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逆天成凤:邪尊,要抱抱!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作弊? 2/6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作弊? 2/6

而就在这时,那天际计时的数字突然归零,然后又开始跳动起来。
  
  又有人在登梯!
  
  所有人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石梯处,这一刻,场中静的落针可闻!
  
  “韩愈老魔,要不要在赌一次?”武元突然看向一旁的黑袍老者道。
  
  名叫韩愈的黑袍老者嘴角一抽,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张南靖,然后右手一挥,一枚纳戒出现在武元面前,道:“我愿赌服输!”
  
  武元嘿嘿一笑收起纳戒,然后道:“还要不要继续赌?”
  
  韩愈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武元笑了笑,然后看向了石阶处,眼中兴趣越来越浓。
  
  很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天际那计时数字达到了一百息,但是却没有出现人。
  
  见到这一幕,白鹭书院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特别是法派那批人。
  
  如果云海书院来的人个个都能够平记录,那这等于是在打脸啊!因为他们当初要灭云海书院,除了因为是商云席叛院外,还因为觉得云海书院的存在侮辱了白鹭书院。
  
  而商云席每次都来参加白鹭书院大比,自然就是想证明云海书院的天才不弱白鹭书院!
  
  如果云海书院来的人都能够破记录,那他们的脸往哪搁?
  
  应该说,他们现在的脸就已经快没地方搁了。
  
  法派有史以来成绩最好的是一百零九息,而眼前这云海书院来的女子却是一百息......
  
  法派之中,许多人脸色阴沉了下来。
  
  相反的,儒派的许多人看向张南靖时,目光柔和,脸带笑意。
  
  商云席是儒派出去的人,在他们看来,这张南靖其实就是儒派的人!
  
  场中,两百息过去了,但是依然没有人上来。
  
  很快,三百息过去了!
  
  当三百息过去后还没有人上来时,那魔宗的韩愈脸色难看了起来!
  
  一旁武元摊了摊手,道:“韩愈,不能怪我,是你自己不赌的!”
  
  韩愈脸色更加难看了!
  
  当三百零九息时,一个人从那石阶处爬了上来。
  
  这人自然是虚无神。
  
  虚无神爬上来后,直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着,如同一滩软泥。
  
  而就在这时,那天际计时的数字又开始跳动了。
  
  又有人登梯!
  
  不过因为虚无神的缘故,这一次众人没有像之前那般紧张了。
  
  “武元,还赌不,这次我们赌三千枚紫晶石!”观礼台上,韩愈突然看向武元道。
  
  “你有三千枚紫晶石!”武元道。
  
  “没有我拿东西抵押给你行不行?”韩愈火气很冲:“你不会是不敢吧?”
  
  “还是老规矩?”武元道。
  
  韩愈犹豫了下,然后道:“两百息,两百息以下算你赢,两百息以上算我赢,怎么样!”
  
  武元沉吟半晌,然后道:“赌了!”
  
  “好,武元,你够胆,我韩愈敬佩你!”韩愈哈哈笑道。
  
  而就在这时,那天际计时的数字突然停在了六十一上。
  
  众人一愣。
  
  而这时,白沐晨出现在了那石阶处!
  
  六十一息?
  
  所有人全部石化!
  
  那韩愈双眼圆睁,手指着那青衫男子,整个人仿佛被人点了穴一般。
  
  那武元也是愣在原地,犹如石化!
  
  “放肆,竟然敢在我白鹭书院作弊,老夫毙了你!”
  
  就在这时,那法派为首的老者突然一声怒喝,然后右掌猛地对着白沐晨隔空一拍,一道巨掌闪现而出,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压朝着白沐晨轰了过去。
  
  在身体的皮彻底褪掉后,因为怕张南靖两人出事,因此白沐晨立即赶了过来。
  
  但是她没想到刚到,就有人对自己出手!
  
  看着那名灰袍老者,白沐晨眼中闪过一抹戾气,因为这人就是当初在白鹭城外对她与张南靖出手的那名神秘老者。
  
  这气息,白沐晨没有忘记!
  
  白沐晨右手紧握成拳,然后猛地朝前一轰!
  
  “崩灭神拳!”
  
  声音落下,拳出,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那灰袍老者的手掌剧烈一颤,然后轰然碎裂。
  
  而白沐晨却是朝后倒退了数十步!
  
  见到这一幕,场中所有人眼瞳一缩,特别是白鹭书院的人,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这灰袍老者的实力,也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才震惊!
  
  那武元与韩愈两人相视一眼,双方眼中都有着一丝震惊。
  
  而一旁千羽宗的那林月音在完全呆如木鸡,在见到白沐晨那一刻她就已经呆住了。
  
  因为她没想到前日侮辱她的那人竟然就是来自青州挑战白鹭书院的白沐晨!
  
  在她身旁,墨子尘眼中也是带着一丝震惊,同样,他也没想到这自称他是她朋友的人就是来自青州挑战白鹭书院的白沐晨!
  
  那出手的灰袍老者在见到自己的掌印被轰碎时,他顿时愣住,很快,他眼中也涌现一抹震惊,虽然他在震惊之下只出了不到三成的实力,但这也不是一名半圣阶强者能够抵挡的啊!
  
  很快,他眼中的震惊就变成了毫不掩饰的森冷杀意。
  
  灰袍老者又要出手,而这时,远处的白沐晨却是突然看向法派等人,道:“法派们,你们还要脸吗?你们的脸呢?”
  
  “脸都是用拳头挣来的!”
  
  灰袍老者一声冷哼,就要出手,这时白沐晨突然凝聚出一柄意剑,然后指着灰袍老者,道:“是不是这次与我云海书院大比的人就是你?如果你说是,我一句废话不多说,我们现在就开始战,生死由天!”
  
  “有意思!”
  
  远处,武元嘴角泛起一抹笑容,道:“这脾气,杠杠的!”
  
  “确实有脾气,只是不知道实力如何!”韩愈道。
  
  武元目光落在那远处灰袍老者身上,道:“我倒是想知道这罗森的脸皮厚到了什么程度!”
  
  名叫罗森的灰袍老者脸色阴沉至极,他自然不会说与云海书院比试的人就是他,他更不可能去与白沐晨比试。
  
  开玩笑,他堂堂法派首席长老,去与一名半圣玄者单挑,不管是赢还是输,都会让世人耻笑的。
  
  罗森死死看着白沐晨,片刻,他道:“我之所以出手,是因为你在我白鹭书院作弊,如此行径,是在侮辱我白鹭书院,实在该诛!”
  
  “作弊?”
  
  白沐晨双眼微眯,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还装!”罗森怒喝道:“我且问你,你可是从石阶上来的?”
  
  “你不是看到了吗?”白沐晨道。
  
  “为何你在如此短的时间就自山脚来到山顶?”罗森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