书房。
  
  苏尘坐在太师椅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飞天鼠妖祖倒挂在悬梁上,双手抱胸,问道:“主人,韦府的韦天威和天阙城七祖,一直派人鬼鬼祟祟的在盯着我们苏府的动静。小姐和蟹霸、虾仁去仙女湖渡劫,他们肯定会有动作。小姐的安全怎么办?”
  
  “该来的,总是会来!”
  
  苏尘淡淡道,“让鲁山过来一趟,把我吩咐他准备的东西也带来。把众老祖们都召集过来!”
  
  飞天鼠妖祖立刻展翅一振,从书房消失,召集人去了。
  
  不一会儿,鲁山匆匆来到书房,恭敬道:“东家,您要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
  
  他带来了一口箱子,里面足足十五套黑色假面和黑色法袍。这些是邪魔外道修士,用来遮蔽自身气息的全套高阶法器,穿上之后可混淆气息和身份。
  
  唯一的标记,是这些黑袍上绣了一只寒鸦图案,方便自己人辨识身份。
  
  苏府的众妖祖们,白卜、毕方、飞天鼠、火蛤、赤炼蛇、赤火蝎、灰鸦、秃鹫、青瑶等等,还有桃夭和庄绿旖两名老祖,很快都聚集到苏尘的书房。
  
  它们知道有一次大的行动,不由兴奋。
  
  苏尘准备了这么多的假面和黑袍,分明是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来敲闷棍。
  
  ...
  
  入夜。
  
  一辆神秘的灵驹座驾,低调从苏府的后门离开,趁着夜幕,往城外而去。
  
  车内坐着一名人族金丹女子。
  
  驾车的则是蟹、虾两名金丹妖将。
  
  在苏府后门,不远处的一座酒楼,有好几名金丹修士正在沉闷的喝着酒,看到一辆马车出来,顿时一个激灵。
  
  他们守在这里已经长达一年多了,未曾见到苏府的金丹修士出现过,终于等到苏府的金丹修士出来了,而且是三名之多。
  
  他们连忙向薛铁禀报此事,称有一辆灵驹马车载着三名金丹修士离开苏府。
  
  薛铁大喜,急冲冲带了一伙四五十名金丹修士,一路鬼鬼祟祟的跟踪这辆苏府的马车,往城外而去。
  
  “薛兄,我们要不要禀报李希老祖?让李希老祖亲自来擒拿他们,抓住这三个人质?”
  
  一名金丹修士,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是李氏世家的金丹修士,不想看到薛铁冒然行事,错失一个良机。
  
  “闭嘴!老祖们都在想办法对付苏府的老祖,哪有精力分心去对付金丹修士。难道老子还对付不了区区三名金丹修士,还需要向李希请示不成?...还有,谁说要擒拿他们三个了?抓了他们三个就能灭掉苏府?!
  
  今天,老子让你们领教一下,什么叫做围点打援!老子将他们包围住,然后引苏府的人来救。我三舅再带上大群老祖,趁机将苏府的援兵给歼灭。这叫围点打援战术,懂么!”
  
  薛铁怒瞪着眼睛,喝斥道。
  
  他堂堂薛伯爵府的公子,唯一继承人。他爹是元婴老祖,他娘是韦侯爵府的嫡女,他薛铁天生含着金汤勺出身。
  
  凭什么李希也好,苏尘也罢,一个个都在他面前装逼,都来打他薛铁的脸。
  
  他就不能反打一回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