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70 天威难测的苏老祖

570 天威难测的苏老祖

    苏尘看到青瑶一副不屑回答的神色。x23us.com
  
      他眸中不由闪过一抹嘲讽,淡淡道:“你以为不说,难道我就不知道吗?青丘所图谋的,不就是即将出世的‘化神机缘’么!
  
      为了争这数百年才出一次的‘化神机缘’,哪怕我刚刚才杀了青羽,你还是希望立刻嫁入我苏府,让我投效青丘,增强你们青丘的实力!”
  
      “你...你怎么知道化神机缘即将要出世的消息?”
  
      青瑶俏容一变,震惊。
  
      北溟存在化神机缘,这是人尽皆知之事。但是往往要相隔数百年,才有那么一次罕见的机会遇上。
  
      化神机缘的出现,是可以预测的。
  
      但只有极少数元婴老祖,凭借强大的天赋神通“预测术、天演术”,才能推演、计算出来。
  
      具体哪一年出世,这是最高机密!
  
      谁也不会轻易告诉别人。
  
      以至于,经常是很多元婴老祖尚未反应过来,这场激烈的化神机缘争夺便已经结束。
  
      相关的绝密情报,目前仅仅只在通天皇朝、天道盟和其它大势力,极少数老祖之中流传。
  
      青丘圣女通过她修炼多年的“天演术”神通妖术,预测化神机缘即将要出现了,才会不惜代价,全力布局。
  
      “我当然知道,我的消息来源,不比你的差!”
  
      苏尘一笑。
  
      天道盟葛老前几年抵达东海,在邀请王紫阳去北溟的时候,恰好提过这件事情。
  
      葛老觉得其他东海修士去不了北溟,影响不了此事,所以也没有太刻意回避这个情报,在灵岛同盟主舰上,当着十多名金丹修士高层的面说了出来。
  
      具体哪一年,他没说,但化神机缘马上就要出现了,却是真实无误。
  
      而苏尘是王紫阳师弟,同盟的副盟主,恰好是有资格听到这件事情的金丹修士之一。
  
      “所以我更清楚,你们青丘狐部并没有多少把握抢到这份化神机缘,现在很着急!不惜代价在各地收集化神灵宝,甚至我杀了青羽,你也丝毫不计较,想要委身与我巩固关系,想拉拢我加入你们青丘的阵营。
  
      因为一旦错过这次机会,你们那就要再等几百年了,这个代价太大了!为了化神机缘,其它代价都不值一提。”
  
      苏尘看着青瑶的眼睛,平淡道:“如果我上面所说不错的话。我再推算一下,你们青丘狐部正在全力筹备争夺化神机缘,现在的人手非常紧张,并没有太多的力量派遣去干别的事情。
  
      就算想灭我天阙城苏府,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
  
      你青瑶一介被俘的女狐,能做的更是有限,只能靠嫁入我苏府,来诱惑我,换取我加入青丘狐部一方。
  
      是你们有求于我,而非我有求于你们青丘!你又何必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似乎在赏赐、恩典我。”
  
      青瑶怔了半响,原本骄傲的娇媚俏容,有些颓然。
  
      苏尘这番推测,说的**不离十。
  
      青丘狐部是很强大。
  
      但是北溟大陆顶尖势力众多,青丘狐部不过是十多高阶妖部之一。想要去争到这绝无仅有的化神机缘,哪怕拼了全力,又谈何容易!
  
      化神机缘,依然是渺茫。
  
      青羽已死,哪怕青丘大举杀来,杀了苏老祖报了仇,对青丘的目标也毫无益处。
  
      她如今能想出的唯一办法,就是嫁入苏府,委屈自己下嫁于苏老祖,借此把苏府的一府五祖全都拉拢进青丘一方。
  
      苏老祖拥有两口化神宝葫,虽然人有些“阴险、狡猾、卑鄙、喜欢算计”,但狐族也喜欢这些。
  
      手下更有白卜、毕方这样强悍妖祖级妖将,甚至还有鬼祖、灵祖,以及六名妖祖妖奴。
  
      这样强悍的世家,在圣灵州境内屈指可数,估计是最强的两三家之一了。
  
      笼络苏尘,这才是对青丘最好的决策。
  
      青瑶知道光是凭她自己,诱惑不了苏尘,也忽悠不了,终于摆正了心态,正色道:
  
      “既然你知道此事,那我也实话说了吧!”
  
      “我青丘根本不图谋你苏家的化神灵宝,这点蝇头小利算不得什么。我青丘,志在化神机缘。
  
      争夺化神机缘一战,只有少数几家大势力才能挣到。在关键一战,你只需听从我青丘圣女的安排即可!其它,一切好说。
  
      你可以做决定,加入我青丘,还是投其它势力?”
  
      苏尘眉头微挑。
  
      青瑶终于说到一些关于争夺化神机缘的关键事情了。
  
      这些关键的事情,只有青丘狐部这样的势力,才最为清楚。
  
      “哪几家最有希望?”
  
      他问道。
  
      青瑶想了想,说道:
  
      “各方的实力都是公开的,我也不隐瞒!”
  
