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落魄千金上位记 > 第94章 一辈子那么长

第94章 一辈子那么长

    无辜被点名的傅任苒,礼貌周到的笑答道,“其实也不是什么人情,举手之劳而已。”
  
      “一鸣可不是什么知恩图报的人,昨晚就为了还你这举手之劳的人情,居然跟光华集团的林总打了一架!”杜熹薇适时加入战局,笑着重提了一回昨晚的丑事。
  
      “还有这种事,一鸣伤到哪里没有?”王佩兰故作不知,神情紧张的询问。
  
      “没什么事!就是脸上挂了点彩,听说是林总对任苒出言不逊,一鸣实在气不过了才动手的,昨晚任苒走的早,一鸣还老问任苒有没有事呢!”
  
      杜熹微说说笑笑的,把昨晚那芝麻大点的事全抖了个干净。
  
      “任苒,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下午还是去看看一鸣吧!好歹人家为了你受的伤!”王佩兰摆出了长辈的架子开始教导傅任苒如何为人处世。
  
      傅任苒双眼呆滞,木然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佩兰继续说道,“一鸣这孩子不定性,没见他对哪个女孩特别上心,我看他对你很不一样……”
  
      “妈,一鸣只对杜小姐很不一样,您不也正巧是看上这一点吗?”
  
      王佩兰的话还没说完,实在听不下去的裴天辞毫不留情面,直接丢了一句极具深意又引人浮想联翩的话出来。
  
      满座俱惊。
  
      连要死不活的傅任苒和王佳琪也被震的一脸懵。
  
      傅任苒满脸愕然的转头看了看杜熹微,又看了看裴天辞。
  
      杜熹微显然也没料到裴天辞这么不给情面,一张漂亮精致的小脸表情非常丰富,一双眼眸如一池被搅动的春水,极有故事性。
  
      而裴天辞则是淡淡的,没有什么表情,眸子也是清澈如常,唇边噙着一抹极浅的笑,好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似的。
  
      他似有所察觉,蓦地转过头来,见她神情怪异的看着他,还冲她微微一笑。
  
      这兄弟俩和一个女人之间的故事似乎还没有到那种不可挽回的局面,傅任苒默默地放下了心。
  
      没有人被戴了绿帽还能如此淡定。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王佩兰脸色骤然大变,怒拍桌面,沉声低吼道。
  
      “妈,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相信我,而不是联合外人来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这个外人毫无疑问指的就是杜熹薇。
  
      裴天辞面色不豫,一双眼眸深沉如海,说话的态度坚若磐石不可动摇。
  
      王佩兰一时被震住了,看着裴天辞久久说不出话来。
  
      杜熹微一看这种情形,再也忍不住默默地淌着泪。
  
      裴天辞调转开视线,冷眼看向坐在他正对面的杜熹微,一副我见犹怜,全世界都欺负她的样子。
  
      有人说,女人最能融化男人的就是泪水。
  
      裴天辞现在才觉得这句话说错了!
  
      同样泪水涟涟的样子,傅任苒让他心疼,杜熹微让他厌恶。
  
      “杜小姐,我记得我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敢保证最难看的会是你!从今往后你能来裴家的身份就只会因为你是一鸣的女朋友!”
  
      裴天辞丝毫不为所动,冷心冷面的说了一段话后,杜熹微再也支撑不住,站起身匆忙离开。
  
      一路上泪眼婆娑,伤心欲绝的模样令傅任苒看着都颇为心疼,总觉得裴天辞说的话太伤人了。
  
      他不爱就是不爱了,冷酷到令人发指,她也不是没见识过。
  
      傅任苒在心里暗暗吐槽,原来温润如玉,儒雅有礼的好人脸都是假象,真正的裴天辞也是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天辞!妈都是为了你好!你这样任意妄为会带来多大的麻烦,你知道吗?”
  
      王佩兰怒急攻心,厉声责问,险些晕过去。
  
      “妈,商业联姻能带给我的利益很有限,更何况是面对这样一个女人!”
  
      裴天辞狠厉的神色在杜熹微离开之后已经完全收敛,又恢复了温和淡然,轻声细语的样子。
  
      “熹微哪里不好?你告诉我!她哪里对不起你了!我也没有非要她不可,可是当年口口声声说要杜熹微的也是你!现在满北城谁不知道你们快结婚了,你却不玩了!杜家能善罢甘休吗?”
  
      王佩兰怒拍餐桌,疾言厉色的训斥。
  
      傅任苒低垂着头,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耳朵,她也好奇的不得了!
  
      杜熹微到底做错了什么事?
  
      裴天辞脸色未变,侧头斜睨了一眼将脑袋快低到桌子底下去的傅任苒,那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他轻轻一笑,语气傲慢,“我就是不要了,杜家又能怎么样?”
  
