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28 薛老祖的崩溃

528 薛老祖的崩溃

朝天街一座酒楼的包厢内,郑灵蕴看到苏氏丹药阁在拍卖一枚神秘灵果,不由露出惊喜之色,摇着郑城主的胳膊,哀求道:“爹,帮弟弟买一枚神秘灵果。他在州府求学,资质又很一般,恐怕很难在府院获得神秘灵果,结丹无望。”
  
  郑司晨哭笑不得。
  
  圣灵州的州府学院,筑基修士必须名列前茅才可能获得神秘灵果,条件非常的严格。很多州府的筑基修士,数十年也未能如愿,只能黯然离开。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郑灵蕴的资质极好,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州府获得了神秘灵果,顺利结丹。
  
  但他这幼子却资质平庸,颇令人头疼。
  
  既然苏氏丹药阁拿神秘灵果出来卖,他这当爹的,当然要将它买到手,给幼子准备一条后路。
  
  想要结婴太难了,郑家的子孙但最起码也要混一个金丹境界吧。
  
  “行,买下吧!”
  
  郑司晨摇头苦笑。
  
  “谢谢爹!”
  
  郑灵蕴顿时欢喜,立刻派城主府的郑大总管,去参加神秘灵果的竞拍。
  
  老祖有钱,花些钱财也不在乎。
  
  郑司晨却是无奈的轻叹道,“薛老祖拿一株千年雪灵芝先出招打压苏老祖的声势,我原以为苏老祖需要援手,我此时大笔订单支援,可以借此还他一个人情。
  
  但苏家居然能拿出神秘灵果来反手一击,直接压过了薛家的声势,想来是苏老祖有特殊的顶级灵药采购渠道。就凭这神秘灵果的进货渠道,就知道他胸有成竹,背后有人撑腰,足以支撑起苏氏丹药阁的声势。哪里还需要我们城主府出手相助!这个人情,看来只能等下次还了。”
  
  想到苏尘背后的神秘供货渠道,郑城主突然想到了苏尘的那位神秘师兄,新加入了天道盟。
  
  以天道盟遍布整个北溟大陆的人脉,苏尘很可能是通过他师兄的人脉,联系到了可以提供神秘灵果的大药商
  
  “我,我要!”
  
  “二十万!”
  
  苏氏丹药阁门外的拍卖会,极其火爆,一片黑压压筑基修士激动的抢着出价买这枚灵果。
  
  “二十万,已经涨到了!谁还要出价?好,这位报价二十一万!又有人加价了,二十二万”
  
  冯和大总管在竞拍台上,激动的大嚷道。
  
  “城主府,报价三十万!”
  
  郑大总管举手高喊道。
  
  顿时,拍卖台下惊呼声一片。一口价暴涨了八万块灵石,也就郑城主财大气粗,如此一掷千金。
  
  “好,城主府的郑大总管报价三十万!一次报价,还有没有人要?两次报价!三次报价!成交!”
  
  冯总管果断成交。
  
  城主府郑大总管的出手,以三十万块灵石的高价力压群雄,将苏氏丹药阁的首枚神秘灵果拿下
  
  在另一座酒楼,王如水、颜长青等四位世家老祖看到苏氏丹药阁这场火爆的拍卖,不由面面相觑。
  
  他们这些世家,资质好的子嗣被送去州府,去拼一个金丹回来。
  
  资质差的子嗣,只能另想其它办法。
  
  他们四大世家也曾经种过神秘灵果树,但是谁家能种出来?都半途种死了,至今也没有谁家种出神秘灵果来,想要只能从外面买。
  
  天阙城的五大世家中只有实力最深的李氏世家,种活了一株神秘人参果树,但是产量很低,据说五六十年也才产一枚神秘灵果,连自家的子嗣都满足不了。
  
  薛伯爵府倒是种活了好几株,据说大约每十年能得一枚神秘灵果。只是,薛府九代内的旁支子弟多达数千,三代以内的嫡系也不少于数十人,一样不够用。
  
  他们这些天阙城的五大世家,想要从薛府手里买神秘灵果的话,往往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答应薛府某些苛刻的交易条件,做出让步,才能得到灵果。
  
  或者,远道去圣灵州首府的各大侯爵府、各大世家手里买,同样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直接花三十万块灵石,买一枚神秘灵果,恐怕这是代价最轻的一个办法。
  
  四位老祖见城主府郑大总管抢先一步将那枚神秘灵果买下,心中都有些懊恼和遗憾,后悔没有果断出手。
  
  区区三十万灵石而已,各个世家在天阙城经营千年,手里积累的财货极多。
  
  ……
  
  苏尘手里的神秘灵果,当然是远不止一枚。他又取了一枚灵果出来,让冯大总管继续卖。
  
  “诸位,第二枚神秘灵果开始拍卖。数量非常有限,卖完即止!”
  
