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78 不死心

  离天绝谷还有数十里远,一支不起眼的灵驹车队座驾迎着风雪,徐徐而行。
  
  苏尘和阿奴坐在其中的一辆豪华座驾内,巨大的车厢内布置了一座微型的阵法,屏蔽了外界的寒风,里面温暖如春。
  
  一只雪白的四尾狐妖,乖巧温顺的躺在阿奴的脚旁,偶尔挥动着四条狐尾,露出些许谄媚的笑容,讨好的阿奴。
  
  苏尘平静的翻看着《百草仙花录》,也没管它。
  
  数月的行程很短暂,他在灵山内种下仙幻灵昙,翻看了大量从天阙六府收刮来的各色修仙典籍,打坐修炼一下,这时间便过去了。
  
  苏府的其余众老祖们也都在忙着熟悉自己抢到的法器,还有各色灵物,彼此炫耀,赶路倒也不觉得枯燥乏味。
  
  但这数月,对于在化神招妖葫芦里,一直幽禁着的青瑶、赤火蝎、灰鸦和秃鹫等元婴妖祖来说,却是漫长的可怕。
  
  数月,便是长达百年。
  
  在招妖葫芦里无声无息的渡过长达上百年的漫长岁月,跟外界完全没有任何接触,那种恐惧,几近无望和崩溃。
  
  它们终于体会到了飞天鼠和火蛤妖祖的心态,如此卖力的去讨好和取悦苏尘这位主人,以免再关它们的幽禁。
  
  所以苏尘放青瑶、灰鸦、秃鹫它们几个老祖出来的时候,它们已经被磨掉了所有的暴戾,变得非常的老实和温顺,几乎没有任何胆气敢去挑战“主人”的威严。
  
  至于逃走什么的,既不敢,也根本做不到。
  
  在这口化神招妖葫芦里待久了,葫芦只要一摇晃,它们便会感觉天旋地转,几乎无法动弹。一吸,便会被吸入招妖葫芦内。
  
  青瑶在前两天才刚刚被苏尘放出来,它心思狡黠,最擅察言观色,花了长达一天的时间,仔细观察苏府众老祖。
  
  这苏府,苏尘毫无疑问是一言九鼎。
  
  只要他一句话,其它老祖都是毫无质疑的无条件执行。哪怕是去执行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一样如此。
  
  但苏尘老祖并不是一个多话多事的人,喜欢安静,独自修炼和翻看修仙典籍。
  
  而阿奴这位修为较低才刚刚金丹后期的女修,居然是苏府地位第二高的人。苏府的事情,很多都是她在打理,其它老祖都要听她的。
  
  这让它很是震惊。
  
  青瑶察言观色,自然知道该去取悦谁,才能在苏府站稳脚跟。它化身四尾白狐,乖巧的跟着阿奴身边,当一只元婴灵宠。
  
  至于它何时才能脱离苦海,短时无望,恐怕得等到青丘狐部派遣大群妖祖,前来搭救才行。
  
  ...
  
  这支车队正走着。
  
  飞天鼠突然耳朵动了动,立刻道:“主人,蟹霸、虾仁被抓了!...一群金丹邪修好像在说,要给它们洗刷干净身子,下锅煮了!”
  
  “哦,居然有此事。走,去瞧瞧!”
  
  苏尘脸色平淡,眉头一扬。
  
  他原本也估计,蟹霸、虾仁两妖独自前往天绝谷可能出事,所以让车队加快了速度,并未离远。
  
  飕!
  
  飕!
  
  十多道众老祖腾空而起,飞射入前方一片高耸入云的天绝山脉,往那处颇为隐蔽的“天绝盟”邪修老巢扑去。
  
  ...
  
  蟹霸还在拼命的挣扎,急切的咆哮,“你们知不知道本妖爷是谁,你们要是敢动我们一根寒毛。我家主人一怒之下,出动七八尊老祖,踏平你们这伙邪修!”
  
  虾仁吓得双腿发软。
  
  “哎呦!”
  
  “你不说,我们还真不知道你家老祖这么厉害,居然养了你们两头霸气的妖蟹妖虾。倒是说来听听,何方世家大族如此厉害,居然有这么多的老祖!”
  
  “这只傻螃蟹肯定是以为有一尊老祖很厉害,整个圣灵州都要给他们面子。但在咱们天绝谷,可不好使。就算老祖来了,也得低头。”
  
  一群金丹邪修都是大笑,蟹霸挣扎的越厉害,他们越是觉得有意思。
  
  如此大言不惭的金丹妖将,却也是少见。
  
  洞窟内,一口数十丈巨大的热锅架了起来,灌入从深山中打来的灵水。然后,他们将五花大绑的蟹霸“噗通~”直接丢了进去,开始煮这傻螃蟹。
  
  蟹霸气的哇哇大叫。
  
  不过,这口大锅的灵水就算烧开了,它以妖力护身,这沸水短时间也伤不着它,反而觉得颇为舒服,有一种在大锅里泡热水澡的感觉。除非是烧到耗尽它的妖力,否则一时半会是煮不熟它的。
  
  金丹邪修们又升起一堆灵炭篝火,开始烤虾仁,吓得虾仁浑身哆嗦,哭天喊地。
  
  黄眉老祖和白眉老祖两人则在继续商议着,如何对付从天阙城来的那户准备迁徙往州府的世家老祖,等着手下邪修们做好清蒸螃蟹和烤虾仁,等着尝一尝鲜味。
  
  据他们所知,天阙城的世家都是只有一位老祖,以二打一,以有心算无心,这是一笔手到擒来的好买卖。
  
  ...
  
