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水浒燕歌行 > 第五十二回 芳菲露草

第五十二回 芳菲露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画舫上的嬉笑声一直响了半夜。三更过后,方才渐渐安静。王矮虎如神游太虚,感觉不到自己身在何处,只觉浑浑噩噩,到处虚无飘渺,天地间只有这一个无边无垠的极乐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王矮虎感觉脑袋被猛力摇晃,随即哼哼叽叽地醒转来。感觉阳光刺眼,忙又将眼睛闭上。勉强坐了起来,被子滑下,露出光光的身子。旁边一个女子叽哩呱啦地对他说话,神情焦急。见他一脸茫然,忙改用生硬的汉话说:“矮虎桑,中国的船队走了!你要不要跟去?”
  
  王矮虎糊糊涂涂地一想,猛然醒觉,大叫一声,赤身裸体跑出舱外。凭栏一眺,见淡淡的海雾之中,宋军船队已浩浩荡荡地远去。慌忙攀上栏杆,恨不得跳下去,看看波浪涛涛却又不敢,急得都快哭了。
  
  一群女子从身后跟出,纷纷跪倒,手里捧着衣服、靴子、兵刃、香囊、碎银,全是王矮虎的物事。一人道:“矮虎桑,你若愿去,奴奴愿意助你!”王矮虎跳脚道:“有劳,有劳,快些个!”众美帮他着衣穿裤,一女子将亵衣捧在胸口,恳求道:“矮虎桑,这件衣衫留给奴奴做个念想罢。”王矮虎看也不看,叫道:“拿去!”那女子狠狠吻了一下上面的一块黄斑,激动地叩头谢恩:“啊哩嘎桃!”(ありがとう,谢谢。)
  
  画舫上放下一叶小舟。王矮虎跳上去,腿一软,坐倒了。四个日本汉子抡开臂膊拼命划桨,胜似龙舟竞渡。王矮虎不停地催促:“快划,快划!”海风兀自送来众女子带着哭腔的喊声:“撒洋那拉,撒洋那拉……”(さようなら,再见。)
  
  宋军能丢下王矮虎这名步军将领?决计不会。天刚亮时点卯,发现少了王矮虎,逐级查找,小卒说他昨夜曾奉命前去传令。宋江道:“这厮定是色心难制,偷香去了。恁般违抗军令,若不予惩戒,怎能服众?”立即命令船队起锚。又命阮氏三雄在船队之尾行驶,救应王矮虎。
  
  阮小二在船尾望见一艘小舟划来,喜道:“矮虎兄弟毕竟不含糊!”教舵手放慢船速,却不敢掉头去接,因宋江有令,教王矮虎自己来追。
  
  四个日本汉子挥桨如风,累得汗流浃背,实是尽了全力。王矮虎眼巴巴地瞧着船队,数着:“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近了,近了……”距尾船只有十丈来远时,看清了阮小二、阮小五的模样,眼泪夺眶而出,叫道:“阮家阿哥,莫要丢下俺!”“噗嗵”跳下水,用狗刨的姿势向前猛游。阮小二忙也跳下,疾冲上前扶住王矮虎往回游。
  
  二人扯着绳梯上了大船。王矮虎瘫软在地,瑟瑟发抖,不停地呕吐海水。他是旱地上的好汉,水性极差,又慌又急地游了这么远,已经力尽虚脱。阮小五对那四个日本汉子拱手叫喊:“多谢,多谢!”日本汉子张着舌头喘气,连说“撒洋那拉”的气力也没有了。
  
  阮小二服侍王矮虎喝了姜汤、换了干衣,乘小舟往中军巨舶去见宋江。一进船舱,王矮虎自知理亏,叫声:“哥哥。”低头跪下。
  
  宋江道:“王矮虎,你昨夜风流快活得紧啊。”王矮虎心想,宋江必定甚么都知道了,硬着头皮道:“小弟一时糊涂,抑制不住这生平第一大嗜好,违了军令,哥哥责罚俺罢。”宋江道:“好啊,你既知罪,便责罚好了。孔明孔亮,将这贪杯好色、目无军纪的王英拖出去砍喽!”
  
