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史上第一女巫祖 > 第二十七章 危机!

第二十七章 危机!


  胡说八道。
  她都没这么睁眼说瞎话。
  听着屋外已经清晰的脚步声,来者根本就没有掩饰自己的意思,对于自己极度的自信,也是对屋内人极度的自负。
  这个世界的巫似乎都极度的自信?便如一开始进门就想击杀她头颅的林郎。
  1,2,3,4,……8个,竟然有八个巫!这对于离城这座边境小城内的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大概仅次于天了。
  怪不得这么嚣张。
  人多,而且实力强,一个顶百十个人。
  外边的人就如干支之想的一般,根本就没想过遮掩自己的行动,在他们看来他们八人解决普通的凡人不过一瞬间的事,林郎便是逃的时间再长,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他也到了逃到头的时候了。
  今晚就叫他无处可逃!
  此时林郎的声音已经停下了,只有外面急骤靠近的悉索脚步声,明亮的房间内空气都似有万斤重。
  “你继续说。”
  软糯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林郎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意思是叫他说法典的事情,嘴上已经开始说着,心里却觉得矮人说不准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这种时候还在意他瞎说的借口。
  一那外间的脚步声,林郎不信她没听见,就是她没听见,以她那仆从剑客的能力也该听到了。
  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不该惊慌失措,最次也该心慌乱乱,想着逃跑吗,还有空在这听他瞎说。
  林郎觉得看在她即将为他争取到拖延时间,为他牺牲份上决定赠送她一句重大的真话:“我体内的东西叫巫之法典,其实它叫巫之法则,其他人都不知道这真名。”
  干支之无动于衷。
  门外的声音已经近到仅靠耳朵就能听到。
  林郎看了一眼不知何时站在他身侧的干支之,眼内认真:“给你说个重要的吧。”那眼内施舍般的神色,干支之眼神微动,看着林郎的脸,就听他道:“这法则,其实不是个好东西,现在我都后悔了。”
  “你看我现在的巫力几乎所剩无几,体质虚弱的连普通人都不如,连等级再过两天都要失去巫者的身份了,体内的元丹已经由五个变为了两个。”元丹是巫力的存储,成为巫者的标志便是体内元丹的形成,元丹的数量代表巫者的等级。
  元丹越多的巫,实力越强横。
  “这都是那巫之法典,这本书给吞噬的,在这样吞噬下去,不说巫者的身份,不说我的身体会被侵蚀的乞丐都不如,过两天我怕是命都没了。”
  此时林郎的神色有些痛苦,倒没了之前的奸诈滑调,真实了许多。
  干支之平静的问道:“你为何不扔掉法则?”
  宝物是宝物,但是不是适合自己的,尤其这宝物变成了伤害自己的致命利器,最正确的行动,便是扔掉。
  所以拿出来就好了,再和别人做交易,高价卖给他人,赚了一笔再逃跑。
  岂不是更好?
  林郎:这小孩好奸!
  似是被干支之这直白的问题给噎住了,林郎激动了起来:“你知道巫之法则代表的是什么吗!”
  干支之:“不知道。”
  “你!”
  “但我知道,你不扔掉,你会死。”
  林郎这会一点没有之前的阴沉奸诈,像是炸了毛一般小孩都不如,他居高的指着无动于衷的干支之:“你血是冷的,都没情绪?你知道这本法则代表了什么吗?!”他的腹部突然出现一团黑色的光息,同一时刻干支之眼皮抬了一下,往前走了一步。
  林郎笑:“还以为你真没情绪?你这么聪明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你应该知道巫者是没有黑白两色的,唯一的白色便是那中央王城的大司巫!也就是巫灵为太阳的最原生巫灵。”
  “这黑色!传言便和暗之巫灵有关,征服这本书,就能得到那暗之巫灵!暗之巫灵!看大司巫,只要得到暗之巫灵!就能成为下一个大司巫!”
  “我怎么可能放弃,怎么可能!!”说到最后的时候,林郎甚至有些癫狂,干支之冷眼看着,青峰在她后面站着,林郎站起身,似乎有些吃力:“我就是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愚蠢!
  随之而来的是地动山摇的破裂声,整个屋子都要倒塌。
  客栈内传来男女慌张的尖叫声。
  晃动结束后,天空中四面八方出现八个黑色袍子的人包围了这个客栈,一看便是巫。
  至于为什么看的这么清楚。
  干支之抬眼,屋顶没了。
  客栈的男女尖叫也消失了,透过断裂的墙,干支之看到了隔壁两个只着亵衣的男女半跪于地,瑟瑟发抖。
  身旁的林郎不复初见的佝偻模样,玉树临风,潇洒的站立在原地,除了脏污的脸,外表看不出一丝狼狈。
  林郎没有跪下,因为他是巫者,这些巫者只是和他同等级。
  干支之没有跪,身后的青峰自然也不会跪。
  与这林郎牵扯到一快,她必死无疑,这群人都要杀她了,她还入乡随俗个屁啊!
  她两个非人类就是拼死都不能失了人格,想到被发现后之后的可能发生的事情,为了防止被发现,只能站立在这八人的对立面了。
  空中传来掷地有声的质问声:“你二人为何不跪。”整个离城因为这一句都似乎陷入了某种危险之中。
  干支之没说话,林郎替她说话了,对着空中的八人,声音嚣张:“便是不跪又如何!”
  这仇恨值替她拉的妥妥的,都不需要她再拉仇恨了。
  “林郎你死期将至,交出偷盗的东西,给你留个全尸,巫者的身份也给你保留着。”说完看见下方残缺的地板上依旧站立不动的两人,内心肝火大动。
  千百年来凡人见了巫者哪个不恭恭敬敬的,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离经叛道,大胆的凡人!
  不重巫者,可杀!
  半圆月亮方升至最高空,下方这方寸之地却无半丝月光透进来,令人窒息的黑暗。
  “哈哈哈哈哈!”
  那人要动手的动作被林郎的大笑止住,林郎嘲讽:“我一方血脉早就被尔等虐杀至死,留全尸?保留巫者的身份?”他笑的比之前还要癫狂:“我巫者的身份庇佑谁?至今谁又能让我庇佑?!!”
  “我只会活着自己保留巫者的身份!杀死尔等,陪我那至亲一起下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