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透视小医神 > 第486章 有奸情
    女神王被雪月的一席话说的后退起来,身上的铁链不断摇晃,叮叮当当作响,最终女神王退无可退,竭斯底里的叫道:“我为什么要悔过!我没有做错!起码我还有回忆!我还有回忆!一旦悔过,我连回忆都没有了!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
  
      雪月笑了起来,笑的很灿烂,“是啊,还有回忆,你现在还想劝我么?”
  
      女神王徒然的坐倒在地,“走吧,走吧,你们快走吧,趁我改变主意前走吧,不要回头,希望你以后的日子不用像我这样。”
  
      刘芒还有些发愣,明凯却拽着他给女神王行了一礼,然后快速绕着女神王而去。刘芒看着失魂落魄的女神王,没来由的说了一句,“我曾听人家讲过,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让自己忘记。”
  
      走了几十米,刘芒实在按耐不住,开口向雪月询问道:“那个叫做松雪的女神王真的是松雨的妹妹么?她到底犯了什么过错,被关押在这里一万年。”
  
      “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她的罪名是爱情。”雪月眼中流露出哀伤,“她的故事也是我无意间听来的,她确实是松雨的亲妹妹,那个时候松雨还不是神族的族长,只是一位潜力巨大的后辈,但所有人都觉得他会成为新一任的族长。那个时候神王岛闯进来一位年轻人,从三千世界之外来的人,人们都说他来自魔域,是魔王的探子。”
  
      “松雨奉命杀他,松雪与其他几位神王相随。但过程并不顺利,那个年轻人强大而又狡猾,他用计谋击溃了松雨,劫持了松雪,并带着松雪在神王岛肆无忌惮的的横行了一段时间,以彰显他的强大。可是神族怎么可能任由他胡作非为,他最终被神族抓住,松雪也被营救了回来。”雪月说到这,眼中有了泪光,“年轻人被关押了起来,作为他藐视神族的处罚,神族要于神帝城展开大礼仪,当着所有神王的面一点一点的折磨死这个年轻人,向其他神王宣告神族的不可侵犯。”
  
      “结果松雪爱上了他,并且私自放走了他?”刘芒插嘴道。雪月吸了吸鼻子,用了打了一下刘芒,“别插嘴,听我讲!确实,松雪在随着年轻人横行神王岛的这段日子里爱上了这个年轻人,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怎么可能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被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折磨致死呢,她放走了年轻人,走的就是这条通道。可不知后来因为什么,松雪并没有离开神帝城,被她的哥哥松雨亲自抓住关押了起来。只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会被关在这条通道里。”
  
      雪月说完,刘芒也不说话,只有老炼丹师明凯叹了口气道:“因为她走不了,她走了那个年轻人就会死,只有她留下,那个年轻人才有逃出生天的机会,所以她才留下了,用自己的自由换取了年轻人的自由。”
  
      这个话题有点沉重,雪月甚至哭了起来,刘芒替她擦干眼泪,“我们可是要一起走的,你千万不要学那个蠢女人自己留下牵制神族,我有的是办法摆脱神族对我们的追杀,所以你要跟我一起走!”
  
      “嗯!”雪月重重的点了点头,笑了起来,“我也没有这么傻,我才不会为了让你逃跑把自己留在这呢。我要是走不了,我就拖着你陪我,你想走就只能带着我一起,哼!”
  
      还在神帝城外的松雨忽然面色一变,他感受到自己留在妹妹松雪身上的禁锢有不稳的迹象,松雪不会突然反抗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该死的!我们中了调虎离山计!”聪明如松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关键,天心仪应该是在刘芒身上,天心仪的气息暴露完全是为了引自己出来,从而给刘芒创造出逃的条件!而能让刘芒出逃的,只有雪月!
  
      一万年了,居然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情!那些女人难道一个个都疯了不成!
  
      “你们继续搜索天心仪的所在,宁杀错勿放过!”松雨下了狠命令,自己身形一动就朝神帝城飞去。回到神帝城他的神识只是一扫就发现了雪月不见了,如何不知道雪月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当即他的身形再次一动,来到了地牢,而地牢里已经空无一物了。
  
      直接进入通道,那些神王的尸体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影响,他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自己妹妹松雪所在的地方。等待她的是已经挣脱两条锁链的松雪,松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哥哥,轻柔的开口道:“哥哥,放过他们么?好么?”
  
      “你要与我动手?!”松雨上前一步,浑身气势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散发出去。九星神王的可怕气势如何是松雪这个被困了上万年的七星神王可以抵抗的,不禁身形倒退起来,但她却牢牢的守在通道,不肯让开一步。
  
      一脸惨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松雪摇了摇头,“我不会与兄长动手,但也决不会让兄长过去。”
  
      “你是在逼我杀了你!”松雨上前一步,气息已经狂暴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毁去了老祖宗与我神族的希望!其罪当诛!一万年前你就是这样,一万年后你仍旧不悔改!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么!你这个蠢女人!”
  
      只是一挥手,澎湃的神力汹涌而出,松雪的身形犹如狂风中的稻草,重重的摔在墙壁之上。一口鲜血顿时喷出,她却依然坚毅的稳住身形挡在松雨前行的路上。
  
      松雨一声冷笑,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剑锋直指松雪的咽喉,“让开,否则死!你知道我的,我一旦下了决定就不会更改!拦在我去路之前的不管是任何人,我都不会心慈手软!”
  
      这一刻,松雨动了杀机,狂暴的杀机犹如暴雨般不断砸在松雪瘦弱的身躯上,却无法使得松雪后退半步,只能淡淡的听到松雪的声音。
  
      “我曾听人家讲过,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自己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