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医 > 第3284章 公主奴婢

第3284章 公主奴婢

                <p class="name"></p>                                “大哥……那我呢?”毛文见状,连忙询问,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那里边可是有一团随时会爆掉的东西啊,他现在吃喝拉撒都在担心,毫无心情。“时间已经过了,你没发现吗?”林风看也没看他,就朝门口走去。毛文这才反应过来,没错,半个小时确实已经过去,他还完完整整地站在这里。老子上当了,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回来的。他这才发现,这屋子四周围各种密布的眼线,整块区域,早就已经被严密控起来。身为一名星际逃犯,刚刚还干掉了一个王妃,并将一名公主挟持送来这里,天宫会如何对待自己,已经可想而知。有那么一瞬间,被愚弄的愤怒,冲上脑门,看着林风的背影,他差点就想掏枪。然而,林风在大军面前,从容不迫,如入无人之境,丝毫无损走出来的画面,死死地压制住他的冲动。吱呀,门在里面被打开,庄书诗雪白的脸颊出现在眼前,丝毫没有顾及有旁人在。蹬地一下,穿着居家拖鞋就跳起来搂住他脖子,两条浑圆的大长腿死死环住他的后腰。刹那间,温香软玉满怀,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她的身后,庄希妍和庄启胜也冲上来,一人一边抱住他大腿,嘴里大叫着姑父!谢丹穿回一身干练的黑色套装,看起来约莫才刚三十出头的样子,就像是一名女经理,女主管什么的。平素,她都是喜欢穿着裙子,这一身打扮,也是因为家庭剧变,可能要被扫地出门,这一身起码得体一点。现在,看到林风重新出现,外面的人也全部撤走,尽管已经猜到了多少,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林风,是不是没事了?”“没事了,没看人都走了吗.”林风拍着庄书诗的后背,入手细腻,充满弹性,那怕是隔着一层衣物,都能感觉得到,她皮肤之好。忽然,身上的庄书诗微微一僵,她放开盘在林风身上的大长腿,盯着后面的芙蕾娜。“她是怎么回事?”谢丹也看到后边娇滴滴的美少女,长相打扮气质,都活脱脱的公主范,虽然憔悴了点,眼神又闪烁。也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身份必然不简单之流。庄希妍抢着回答:“她就是骂姑父的坏女人!”嘶!!!那这不就是导至这起变故的罪魁祸首吗,谢丹下意识后退两步,庄兴连忙将她扶住,夫妻俩都抱在一起,有些畏惧地盯着这么一个高中阶段的女生。之前,庄书诗已经详细跟家里说过,事情发生的起源及经过。林风走后,让莫利斯给查了对方的背景,得知是皇室的亲王背景,当场吓得就想跑路。幸亏有莫利斯和庄书诗在,两人对林风都有着盲目的信心。“还不快过来行礼!”林风回头,冲着芙蕾娜来了那么一句,带着命令的口吻。谢丹和庄兴一个激灵,还以为是让自己行礼,还没等他们想起来怎么行礼时,芙蕾娜已经过来,噗通一声跪地。“求老爷夫人原谅,芙蕾娜不懂事,闯下在祸,愿为奴婢赎罪。”说完又转过来,冲着庄书诗趴伏磕头:“求太太原谅!”眼见高贵的公主居然跪在自己身前,全家人尽皆石化,庄书诗手足无措的样子,只能打眼看向林风。“我说了,要让她当洗脚奴来赎罪的,你忘了!”林风不在意地道。庄书诗有些好气又好笑,当时只当是气话,谁料到,他还真把一个公主弄来回,当什么洗脚奴。脑海中不由想起这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在替自己洗脚时的情景,顿时一张脸都精彩万分。报复的快感,扬眉吐气,以及人生的满足,升华,统统都冒了出来。谁没有虚荣心,何况是她自找的。最关键的是,这是林风的意思,她完全不想反驳。屋外的毛文,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不敢在这里逗留,林风也没有邀请他进去。而且,这么危险的人物,还是避远点为妙。他这星际逃犯,自然为够狠够坏,但在林风这样的人面前,还是感觉到心悸。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他杀一个,就得亡命天涯,人家是整个地图地灭,反倒是屁事没有。还敢拿个公主来当奴婢,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谁才是坏人啊?屋里食物的香气四溢,芙蕾娜笨手笨脚地端着盘子上桌,端汤锅时,烫得脸都拧紧也不敢撒手。好不容易冲到桌前放下,直吹着手,眼圈都红了。庄家几个人也没理她,都是自找的,这女孩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还要害人全家,让好干点家务活,完全就是宽宏大量,相对比起来,绝对是天使。当然,她若不是公主,也绝对不会有这待遇。芙蕾娜站在一边,看着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着迟到的午餐,只是寻常的食物,比她平日里吃的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但是,她眼睛却不由自主落在那上面,愤愤不平。从来都只有别人站在旁边伺候她吃饭的份,哪里有过,她伺候别人吃饭,这辈子还是头一遭。正想得入神,谢丹把空碗一搁,冲她努努嘴:“哎,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盛碗饭过来,只要半碗就行!”她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过去拿起碗,心神恍惚之下,一勺下去,就是一大碗。等递过去,对方却是把眼睛一瞪,“我说要半碗,你想撑死我啊。”看着谢丹那横眉竖目,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找茬架势,芙蕾娜有种想把饭碗当场砸对方脸上的冲动。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想车子里王妃被划断的脖子,她就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傍晚时分,就有人来敲响大门。芙蕾娜怀着激动的心情,过去打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两个穿着白色制服的陌生人。她一个也不认识,但还是能认得出来,这是……治疗师们的制服。只有治疗师协会的人,在公干时,才会穿这种衣服。治疗师跑到这干什么,是来看自己有没有受伤,给我治疗的?其中一个三十出头,一脸学者气质地男子率先开口:“我们找林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