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秋霜傲菊 > 第二十章

  江河般澎湃的真元力慢慢平复下来,变得犹如山涧细流,涓涓流淌。随后化做蒙蒙春雨逐渐收起。秋白尚未睁眼,所在院落的情况已经了然于胸,一个似曾相识的阵法和一阵熟悉的气息。
  “羽叔!”秋白起身时自然的招呼着。
  先前院中之人听到这声羽叔的时候,面部现出的光彩融合着毫不掩饰的开怀,向着秋白行礼道:“少爷,你回来了。”
  秋白一怔,随即明白由于剑灵的缘故,以前跟随森暮无缺的羽叔,把自己当做了少爷。于是把自己叫秋白,以及剑灵的事情向他解说一番,羽叔也不打断,安心听秋白说完,然后道:“我叫的是秋白少爷你。”不等秋白说话,又接着道:“这里是翡尘星,几乎没有修真者,也没有传送阵,只有一个传送道的岔口。附近也没有其他星球,来了就很难出去。秋白少爷日后修为大成,记得去天钩第三星。”说话间,秋白已经感觉到羽叔有些不对,身形渐渐变得越来越淡,“我森暮羽能再见到少爷,不枉等了这些年。”森暮羽早已只是一团精神意识,耗尽真元召唤秋白,得见半个少爷,心事了却之下,灰飞湮灭。
  天色已暗,秋白对这羽叔感叹一番,念起山里的贡布老爹和小雪,急忙买了家常,出了石桥镇。秋白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在普通修真者中也算高手了。却从使用过真元,更不会飞。四周俱是山野,早已无人,秋白想了想在枫扬山看的典籍,真元力流转间,“嗖”的一声跃出去一百多米,落下来的时候偏偏脚下是一堆乱石,跌跌撞撞又摔出去十多米。若是有修真者看到一个元婴期的高手如此降落,定然叹为奇观。又跃几次,秋白渐渐把握了关键,终于闲庭信步般的飞在空中。十几里路一转眼就到。剑灵中森暮无缺的豪气已经不知不觉地溶入秋白,兴奋之余,又饶山飞了一圈才离木屋远远的落下。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买的米粮,负在肩上向屋子走去。
  远远望见屋前燃着一个火堆,还有些喧杂声传来,心想这山里半年不见人来,别出什么事了,不由加快了脚步。
  院子中的篝火上,架着一口锅,正冒着腾腾热气。不知道从哪搬来几块大石头,坐着三人正围着锅吃喝着。秋白略一感知,这三人居然有初级的修真基础,都是培元期,有一个甚至快要到心动期形成真元了。锅中阵阵飘出鸡鸭的香气。修真者竟然来普通人家里强吃强喝,还在自己住所。秋白从未与人争斗过,随即有了主意。在他们还没来得及站起时,双手一圈,几道白色光带已经飞出,带着他们飞起,笔直升上两百多米。在三人哇哇乱叫中又笔直回落,随手把他们丢在一旁。培元期的人没有真元,只是比普通人大了点力气而已,哪见过这等场面。三人鬼哭狼嚎的跌成一团,腿肚子直打哆嗦,一时间爬不起来。秋白走进老爹的房间,小雪正缩在老爹床前,见门开吃惊之下双手紧紧地抓着床沿,看清是秋白就一头扑了过来,“哥……”长长的睫毛上晶莹点点。
  秋白拍拍小雪的头,向靠在床上的老爹说:“老爹,没伤着你们吧?”
  贡布老爹摇摇头,吃力的说:“秋白,你回来就好。”又指指桌子道:“他们倒没把我们怎样,还端进来一碗鸡汤。”
  秋白放下心来:“老爹,你养着先,我出去收拾他们。”拉起小雪的手说:“小雪,跟哥哥出去,别怕。”
  秋白一声不吭走到院中,那三人刚刚起身,战战兢兢。一个二十出头,身高体壮,象是领头的青年煞白着脸色挪到秋白跟前:“前辈,饶,饶了我们吧?我们可不敢了。”
  小雪从秋白身后探出头来张望了一下,赶紧又躲回去。秋白一时间也想不好怎么处置他们,想想老爹屋中那碗鸡汤,心一软,挥挥手说:“你们这三个小混蛋,跑到山里来打劫,滚吧滚吧。”
  三人大喜,“多谢前辈,前辈真厉害。”拉扯着向门外走去。走到门边,又站住了,小声商议着什么。随后三人齐齐转身,跑到秋白脚边趴着:“前辈收我们为徒,我们不走了。”篝火忽闪忽闪的映照在几人身上,蒸腾的水气在锅上飘荡。
  秋白不禁好笑,自己修真没几天,开玩笑。小雪走到秋白旁边,好奇的看着。
  “前辈不收我们做徒弟,我们不走了。”
  秋白一听收也不走,不收也不走,这三人象是赖上自己了。沉默了片刻,想起森暮羽说的翡尘星是几乎没有修真者的,随口问道:“你们三个的修为是哪学的?怎么跑到这山上来要吃要喝。”
  “我们本来是蒲川城里的……城里的……三兄弟。几年前拿了高竹会的几块竹牌,就被追打,逃来这里。”说着那领头的青年掏出几块手掌大小的扁竹牌。“我们是照着竹牌自己练的。”
  秋白接过来一看,竹牌上刻着些修真的初步法诀,只写到培元期,对心动期只有几个猜测,而且整篇法诀不少地方错对参半。凭着这点法诀能修到培元期,倒令秋白对他们刮目相看起来。又问道:“你们几个怎么又跑到这山上来了?”
