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16 苏老祖,太“谦虚”了!

516 苏老祖,太“谦虚”了!

    【万字爆更的活动是28号开始。想到万字更新,我心肝都在扑通扑通跳,简直后悔的想死,居然去点爆更。今天先试着爆两更,练练手!】
  
      葛老一听郑城主这话,便暗暗皱眉。
  
      郑城主这话问的太直白,毫不遮掩其“杀机”。
  
      在这城主府的宴席上,公开问苏尘擅长什么,日后要经营什么行当,这就是有心公开挑明苏尘和伯爵府、五大世家之间的“战斗”,将双方对立势同水火。
  
      但站在郑城主的立场上,也无法指责他这么做。
  
      身为被圣灵州委任下来,治理一方的城主,其实也是一名外来人,短短三十年任期在本城不可能有深厚的根基。
  
      最怕的就是本城内的爵府和各大本地世家铁板一块,形成一股顽固的地方势力,针插不入,水泼不进。他们这些老祖人多势众,实力远在城主府之上。
  
      遇到什么大小事情,爵府和众世家们自己商量一番就办了,根本不拿城主府当一回事。
  
      那样城主就成了一个花瓶摆设,什么事都做不了主,只有干瞪眼的份。甚至遇上大灾小祸,城主府自身实力不足,只靠税钱根本不够用,还要有求于爵府和各个世家施加援手,调拨物资。
  
      那些老牌老祖都很圆滑,表面上是不会轻易露出自己的立场,不会让城主府抓住可利用之机。
  
      郑城主自然是要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将这位新晋的老祖,和爵府、旧世家们公开对立起来。
  
      这些爵府、世家越是彼此不睦,频频争斗,才会向城主府寻求仲裁。
  
      他这城主才能显现出自己的重要性,从中斡旋,掌控仙城的大局。
  
      葛老一眼看破郑城主的心思,暗叹,摇头。
  
      这仙城就是一趟漩涡浑水,前后左右全是纠缠不清暗藏敌意的浊浪,每一位老祖都面临着四面八方来的枪林箭雨,被搅进去就难脱身。
  
      天道盟的修士就是不想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脱身俗务,跳出纠缠,专注于追寻无上天道化神机缘,才会显得超脱,与众不同。
  
      葛老虽心知肚明,却还是沉默,并未发话对苏尘施加援手。
  
      王紫阳曾经在他面前,颇为推崇这位二师弟,说是一名足以统驭灵岛同盟,继任盟主的奇才。
  
      他倒是想看一看,苏尘有何本事,应对天阙城上至城主,下至爵府、各世家的围攻?!
  
      没这本事,就不要去搅合这趟浑水。
  
      他过两日便要启程回皇朝帝都,可没这功夫去帮苏尘抵挡那些明枪暗箭。
  
      薛云山伯爵、李青峰、王如水等六位爵府和世家老祖们,都竖起耳朵,屏息凝神,静待苏尘回答。
  
      天阙城所有挣钱的行当,早就都被爵府和五大世家瓜分殆尽。
  
      他们家族庞大,嫡裔、分支子嗣数百上千之众,每年的开销也巨大,天阙城挣钱行当都不他们够分,经常彼此爆发争夺。
  
      如此情况下,哪容得下新的老祖来抢夺!
  
      苏尘这位新晋老祖,在天阙城建立新世家,打算干哪一行业,就是要从哪一家虎口夺食,就是与谁为敌!
  
      他们也想看看,苏尘这新晋老祖有什么本事,跟他们这些扎根天阙城数百、上千年的老牌老祖们斗法?
  
      宴厅内,坐在下首的爵府和世家十数名金丹子弟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老祖们在明枪暗箭交锋,但都是在为整个家族子嗣牟利,老祖们自己用不上,也不缺这点财。老祖们自己真正有用的,是高阶罕见的机缘。
  
      真正利益上伤筋动骨的,还是他们这些爵府、世家的金丹子嗣后辈。他们亲自掌管天阙城的各行各业,一旦损失了某个行业,割的是他们的肉,断的是他们的财路。
  
      苏尘很是认真想了想郑城主的问题。
  
      过了一会,他有点羞愧,脸红道:“郑城主这问的我有点尴尬,仔细回想来,我这些年心思都放在修炼,花了六七十年才踏上元婴境,也没有特别擅长。
  
      我曾是种药学徒,也曾自己开炉炼过丹。还去戈壁荒漠采掘过灵矿,自己亲手炼器。制符什么的也都尝试过。只是说来惭愧,都不太精通,至今一业无成。”
  
      葛老听了,顿时暗暗点头,十分赞许。
  
      这个回应,完美!
  
      看来这苏尘还是挺稳重冷静,在话语中夸耀了一番自己修炼进展神速,仅用六七十年踏上元婴老祖之境,这在北溟大陆都是少见。这是告诉众老祖,自己潜力很强,你们别随便招惹我!
  
