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时空的裂缝 > 第五十六章:两个时空

第五十六章:两个时空


  “信任吗?呵!”齐泽冷笑起来:“他不配。”齐泽终究选择了站在自己的立场,聂鸢开始懂得秦风那句,因为你是第二个相信我的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建立时的千砖万瓦,瓦解时只需轻轻一推。
  回到酒店的房间里,聂鸢把打包的饭递给秦风。秦风感谢过后,吃得一脸满足。她看着秦风的脸,想了一会儿道:“我出去碰到齐泽了。”“哦,很正常的。以前齐泽和我,经常来这块玩的。”她清楚地捕捉到秦风的眉眼飞舞起来,短短一瞬后就消散了。
  “秦风,我不去了。”聂鸢低下头去,偷偷观察他的表情。秦风边吃边道:“那不是很好吗?秦峥也在过来的路上,我待会把地址给他,你跟他待在一起比较安全。”她瞥见秦风手腕上的手表,是她上次送的那块。从夏天到冬天,想不到已经过了这么久。
  秦风不能回到事发之前的时空,当然就不能更改结局了。聂鸢作为旁观者,是可以回去的。何姣姣自己能不能救下来,她丝毫没有把握。即使不知道结果如何,她仍旧想去试试。
  “我待会就先走了,你就在这里等秦峥。”秦风自然不知道聂鸢的决定,他把吃完的饭盒系好在垃圾袋内,扔进了垃圾桶。“你要小心。”聂鸢提醒着,秦风笑了起来:“你别操心了。我不是柯南,哪那么容易找到凶手。再说了,就算真的碰上了,我未必会输啊!”
  他离开了,朝着事发的湖去了。聂鸢麻利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跑出了酒店。脚下生风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后面追逐着她的黑洞,正一点点吞噬着她。她停下了脚步,闭上了眼睛。呼啸的风里,飞散着少年们的声音。
  “嗨!看你齐爷爷的滑板技巧!”
  “哇!秦胖傻,这道题你终于做对了!厉害!”
  “哎,姣姣,阿泽。我这回考试又砸了!”
  “啊?!怎么砸的啊?!”
  “我考到一半睡着了。。。。。=。=”
  “傻X,没事,有我给你垫背呢!我是刚考试就睡着了。╮(╯▽╰)╭”
  “你们两个真牛掰!”
  “。。。。。。”
  睁开眼的那刻,她是站在大街上,而秦风,何姣姣和齐泽,正人手一碗小吃,吃得津津有味地谈论着,不时听到他们大笑的声音。聂鸢算是看到了何姣姣的庐山真面目,何姣姣皮肤算不上白,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黑。
  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那双眼睛大而有神,鼻梁小巧直挺,配上一张鹅蛋脸,竟是别样的美。灵气这个词,在何姣姣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一双褐色的眸子,仿佛会说话般,特别地灵动。
  齐泽每次说话的时候,都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眼睛。齐泽的长相与十年后没有太多变化,所以聂鸢一眼就认出来了。倒是秦风,真得叫聂鸢认不出来,那个白胖的,且是三个人中最矮的,因脸上的肉太多,显得眼睛比较小,一副懒散的模样。
  “哎,待会我们一起去后面的堤坝滑一下吧!”齐泽举着手中的滑板道,何姣姣扬了扬眉毛:“你平地滑都会摔得狗吃屎吧?!你还去堤坝滑,那不得我们把你架回去啊!”
  “看着!”齐泽扔下滑板,右脚踩了上去,左脚在地面加大力道前进后,他双脚踩在上面,控制着滑板如游龙般来回摆动。“可以啊!齐泽!”何姣姣鼓起掌来,一旁的秦风见状也学着鼓掌:“阿泽好棒!”
  齐泽滑回到何姣姣面前,得意地昂起脖子:“怎么样?!去不去!”“去呗!反正考完试了。”何姣姣踩上滑板,把齐泽从滑板上踢了下去。她控制着滑板,丝毫不比齐泽差,只是动作略显青涩。
  “我不去了,要回家念书。”秦风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道。齐泽不满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不是吧!都考完试了,你还念书啊!秦胖傻,你不能这么扫兴啊!”何姣姣溜到秦风的面前:“秦风,你总得让脑袋歇一歇吧?!”
  秦风叹着气:“我太笨了,而且注意力不集中。我知道我学习不好,但我还是想努力努力。说不定哪天我就开窍了呢!”“哎呀!有我给你垫底,放心啦!”齐泽揽着他的肩膀,开导着。“你是没那个心学习,你要是认真起来,才不会是这样呢!”秦风低下了脑袋:“对不起,我真的想回去念书了。”
  “那你回去念书吧!我们也。。。。。”何姣姣刚想说回去的话,就被秦风打断了:“不要。你们玩吧!不要迁就我的选择,不然我会不开心。”何姣姣点了点头:“那你回家小心点啊!”“你们玩得开心点啊!”秦风对着他们招手,露出招牌式的傻笑。
  这里很暗,暗得什么都看不见。秦风蹲在堤坝上,听着远处的流水声。再有五分钟,这里将变得热闹起来,他捂住跳得飞快的心脏,等待着那个时刻的来临。
  鸣笛声响起了,大灯吵醒了暗夜中熟睡的小河。无数个手电筒,在下面的草地上搜寻着,小小的岸边,正不断地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来!认认!”一辆车停在岸边,一只有力的大手,从车内拽出一个小胖子。
  “来了。”秦风顺着一旁的草坪滑落下去,静静地呆在杂乱的现场。十四岁的秦锋处在昏沉沉的感冒中,就被打捞上来的尸体,吓得清醒了过来。何姣姣的尸体被水泡得发胀了,浮肿起来的手指,比秦锋肥肉堆积的手指还粗。
  秦锋害怕地后退,一只手将他拖到了河旁,他的头就按到了河水里。浑浊的水充斥着口鼻,被吓到的神经让他浑身抽搐起来。秦风转过头不看这一幕,在人群中找着可疑的人。
  秦峥告诉过他,凶手一般会回到案发现场查看的。他细细地寻觅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慌,接着转为义愤填膺:“败类啊!偿命!”秦风的头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突然他听到齐泽的哭声。“姣姣!姣姣!”齐泽挣扎着从车上下来,身后是他父亲急坏的脸:“拐杖都没拿!你想摔死啊!看死人不吉利!”
  齐泽没有管那么多,脚刚一落地,就摔倒在地面上。他奋力地往何姣姣的方向爬着,被父亲强行拖了回来:“看看热闹就行!看完了就给我回医院躺着!”“我不!”他怒吼着,回应他的是父亲有力的耳光。
  秦风的记忆里,没有这么一段。齐父的耳光,在齐泽的脸上没有停过。齐泽的脸没多久就肿了,比秦锋的脸还胖。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我要见姣姣!”齐父没有办法,拉着他的衣领拽着他一路到尸体附近:“看!你看!看完了吗?!”
  何姣姣本来的小麦色皮肤,被泡得发白。整个身体都是肿着的,齐泽的眼泪迅速地落着,他无力地抓着齐父的裤脚:“爸,这不是姣姣。”“这就是!刚刚你要看的不就是她吗?!”齐父烦躁地踹了齐泽一脚,齐泽后退着摇头:“不是!姣姣不是这样的!”
  齐父对齐泽又是一顿揍,把他拖回了车内:“回医院!”齐泽平时的意气风发没了,他呆滞地看着那具尸体,喃喃自语:“不是的。姣姣说下个月跟我比赛的,她从来不爽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