  “飕!”
  
  苏尘、白卜等一伙十多名老祖们,出现在天绝洞窟外。
  
  在门口守卫的几名金丹邪修尚未反应过来,他们只觉眼睛一花,似乎有清风拂过。苏府的一群老祖已经进入了洞窟深处。
  
  这几名金丹邪修有点蒙,相互望了望,不敢确定刚才是否有什么东西从他们眼前晃过。
  
  眨眼功夫,苏府众祖已经钻进了洞府内。
  
  正在忙着煮螃蟹的几十名金丹邪修们,突然看到一群陌生修士进入在洞窟内,皆是愕然。他们不由纷纷厉喝,“你们是何人,怎么闯进来的?”
  
  苏尘让苏府的其它众老祖都收敛了元婴威压气息,并未显露自己的真事修为。咋一眼看上去,像一群金丹修士差不多。
  
  黄眉老祖和白眉老祖都是一惊,同时朝洞府入口望去。看到一群十多名神秘修士出现,不由吃惊。
  
  蟹霸和虾仁看到苏尘带着一大群老祖出现,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挣扎起来,“主人,快救我们!他们要将我和虾仁煮了。”
  
  苏尘看了蟹霸虾忍和洞窟内的众多邪修一眼,目光落在了洞府内最内侧宝座坐着的两名老祖身上,淡淡道:“这蟹虾两金丹妖将,乃是我天阙苏府上的金丹妖将。两位兄台可否将它们放了?”
  
  虽说他灭了这股天绝盟的邪修,不过是翻手之力,不费劲。
  
  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也不想主动跟天绝谷的这些邪修动手。这天绝谷盘踞上千名邪修,煞气过重有伤天和。
  
  “你是什么来路,敢这样跟我们老祖说话!”
  
  一名金丹邪修不长眼,仗着这是天绝盟的地盘,叫嚣。
  
  这金丹邪修话尚未落音,白眉老祖一巴掌将他打翻在地上,差点没将他打个半死。“闭嘴!”
  
  “天阙城,苏府!”
  
  黄眉老祖却是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
  
  一名青年老祖,一名年轻女子,一名白龟妖将,一名毕方妖将,一条四尾白狐....正式天阙城苏府啊。
  
  跟他们收到的三笔买卖订单,所要拦截的那户天阙城家族,一模一样。
  
  但这情报,误差也太巨大了吧!
  
  这苏府根本不是一位老祖。
  
  除了那只傻螃蟹和软脚虾是金丹,还有那女子看不出真实修为之外。这一府上下十多口...好像全都是老祖的样子。
  
  黄眉老祖一时走足无措,像是在做梦一样。
  
  苏尘瞄了一眼,却看到石桌上,放着三份“订单”。
  
  “天阙城,出价五百万,请黄眉老祖白眉老祖狙击天阙城苏氏世家...”
  
  “圣灵州府某世家,出价五百万...”
  
  “妖象,出价一千万...”
  
  苏尘眸中微光一闪,露出一抹冷嘲,“呦,两位在这天绝谷,生意不错!”
  
  这些天阙城的老祖还真是不死心啊,居然还藏有大笔的灵石,拿来找他的麻烦。
  
  黄眉老祖连忙急道,“不不!道兄,这是别人送来的订单,但在下并没有结下这单子!更无阻拦苏府的意思,千万别误会。”
  
  “最好如此!”
  
  苏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让飞天鼠妖祖将蟹霸、虾仁给救了下来,也没多说,便带着一伙老祖转身而去。
  
  黄眉老祖和白眉老祖一身冷汗,坐在宝座上,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这天阙城苏府,居然拥有十多尊老祖,究竟是什么来头?!
  
  天阙城、州府和妖祖送来的三笔订单,简直就是催命符。要真是动了手,差点就让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什么两千万灵石的订单,那也得有这个命去拿才行啊。
  
  ...
  
  苏府的马车队伍,很快驶过了一线天,通过天绝山脉之后,往圣灵州府所在的大平原而去。
  
  天绝谷。
  
  妖象,银角犀、血豹和巨石猿等几名妖祖的庞大身影,出现在山头,望着远去。
  
  “青瑶小姐!”
  
  妖象等四妖祖都是满脸的悲哀。
  
  它们这些妖祖,依附于青丘狐部,一直在青氏兄妹手下办事效力。可是,青羽死了且不说,青瑶小姐还被苏老祖给抓,当做妖奴养着。
  
  这对青丘简直是奇耻大辱。
  
  它们也没敢回去,一直在圣灵州境内滞留着,等待营救青瑶的机会。
  
  “象兄,他们已经往圣灵州府去了。黄眉、白眉这两个废物,根本阻拦不了他们片刻。我们也不敢去圣灵州府找他们麻烦,接下来该怎么办?”
  
  银角犀低沉道。
  
  蛮象妖祖沉声道:“灵丹鹤老祖已经去皇朝,请示青丘圣女下一步行动。我们暂且等待时机!也不能白等。尽一切手段,拉拢所有老祖站到我们这边。这黄眉白眉两名邪修老祖虽不怎样,却也是两尊老祖战力,要尽量拉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