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80 准备新的化神炼器材料

580 准备新的化神炼器材料

    苏尘沉吟一番。www.x23us.com
  
      将它们两个放进招妖葫芦里修炼,对他来说是小事,自然是没问题。
  
      但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这招妖葫芦里虽然能大幅缩短它们修炼的时间,但被关在里面上百年,却也是不好受。
  
      他不由朝蟹霸问道:“你们俩能受得了这个苦吗?”
  
      “主人放心,修炼区区百年而已,受得住!再说,只是闭关,又不是幽禁,想出来不是随时可以出来吗!”
  
      蟹霸大喜,连忙用蟹钳大力拍着胸甲保证。
  
      苏尘点头同意了蟹霸、虾仁的请求。
  
      让它们俩带足了够用一百年之久的各色灵草丹药,便将它们两妖收入招妖葫芦内,把招妖葫芦丢到灵山内,让它们闭关苦修修炼去了。
  
      招妖葫芦里狭窄、憋屈,两妖挤在里面没多少活动空间,跟坐牢一样,待在里面当然并不好受
  
      灵山内过了一年。
  
      虾仁还好,虽然憋屈的难受,但也一直忍着。
  
      蟹霸生性好动,坐不住,便嚷着要出来透透气。
  
      苏尘没搭理它。
  
      这才多一会儿的功夫就坐不住了,至少也要先熬几十年再说。
  
      它们俩个低阶海妖本身天赋就极低,不耐住性子苦修上一百年,怎么修炼到元婴境界,追的上其它众位妖祖?!
  
      “主人...不是说好了想出来,随时可以出来吗?”
  
      蟹霸顿时哭喊起来。
  
      但苏尘不放它出来。
  
      它无奈,只能和虾仁,沉下心,继续在葫芦里没日没夜的埋头苦修。
  
      ...
  
      圣灵州府千里之巨大,拥有七八百万修仙者人口。
  
      州府内光是通天皇朝册封的爵府便有五六家,而世家更是多达近六七十家之多。几乎每数年都有世家迁入州府,又或者因为待不下去而离开此地。
  
      多了一个从天阙城来的苏氏世家,并未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况且,苏府异常低调。
  
      苏府众人在圣灵州府,暂且安顿下来。
  
      阿奴已经是金丹后期,离元婴境也近了。她将苏府内外诸多事务安排好,便沉心于修炼之中,每日在家中闭关修炼,琢磨雷系修仙功法和雷系琴术,以期早一点追上苏尘的境界。
  
      毕方、飞天鼠、火蛤等众妖祖们都在各自忙碌自己的修炼。
  
      抄了天阙城六大世家之后,苏府众老祖们几乎个个都颇为阔绰和富裕,每位手里都有十多个储物袋装满了三四阶的宝物,不必愁着修炼用的丹药花销。
  
      虽然在苏府当妖将、当妖奴,但除了没有自由之外,远比去也当野散妖祖要好太多。
  
      苏尘手头存了三千万块灵石之巨,暂时并不缺灵石,自然也不急着去置办苏府的产业。
  
      一旦置办产业,难免又和圣灵州本地的世家老祖们发生一些争执,这对苏府在圣灵州住下有些不利。
  
      ...
  
      苏尘一直在修炼自己的元婴,未曾停歇。
  
      不过,他的元婴元神不在自己体内,而是寄在鲲分身的体内,在北溟之海修炼元婴境修仙功法《逍遥游之鲲篇》。
  
      鲲分身已经长达一百里,食量极其庞大。
  
      一口鲸吞,可食下一座堆积如百丈小山的庞大冰虾灵鱼。大部分营养用来长肉身。少部分的灵气被炼成为元气。
  
      苏尘元婴寄于鲲的识海内,修炼自然是进展神速,已经是元婴初期巅峰。
  
      苏尘的本尊平日则修仙典籍,更有充裕的时间,去炼制自己的一套七口化神葫芦神通法器。
  
      他现在已经炼成两口葫芦了。
  
      招妖葫芦可以捕捉和炼化妖祖。
  
      火葫芦里装着一团化神级五阶地心炎,可以远距离释放地心炎攻击对手。
  
      但这两口葫芦都无法直接增强苏尘自身的攻防。
  
      苏尘寻思着,自己还需要炼出一件大神通神兵和一件大神通防御法器。
  
      但是他目前手头尚无合适的化神级材料。
  
      他打算到圣灵城高档材料铺看看,或许能找到适合的材料。
  
      苏尘叫上鲁山,带着毕方妖祖和飞天鼠妖祖,到圣灵府城四处找寻材料。
  
      如果圣灵州府找不到的话,他恐怕还得去其它地方找才行。
  
      鲁山曾经在圣灵府院修炼,在州府待过几十年,对这边的情况颇为熟悉。
  
      苏尘在城内稍微转了转,尚未找到高档材料阁,却发现有诸多的武院。
  
      府城除了人口鼎盛之外,武风浓郁。
  
      因为家境富裕,稍有钱的人家,早早便将自家孩童送入最低级的武院开始入学,淬体修炼,早日踏上炼气境。一直到拜入圣灵府院,一小批天赋顶尖的子弟,修炼到金丹境界为止。
  
      这样的浓郁学风,是天阙城比不上的,更非东海和中土修仙界可比。
  
      ...
  