  很快,冯大总管开始拍卖第二枚神秘灵果。
  
  王如水等四位世家老祖终于忍不住,立刻朝身后世家子弟吩咐,派自家的子弟,去参与苏氏丹药阁的竞拍。
  
  毕竟,谁也不会嫌自家子孙的金丹修士多,只要苏老祖敢拿出来卖,不管多少,他们都敢统统买走。
  
  苏氏丹药阁门外,一时间宾客盈客,难以计数的筑基修士人潮在争相竞买神秘灵果
  
  随着苏氏丹药阁开始卖神秘灵果,薛氏丹药阁的拍卖台,立刻落得冷冷清清,变得无人问津。
  
  薛云山看着街对面苏氏丹药阁人头攒动,不由脸上抽动,心头震怒。
  
  苏老祖居然不知从哪里弄来神秘灵果的进货渠道,居然想要借此打响苏氏丹药阁在天阙城的名气。
  
  但此物,薛府也有!
  
  薛家已经种活了好几株灵果树,虽然产量很低,平均下来十年才得一枚,也就勉强够供应薛家子弟自己用而已。多余的,用来跟其它世家做交易。
  
  放在以前,他当然舍不得拿出来卖灵石。
  
  但今日开业,绝不能让苏氏丹药阁的声势,压过了薛氏丹药阁。
  
  “哼,你有神秘灵果,当我薛府就没有吗?!”
  
  薛云山老祖面色铁青,狠声道:“卖!铁儿,你立刻去把薛府库存的十枚神秘灵果,拿过来拍卖!看看是你苏家手里的神秘灵果多,还是我薛家的神秘灵果多!把苏家打压下去!”
  
  “是,爹!”
  
  薛铁连忙带着薛家大总管,跑回薛府去取货过来,打压苏氏丹药阁。
  
  片刻,薛家的神秘灵果被送了上了拍卖台,拍卖师大声叫唤,又把苏氏拍卖台附近的一大群筑基修士都吸引了过来争相竞拍,总算挽回了颓势
  
  苏尘望着街对面,轻笑一声,从须弥戒内拿出一口早就准备好的紫灵木宝盒。
  
  薛家还在顽抗!
  
  那就看看,有没有本事抵住此物。
  
  “冯总管,将此灵宝拿去拍卖。”
  
  苏尘淡淡道。
  
  “是!”
  
  冯总管无比的恭敬,小心翼翼的接这副紫灵木宝盒,端上了拍卖台,准备开始拍卖此宝。
  
  光是看这宝盒,就知道极其珍贵,应该不再神秘灵果之下。
  
  冯总管小心翼翼的将紫灵木宝盒打开,立刻看到一口装着一滴灵液的小玉瓶,散发出点点璀璨的月辉,冷清光华,金丝般粘稠的灵液。
  
  冯总管惊骇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双目瞪圆,倒退数步。
  
  这!
  
  这是何物?
  
  他这辈子未曾见过,但也阅仙典书籍无数,曾经看到过诸多的记载。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关于此物的记载。
  
  “难道是传说中的‘月仙霖’?它逸散出来的光芒,跟月辉一模一样的冷清,世间再无一物跟它一模一样。
  
  肯定没错,这就是拥有一成结婴几率的四阶元婴机缘‘月仙霖’!对人族仅仅一成,但是对妖、灵、鬼三族,却是高达三成的结婴几率。这是世间奇宝!”
  
  冯总管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他已经是金丹后期,当然是无比的渴望有朝一日能够结婴。
  
  可是,做不到。
  
  整个天阙城拥有数十万常住修士人口,近一二千名金丹修士,数万筑基修士,数十万炼气修士,对结婴是可望不可及。
  
  他看着近在眼底的月仙霖,心底不由冒出一股强烈的欲望,想要将它吞服下去,化为结婴之力。
  
  可是,他转瞬间掐灭了这点贪心的欲望。
  
  他不敢。
  
  苏老祖就在他身后冷冷的看着,他恐怕连一根手指都没办法碰到这滴月仙霖,就会被无情的镇压。
  
  冯总管吞咽了口水,声音颤抖着,满脸激动,朝街上众修士们道:“此灵宝乃是‘月仙霖’,乃是孕育老祖婴胚之灵物,其价无法估量。我家老祖将此物拿出来拍卖,恐怕是圣灵州境内的头一遭了。元婴机缘,世间罕有,至于价钱诸位自行报价,价高者得!”
  
  “这,这怎么可能?!”
  
  “苏老祖居然会将一滴月仙霖拿出来卖?”
  
  豁然,酒楼内的四位世家老祖们一起震撼的站起来,吃惊的望向那滴灵液。
  
  他们彼此相视一眼,尽是震骇。
  
  苏老祖居然拿元婴机缘出来拍卖!
  
