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49 三妖祖归顺?!

549 三妖祖归顺?!

火蛤妖祖满摸着滚圆的肚皮,一股极度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多少年了!
  
  没人知道,它们三尊妖祖在这口暗无天日的化神招妖葫芦中,是过着一种怎样的恐惧和绝望的日子。
  
  它们三尊妖祖在这口葫芦里动弹不得,大眼瞪小眼。
  
  换成其它牢房、囚禁之地,它们早就逃出去了。可是这口化神级招妖葫芦,它们实在是没辙,攻破不了。
  
  整日浑浑噩噩,懵懂,仰着头望着葫芦口,枯燥的看着岁月流逝。
  
  根本不知道苏尘老祖什么时候会出现,它们何时才会结束这样被幽静的日子。只能等,漫无目的的等待。
  
  十年?
  
  上百年?
  
  还是这一妖生?
  
  它们根本不知道需要等多久,只是苦等,焦虑和恐惧一天比一天严重。
  
  它们早年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和精力苦修,这才成为一尊元婴妖祖,在北溟大陆威风无二。成了妖祖之后,却只能在这口幽暗的葫芦里悲惨的渡过一生?
  
  这比直接杀了,用尽一切法子折磨它们都难受。
  
  它们都快憋疯了,只想早点出去。
  
  它们三祖在经历了最初的抗拒之后,甚至开始主动期盼苏尘老祖早一点对它们进行“折磨”,早点“炼化”它们,成为妖祖级的妖将。
  
  只要能放它们出去,总好过在这葫芦里被幽禁一辈子。
  
  至少,火蛤妖祖是受够了,它曾经滚圆臃肿的妖躯,饿成一副皮包骨。十多年不吃不喝,它都快忘记进食是什么滋味。
  
  如今,苏尘老祖总算出现,送了一头烤灵猪过来,让它吃了一顿丰盛美味的灵肉大餐。十多年未曾进食,这烤灵猪的滋味简直比吃四五阶的极品天材地宝还美味。
  
  火蛤妖祖终于头一次感受到了苏老祖对它们三位妖祖的关切,一颗焦虑带着绝望的心,也终于落定下来。
  
  看来,苏老祖还是不愿它们被饿死。
  
  用心笼络,这才是主人对手下妖将应有的态度啊!
  
  火蛤妖祖有些兴奋,朝其它二妖祖道:“你们说,苏老祖对我们不闻不问冷了十多年,突然却主动示好,这是准备招揽我们三大妖祖的意思?看来,我们快要出去了!”
  
  它在这招妖葫芦里受够了。
  
  不管苏尘即将施展什么手段,折磨也好,诱惑也好,想要招降它为妖将。
  
  它都会先装装样子矜持的抗拒一下,以维护它妖祖的“脸面”。然后以承受不住为由,半推半就答应下来,成为苏尘老祖的妖将。
  
  先从这口葫芦里出去再说。
  
  至于它是真的留下来为苏老祖效力,还是想法子逃走,那就要看苏尘老祖的本事有多强,舍得花多少代价来笼络它了。
  
  “哼,幽禁了我们十多年,突然送上一头烤灵猪,这分明是‘欲擒故纵’的伎俩!你们说,他这又是何苦呢?想要招降就直接说嘛,也不是不能商量!何必白白浪费我们十多年的寿命。”
  
  飞天鼠妖祖极其不满,满脸的幽怨。
  
  它乃野妖出身,自在散漫惯了,当然是不愿意成为人族老祖手下的妖将。
  
  可是,形势所迫。
  
  既然被招妖葫芦给抓住成为妖奴,逃脱不得...那么投效人族,那也不是不行。
  
  赤炼蛇妖祖不由轻蔑的瞥了它们两妖祖一眼,知道它们的那点心思。
  
  它们被幽禁了十多年,被关怕了,肯定是准备屈服、投降。
  
  这也不足为奇。
  
  这火蛤妖祖和飞天鼠妖祖的种族出身极其卑贱,在万妖之中是属于最低等的妖族之一,没脸没皮根本不在乎妖族老祖的尊严。
  
  有非常多的低阶练气、筑基期火蛤和妖鼠,被人族抓住之后,很容易便被人族驯养成了妖奴、妖将。
  
  在它们眼里,归顺人族谈不上多大的屈辱,只不过是找了个东家混口饭吃而已。
  
  只是妖祖级别的火蛤、飞天鼠太少,所以才显得它们俩很特殊而已。
  
  但话又说回来,赤炼蛇一族也是低等妖族,也并不比它们两族好到哪里去。被人族驯化,成为妖奴者不计其数。
  
  赤炼蛇妖祖沉默半响,阴声厉道,“管他什么手段,尽管来!他要是能把本祖给折服了,算我输!”
  
  ...
  
