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蜀之昂 > 第八十八章:桃花源

第八十八章:桃花源

  01
  
    土肥原没有敲门,转身走了。
  
    藤原其红打开床头灯,翻开了手边上的杂志。
  
    桃花源的故事发生在北海道的札幌,笔调很有女性味。
  
    突然,一个奇怪的念头抓住了藤原其红的心,使她坐起了身子。
  
    这篇故事就算不是一个菊子的亲身经历,也应该是那边色道课的辅助读物。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暗暗地换了一个视角,藤原其红很快就沉迷到了它的情节中……
  
    02
  
    女主角自称和子,家庭殷实。
  
    一天,和子从书包里翻出了一封恐骇信,还有好几张自己在浴室里面的裸体照。
  
    三个月前,父亲把一个外面的年青女人带回了家。和子很不满,大骂自己的继母是个狐狸精。
  
    显然,没有继母的暗中相助,任何人都不可能得到这样的照片。这种东西,又不能拿给自己的父亲看,而且是有口难辩。
  
    “行!我接受你的挑战!”
  
    和子找到了一张继母的艳照,把它撕得粉碎。
  
    03
  
    对照恐骇信给出的地址,和子确信藏在林间的一幢红木楼就是桃花源别墅。
  
    有一条碎石小路,石缝间长满了嫩绿的小草。大门上还有一扇虚掩的小门,里面响着哗哗的喷泉和悦耳和风铃。
  
    体育老师三宅拉开了门:“真是不错,勇气可嘉!”
  
    “已经到了,那就请老师也信守承诺,还出那些底片。”
  
    “当然!你应该到客厅里坐一坐!”
  
    突然间,和子看到了自己父亲的座驾,心想这里应该也是我的家。
  
    04
  
    客厅布置就像欧洲人的城堡,生硬如铁。
  
    三宅给和子倒了一杯茶,放到了铁茶几的上面。
  
    “哦……哦……”
  
    和子清楚地听到了继母的浪叫声,热血一冲就沿着又窄又陡的地梯,到了阴暗的二楼。
  
    屋中央立着造形雄壮的木马,被黑带蒙眼的继母骑在上面辗转反侧。她的四肢都束于腰后,依靠一根吊绳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怎么样?愿不愿再赏她几鞭呢?”
  
    “我的父亲呢?”
  
    跟在身后的三宅将一把九尾鞭拍到和子的手上:“他去散步了……”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人人都在劫难逃。
  
    05
  
    皮鞭下,妖媚的继母挥汗如雨。
  
    背上已是红痕交加,赤裸裸的胸前也艳若桃花。
  
    “够了!别以为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三宅紧紧抓住和子的双臂,又轻飘飘地说了句:“十分抱歉,你的父亲投资股市失败,跳楼身亡。我们已经清算了他的公司和房产,还留有一个巨大的缺口。”
  
    “不可能!”
  
    看到和子歇斯底里,三宅没有再多说废话,强硬的五指却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一颗接一颗的小纽扣跳到地板上,滚向墙边和屋里的各个死角,就像是带伤而逃。
  
    “不……不要……”
  
    三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神秘的笑容,就像坐拥万物的上帝,一言不发。
  
    06
  
    在文章的字里字外,沉沦就是万物的最终归属。
  
    所有的抵抗和挣扎都毫无意义,只有放弃才能重拾幸福。
  
    很想去问一问山见夫人,藤原其红就翻身下床,趿上一双轻便的布拖鞋。
  
    隔壁的木门没有关,屋里却没有人。灯光朦胧,香炉里轻烟袅袅。床上还有余温,衣帽架上挂着将军的黄呢制服和空荡荡的武装带。
  
    “疲惫不堪借宿时,夕阳返照桃花源……”
  
    横幅上的徘句亦书亦画,散淡的笔墨就像是一杯杞菊茶。
  
    也不知道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藤原其红睡到了一张中式床上,很快就坠入了梦乡。
  
    07
  
    在梦里,老石匠还不到四十岁,有些落拓潦倒。
  
    还有个女人的背影,微微卷曲的长发披散在双肩上,翻着波浪。
  
    女人背对著这一边,看不清楚。头发很美,微卷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
  
    脱下银灰色的细呢大衣,里面是一套深红色的洋装,就像是一瓶韵味绵长的葡萄老酒。
  
    “脱吧!”
  
    “就到此为止吧……”
  
    女人的声音很小,几乎是听不清楚,只能连蒙带猜。
  
    沉默片刻,女人慢慢脱下洋装,露出了黑色的乳罩带和雪白的后背。脱鞋时,女人侧了侧精巧的头,身体的曲线十分性感。
  
    “我是不是该叫一声山见夫人?”
  
    “不,不是这样……”
  
    这时,有一条起铁锈斑的蛇溜进了屋里,惊醒了无端的梦。
  
    藤原其红翻到床边,摸到了一把沉甸甸的左轮枪和一滩冰凉的水迹。
  
    08
  
    蛇有寓意,枪也是某种象征。
  
    将军的枪来自于美国的柯尔特公司,大口径的枪管是十三厘米,配有五发特制的开花弹。
  
    在军械所,试枪员曾给学员们介绍了几种新武器的性能:“从触发到射出膛,高速的子弹头拥有强大动能。在百米之内,我们的三八式步枪,能连穿好几张结实的牛皮。在三百米之内,都能做到一枪毙命。你们是到敌后执行特殊任务,主要是使用手枪。一般说来,手枪属于自卫武器,杀伤力不大。毛瑟自来得手枪可以连发,也是既笨重又精度不高。”
  
    这时,试枪员拿出几颗模样特别的开花弹,冷冷地说:“别看这家伙不起眼,它**到体内,会发生连续翻滚,就像是一把绞刀。有了这种配弹,你们的小手枪也能一弹夺命……”
  
    摘下压有暗花的皮质武装带,藤原其红用手指擦了一擦乌亮的枪管,在微微凸起的准星下带出了一层薄薄的壳,就像是附在锅边的米汤糊。
  
    09
  
    玩了一会,把枪压在枕下
  
    突然,藤原其红感到喘不过气。
  
    下腹部就像被谁很歹毒地捅了一刀,热血外涌。
  
    真是要命,每月的经期提前了……这时,偏偏山见夫人又回来了,刚刚拉开门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什么事?”
  
    土肥原看到了藤原其红的窘态,扬起头就哈哈大笑……
  
    “死一回,活一月。”
  
    听到这样的话,山见夫人也从卫生间里打来了一大盆热水。
  
    “出去吧!别让我们的女儿再难为情……”
  
    就像是完全忘掉了自己的左轮枪,土肥原只取走了自己的军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