      但在副业上,苏尘又十分谦虚,表示他对各行业都不精通。
  
      这番话说得十分笼统,看似什么都会一点,但其实就是什么都不会。没有明确要插足哪一行当,这是在暗示,自己不急于去侵占爵府和众世家的利益。
  
      这样一来,苏尘自然也不跳郑城主给他挖下的“坑”,避免立刻遭到各老祖的围攻,难以在天阙城立足。
  
      葛老心中暗道:“看来,此子还是颇懂权谋之术,见‘坑’绕着走。以他不足百岁之龄,没有妻妾子嗣要养活,其实没什么挣钱压力。娶妻纳妾,开枝散叶,那也要上百年之后,家族才会壮大起来。先在天阙城站稳脚跟,徐徐图之,才是上策!”
  
      不错!
  
      在他心中,苏尘这位新晋老祖,已经具备一名老祖必须会的权谋算计之术,不会轻易被其他老祖坑了。
  
      李希听了这番话,连忙喝了一口灵茶,压压惊。
  
      他最怕苏尘老祖会特意挑中李世家,而且是他手里掌管的挣钱财的行业,进行打击,断了他的财路。
  
      没了财路,他这世家子弟想要挥霍享受,动辄挥手拿出数十口灵宝财箱子来装一把,那是不可能。
  
      “哦...苏老弟什么都不擅长?太谦虚了!”
  
      郑城主有点失望。
  
      苏尘新晋老祖之位,正是意气风发,最为风光和张扬之际,居然收敛锋芒,回避了他的挑拨。
  
      这个点上,难以立刻激发苏尘和本地世家的冲突。
  
      看来,他只有重提旧案,把李希薛铁“欺祖犯上”之案拿出来重议,才能激化苏尘和李、薛两家的争执,给他们之间埋下一桩不可化解的仇恨。
  
      这桩旧案,苏尘无论如何也绕不开,躲不过。若是两名金丹都敢欺凌到苏尘头上,而不遭到报复,岂不是日后谁都可以随意蹬鼻子上眼?
  
      他要把这案子拿出来,让苏和李薛两家当场开撕。然后城主府来“主持公道”,卖给苏尘一个人情!
  
      一举两得。
  
      郑司晨心中寻思着,正要开口。
  
      此时,却听苏尘认真的点头,笑道:“郑城主所言正是,我在各行业几乎样样不擅长!不过,要说我最不擅长的,应该就是驭兽一道,一窍不通。”
  
      “哦?”
  
      郑司晨眉头一跳。
  
      最不擅长的是驭兽一道,这话什么意思?话中有话,他有点不明白。
  
      “噗~!”
  
      李希刚喝下的一口灵茶,顿时喷了出来。
  
      你有脸说自己最不擅长驭兽?
  
      一名驭兽师牛不牛,就看他手里有没有极品妖兽妖将!没有极品妖将,吹的再牛都没人信。
  
      你手下的这名白龟妖将,稀有高阶血脉,金丹后期巅峰,战斗力以一当十!还有那名毕方妖将,金丹后期巅峰,高阶血脉!
  
      在天阙城,还能找出比它们更好的金丹妖将?恐怕在整个圣灵州的驭兽大宗师的手里,都无法找出这样极品妖将好吧!
  
      你不懂驭兽之道,天阙城的驭兽宗师们岂不是该羞愧的去跳河了。
  
      还有,连一窍不通的驭兽之道,都凌驾于众驭兽大宗师们之上。那其它各行各业,岂不是吊炸天了?!
  
      薛铁虎躯一震,眸光大放。
  
      又在装逼了!
  
      不能忍啊!
  
      他激动的跳起来,朝薛云山怒道:“爹,你们别被他给蒙骗了!他这是在装逼...之前他就是这么干的。我拿二十口灵宝箱子买他一名金丹妖将,他不卖,说他手下的四名金丹妖将都可以晋升元婴妖祖,硬是把金丹妖将卖出元婴妖祖的天价,把我和李希给坑死了!”
  
      还别说,众老祖们一时间真没想明白,苏尘这句“我最不擅长驭兽之道”的话,究竟埋着什么深意。
  
      但是看李希的反应,看薛铁这么一嚷嚷,他们顿时全反应过来了。
  
      苏尘从头到尾,根本就没谦虚过,也没打算什么缓兵之计,徐徐图之。这是在獠牙示威!
  
      没什么他干不了的,没什么他不擅长的!
  
      就连他苏尘最不擅长,一窍不通的驭兽之道,都能把你们爵府、五大世家,给全部碾压了!
  
      其它行业,那就是登峰造极,也不为过。
  
      你们拿什么跟他苏尘争?
  
      众老祖们脸色一沉,阴冷的目光扫向李希、薛铁。
  
      岂有此理!
  
      难道他们这些老祖们会看不出来,苏尘这是在朝他们这些老祖们面前公然示威吗?!
  
      还需要他们两个金丹晚辈来提醒?!
  
      李希早就收拾干净,俯首帖耳。
  
      薛铁被老祖们目光扫过,顿时身躯一寒,低头,缩了回去。
  
      薛云山看了薛铁一眼,淡淡道:“好好说话。苏老祖真这么说了,这白龟、毕方、蟹虾,四名金丹妖将,全都能晋升元婴妖祖?”
  
      薛铁有薛老祖撑腰,立刻壮起胆子,拍胸脯,愤怒的嚷道:“他亲口说的。我薛府和李府的上百位金丹修士,当时都在场,全都听见了!他仗着自己是一尊准老祖,啪啪啪的打我们上百个金丹修士的脸!我们薛府的脸都肿了,这口气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