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67 勾心斗角,各怀鬼胎!

567 勾心斗角,各怀鬼胎!

赤炼蛇老祖、火蛤老妖、飞天鼠老祖从招妖葫芦里出来,都是有些懵。
  
  它们朝四周望去,只看到白卜、毕方。
  
  它们三妖当然认识这两名苏尘手下的老祖妖将。
  
  赤炼蛇、火蛤、飞天鼠等三妖跟白卜、毕方的身份不一样。
  
  白卜、毕方的身份属于苏府的妖将,效忠于苏尘这个“主人”。
  
  但火蛤三妖属于妖奴,经过招妖宝葫的长期“炼化”,受这口招妖葫芦的直接控制。
  
  招妖葫芦是苏尘的,它们自然也听命于苏尘。
  
  苏尘把招妖葫芦给了别人,它们也要听从于别人。
  
  此刻,它们都要听命于手持招妖宝葫的白卜。
  
  白卜手持一口招妖葫芦,和毕方并肩而立,但并不见苏尘老祖的身影。
  
  七名黑甲黑袍人族老祖,赤火蝎等三妖,还有五尊不知从哪里来的妖祖,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
  
  三妖祖不由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白卜,苏尘老祖呢?我们这是被追杀吗?”
  
  飞天鼠急忙问道。
  
  白卜警惕的看着周围众老祖,看向三妖祖,道:“说来话长,一时跟你们说不清楚。苏老祖养你们多时。
  
  苏府正处在危难之际。现在,是考验你们忠诚的时候到了!”
  
  飞天鼠急忙保证,绝对效忠于苏尘。
  
  火蛤老妖不由眼珠子咕噜咕急转,似乎在掂量着,双方的胜算。
  
  赤炼蛇老祖更是蛇目阴沉,在白卜和众老祖之间来回转悠,似乎在考虑着重大什么决定。
  
  机会只有一次!
  
  一旦做了错误的决定,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天阙城七尊老祖和赤火蝎等八尊妖祖,包围了白卜、毕方之后,十分谨慎,并未立刻进攻。
  
  白卜突然祭出化神宝葫,顿时将他们众老祖们吓了一跳,一个个目光锐利,神情无不紧绷,高度戒备。
  
  “诸位小心防备!”
  
  “白卜要动用化神宝葫了,莫要被宝物所伤!”
  
  但是很快,他们见白卜动用化神宝葫之后,身边凭空多了火蛤、赤练蛇、飞天鼠等三尊妖祖,不由神情微变,却是一个个都脸色放松下来。
  
  “原来是一口招妖宝葫,吓本祖一跳!”
  
  天阙城的众位老祖们,非但没有丝毫惊惧,反而一个个面露喜色,大喜过望。
  
  “不过,招妖葫芦也非常不错。能够用来抓捕妖祖,抓的越多,威力越是强大!难怪火蛤妖祖在天阙城附近惊鸿一现,便再也杳无踪迹。原来是被他所擒拿。
  
  好,这是一口极品宝贝,苏老祖总算是为我天阙城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今日老夫若是得此宝葫,回去之后定要在他坟前上几柱香,祭拜一番不可!”
  
  李青峰老祖哈哈大笑,十分满意。
  
  李府来了两尊老祖,抢到此宝的希望是其它世家的两倍。
  
  “不错!好东西啊!”
  
  “五阶招妖宝葫,这简直是北溟所有驭兽师梦寐以求的神器!”
  
  “没有什么宝物能比得上此物,更让驭兽师欣喜若狂了!”
  
  天阙城众老祖们都是狂喜。
  
  要知道,驭兽修仙者的高阶妖将,只有两个来源。
  
  要么,是从小养大的妖将,对主人和家族的忠诚度极高,但是培养的过程,太过于漫长了。
  
  培养出一尊元婴妖祖级妖将的时间,几乎比人族老祖的寿命还更长。
  
  所以只有底蕴强大的世家,累积数代之功,才有如此漫长的时间去养老祖级的高阶妖将。
  
  天阙城本地的世家根本养不起。
  
  要么,是直接从野外抓来的高阶野妖祖,抓来的快,但是难以炼化,缺乏忠诚。
  
  驭兽师们只有靠这两个办法,获得妖将,增强自己的战斗力。
  
  而这化神招妖宝葫,争对的就是第二个办法,直接抓捕最难炼化的野妖祖。
  
  这绝对是一件极品好东西啊!
  
