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506 薛家公子也来送了

506 薛家公子也来送了

扬州酒楼上的众李氏世家金丹修士们,一个个都是怒不可遏,目中充满了怒火凶狠的瞪着苏尘和虾妖。
  
  这家伙太贪得无厌了!
  
  得了足以买下十头金丹妖将的十口灵宝箱子还不知足,居然妄想把四头金丹妖将卖出元婴妖祖的价钱,脸皮比天阙城的城墙还厚,胆子比熊胆还黑。
  
  这金丹虾妖也不知死活,敢自夸它一条虾腿,就抵得上十口灵宝箱子的财货。它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天生一副活该被剥皮抽线下锅炖了的软脚虾样,也敢以元婴虾祖自居。
  
  说得不好听,就是恶意勒索!
  
  胆敢勒索到天阙城第一世家李氏世家的头上,这是活腻了。
  
  至于歃血会鲁山、十三太保一伙,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和李氏世家作对。也无需考虑他们。
  
  主辱臣死!
  
  只是李希公子没有下命令,否则他们众金丹修士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这家伙痛殴一顿,将那四名金丹妖将下锅炖了
  
  李希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难看的脸色冷静下来。
  
  见过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还真没有见过这么皮厚的死猪!
  
  难道这家伙不知道,他和他的美妾、四名妖将,已经被李氏世家四五四十名金丹修士给包围在这扬州酒楼,插翅难飞?
  
  又或者,这家伙早知道他已是瓮中之鳖,所以破罐子破摔,干脆死前图一把口舌之快?
  
  李希不由沉下脸来,心中迅速思索着。
  
  他带了四五十名金丹修士过来,只是一种威慑,不能真的在城内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动手。否则破坏天阙城治安,城主府郑大人那边很难交代过去。
  
  但若是无法逼迫这小子交出白龟妖将、毕方妖将,那么今晚的晚宴就不好办了。
  
  他邀请天阙城的郑灵蕴大小姐、伯爵府薛铁公子和众世家豪门子弟前来,就是为了展示一下他新得两名珍稀金丹妖将。
  
  尤其是在郑大小姐面前,用一切办法吸引她的注意力。
  
  李氏世家已经是天阙城排位第一的世家,想要再扩大自家的势力,最快捷的办法便是联姻,和城主府的郑大人联姻。
  
  他甚至打算将毕方妖将,送给郑大小姐为生日贺礼,以悦其欢心。
  
  他以白龟为坐骑,郑大小姐以毕方鸟为坐骑,这两头坐骑都是天阙城罕见的奇珍异兽。如此一来,怕是天阙城都会羡慕他们,甚至赞两人是珠联璧合的一对。
  
  李希心底飞快的盘算着。
  
  事情进展的不太顺利,比他预计的要麻烦一些。
  
  “找城主大人的侄子郑钧来帮忙?”
  
  郑钧是守城将,有守卫仙城、巡查城区、缉捕邪修、诛杀暴徒之权。在城内以缉捕邪修之名动手,倒是可一举将这家伙拿下。但花费不小,而且会欠下郑钧一个人情。
  
  这郑钧并非世家豪门子弟,只是郑大人的远房侄子,成为一名守城将,在天阙城顶级世家豪门子弟圈子里只算是一号边缘人物。没什么地位,但是有些实权。
  
  但这边缘人物也掌握一些小小的权柄,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之前找天阙城底层的歃血会,是干“黑活”。代价很小,只需付出一口灵宝箱子的财货就行了。
  
  现在找守城将郑钧,当然是干“白活”。但是代价要大一些,估摸至少也要花出五口灵宝箱子的财货,才能请动郑钧出手。
  
  黑活和白活,花出去的财货是拿不回来的。
  
  至于花十口灵宝箱子财货直接从这小子手里买,这笔钱反而是可以“收回”的。只要苏尘出了天阙城,被洗劫那是一炷香的功夫。
  
  可惜,这小子太不识抬举,居然狮子大开口喊出天价。
  
  李希想到这里,朝身后的李侍卫长,淡淡道:“去,去请郑钧来!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吧?”
  
  “是,小的明白!”
  
  李侍卫长立刻心领神会,匆匆下楼而去,找守城将去了。
  
  这种事情,他颇为娴熟。
  
  只要让郑钧以发现一名“可疑”邪修的名义,带一小队数名金丹修士在天阙城内缉拿此人。他们李氏世家的四五十名金丹修士,从旁协助缉拿便可。
  
  如此,则不坏任何规矩,四名金丹妖将手到擒来
  
  守城将郑钧!?
  
  鲁山不由一颤,脖子僵硬,更加绝望。
  
  李希公子派人去把守城将郑钧请来,这是要在天阙城内开杀戒的预兆啊!李公子等不及苏尘出城在动手,要在城内直接抢夺了。
  
  歃血会十三太保们一个个大气不敢喘,垂眉低目不敢吭声,但心底却是乐不自津。
  
  这家伙果然是不知死活,几句话轻轻松松就把李希公子和众侍卫激怒了!
  
  招惹了天阙城的李氏世家,还能有好果子吃!这种仙城大世家,财大气粗,势力根深蒂固,有一万种手段来让这家伙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李希公子派人去请守城将郑钧过来,只要给这小子扣上一个邪修的帽子,死都白死了,没人会去理会这家伙的死活
  
  李侍卫长才刚走不久。
  
  便听到扬州酒楼楼下,一声粗犷的大嗓门急吼吼的传来:“李老弟,听闻你新近得了一头白龟妖将和毕方妖将,这可是罕见的极品妖将啊!哥哥我心痒难耐,迫不及待赶过来看看!”
  