  另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说:“大哥说万一山上找到灵果吃了,我们就成高手了,以后打回高竹会去。”
  “灵果?你们知道灵果长什么样?怎么吃法?”
  小雪凑到秋白耳边轻说声:“哥,灵果不是用嘴吃的吗?”
  秋白摇摇头,望着夜空思索了片刻:“你们三个,起来吧,趴着象什么样。”
  三人跳起:“前辈收我们啦?”
  秋白面容一板:“都跪好,拜山门礼。”
  三人中那领头青年为大弟子,二十一岁,名叫卓其浩,长得人高马大,浓眉大眼,颇有点猛样。二弟子方苗略胖,比卓其浩矮半头,长着副无赖脸,三弟子黎小山略微瘦弱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行礼完毕,师徒四人又围着火堆痛痛快快地吃了顿。秋白把他们带回自己的房间,传授他们正确的修炼诀。秋白收徒其实也是斟酌过一番,从一碗鸡汤看出三人心性不坏,自学到培元期天资更不成问题,最重要的是,秋白知道梦云子的愿望就是能振兴枫扬,而翡尘星还没有修真者,此际传下枫扬道统,日后在翡尘星,枫扬派自然是首屈一指。
  以后的几天,秋白分早课晚课指点着三人修炼。做饭之类的事情也由三个弟子负责,小雪只是照顾老爹。多了三口人,买的粮食很快就过半了。这日做完早课,秋白回屋把储物手镯翻了一下,叫道:“方苗。”方苗矮胖的身形一溜烟跑到秋白跟前:“师尊?”
  秋白从梦云子的储物手镯里拿出一颗仙石,一颗明珠。“下山去把它们换成钱,买些吃用的上来。”买卖物品有方苗这样的天生无赖去,自然比自己去有用的多。方苗拿起仙石,眼睛瞪得比明珠还大,仔仔细细地看了个遍,疑惑着看着秋白道:“师尊,这东西能换钱?白给还没人要。有处山里多的是。”
  “这样的石头,有地方多的是?”在修真界仙石可是最热手的物品,秋白又拿出数颗仙石,方苗一个个看过去,肯定的点点头道:“师尊,没错,各种颜色都有,还比这更亮。我们三个都见过,还捡了几块。”
  “石头呢?”
  “师尊,玩不久丢了。”
  秋白在他头顶拍了一巴掌:“你拿着珠子下山去,明天带你们出去游。”
  方苗摸摸头皮,揣着明珠往外奔,心里头纳闷为啥师尊听到石头这么开心。
  秋白想起这几天忙着教弟子,就往老爹房间走去。小雪正陪着老爹说话,看到秋白来急忙起身,让秋白坐在床沿。秋白正不知如何向老爹解释自己是修真者。老爹已经抓着秋白的手臂,仔细的又把他打量了一遍,说:“秋白,自老爹捡到你的那时候,就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老爹不会看错的。”又看看小雪道:“老爹能拣到你和小雪在身边,也是老爹的福。”秋白略微用真元探察了一下,老爹身子还过得去,心里也安慰不少,三人说说笑笑过了一天。
  直到太阳下山,还不见方苗回来,对这个弟子,秋白自是不怕他会吃亏,他不亏别人就不错了。一直到卓其浩和黎小山晚课结束,山路尽头一溜火把行来,渐渐走近,只见方苗衣着光鲜,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三辆车马和四五个伙计。进了院门方苗有模有样地喝呼着伙计把东西搬进屋去。几大袋米粮,一大爿一大爿的蜡肉,十多只活鸡鸭,还有许多小口袋不知道装着什么。另两个弟子早奔出去了,对着方苗你一拳我一拳的打闹。秋白在屋里居然看到车上还搬下来几坛子酒。正又好气又好笑间,方苗已经跑到秋白跟前,掏出个大袋子递过来,喜滋滋的道:“师尊,珠子换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弟子买了个够也花不了多少。”秋白想罚他一下,免得日后难以管教,故意脸一板:“钱你放着吧,以后买东西全都你下山。”方苗苦着脸答应一声,随即奸笑着藏起钱袋又奔到院子里去。一声破锣般的嗓音传到秋白耳朵里:“以后每过一个月,就送几车东西上来,东西要好,知道吗?少不了你们赏钱。”之后是众伙计多谢公子多谢客官之声。
  而此时,铁晓寒(任逍遥)依然在三眼怪道的狭小石洞里,没有破洞而去。因为他在等,等下一个月圆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