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枪与道 > 第六十四章 人在江湖

第六十四章 人在江湖


  人在江湖,生不由己。
  人其实一旦入了江湖,就真的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就像是水中的浮萍,风中的枯叶,谁也没法保证好好的现在,下一刻会是怎么个样?是去了天堂?还是地狱?
  所以江湖中的夕阳才显得极为美丽、辉煌,江湖中晨阳才显得极为娇艳、动人。
  因为下一次的出现,也许自己已欣赏不到,也许自己正在刀光剑影之中决斗、拼命,挣扎、流血,甚至血已流尽,已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生命已与躯体离别,......。
  江湖日子过久了,就会深深了解到生命一纵即逝的意境,这深深意境又是多么的无奈、悲哀。
  也许江湖中无根浪子更能理解、体会到里面的滋味,一种极为寂寞、极为孤独的滋味,也是极为疼痛、极为凄凉滋味。
  
  柔风阵阵,尘土飘飘。
  杨晴摸了一下脸上的尘土,掉过头望了望多情山庄一眼。
  山庄已化作浓烟烈火。
  浓烟滚滚,烈火纵纵,倚天而笑,冲霄而欢。
  远远的还闻到里面血腥燃烧着的恶臭味,还有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凄惨、悲凉之色。
  古道幽静、漫长而又古旧,踩在上面说不出的萧索、乏味。
  她手里的披风抖了抖,无生就石像般挺立着,挺得比她手中的枪还要直,然后石像般转过身,空空洞洞的眸子盯着她。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
  杨晴痴痴地笑着摇头,不语。
  无生点头,石像般转过身,石像般走向前方。
  前方只有古道,无边无际的古道,仿佛是地狱里伸出来的,极为遥远,极为幽静,令人厌恶、厌烦、无趣。
  杨晴仿佛已要发疯,这种寂寞、孤苦的滋味仿佛是每一位少女心里那魔鬼,要命的魔鬼,她仿佛已被魔鬼折磨的快要发疯、崩溃。
  “我不行了。”
  无生不语。
  “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无生不语。
  “你长得并不难看,要是说说话,边上少女一定会喜欢你的。”
  无生不语。
  “你多多少少说一句也行,什么都行。”
  无生不语。
  “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不说话怎么行,那样真的不是好事。”
  无生不语,已在叹息。
  石像般走着步子,走向远方。
  “你这样会真的找不到老婆的,没有女人会喜欢你的。”
  无生不语,叹息声更长。
  杨晴娇笑着,笑得仿佛是恶作剧的顽童,用一种恶作剧的声音撩逗着他。
  “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无生不语。
  “你也许不懂得女人能给男人带来什么。”
  无生不语,他仿佛已完全聋了,完全停不见杨晴说得是什么。
  杨晴已在叹息,叹息着咬了咬嘴唇,又痴痴的笑着。
  “我告诉你一丁点吧,女人能给男人很多好处,真的好多好多的好处。”
  她说的认真极了,仿佛是教书先生认真的对待自己的学生,说不出的认真、苦口。
  她说的仿佛还不过瘾,又将手臂分开,分得很开,“令你想像不到里面有多少好处。”
  无生不语。
  石像般走着,躯体挺得比他手中的枪还要直。
  空空洞洞的眸子没有一丝情感,枪头般盯着、戳着边上。
  寂寞、萧索的古道已飘来一窜铃声,一抹笑声。
  铃铛悬于驴子脖间“叮叮”作响,她的笑意极为温柔、香甜。
  一头驴,一女人。
  驴子轻摇慢走,女人斜坐,柔柔的媚笑着。
  短短的鞭子轻轻扬起,落到驴背上,说不出的温柔、无力。
  驴子甩了甩头,闷叫一声,继续走着,仿佛已受不了主人的温柔一鞭。
  无生不愿再看她一眼,枪头般盯着、戳着前方。
  这个女人并不是娇嫩少女,也不是英姿煞爽的巾帼,更不是什么绝世仙女,当然也不会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也许是上面的会好点,至少不会丢了魂。
  她的样子确实很容易令男人丢了魂,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过她眼,就会很容易丢了魂。
  躯体上每一个角落仿佛都透着销魂与妩媚,一种能令大多数正常男人丢了魂的销魂与妩媚。
  两缕发丝垂落在胸前,仅用两根丝带洒脱的捆着。
  她的笑意洒脱、不羁,却偏偏有着一种极为迷人、极为诱人的魅力,一种成熟女人的特有魅力。
  笑声在摇曳,她的躯体已在摇晃着,她躯体每一寸仿佛都在摇晃着,随着笑声温柔、软软的摇晃着,即不快,也不慢。
  脸色显得说不出娇弱、无力,偏偏带着一种自信与骄傲。