      “你……”王佩兰气的说不出话来,目光顺着他的视线,落到了傅任苒的身上。
  
      王佩兰冷笑了一声,对着傅任苒说道,“苒苒,你也听到了,你以为天辞现在喜欢你?我告诉你,以前他喜欢熹微的时候更上心,对你也不过只是玩玩而已!我也是心疼你,你要是认真了,现在熹微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傅任苒没听到想听到的话,反而又被无辜牵连,她紧咬着下唇,硬着头皮认同的点了点头。
  
      王佩兰的金玉良言,她如何不知道哦!
  
      多少深情都犹如指尖流过的沙,通通留不住。
  
      裴天辞并不反驳,只沉着一张脸,抬手看了看表,略提高了些音量喊了一声,“佟叔,先开饭吧!”
  
      “……你们吃吧!我没胃口!”王佩兰对裴天辞很无奈,叹了口气摆摆手,转身离去。
  
      傅任苒直到这个时候,才抬起头望了望王佩兰离去的方向,心里很是惆怅。
  
      这个时候她又觉得王佩兰并不是那么不喜欢她,只是想要给她下一剂猛药,就不能心慈手软。
  
      裴家和杜家千丝万缕的联系难以想象,也怪不得王佩兰如此着急。
  
      吃了一顿食不知味的午饭,傅任苒和王佳琪便被送回了酒店。
  
      裴天辞好像忙的要命,只在车里跟傅任苒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其他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
  
      傅任苒茫茫然的看着那辆黑色宾利轿车在酒店出口处亮了亮车灯便迅速驶上了公路,一转眼的时间便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王佳琪在一旁看着傅任苒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出声劝道,“傅总,我觉得吧,我姑姑说的话挺对的!你可能hold不住我表哥。”
  
      傅任苒听完了王佳琪鄙视她的话,收回了视线,不怒反笑,转身往酒店大堂走去。
  
      “那你觉得杜熹薇hold得住吗?”
  
      王佳琪跟在傅任苒身后,连连摇头,“那肯定不能啊,还不如你呢!你别看我表哥平常一副好像什么都好说的样子,其实是个暗戳戳的大男子主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要不怎么谁都怕他。”
  
      “有没有那么夸张?”傅任苒稍微动了点脑子想象了一下,好像真是那么回事。
  
      顺着他的时候,他能带你上天堂,逆着他的时候,他能把你踢进地狱。
  
      对谁都一样,很公平!
  
      “怎么没有。不过我看他现在挺在意你的,就不知道能保持多久。”
  
      王佳琪没精打采的像是自己失恋了一般,无不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傅任苒有些好笑的看了看王佳琪,正好电梯门打开,她走了进去,因为人太多,她没有再开口说话。
  
      一直到出了电梯,回到酒店房间,她走到吧台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王佳琪,一杯自己喝光了之后,才出声询问,“你能保证这辈子都只爱一个男人,只跟同一个男人过日子吗?”
  
      傅任苒之所以问这样的问题,主要是怕今天发生的事情会让王佳琪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产生爱情阴影。
  
      一遇上个合的来的男朋友,就拼命问人家,你的爱能维持多久,能爱我一辈子吗?
  
      从此以后都往那歧路上死命的作,那就太悲催了,她只能勉为其难的开导开导王佳琪。
  
      没办法,大表姐的心态在作祟。
  
      “这我怎么保证啊?我连个对象都没有!”王佳琪说话的的同时,将喝光的水杯放回了吧台上。
  
      “一辈子那么长,那你又怎么能要求你表哥从一而终呢?”傅任苒眉眼淡淡的,反问了一句,语气里不带任何情绪。
  
      随后,她走进卧室里准备换上睡衣,好睡个午觉。
  
      王佳琪被傅任苒的问题给噎住了,整个人有点愣愣的,回身看着傅任苒的背影,心里暗忖,傅总该不会为了得到表哥想要飞蛾扑火,和姑姑死磕到底吧?
  
      王佳琪抬起脚紧随其后,继续说道,“傅总,我和表哥不一样!”
  
      傅任苒已经取了一套睡衣出来,拉了窗帘,卧室里一片昏暗。
  
      她也不避着王佳琪,直接当着王佳琪的面换衣服,同时还反问了一句,“哪不一样?”
  
      “我没有喜欢的人,我表哥有喜欢的人,看喜欢的程度就能保证能不能过一辈子呀!”王佳琪回答的理所当然。
  
      傅任苒不由得笑出了声,“你怎么知道你表哥有喜欢的人?也许只是空虚寂寞无聊时,也许只是生理需要,逗人玩呢!”
  
      王佳琪张了张嘴,心里对傅任苒的佩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连喜欢不喜欢都不确定,就这么敢爱下去,不求结果,不图回报,傅任苒简直就是绝世好女人啊!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