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盛唐高歌 > 289 天下苦唐久矣

289 天下苦唐久矣

    ♂
  
      一举谋得拨汗那的王位,好处还没捞到,反倒把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的家底用去大半,阿了达感觉自己被人在心头剜肉般痛。
  
      不过就是让阿了达再选一次,他还是选择跟大食和吐蕃合作,人的一生,有几个人能等到登上王位的希望,有机会成为一国之主?
  
      也就是这样,阿了达才强忍内心的不快,在这些心怀不轨、各自打着小算盘的人中间盘旋。
  
      看着在场的人,阿了达不知道当大唐的铁骑到来后,会不会真心去和大唐的军队打仗。
  
      不过,阿了达并不在乎。
  
      上了这条船,要下船就难了,阿了达不服大唐管辖,带着族人四处流浪为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要是真守不住,大不了高呼一声,带着部下和族人消失在茫茫的荒漠中,像吐蕃、大食就困难点,跑得了和跑不了庙。
  
      阿了达让待女给在场的人都斟满了葡萄美酒,然后举起手里的琥珀杯说:“诸位,中原有句话叫[天下苦秦久矣],在这里我们想说[天下苦唐久矣],为了我们不用再看大唐的脸色,为了不用去讨好大唐的官员,为了不用再拿我们的财货和牛羊进贡给大唐,这次我们齐心协力,把进犯的大唐士兵一网打尽。”
  
      “对”毕尔斤猛的一拍桌子,大声地说:“就跟他好好打上一仗,看看谁的拳头硬,说起打仗,我吐蕃从来就不怕大唐,这次正好跟他们决一胜负。”
  
      古太白放下酒杯,轻轻抚身随身携带的镔铁宝刀,战意昂然地说:“大唐这次出征,可以说出动了大半西域的兵力,我们以逸待劳战胜后,不仅仅是保护拨汗那,整个西域都是我们的战利品,经此一役,西域就得易主。”
  
      “正所谓猛虎架不住群狼,只要我们众志成城,此战必能功成。”丹拜在一旁附和。
  
      阿了达大声说:“说得好,让我们用这杯酒,预祝这次能马到功成。”
  
      众人一齐站起来说:“马到功成!”
  
      相互碰一下杯子,然后很有默契地哈哈一笑,一张张笑脸背后,每个人都在敲着自己的小算盘:
  
      阿了达:你们想把我当枪使,不管,有好吃就先吃着,看到势头不对就跑,跑到茫茫荒野中,怕什么?
  
      毕尔斤:吐蕃是一片神佑之地,除了吐蕃的将士,其他人踏足都要受到神灵的诅咒,这一次是混水摸鱼捞好处,看到肥肉就咬一口,要是势头不对就退回吐蕃,反正唐军也不敢深入吐蕃境内,就算是失败,前面那一批镔铁已经足够;
  
      丹拜:打仗是他们冲在最前面,跟在后面捞好处,运气好捞一块地盘立国,运气不好也就是回到以前,这一笔帐,划算;
  
      古太白:只是一点好处和一个口头承诺,就拉拢这么多人去跟大唐死磕,不知减少多少大食勇士的牺牲,实在太划算了,一直没交手,也不知大唐军队的战斗力有多强,也不怕,西面广阔的土地都是属于大食国的地盘,随时可以撒退;
  
      各人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相互打量时,一个个又流露出和熙的笑容......
  
      “令,甲队在盘风谷扎营”
  
      “令,各部依次行军,不得骚扰沿途百姓。”
  
      “令,丁队日落前抵达望松峰。”
  
      张孝嵩把部队分为三千人一队,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命名,在他的指挥下,部队快速有序地向前推进。
  
      几万人一起骑马策奔时简直就是地动山摇,百姓和牧民远远避开,他们可以避开,可有人避不开,所在地区的官员、部落长老主动在队伍的所过之处,备下茶水、干粮,供路过的将士享用。
  
      这是百姓的一番美意,张孝嵩早有命令,将士沿途可以享用茶水解渴,其它的一概不得接受,要不然那么多人,很容易就把一个小部落吃光喝净。
  
      三万精壮男子,饭量那是杠杠的,张孝嵩是一个爱惜羽毛的人,不想在这些小节上败坏名声。
  
      张孝嵩在独断大权,遇事可以先斩后奏,是西域的无冕之王,所到之处都受到隆重的欢迎。
  
      然而,当张孝嵩行至康罗部落时,突然改变了立场:
  
      康罗源自昭武九姓,经过多年的分裂、融合,最后形成以游牧为主的部落。
  
      大唐的大军一到,康罗部落的族长呼缦提不敢怠慢,早早就率人等候张孝嵩这位西域的冕之王的到来。
  
      游牧民族与张孝嵩交集不多,可平日放牧多多少少会与其它势力产生误会,一有矛盾就得找人仲裁,当两者僵持不下时,张孝嵩的意见就变得至关重要。
  
      都说县官不如现管,大唐皇帝固然让人敬,在呼缦提的眼中,张孝嵩却更让人畏。
  
      远远看到张孝嵩骑着高头大马来了,呼缦提马上骑上跑过去,离张孝嵩还三丈远时就喝停下马,快步走到张孝嵩面前,恭恭敬敬地说:“呼缦提见到张御史。”
  
      张孝嵩笑着下马,对呼提缦说:“有劳族长出来迎接,有劳。”
  
      “不敢,张御史此行征讨那些叛臣贼子,为西域清除障碍,还西域一个朗朗乾坤,我们做一点点小事,又何足挂齿。”呼缦提一脸恭敬地说。
  
      在族里,呼缦提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可在西域无冕之王张孝嵩眼里,可以说不值一提,哪敢在张孝嵩面前叫辛苦。
  
      不待张孝嵩回话,呼缦提马上又笑着说:“张御史远道而来,一路辛苦,我在软帐内备了薄酒,还请张御史和诸位将军务必赏光。”
  
      “这样不好吧,要让族长破费。”
  
      “哪里,哪里,张御史和诸位将军能赏面,那是我们康罗一族的无上荣光。”呼缦提一脸恳切地说。
  
      张孝嵩沉吟一下,很快点点头说:“既然族长这样盛情,那我等就却之不恭了,好吧,某和这三千将士的晚餐,就有劳族长准备了。”
  
      什么?三千人的晚餐?
  
      呼缦提一听傻眼了,自己只是邀请张孝嵩和他身边的亲信,没说邀请一整队啊,三千个精壮的汉子吃一顿,那得宰杀多少只羊、喝掉多少坛美酒,康罗只是小部落,可比不上那些国家啊。
  
      看到呼缦提没有回话,张孝嵩脸色一沉:“怎么,刚才族长是开玩笑的?要是不方便,那某就不勉强了。”
  
      “不勉强,不勉强,我代表康罗一族,诚意邀请大唐的勇士到康罗部落共进晚餐,张御史,这边请。”呼提缦一边擦着额上的冷汗,一边强颜欢笑地说。
  
      话都说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好说呢,就是硬着头发,也得招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