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我的理由老公 > 第35章 蓝尘无罪

第35章 蓝尘无罪


  看这架势我知道,我再继续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我起身准备离开。却听老太太阴阳怪气对蓝家的保姆阿青嫂说:“阿青嫂,最近耗子少了啊,猫哭的也太大声了,吵死我了。一会儿拿些盐巴给我宅子里里外外的撒撒,去去晦气。”
  阿青嫂一听,看着我僵了一下,“诶。”
  猫哭耗子假慈悲吗?我听得明白,礼酉欲言又止,后又看着我,我知道这是在安慰我,我笑了笑。
  “我先回去了。”
  “嫂,伊人慢走。”
  我对蓝美玲笑了笑,就与礼酉上车离开了。
  在礼酉送我回到苏未的别墅的时候,我犹豫再三还是开口对礼酉说:“我想辞职。离开上海。”
  “躲起来吗?”
  “我只是觉得好累。我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好。你去吧!”
  我坐在礼酉的副驾驶上,笑了。
  再见了,我的初恋。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除了忙于医院的交接手续以外,还有的就是忙于蓝尘案件的走势,这其中苏未帮了不少忙。最终被抓到真正的凶手,我不认识,苏未说是蓝尘的生意对手。
  蓝尘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去接他,因为我塌上了离开上海的火车,去往长沙,那个辣的够呛的城市。
  除了李文来送我,其他人我也没有说。
  我的行礼不多,除了一背包的药,还就是装满换洗的衣服。
  算起来,这应该算我第三次一个人出行了。一次北京一次意大利,再一次就是这一次了。
  我以为我的旅途应该会是很愉快的。可我没想到会发生不愉快的事。
  火车的卧铺呢分成每个无门的小隔间,分成相对的上中下,我买到了下铺,结果睡在我上铺,也就是中铺的孕妇说要跟我换床铺,我想着她是孕妇,也应该,于是我就换了。
  可谁知道,孕妇的老公就在对面的下铺。我不是特别大方的人,但我始终觉得我让你是情分,不让你是本分。不是道德不道德的问题。于是我就反悔了,我就说:“你老公就在下铺,你怎么不跟你老公换,你跟我换?你睡中铺去吧!”
  “你怎么这样,你没看我是孕妇吗?你就没有一点道德心吗?”
  “有道德心,让你老公睡中铺去啊!凭什么跟我换啊?”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是你自己同意跟我老婆换的。我们是逼你的了,抢你的了。”
  我见过无耻的没见这么无耻的。见他们大声啷啷,惹得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的有的还拿出手机来拍,我也不是吓大的,于是我也大声的说:“我现在不想换了。不行吗?”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还不算话了。”
  我们双方开始争执了起来,列车长也过来了。问清楚了情况,最终结果是我拿回我的下铺。但是和这两人的梁子好像也结了下来。
  他们两夫妻就各种找茬一样,在我睡着的时候,不是故意大声说话,就是闹点动静。孕妇半夜哎哟哎哟叫,谁能怎么办。
  还好她们在半路的时候就下车了。不然我真要被气死了。很快,列车就到了长沙。
  长沙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空气不是很好,灰蒙蒙的。我选择了一家连锁酒店住下。
  当然,我没有忘记给家人报个平安什么的。
  不过长沙的连锁酒店服务真好。睡前还赠送夜宵,还全是不辣的。
  我也是一个神奇的人,吃不了辣还来长沙。第二天我一睡醒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就给我送来了各式各样的早餐。我就在想一个晚上一百多块钱,服务怎么可以这么周到啊。
  吃完早餐,我就背上的药包出门了。倒不是说我是要向老一辈的医生那样做走医。只是一个人出门在外,这样我会有安全感。
  长沙的人对陌生游客很友好。比如我在街边上看上一样东西,没有买,待我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有人拿着东西说送我。我吃个东西,还说刚好我中奖,不用给钱。好像我所有的馅饼全在今天砸到我头上了。
  第一天可能是运气,第二天也可能是运气,可是这么多天下来,酒店送吃又送喝,出去玩也是送水送吃送纪念品。逼得我不得不怀疑这是我在做白日梦还是现实运气爆棚。
  于是天一黑,我就站在了一家只允许女性才能进去的夜店,俗称鸭子店。
  我就不信我这进去,还能运气的白嫖,不过要是真的能白嫖还真不错呢!于是当我的脚跨出去的那一步,我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别太过分了。小师傅。”
  我回过身来,还真是礼酉。
  穿着黑色休闲服,这要是古代,那一定是传说中的黑衣人了吧!我说呢,怎么来了长沙之后总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看。
  “哎哟,好巧啊。”
  礼酉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眼睛看了一眼夜店的广告牌,再看着我说:“一点也不巧。”
  这就是承认专程为我来的吗?“理由呢?”
  “我就是礼酉。”
  我想作弄他,于是我故意指着鸭子店说:“我要进去。”
  我以为他会说不可以,结果他直接过来拉过我的手臂,跟着我进去了。
  不是,鸭子店不是男性禁止入内吗?怎么没人拦着。也是后来我才知道,鸭子也是接受同性恋的……好吧!我孤陋寡闻。
  我和礼酉进去的时候,台上正在表演脱衣舞,台下有男有女的尖叫,甚至还有不少娘娘腔吹口哨。
  这也太震撼了吧!我靠近礼酉,附耳说:“你不会也喜欢鸭子吧!”
  礼酉白了我一眼,我们选择了一个靠前的桌旁的沙发坐下来了。我看到有的富婆拿着一把钱直接往台上的鸭子塞进小裤子里。至于手再里面呆过久,看那鸭子销魂的样儿,我就忍不住尴尬了一下。还不忘看了一眼礼酉。
  没想到礼酉像幽灵一样,眯着眼看着我。在这忽闪忽闪的昏暗的灯光下,若除去那炸裂的DJ音乐,我想我此时是不是在鬼屋,还见到了一个长得帅气的男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