  野妖祖很难活捉,这比杀死一尊野妖祖还困难好几倍。
  
  就算活捉,也很难在数年里一直囚禁住,容易被其逃脱。
  
  自然,野妖祖也更难被“炼化”。
  
  稍有不慎,野妖祖反噬,反而会伤及主人和全家。
  
  但是,如果他们手中有一口化神级的招妖葫芦在手,那么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些缺陷几乎全都能避免。
  
  而且,一口化神级的招妖葫芦,意味着它能够装下很多尊妖祖。
  
  他们不再限于仅仅只能抓一只野妖祖。
  
  化神宝葫装下的妖祖越多,这口招妖葫芦的威力越是强悍。
  
  天阙城的众老祖们当然明白这些最浅显的道理,自然是喜不自禁。
  
  至于白卜这边多出了赤炼蛇、火蛤和飞天鼠三尊妖祖,增强了一些战斗力,他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他们这边有十五尊老祖,只需抽出三名老祖就足以牵制火蛤老妖等三祖。
  
  其余十二尊老祖围攻白卜、毕方,依然有极高的胜算。
  
  天阙城的众位老祖们,露出强烈的欲望,蠢蠢欲动,想要抢夺招妖宝葫。
  
  青丘的众妖祖们却是皱眉。
  
  它们对招妖葫芦,自是极其的反感和痛恨。
  
  苏尘居然炼制这种邪恶的化神宝物,太可恶了!
  
  众老祖们围而不攻,自是有原因。
  
  他们内部来自三股不同的势力。
  
  有青氏兄妹在的时候,他们为了讨好这对兄妹,还能听从于这对青丘狐妖兄妹的指挥。
  
  青氏兄妹不在,没有一个能够一言九鼎的主心骨,没人指挥。
  
  胡乱进攻的话,冲在最前面的,肯定会成炮灰。
  
  天阙城七尊老祖,都是本地老祖,圆滑无比,绝不当头。
  
  青丘五位妖祖,都是青丘狐部的附庸,颇为自信。分别是蛮象、银角犀、血豹、巨石猿、灵丹鹤等妖祖。
  
  赤火蝎、灰鸦、秃鹫,则是三位野修老祖。
  
  它们三方,虽然都为了争夺那口化神宝葫而来。
  
  但来自截然不同的小势力,不肯自己一方在战斗中吃亏
  
  白卜当然更不急着动手,想法子拖延一下时间。
  
  苏尘本尊、庄绿旖和桃夭正在全速赶来。
  
  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便能抵达。
  
  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
  
  元婴老祖间的战斗,瞬息万变,有时会僵持不下,但有的时候甚至眨眼就能决出生死和胜败。
  
  白卜目光扫过天阙城七位老祖、青丘妖祖和赤火蝎等妖祖,突然笑道:
  
  “看来你们对我手中这口宝葫,都是一副势在必得,在所不惜啊。但我手中招妖宝葫只有一个,你们这么多老祖,此宝最终归谁呢?”
  
  立刻有一名天阙城的老祖,脸色一变,厉声呵斥道:“休要离间,我们杀了你,再分这宝物不迟!归谁也轮不到你操心。”
  
  赤火蝎三妖实力最弱势,不敢觊觎,连忙道:“我们三妖不要此宝,只要救出几位妖兄就行了。青丘诸位妖兄和诸位人族老兄,你们看着办吧。”
  
  蛮象妖祖倒是很不客气,沉声喝道:“青丘为了此宝,耗费了巨大的力量。这招妖葫芦,自然是归我青丘。”
  
  天阙城老祖们虽然对蛮象妖祖这话不以为然,但也不会跟蛮修妖祖争。
  
  薛云山老祖转头朝众祖们,沉声道:“蛇无头不行,不如我来安排此战吧。我等七尊人祖,围攻毕方。
  
  青丘蛮象等五位妖祖,围攻白卜。赤火蝎三位妖祖对付火蛤等三妖!哪一方赢了,便去支援其他人。”
  
  白卜最强。
  
  他想要避开白卜。
  
  天阙城七祖先灭了毕方,再去夺招妖宝葫。此时白卜被青丘五妖牵制住,他们很容易得手。
  
  但青丘妖祖们不觉得白卜有多厉害,觉得自己能先杀了白卜,抢到招妖宝葫,自然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人族七祖较弱,青丘五妖祖战力较强,这样的战术安排,也不算是人族占便宜。
  
  正在商议之间。
  
  他们十五尊众老祖似乎感应到了,遥远方,传来强大化神威压的接连两次爆发。
  
  只是隔得太远,他们的感应并不清晰,无法确认是什么化神宝物的气息。
  
  蛮象隐隐感觉有点不对。
  
  “白卜似乎在拖延时间!”
  
  “休要跟它啰嗦,杀!”
  
  “不错,口舌无益!别跟它们浪费时间了,杀吧!”
  
  “好!大家一起动手!”
  
  白卜扫了火蛤等三妖一眼,“你等若是敢阴奉阳违,招妖葫芦禁闭伺候!”
  