  接着,便是一群修士的脚步上楼声传来。
  
  扬州酒楼此时早就被李氏侍卫包围着,水泄不通,寻常的外人根本进不来。
  
  但显然,李氏侍卫也挡不住这来人。
  
  “不好!”
  
  李希一听这声音,暗道一声不妙。
  
  薛铁!
  
  伯爵府大公子薛铁来了。
  
  说起来,李氏世家和伯爵府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李氏世家乃是世家之首,最近千年才崛起的本城元婴世家。伯爵府却是传承古老的勋爵,比起万年前是衰落了许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压过李氏世家一头。
  
  两家因为经常争夺天阙城的产业,一向面和心不和,明争暗斗很多年。两家的子弟,自然也是难免在各个方面“交锋”。
  
  李希是准备得到白龟和毕方妖将之后,拿来在今日的晚宴上炫耀一番,找这个大好的机会狠狠的挤兑薛铁,落他面子。
  
  薛铁在短时间内,肯定找不到比白龟、毕方更好的妖将了。
  
  但是薛铁却提前到了扬州酒楼,却是很不妥,说不定会搅了他这场局。
  
  转眼,便看到一位白胖金服男子,满脸大笑,带着一群数十名伯爵府的金丹侍卫直接冲上扬州酒楼来。
  
  薛铁的消息颇为灵通,他得知李希正午时分在扬州酒楼设宴,“招待”一位拥有罕见妖将的神秘客人,想要用十口灵宝箱的财货,“买下”两头珍稀妖将。
  
  他听到这个消息,便急了。
  
  不管怎么,都要把这事情搅黄了。可不能让李希在今晚宴席上,当着郑大小姐和众世家子弟面前,威风一把。
  
  薛铁匆匆带着伯爵府的侍卫们,带着二十口灵宝箱子赶过来了赶来了。
  
  薛铁步入大厅,一看李希身前摆着十口灵宝箱子没能送出去,顿时乐了,“哎呦,李老弟,你这十口灵宝箱子还在这里,看样子人家是不收啊,这笔买卖还没完成?”
  
  既然没有成交,那他就有份啊!
  
  李希面色微沉,不悦道:“薛兄,买卖总有一个先来后到吧。不管成不成,这两头金丹妖将都是我先看中,要买也是我先买。”
  
  “不对不对,不管先来后来,买卖一向是价高者得!”
  
  薛铁连连摆手。
  
  他一挥手。
  
  伯爵府的侍卫们,立刻抬着二十口灵宝箱子上来。
  
  伯爵府可是万年跟着通天皇朝初代天子打江山的功臣之一,册封的伯爵之位,世代传承至今。
  
  虽然后世子孙能耐不行,伯爵府最近千年衰落了不少。但是底子也非寻常世家可比,财大气粗,伯爵府才是天阙城真正的头号财神爷。比之近千年崛起的李氏世家,自然要强出很多。
  
  “好东西么,当然是见者有份!咱伯爵府啥都缺,就是不缺这点庸俗的财货。千金难买本爷的心头好!”
  
  薛铁大刺刺坐下,扫了一眼座席上的众修士,最后落在苏尘身上。
  
  在这里的其他都是熟人,只有苏尘、阿奴是陌生人。
  
  显然,苏尘就是那白龟妖将和毕方妖将的主人了。
  
  薛铁朝苏尘笑道,“兄台看样子是嫌弃李老弟这十口灵宝箱子太少了?!我比他多一倍,二十口灵宝箱子如何?”
  
  李希眉头一皱,本来是开口阻止薛铁跟自己争,但是想了想,他还是沉默下来。
  
  薛铁这些财货,一样买不下来。
  
  争也是白争。
  
  苏尘笑了笑,摇头道:“我这白龟、毕方、蟹虾双妖,四名金丹妖将,都是即将踏上元婴妖祖级的准元婴妖将,短则一年,多则数载便能踏上元婴妖祖。薛公子和李公子,谁出得起元婴妖将的价钱,谁就带走它们。”
  
  “呃,你是说它们四个都能踏上元婴妖祖?”
  
  薛铁愕然。
  
  他认真看了看苏尘的脸色,又看了看李希那副脸色。
  
  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为何李希带了这十口灵宝箱子,依然没能买下这四头妖将。
  
  要是按照妖祖的价钱来算,把整个李氏世家卖了,也买不起这四头“准妖祖”级的妖将。
  
  就算是财大气粗的伯爵府,也一样没有这个能耐吃下四头准妖祖级妖将。
  
  整个天阙城,就没哪个势力有这本事。
  
  城主府、伯爵府、本城的五大世家,这些庞大势力,也不过都各有一名元婴老祖坐镇而已。谁家都没有第二位老祖存在。
  
  四头准妖祖妖将,要是一年半载之后如果成为妖祖的话,那就堪比大半座天阙城的强横实力。
  
  而且,手下四大妖将都成元婴妖祖了,主人岂有不成元婴的道理?
  
  连蟹虾这种低等妖族,都能成元婴妖族,他身边那位美妾自然也不例外咯!
  
  主人加一美妾,外加四名妖将,清一色的元婴境。
  
  靠!
  
  一人六元婴,顶的上一座天阙城了。
  
  吹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