      圣灵城中央,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巨型府邸,琉璃为瓦白玉为墙,雕栏玉栋无数,占了数里之地。
  
      府城的人皆知,这是威名赫赫的韦侯爵府。
  
      韦侯爵府一府七祖。
  
      韦老爷子、韦氏第二代三兄弟、韦氏第三代嫡系长孙继承人一名,祖孙三代皆是元婴老祖。
  
      另外,还有妖祖级妖将两名,却是上一代家主养的妖将,寿命极长,活到至今。
  
      韦侯爵府在圣灵州府那是显赫无比,炙手可热,无人能及。
  
      甚至有传言,当年韦老爷子甚至想将自己的小女儿也培养成一尊元婴。
  
      但是她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反而将元婴机缘作为嫁妆,送了她的夫婿薛云山,以助夫婿所在的薛氏家族重振声威。
  
      否则一府八祖有望,韦侯爵府只怕气势更盛。
  
      这日深夜。
  
      韦侯爵府气氛凝重,似有大事发生。
  
      韦老爷子被首府的孔灵大人约去喝酒,外出并不在家。
  
      韦氏家族的其他几名老祖级的核心成员,以及刚刚到首府的薛家三人,在长兄韦天道的召集下,在大庭召开一次密会,商议薛家发生的悲惨大事。
  
      韦天道是第二代长子继承人,坐在在首座。
  
      他人已中年,一袭金玉蓝袍,面相带着几分沉稳和威严,神情冷肃的看过其他众人,淡淡的喝着一盏灵茶。
  
      老二韦天恩,相貌颇为粗犷魁梧,脾气有些暴躁。老三韦天威,最为年青,英姿不凡。
  
      两人坐下首左右。
  
      韦天恩看到四妹满脸委屈,不由神情愤怒。
  
      韦天威却是饮酒过度,面容憔悴的摸样,似乎不久前遭受过打击,以酒浇愁。
  
      薛云山、薛夫人和薛铁,则一副拘谨的神色,忐忑的站在大庭的下手。
  
      薛云山这次携薛夫人和儿子薛铁,是来向韦府求援的。
  
      薛夫人哭诉,天阙城苏府欺人太甚,居然仗势欺人,抄了薛伯爵府的家底。现在薛府数百年的积累付之一旦,大小宝库都被抢掠一空。
  
      现在薛府几千口修士嗷嗷待哺,都快养不下去了,过不了多久,只能将大部分支脉全都遣散,各谋出路。想要恢复元气,怕是要三五百年才行。
  
      薛夫人抹着泪,向大兄哭着说完此事,眼眶都哭红了。
  
      韦天道停了一言不发,冷漠的盯着薛云山。
  
      他知道,这事情,没四妹说的那么简单。
  
      薛云山心中惴惴不安,也不敢隐瞒,老老实实把整个事情的原委,事无巨细,向韦氏三兄弟都说了出来。
  
      从青丘兄妹前来天阙城,威胁利诱天阙七祖,一起围攻苏府。再到青氏兄妹败亡,天阙七祖被苏府一锅抄家。连韦天威在场,也依然挡不住苏老祖下手。
  
      韦天道听完,神情震怒,却又心惊。
  
      难怪自打韦天威回到圣灵城,便一副郁郁寡欢之色,问他什么都不肯说,只是独自喝闷酒。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栽在天阙城苏尘老祖这个强大对手的手上了。
  
      以韦天威韦府三公子和天道盟低级御使的骄傲,丢了大脸,自然是难以接受,备受打击。
  
      韦天恩忍不住,拍案大怒,“欺辱到四妹的头上,就是欺到我韦府!这圣灵州境内,还没有我韦府摆不平的事情!
  
      这苏府区区七八老祖,居然敢如此狂妄!凭我韦府在圣灵城的声威和交情,一声号召之下,圣灵州至少有三四十尊老祖愿意出手相助。”
  
      “二弟勿要动怒!”
  
      韦天道却是一摆手,沉声道:“这苏尘老祖眼不眨一下,便一口气灭了青丘狐部,显然不见青丘放在眼里。
  
      他还横扫天阙六大世家,敢得罪我韦府,当着三弟的面抄了薛府的家。
  
      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和胆气。你们不觉,此事极其蹊跷吗?!
  
      你们仔细想想,这苏尘区区一祖,既无子嗣,也无妻室。手下却有五名妖祖和一名鬼祖、灵祖。
  
      他哪什么震慑如此多妖祖?凭空哪来的如此多元婴机缘,耗费在妖祖身上?!
  
      以我寻思,怕是苏府背后有一个大势力撑腰,借给他这些力量,指使他在天阙城闹事,故意找上薛府的麻烦,再顺着藤摸瓜!
  
      我担心这是一个陷阱,层层设套,而且还是专门针对我韦府的。此事,怕还要等老爷子回来,再商议!”
  
      韦天道颇为慎重。
  
      韦侯爵府在圣灵州威望极高,人脉极广。不知有多少人,盯着韦侯爵府的一举一动。
  
      而且,通天皇朝天子一系、众老臣一系、天道盟、众高等妖部这些势力,为了即将出世的化神机缘,彼此斗的厉害。
  
      就怕是这些庞大势力在暗中掰手腕,把韦侯爵府也给卷进去了。
  
      薛夫人一听,却是慌乱道:“大兄,此事万万不可告诉爹!否则他暴烈的脾气,还不知道发多大的火。”
  
      韦天道想了想,微微点头,这事情的确不能让老爷子知道。
  
      韦老爷子那副又臭又硬的火爆脾气,只怕会先打断她丈夫薛云山的腿,把薛铁这个蠢孙子揍个半死,再去找姓苏的麻烦。
  
      要不然肯定是一场惊天大波澜。
  
      他冷眼看了薛云山一眼。
  
      “薛家自己也不干净,跟青丘狐妖一起围攻苏府,这是极大的污点,我韦侯爵府不能跟青丘沾染任何关系。
  
      这事情,的确不能公开闹大了,闹大了对薛家绝没好处。还是得另想办法,打击这苏府。”
  
      “这也不行,那不行!”
  
      韦天恩大怒道:“这圣灵州,我韦府至少也是一手遮半边天,还得忍着他苏老祖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