  在座的将领都大吃一惊,心想王矮虎虽违令渔色,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又及时赶回,虽理应责罚,无论如何也罪不至死。但见宋江面沉似水,似乎并非说笑。孔明、孔亮揣摩宋江心意并非真要斩将,磨蹭着去绑王矮虎。一见王矮虎开口,立即止步。但听王矮虎道:“哥哥,俺只是找女娘耍子,又没耽误甚事。俺这颗头还是留着打海盗罢!再说日本人要‘度种’,俺也算做了件好事。”
  
  宋江冷笑道:“优化族类,在于诗书礼仪、风俗教化。借种生息之说,荒诞之极!你欺骗愚拙女子,渲泄私欲,是为不仁;背妻苟且,是为无信;违抗军令,是为不忠。恁般俷德无耻的小人,大宋王师岂能容得下你?”
  
  王矮虎愈听愈惊,后背上冷汗真冒。暗想自己为人坦荡率真,“好色”二字平素决不掩饰,况且汉子好色乃是天性,谁肯深责?但今日宋江动了真怒,这“生平第一大嗜好”要为自己带来生平第一大灾祸了。
  
  李逵忽道:“哥哥,你忒不通情理。去外人船上睡一觉,能有甚事?且饶了矮虎兄弟,下次见了女娘,铁牛杀了便是。管保再没这鸟事。”宋江喝道:“黑厮晓得甚么?”这时在座的将领纷纷下跪求情,所道皆是“目今用人之际,权且饶他性命,以期戴罪立功”之类。宋江只是冷笑。
  
  王矮虎偷觑宋江脸色,见他始终不为所动,不禁心生绝望,忽道:“哥哥,小弟初见你时,不识得你,争些儿将你心肝剖来吃了。你便怀恨在心,编排缘由取俺性命,是也不是?”宋江一惊,森然道:“你说甚么?”心想某只是作戏略加责备,哪知这实心的兄弟当了真,搬出陈年旧事,又将自己说得狭隘不堪,着实使人气恼。
  
  王矮虎道:“若不是,斩了小弟,哥哥心不心疼?”宋江微微点头,道:“某实不愿。然则军法不容情,不得不如此。”王矮虎道:“那好。恳请哥哥回到海州后,就说俺是在战场上阵亡的,莫提‘度种’。否则小弟愧对燕顺、郑天寿两位结义兄弟的在天之灵,愧对家中娘子。”言讫落泪磕头。
  
  宋江突然想到,昔日在清风山清风寨落草的燕顺、王矮虎、郑天寿三人,现今只剩王矮虎一人了。想起阵亡沙场的诸位兄弟,顿时心生伤感。宋江本就无杀他之意,此时心中恚怒已消,于是亲扶王矮虎起身,道:“兄弟,我若杀你,便是自残手足。宋江岂是此等人?只盼你做事愈加老成,不堕咱梁山好汉的声名。”王矮虎垂泪稽首,终于明白了宋江的一番苦心。兄弟之间再无嫌隙。
  
  接下来的几日,宋军两路并进,航行得十分顺利,从未遇见过小股海盗。但越是风平浪静,宋军越是戒备。大家曾落草梁山,都明白这个道理:已成气候的贼寇,组织严密、号令统一,不会轻意袭扰官民。
  
  这日天色阴沉,海上大雾弥漫,辰时兀自不见太阳。宋江增派视力好的兵将在船上瞭望。东南方出现不少小黑点,渐行渐近,看清是一个船队,约有七八十艘小海鳅,船上鼓声咚咚,士兵摇旗呐喊,杀声震天。宋江道:“终于来了。彼乘大雾忽至,必有诡计,先教弓弩手试探。”派花荣、张清、龚旺、丁得孙率两千名弓弩手,乘海舶四十艘,列成扇形。待彼又驶近十余丈,宋军梆子一响,箭注如雨。
  
  一轮箭射毕,却不闻敌人惨叫落水之声,船只也不见晃动。花荣沉吟片刻,道:“蠢然倭奴,莫非也要行‘草船借箭’之计?”随即下令,第二轮攻击改用火矢猛射。果然七八十艘敌船全部燃着,海水和天空都被映得通红,蔚为壮观。宋军大声欢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