  苏府从除夕夜一直热闹到正月十五元宵,除旧布新,祈年祭祀、敬天法祖,大摆筵席。
  
  因为苏府新近开张的丹药阁,生意不错。阿奴给白卜、毕方、蟹霸、虾忍等众妖将,以及丹药阁的掌柜、侍从,府上雇佣的管事、仆从、家丁所有,打赏了不少的赏钱。
  
  全府上下热闹喜庆洋洋。
  
  这一晃便是半个月过去,出了元宵。
  
  苏尘这才终于开始准备施展手段,“炼化”招妖葫芦里的三尊妖祖,将它们收为自己的妖奴。
  
  出门之前,苏尘见苏府的厨房有一头完整的烤灵猪未被吃掉,他倒也没有想太多,干脆丢给三妖祖吃了。
  
  随后,苏尘便离开天阙城,去了一趟北溟之海。将招妖葫芦放入万丈深海,汲取大量的阴寒之水,灌入葫芦内。
  
  阴寒蚀骨海水,浸泡三妖祖,将三尊妖祖给差点冻成冰兽。它们的妖力,数日功夫都被阴寒海水给侵蚀一空,毫无抵抗之力。
  
  没有补给恢复妖力之下,它们就算是元婴妖祖,也是要吃尽苦头。
  
  半个月后,苏尘又去了海底的熔岩火池,招妖葫芦汲取了大量的四阶熔浆和地火,汩汩的熔浆,烧的赤炼蛇妖祖和飞天鼠妖祖皮开肉绽,痛不欲生。
  
  苏尘遵循了“恩威并施”的手法,准备将各种折磨的手段用一遍,却发现它们三妖祖的神情非常奇怪。
  
  在寒水中,在熔浆中,它们浑身痛苦无比,脸上却是一副享受的摸样,分明是一副“痛并快乐着”的样子!
  
  它们好像在享受,被折磨的乐趣!
  
  “这是什么情况?”
  
  苏尘心头无比的诧异。
  
  莫非是三妖祖心理有疾,有受虐的倾向?
  
  又或是,他的“炼化”出问题了,起到了反效果?非但没有起到屈服的效果,反而磨炼的它们的抵抗意志更加坚强!
  
  招妖葫芦里面,传来它们的声音。
  
  “不要...不要...停!”
  
  火蛤妖祖呻吟着。
  
  “苏老祖!我...受...不了了,投~降!一切好商量,不要动粗!”
  
  飞天鼠妖祖有气无力的尖叫。
  
  苏尘愣了半响。
  
  他这还没用上真正的残酷手段了,这么快两尊妖祖就屈服?
  
  他不信。
  
  肯定是假投降!
  
  继续大刑伺候,直到它们抵抗意志彻底崩溃,真心屈服为止!
  
  苏尘带着招妖葫芦,去寻毒瘴之地,让它们尝试一下毒气的厉害。
  
  ...
  
  在百万里之外的一片遥远海域。
  
  赤炼蛇妖祖的洞窟。
  
  赤火蝎、灰鸦、秃鹫三妖祖逃回赤炼蛇妖祖洞窟,等了近一个月,却始终不见赤炼蛇妖祖、火蛤和飞天鼠妖祖的踪影。
  
  “都已经一个月了,就算是逃到极远方,它们也该回来了!”灰鸦妖祖焦虑道:“你们说,赤炼兄、火蛤兄等,是被擒拿,还是遭遇了不测?”
  
  “唉,不好说啊!赤炼兄、火蛤兄等,多半是遭了天阙城人族的毒手,遭遇不测,才至今杳无音信!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擒拿。若是被擒住,天阙城的人族老祖知道我们六祖一起去的,它们肯定会遭到人族的严刑拷问,被逼问我等下落,万一它们屈服投降的话。此座洞窟也变得不安全,我们得尽早离开才是!”
  
  赤火蝎妖祖不由神色哀戚。
  
  以赤炼蛇妖祖为首的六位野妖祖,在圣灵州一带的海域,可是横行了几百、上千年。
  
  不想它们去了一趟天阙城,一眨眼便折损了一半。
  
  “我们和赤炼兄等,那是好几百年的交情了。它们遇难,我们不能坐视啊!”
  
  灰鸦妖祖道:“可是,靠我们三祖的实力,是报不了仇的,需要强援才行!我等该去哪里找帮手,为三祖报仇?”
  
  “不如...我们去青丘山,请九尾灵狐出山?”
  
  赤火蝎妖祖想了想,朝两祖问道。
  
  “九尾灵狐在北溟妖族的地位,足以和毕方、白龟并肩,都是高等妖族。她的灵慧心机极高,甚至超过绝大部分的人族。她若是肯出手,定然可救出赤炼兄等三祖,为三祖复仇。...可是,她愿意出手,得罪天阙城的人族吗?”
  
  秃鹫妖祖闻言,担忧道。
  
  “反正我们三妖在这洞窟也待不下去了,去青丘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