      “天道盟、通天皇朝、妖国!争夺的主力,就是这三家。”
  
      “天道盟,拥有一批最顶尖天赋的元婴后期老祖,他们不求其它,毕生追寻天道,搜寻各种机缘,立志踏上化神大道。北溟大陆曾经出现过的化神机缘,有近三成被他们抢走了。其余小机缘,更是高达五成,被他们夺走。
  
      但天道盟招人的条件极其苛刻,必须天赋极高、潜力极强,还要靠着‘引荐人’才能加入。事实上,他们根本不想招太多的人,因为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得化神机缘。天道盟内部要是人太多,反而分散了他们自己的机会。
  
      北溟大陆众多元婴老祖,哪怕实力强大,也进不去天道盟。你虽有实力,没有介绍人,却也未必有机会加入天道盟。”
  
      “通天皇朝,当今的天子已经九百余岁,寿元老朽将近,但夺化神机缘之心越发强烈。通天皇朝的众多重臣、爵府、古老世家,为了世代的荣华富贵,都会追随天子,一起参与这场争夺。”
  
      “妖国。妖国国主一向有野心,自不甘心化神机缘落入人族之手,广纳妖祖,招罗手下,蓄势待发。但妖国只收妖祖,你堂堂人祖,也不可能加入妖国。”
  
      “这是三家最顶尖势力,占了绝大部分的机会。除此以外,北溟大陆十余高等妖部势力,也略有小机会。包括我青丘狐部,都为此布局准备长达上千年。
  
      不过,我青丘圣女目前依附于通天皇朝,和天子联手,一起谋划此事。其余高等妖部,也大多和这三家势力,明联手、暗同盟,都不是单打独斗。单独的一个小势力,毫无希望。”
  
      “这些是主要势力。”
  
      “具体到元婴老祖个人的话,拥有一件化神灵宝,这是参与‘化神机缘’争夺的最低条件。否则,便是去送死,随手便被杀,没有任何指望。
  
      北溟大陆至少有四五十位最顶尖的元婴老祖,公开拥有一件化神灵宝,他们都有资格参加‘化神机缘’争夺。至于隐藏不公开的,则不清楚了。”
  
      “哦,原来如此!”
  
      苏尘微微点头。
  
      他手里已经有三件化神灵宝,已经超过了参与争夺的最低条件。
  
      这化神机缘,他也动心。
  
      但问题是,他不依附于任何一个庞大的势力。不投靠三大势力,就会遭到排挤。
  
      所以希望十分渺茫。
  
      青瑶也看不出苏尘的想法,竭力劝道:“你娶我为妻,以证明加入我青丘阵营的诚意。加入我青丘阵营之后,便相当于加入了青丘、通天皇朝的联盟。
  
      我可以跟你保证,青丘圣女会找机会,在天子枕边略吹风,提及圣灵州苏府颇有实力可以重用,天子便会对你另眼相看,直接从天阙城这小地方提拔到皇城去。
  
      等你为天子立了功,便能得一个世代传承的爵位赏赐。日后在北溟大陆,苏府便可成传承万年的爵府家族。”
  
      “行了。我知道了,会认真考虑!”
  
      苏尘淡淡道。
  
      他取出招妖宝葫,抬掌一吸,将她收入葫芦中。
  
      开什么玩笑!
  
      苏家的正房轮得到你一条小狐妖么,也敢跟他开条件。
  
      乖乖当个狐奴就好了,别胡思乱想那么多。
  
      至于加入青丘阵营,听命于青丘圣女,投靠当今皇朝天子,他更不会考虑。
  
      不是天子、圣女一方的势力不够强大。
  
      而是他们肯定会把自己当枪使,让他在化神机缘的争夺中,冲锋陷阵。他又没活腻,为什么要跑去给圣女和天子卖命?!
  
      他还是自己想想,如何能从众多大势力的夹缝中,争得一线化神机缘。
  
      青瑶说了不少的情报。
  
      但苏尘还是留了心眼,并未全信,谁知道里面有几成的真假。
  
      万一是假的,就栽大跟头了。
  
      ...
  
      青瑶再次被苏尘关进化神招妖葫芦内,她和赤炼蛇、赤火蝎等四名妖祖,面面相对。
  
      她不由有些懵。
  
      难道,苏尘现在不应该把她送去苏府,让丫鬟们好生照料着,备好新房,三媒六聘,为她梳妆打扮成新娘,然后准备大婚的事情吗?
  
      苏老祖为何把她又关起来了?
  
      费尽口舌说了这么多,又是诱惑,又是许诺各种好处,感情全都白说了?!
  
      继续让她在招妖葫芦里当狐奴?
  
      不对,不应该啊!
  
      任何一位有理智的元婴老祖,都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飞腾机会。
  
      这样的机会要是放在李府面前,李希怕是愿意立马跪下,谄媚的亲吻她的脚尖。
  
      “苏老祖,难道我青丘给你的这些待遇还不够好吗?只有我青丘圣女,才能帮你得到这些好处。哪怕是天道盟、妖国,都不可能给你这样的好处!
  
      莫非是嫌瑶瑶的态度不好?我错了...苏老祖,放我出去好不好?我会贴心服侍你的!以后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夫唱妇随,一心为你着想!”
  
      青瑶急了,不甘心的娇呼道。
  
      灰鸦、秃鹫、赤火蝎等妖祖,一个个都是抱腹大笑,奚落青瑶。
  
      之前,青瑶还一副铁定的样子,说苏老祖不会关她太久,马上就要放她出去,成为苏府正房妻室。
  
      说不定,她吹一吹枕头风,还能把赤炼蛇它们四妖也放出去。
  
      结果,一转眼她还是被关进来了。
  
      显然苏老祖根本不吃她那一套,使劲了浑身解数,依然没能摆脱成为招妖葫芦里一名狐奴的下场。
  
      赤炼蛇妖祖慵懒,笑道:“又被关进来,被打击的懵了吧?”
  
      “没事,习惯就好!”
  
      “苏老祖从来不按套路出手,总干出一些让人发蒙的事情来。”
  
      “我被关了上百年的幽禁,天天揣度,就从没琢磨透苏老祖在想什么。...说不定他心情好,就放你出去,当暖房了。”
  
      “以后你就知道了,都说君心难测。苏老祖之心,更是天威难以揣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