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问卿能有几多丑 > 第四百三十三章:如此便好

第四百三十三章:如此便好

第四百三十三章:如此便好
  
  事实上,玉骊这么说并不是真的嫌弃半夏不知礼数。她只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转移半夏的注意力罢了,毕竟,这是独属于玉骊的安抚方法儿。
  
  果不其然,一听到玉骊的话儿,半夏立刻便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硬生生地挤出来了一个笑容,对着妗蔓裳很是抱歉地道,“公主,对不起,奴婢不是有意的……”
  
  妗蔓裳却是笑了笑,道,“傻半夏,没关系的。不过,你可不能再哭了,不然我就真的生气了。”
  
  玉骊看热闹不怕事大地又补充了一句,道,“蔓蔓要是生气了,可就不要你了啊!”
  
  显然,“妗蔓裳生气”和“妗蔓裳不要她了”这件事儿对于半夏而言,后者更加可怕。于是乎,在玉骊的话音儿刚刚落下的时候,半夏便立刻点了点头儿,答应了妗蔓裳的要求,道,“公主,你放心,奴婢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看着半夏明明一脸的害怕,却还是要强打起精神头儿,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不会再如何如何时的表情,妗蔓裳便忍不住想要笑出声音儿来了。
  
  “傻半夏,你不必太过于在意。即便今个儿没有这档子事儿,我也不会再纵容于她了。你是我的人儿,她竟然就不等青红皂白地动手打你,这让我如何能够忍?即便是她觉得自己颇为委屈,告诉了逍遥王,我也是有理有据。我是她长嫂,管教她原本就是我的职责所在,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逍遥王会如何责骂我,他是个明理的长辈,定然不会因为岑巧心的不知礼数而责怪于我。”
  
  大概是因为妗蔓裳说的几位有理有据,又或许是因为妗蔓裳说话儿时候的声音极其的温和动听,总之,半夏没有再继续太过于纠结。加之玉骊一直在一旁打圆场儿,所以很快的,这件事儿就翻了篇儿了。
  
  见气氛已经平复了下来了,玉骊这才对着妗蔓裳意味深长地道,“大概也不会有人儿过来添妆了,蔓蔓,你要不去歇息一会儿吧?明天儿有的是要忙的地方。”
  
  妗蔓裳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呢,在一旁的半夏却已经接过了话头儿,道,“是啊公主,你还是去歇息一会儿吧。你身子比没有好透,明天大婚之日肯定会很疲惫的,还是趁着今天的时间好好休息一会儿才对。”
  
  见状,妗蔓裳自然是不会过多推辞的。毕竟,半夏不知道,妗蔓裳和玉骊两个人儿却是心中明白的很——妗蔓裳身体里的蛊虫虽然因为罗玖尘的药丸而暂时压制住了,可是也仅仅只是压制住了而已。蛊虫一天不除,妗蔓裳的生命就存在着威胁,是没有办法儿忽视的。更何况,因为蛊虫的存在,妗蔓裳的身子一直都很虚弱,所以也就只能够趁着这种时间里才能够好好休息一会儿了,免得明天大婚之日上出什么状况。
  
  故而,妗蔓裳略微点了点头儿,面具疲惫之色,道,“嗯,我的确有一些累了。半夏,你就在这儿吧,或许还会有其他的人儿来,对了,你记得去同世子说一声,方才岑巧心过来我这里闹腾的事儿。”
  
  说罢,就在半夏点头儿应下了之后,妗蔓裳又忽然来了口,道,“算了,还是让玉骊去吧,免得到时候又牵扯到你的身上。米就在我身边的呆着,没有我的允许,谁叫你你都不必过去。”
  
  等嘱咐完了半夏,妗蔓裳才回过头儿,对着在一旁的玉骊说道,“玉骊,戟岑言那里就要麻烦你过去一趟了。”
  
  玉骊自然是知道妗蔓裳在担心一些什么的,于是乎,她点了点头儿,道,“你放心去休息吧,这些事儿,交给我就是了。”
  
  听到玉骊这么说了,妗蔓裳的那颗心也就回到了自己的胸腔里。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年了,玉骊有怎么样的能力,妗蔓裳还是很相信的。故而,她是真的不是特别担心。更何况,原本就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就是了。
  
  “嗯,那我就去休息一会儿,若是真的有什么事儿,别自己扛着。”
  
  妗蔓裳之所以这么说,也不过是为了防止岑巧心先去倒打了一耙,再害得前去说项的玉骊受到侮辱罢了。
  
  显然,玉骊也听出来了妗蔓裳那番话儿里头的意思,只见她朝着妗蔓裳笑了笑,略微点了一下头儿,而后吩咐了半夏伺候妗蔓裳休息之后,玉骊便直接离开了裳汀阁。
  
  半夏虽然听不懂妗蔓裳和玉骊打得哑谜,不过她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走上前了几步,对着妗蔓裳道,“公主,奴婢伺候你去歇息吧。”
  
  听闻此言,妗蔓裳略微一点头儿,随后便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身子还比较虚弱的缘故,她是由半夏扶着回到卧房去的。
  
  此处不提。
  
  再说方才从裳汀阁离开的岑巧心,在出了妗蔓裳的院子以后,一阵冷风吹来,好似让她顿时清醒了一般。
  
  “小姐?”
  
  月梦看着突然停下了脚步,面露狰狞的岑巧心,心头儿微微发颤儿,有些胆怯地叫了一声。
  
  只见岑巧心稍稍侧过自己的头儿,看着面色有些发白的月梦,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极其瘆人。
  
  “小,小姐……”
  
  月梦有些害怕,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这个时候儿的岑巧心就像是从修罗地狱爬上来的恶鬼一般,令人惊恐不已。
  
  “走吧,回玲珑阁。”
  
  说罢这句话儿以后,岑巧心便直接朝着玲珑阁的方向走去了。月梦还未来得及反应,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岑巧心那样子的性子,竟然会这么简单地就放弃了挣扎和吵闹。她原本以为,等岑巧心回过神儿来以后就会跑到逍遥王和戟岑言的跟前儿,哭着闹着求他们替自己做主。可是,现在……事实好像同自己猜测的不大一样……
  
  岑巧心的心里,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儿?
  
  好不容易等月梦反应过来以后,岑巧心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月梦深深地吐出去了一口气儿,忙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朝着玲珑阁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