  它说着,猛一摇晃招妖宝葫。
  
  招妖宝葫发出一阵沉闷的声音,似乎天地震颤。
  
  火蛤等三妖祖,妖躯不由自主的恐惧一颤,喘着粗气,妖目腥红,露出疯狂之色。
  
  “是,宝葫有命,莫敢不从!”
  
  它们下辈子也不想在招妖葫芦里被关禁闭了
  
  众人族老祖们纷纷抢先动手,抛出各自神通法器,施展神通法术,朝毕方围攻了上去。
  
  毕方化出妖形,双翅怒振,全速施展飞行妖法。
  
  它打不赢七祖联手,只能躲闪逃避,一边和众人祖们缠斗。
  
  “来吧!”
  
  “白卜,听说你挺厉害的,天阙城众祖都惧怕你。看看我蛮象妖祖,和你这白龟妖祖能过几招!”
  
  蛮象狂笑,摇身一变化为一尊百丈巨大的蛮象祖,大步轰隆,率先朝白卜冲去。
  
  它妖躯上,黄光阵阵土系妖法,赫然披上了一层厚厚的土甲。海面震动,天地震撼。一道道土系小神通,被它释放出来。
  
  “血燃爆发,三倍!”
  
  白卜厉啸,以白龟祖甲护住自己周身要害,浑身蓦然冒出血色火焰,气血急剧燃烧。
  
  它手持一柄四阶血珊瑚战戟,一闪而逝,冲向蛮象妖祖。
  
  三倍血燃让它急剧爆发三倍的神力,恐怖无比。
  
  但只能持续三个呼吸的时间。
  
  唯有速战速决!
  
  “噗!”
  
  锋利的血珊瑚战戟,携带着霸道无比的力量,瞬间刺透了蛮象的黄色土甲,扎进了兽皮甲内。
  
  锋利的战戟尖,刺入那蛮象妖祖的体内,深达三尺。
  
  蛮象妖祖没想到白卜的力道是如此恐怖,居然刺穿了它的防御,嗷嗷惨叫一声。
  
  四阶血珊瑚战戟,如饥似渴,鲸吞那妖祖的气血。
  
  以血养战!
  
  白卜吸饱妖血,猛然在蛮象妖祖身上一蹬,爆射出去,化为一道霸道凶悍的血光,在众妖祖之间穿梭。
  
  凭借血燃术,它爆发的速度太快,太猛,太凌厉了。
  
  完全出乎青丘五名妖祖的意料之外,它们虽然是一起围攻,却跟不上白卜爆发之后速度
  
  “我们对付火蛤三妖!”
  
  赤火蝎、灰鸦和秃鹫三位妖祖,立刻朝火蛤三妖祖冲去,大打出手。
  
  当然,看似激烈,完全手下留情,并未痛下杀手。
  
  它们这六名妖祖都是天阙城一带海域,一起混了好几百年的散野妖祖。
  
  交情深厚,几乎比得上结义妖兄弟的交情,不是寻常妖修可比。
  
  赤火蝎三妖之所以投奔青丘狐部求援,很大的目的也是想救火蛤三祖。
  
  赤火蝎一边“假打”,却是低声朝赤炼蛇妖祖们急问道:“赤炼兄、火蛤兄、飞天兄,你们三位这是何情况?苏老祖被青丘狐部盯上,多半已死。白卜、毕方被那些天阙城老祖给缠住,一样要完。你们为何不趁机逃走,还为它们而战?!”
  
  火蛤却一副苦不堪言,道:“我们三妖已然被招妖宝葫炼化了上百年,早就身心被控制,屈服于招妖宝葫的‘淫威’之下,不敢抗拒。那招妖葫芦一摇晃,我们便身不由己,哪里还敢逃啊!”
  
  “不错,三位妖兄千万小心,莫要被苏老祖抓到招妖葫芦里。否则也会如我们一般,受招妖葫芦控制。”
  
  飞天鼠连连点头,畏惧不已。
  
  赤炼蛇妖祖沉默不言它是想找机会溜走,但还未下最后的决心。逃跑失败的下场,是极为凄惨的。
  
  赤火蝎三妖祖听了,都是惊恐之色。
  
  它们分开不是才短短一年吗?
  
  火蛤妖祖为何说自己被招妖葫芦炼了上百年?
  
  莫非这口招妖宝葫居然如此之厉害,一旦关入其中,关一年就相当于上百年之久?!
  
  这口招妖葫芦也太强大了!
  
  “这口招妖宝葫,万不可再落入苏老祖之手!否则,我妖族老祖大难临头!不如,我们一直佯装打斗,让他们先和白卜、毕方打个两败俱伤。等时机一到,我六祖立刻出手夺了招妖葫芦,逃之夭夭,逍遥快活去!”
  
  灰鸦老祖急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