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若时光可倒流 > 第八章 孰是孰非

第八章 孰是孰非


  在她五岁的时候,曾随母亲到帝都走访亲戚。她那时贪玩,逛街时,母亲拉着她的手,她觉得太不自由了,于是趁母亲不备,偷偷溜走了。
  帝都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她很快就迷路了,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站在道路边的大树下,后悔得哇哇大哭。她就是在这个时候遇见了张雪莉。
  那时一个个人从她身边走过,行色匆匆,有人直接忽略而过,有人看她几眼又低头走开,还有人皱了皱眉,似乎是嫌弃她太吵了。也许后面还会有其他善良的人为她驻足,但这个时候,唯有她停了下来,温柔地询问她:“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哭呀?你爸爸妈妈呢?”
  “我,我一个人跑出来玩,迷路了,不知道妈妈在哪。”
  “那你记得你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吗?”
  “我记得是从这里走来的,可是,可是我走啊走,走啊走,还是没找到妈妈。”
  “那你记得你妈妈的电话吗?”
  “不记得,妈妈没告诉过我。”
  “那你知道你家在哪吗?”
  “我家在很远很远,要坐很久很久的车。”
  “唉,好吧,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你先跟我来。”
  最后,张雪莉还是成功地把她送回了她帝都的亲戚家,在那里住了几天,她母亲已经让她把周围的标志建筑名称记熟了。在带着她吃午饭的功夫,张雪莉一一问了出来。
  自然,回去后,她遭到了狠狠地一顿毒打。那时候,她还觉得委屈得很,气了好几天。这也不能全怪她啊,她不知道帝都这么大,这么容易迷路啊,她在敏思市的时候,怎么跑都能找回来的。
  现在想想,她那时候真是无知无畏,胆大包天,陌生的地方也敢随便跑,也她的运气好,碰见了耐心温柔的姐姐。
  杜依然深深地凝视着镜子里的这张脸,忽然觉得,人心,真是个看不懂的东西。
  原来,她叫张雪莉。杜依然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
  算起来,这个年份,她正好五岁,再过几天,暑假到了,五岁的她,就会跟妈妈来帝都了。若不是时间不允许,她还真想悄悄地看一看自己五岁的样子。
  现在呢,她还是去逛街吧。杜依然摸了摸口袋,钥匙、手机都有,于是她安心地出门了。这次她也不用担心迷路,破系统其他方面不行,导航不得不说还是不错的。
  “系统,你能变钱不?”走着走着,杜依然觉得特别特别后悔,这也太无聊了吧?没钱坐公交去远些的地方,也没钱买好吃的,就算有,她也不敢用,那可是张雪莉的钱,她借用她的身体也就算了,不能瞎花人家钱吧?
  “宿主可以用任务完成后的积分在商城兑换现实的金钱。”系统平静的声音传来。
  说了跟没说一样,她现在有积分吗?等等,现在没有,以后就有了啊。那,世界首富的目标,是不是可以肖想一下了?杜依然郁闷的心情,终于稍稍愉快起来。
  俞大哥,建安大哥,你可得努力点啊,我的第一个积分,就靠你了。杜依然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走得实在太无聊了,杜依然在经过一个沿河路边的小公园后,寻了把椅子做了下来,开始——发呆。
  而另一边湖念市,俞建安终于等到了放学。他从来没有这么急切地离开教室,连书本都来不及整理,胡乱地往课桌一塞就直奔那条小路而去。他还不忘在路边拾块砖头。
  就是在十七年前,他路过那条小路时,碰见几个小混混在侵犯一位身着他们学校校服的女生,已经把她的外衣拽掉了,仅剩一个单薄的背心。他第一反应是过去帮忙,只是当他看到他们手中的匕首时,他退缩了,选择跑去借手机报警。
  作为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高中生,这当然是再明智不过的选择,就算他们没有匕首,三个人要制服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实施,他就被发现了。
  其中一个人略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拿着匕首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用匕首抵着他的脸说:“想跑去报警吗?你要是现在敢动,我就毁了你这张脸。还有,你要是以后把这事儿说出去,我们兄弟几个,绝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玩完吧。”
  俞建安眼神犹豫地看向那个眼神绝望的女生,那混混见状,用匕首在他脸上划了一刀,恶声恶气地说:“你别以为我不敢!”
  疼痛和恐惧的刺激,让尚未经历人世险恶的他一下子就流出了眼泪,他害怕地点点头,愧疚使他再不敢再去看那个女生。
  混混见状,表情轻蔑地看他一眼,嘴里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似乎是骂人的,然后也不再管他,重新做起了那件让人恶心的事。
  俞建安就这样煎熬地站在原地,心里祈祷有其他人路过能帮一帮她。可惜这条路确实僻静,直到那几个混混完事了,大大咧咧地离开,也没有人出现。
  “大哥,咱们下次别选择路边了吧,虽然这里僻静,也还是会有人啊。这次是个小娃娃,下次来个厉害点的,可咋办?”
  “你懂啥?这叫刺激!”
  “那咋不直接在大街上呢……”
  “哎呦,大哥,你打我干啥?”
  “你蠢吗?那就不叫刺激,叫傻逼!”
  “是是是,大哥说的是。”
  他们离开时,俞建安还能听见他们带着笑意的交谈,他心里的愧疚感更是像他把他淹没了一般。
  直到他们彻底走远,俞建安才敢慢慢地走近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竟早已把皱巴巴的衣服穿好,靠在墙角,虽看起来狼狈不堪,但眼神却是出奇的平静,再没有之前的绝望。
  俞建安嘴唇挪动半晌才道:“对不起。”
  他以为女生会怨他见死不救,可她没有,她反而淡淡一笑,说:“你不用道歉,世界上没有谁是必须要为谁冒生命危险的,何况我只是个陌生人。我不怪你。”
  这轻飘飘的话语入他耳朵,却让他耳畔如惊雷炸响,她竟然不怪他!
  俞建安整个人都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