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千言未央灯满楼 > 第17章 危急

  魂石的每一次旋转,便是在从周围不断吸收生气,再慢慢吞噬掉。
  庄华生即使服下了七还丹,情况依然不好的原因就在于此处。
  壶中仙在外,即使我对子言有信心,但这毕竟是在京都,壶中仙又顶着国师的名头为皇帝办事。
  刚才感应到壶中仙到来的时候,我也注意到,门外还有不少的精兵强将,看来这壶中仙这次的架势是对庄锦瑟和庄华生二人势在必得了。
  如此紧急的情况之下,我也不能慢慢摸索如何将庄华生体内的魂石取出了。
  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尽快梳理好庄华生体内的生气,安抚住躁动的魂石。
  然后,带她二人平安离开。
  想及此处,我不再犹豫。
  当下便把自己体内的生气试探性的输出一小股,探进了魂石周围的气流当中。
  之前感应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及至真正开始接触到那股气流,才惊觉魂石对于生气的吸引究竟有多大。
  周围的白色气流虽然都是柔和亲人的生气所组成,但在魂石强烈的吸引力作用下,形成了宛若深海大漩涡的效应。
  我的生气一接触到白色气流的边缘,便被那股强烈的吸力席卷进去,不受控制的被拉扯住。
  我被这突发的情况惊住,也来不及多加反应,只能集中精力加大对生气的控制,以保证自己不会被牵连进去。
  然而不知为何,魂石似乎感受到了外来生气的靠近,一下子就暴动了起来。
  随着青色魂珠旋转速度的加快,对周围生气的吸引控制越发恐怖,我即使用尽了全力,也无法控制住自身的生气一点一点被魂石周围的气流所吞噬。
  眼见我伸进去的那股生气就要被别的生气同化蚕食殆尽了,我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
  昨日我身体本就虚弱不堪,又被魂石解开封印之后吸走了身体残余的生气,本就是勉力支撑的身体差点垮掉。
  还好子言及时赶回来,为我重新加固了禁术对生气的控制,这才保住了我体内的生气没有继续流失。
  今日靠近魂石,不知何故,我的力量竟回转了些许。
  这本是好事情。
  但这点力量的回升,与眼前的魂石相比,却还是不足以匹敌的。
  刚才我探入庄华生体内的那股生气,虽然只是小小的一股,但已经是我体内仅剩不多的生气了。
  如若再失去它们,我今天恐怕连自身也难保。
  想及此处,我萌生了些微退意。
  正想收回剩余的生气,寻其他法子稳定住庄华生情况的时候。
  我却惊觉,我的生气不但收不回来,我身体内的生气还在魂石的作用下,缓慢的脱离了我的掌控。
  这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子言救我。
  但这是不可能的。
  壶中仙正在外面与子言对峙,庄锦瑟也被我派去守门,此时房内只有我与庄华生两人。
  而庄华生,情况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我还会死在庄华生前面。
  我顾不了全身的冷汗如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出对策。
  可是这种时候,随着生气的缓慢流失,我的思维也开始凝固下来。
  不但无法正常的思考,甚至眼前还一阵阵发黑。
  我知道,这是我身体快要到极限的征兆了。
  我在一片眩晕当中迷迷糊糊的想,怎么会这样?魂石与我体内的还魂禁术本就应该是一体的,即便是双方有强烈的吸引力,也不应当如此有攻击****。
  魂石如今对我体内生气的吸引力一步步加强,就好像是急切的想要得到我的生气,却久久见不到,只能一点点加强吸引一般。
  我断断续续的想着,感觉自己就快彻底丧失理智了。
  就在此时,一丝灵光从我的脑中划过。
  魂石此时的状态,可不就是感受到了禁术的存在,却一直无法真实触摸到,因此不断加强吸引吗!
  这一乍现的灵光给了我思路,同时也让我知道了该怎么做。
  或许是魂石周围的生气太多庞杂浓郁,而我本身也在不断的抵抗,因此使魂石无法识别出我的存在,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
  但是,若我放弃抵抗,体内的生气就会被融入周围的生气当中,被不断稀释同化。
  那时候,即便最后魂石能识别出来停止吸引,我也已经油尽灯枯了。
  那么,唯一的办法,便只能穿过表面那层厚厚的白色气流,触摸到最深处的魂石本体!
  想及此处,我一咬牙,决定拼一把。
  我已不愿去想若是我的猜测有误会有什么后果了,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除了前进,没有后退的余地。
  于是脑中一阵阵发沉的我,一咬牙,开始调动体内最后的力量,准备打通魂石表面那层气流。
  在魂石不断的吸力之下,我根本不用费心去将生气输送进去。
  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力调整自己生气的形状,让它们保持尖刀状聚拢在一起,划开那层屏障。
  然而说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首先那层屏障本身的旋转速度就很快。
  磅礴的生气聚在一起快速转动,所产生的力量能够和深海中的漩涡相比。
  即使我已经将生气高度聚合,还是会在两方力量的不断碰撞当中,被不断的带走同化。
  因此在屏障穿透不三分之一的时候,我的残余生气已经不足一半了。
  我来不及心痛自己的生气,只能咬紧牙关,使尽全身力气继续往里突破。
  进去的就是生,进不去就是死!
  就这么简单!
  渐渐的,自己的生气依然在不断的减少,屏幕已经快要穿破一半了。
  我不敢有丝毫放松,满脑子只有一个信念,往前!一直往前!
  事实上我此时的情况非常不好,除了我残存的意念还在控制生气往前,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到了极限。
  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头开始下垂,身体也在往地上倒去。
  我大概……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再看此时残存的生气,除了刀尖那微薄的生气,其余生气全被周围的气流吞噬殆尽。
  而那层屏幕,始终还是没有穿破。
  随着最后一点生气的磨损消失,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
  彻底丧失意识的那一秒,我的想法是,该来的,始终还是逃不过。
  对不住了,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