  这简直无法想象!
  
  他们这些老祖,常年外出游历,很大一部分的目的,就是去寻找元婴机缘。让自家的子嗣诞生元婴,传承香火。
  
  为了一件机缘,他们跟多少人拼过命!
  
  苏老祖手里有多少机缘,居然拿元婴机缘来卖?
  
  薛家完了!
  
  以后怎么跟苏氏比?
  
  街道上,五六百计的金丹修士,以及数万计的筑基修士人群,都惊得张大了嘴巴,死寂无声。
  
  苏氏丹药阁,公开拍卖一件元婴机缘?!
  
  这种千年难遇之事,居然被他们遇上了
  
  “李公子,薛公子,这次薛伯爵府和李府联手,打压苏氏是易如反掌!”
  
  “哈哈,诸位只管看好戏便是了!”
  
  在薛氏丹药阁的贵宾座,李希正和薛铁,其他宾客笑谈着,等着薛老祖亲手把苏家丹药阁打垮。
  
  “月仙霖!”
  
  蓦然,李希瞥见对面希,惊站起来,望向街对面的拍卖台,一双眼珠子都瞪直了。
  
  他没见过月仙霖。
  
  但肯定错不了,就是此物!
  
  苏老祖居然会一件元婴机缘拿出来公开拍卖?这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李希心头震惊之余,却是一阵无法抑制的狂喜!
  
  他手里有三件元婴机缘,如果能够再得一滴月仙霖的话,那就是近四成的结婴几率。如果李老祖这次远行,给他带一件元婴机缘回来,那就稳稳的超过五成几率。
  
  超过五成,那他就有很大的机会,一跃踏上元婴啊!
  
  整个天阙城才八位老祖而已,他李希若成一尊老祖,那么李家将独占两尊老祖之位!谁家能比得上?他甚至可以自己开府,自立家族!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这滴月仙霖买到手。
  
  李希想到这里,顿时朝身旁的李家总管低声急问道:“我们家现在能拿出多少家财?”
  
  李总管吞咽了一下口水,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禀报道:“公子,家里的现钱不多,全筹齐了估计能有七八百万灵石吧。
  
  还有更多钱财,但都是楼阁、作坊、铺子之类,很难变现而且,还需要等老祖回来,他亲自批,才能调动这大笔的灵石。”
  
  “啪!”
  
  李希狠狠的一巴掌打在李总管的脸上,“混账东西,等什么!现在是老子管这个家,等老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不管多少,你给我立刻拼命去筹钱。七八百万怎么可能买下这元婴机缘。把我们家族名下各个产业楼阁、作坊、铺子,拿去城里最大的钱庄抵押,能凑多少凑多少。立刻去办,抢在其它世家之前把钱筹到手!老祖回来,我自会向他交代。”
  
  “是,公子!”
  
  李总管捧着半边红肿的脸,连忙点头,匆匆跑去筹钱
  
  薛云山呆愕的跌坐在座上,目中震骇,身躯冰冷。
  
  薛家也有一两件元婴机缘,是为薛铁准备的。除非他疯了,怎么可能把元婴机缘拿出来卖?!
  
  元婴机缘,这是诞生元婴老祖的必备之物,这可关系到薛府子孙后辈千万年的基业。豪门大族没有元婴老祖坐镇,家族就垮了。卖元婴机缘,那是要被子子孙孙戳脊梁骨,恨之入骨。
  
  苏老祖现在还没有子嗣,倒是无需担心这一点。可他就不为以后诞下的子孙考虑吗?!
  
  薛铁眼巴巴的望着对面街头的拍卖台,可怜兮兮的回头望着薛云山,低声哀求道:“爹,我想要结婴!咱们也去买吧!”
  
  薛老祖胸口一窒,几乎无法呼吸。
  
  连他儿子都“叛变”了,要去苏家买灵药。
  
  完了!
  
  从今之后,苏氏炼丹阁名震天阙城,乃至圣灵州,成为最有名的丹药阁之一。所有人都会传扬,这是一家卖过元婴机缘的高级丹药阁。
  
  这偌大的天阙城,哪一座丹药阁还能比苏氏炼丹阁更高档?你薛家是能卖神秘灵果,你还能卖元婴机缘不成?!
  
  只要一说起丹药,肯定是先去苏氏丹药阁看一看货,挑好的买。
  
  天阙城最高端最顶级的丹药阁的名头,从此要落在苏府的头上。丹药行业最大的一块肥肉,要被苏氏丹药阁给挖走了。
  
  就算薛氏丹药阁也只能屈居其次,卖一些中等货。
  
  薛云山老祖心如刀绞,痛的闭目,长叹道:“买吧!倾家荡产,也要买!只要能让你结婴,就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