  也许走江湖的女人就是这样的,时刻都带着风流潇洒、放荡不羁的态度过日子,因为她们没有选择,她们早已经受冷血、无情的江湖折磨,折磨出江湖中特有的气质、人味,一种极为奇特、极为高贵的气质、人味。
  她现在的眸子已发出了光,已在无生躯体上不停搜索着,仿佛很得意,有仿佛很过瘾。
  然后她伸出修长、白嫩、娇弱的脚,在驴耳朵轻轻的拨弄着,驴子就厌倦、厌烦的低叫、低嘶着,仿佛在享受,又仿佛在求饶。
  她舔了舔嘴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相公?”
  杨晴看了一眼,就不愿看了,眸子里已有了讨厌之色,要有多讨厌就有多讨厌。
  除了讨厌,就是羡慕,她的脸已因过度羡慕而隐隐沁出粉红,沁出滚烫。
  心里已飘起不服气,一种极为苦恼的不服气,却又不得不服气。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这女人笑了,她眸子里那销魂、妩媚之色更浓了,浓得能令大多数正常男人丢了魂。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没有去抢。”
  “你......。”
  “我现在只是跟你商量,不是抢。”
  “商量什么?”
  这女人从怀里摸出一百两银票,递了出去。
  “这就算是转让费,怎么样?”
  杨晴看都没看她一样,眸子里已有厌恶之色,要有多厌恶就有多厌恶。
  她已喘息,喘息着努力强忍住心里的怒火。
  “转让什么?”
  “就是把他让给我,让我舒服个够,明天就还你。”
  杨晴忽然又笑了,痴痴的笑了。
  “你知道他是谁?”
  这女人眸子已在无生躯体上销魂、妩媚的滚动着,眸子已轻轻的抽动着。
  “身体挺结实的,也蛮有力气的,如果认认真真做起事来应该不会差的,我再给你一百两,怎么样?”
  杨晴垂下头,笑着不语。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你说说看?”
  “天涯浪子,柳销魂。”
  江湖中不知道这女人的名字确实不多,不知道她故事也不多。
  她原来的名字叫什么也许没有人知道,也许连她自己都早已忘怀了。
  柳销魂笑着摸了一下驴子躯体,只是轻轻的摸了一下,仿佛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驴子反应却极为强烈、热情,全身已轻轻抖动着。
  “江湖中人也要讲究规矩,要先礼后兵的,不要逼我动手抢。”
  她说着话的时候,修长、白嫩、娇弱的脚已伸出,柔柔的已落到无生躯体上,然后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只是轻轻的触碰一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躯体的反应却极为强烈、热情,她已剧烈抽动、打颤着。
  屁股下的驴子已怪叫、怪嘶着,她的人已在剧烈喘息着。
  “不错,我喜欢。”
  杨晴痴痴的笑着,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可是她没有抬起头,她不愿别人看到她笑起来的样子,你若是见到一个恶作剧的顽童就会很容易联想她的样子。
  柳多情静静的瞧着她,喘息渐渐已平坦,躯体缓缓恢复了平静。
  “你笑什么?”
  她确实不知道笑什么,因为她平时遇到的都是哭的,没有女人在这个时候会笑出来的。
  柳多情见到很多女人在这个时候,都拼命的哭,有得连肠子都仿佛都哭断了,那种心痛、悲伤才是现在应该出现的。
  可是她却在笑,真的好奇怪,实在奇怪极了。
  “我不是笑,是在可怜你。”
  “你可怜我什么?”
  “你的眼光确实不错,可是会很容易倒霉的。”
  “你是说我快要倒霉了?”
  “是的。”
  “我会倒霉?”
  “你不信试试看,这个人的主意还是不要打的好。”
  柳销魂温柔、娇弱的笑着。
  她的笑意依然是那么的销魂、妩媚,依然能令大多数正常男人无法自拔、无法自控的魅力,丢了魂的魅力。
  她笑着看了看无生的披风,有看了看手中的枪。
  漆黑的披风,漆黑的枪。
  江湖中有这种装饰的不多,也许只有一个人,也许他并不能算作是人,叫神也许更贴切一点。
  “那你说说看,他是什么人?”
  “枪神无生。”
  柳销魂的笑意忽然已凝结成冰。
  枪神无生这几个字仿佛有种魔咒,地狱里的魔咒。
  杨晴坏笑着凝视着柳销魂。
  枪神无生仿佛是一根鞭子,柳销魂脸上笑意已被活活的抽死了。
  她已无话可说,也不愿再说什么,却在轻轻的叹息,化作丝丝的惋惜。
  “你现在还想不想打他主意?”
  柳销魂不语,已在叹息,已在摇头。
  她已不愿再看一眼无生,因为她看了也是白看。
  她的眸子已落到远方,高高的远方夕阳正浓。
  血红的夕阳已西悬,血淋淋的仿佛随时都会滴下鲜血。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