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老祖饶命 > 095 你是魔族

  在前世,夏寒就是副职业制霸选手。
  无论是哪一个副职业,他都是了若指掌,更是习至巅峰。
  现如今,重新回归。
  有着经验,又有着等级限制。想要提升实力,他目前肯定是要从副职业获得属性加成。
  若不是游戏必须要触发副职业才能够做一些东西的话,他早就开始尝试各种副职业了。
  现在有着巫美娥,又可以现场观摩,夏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现场的裁缝,有很多。
  但是实力能够媲美巫美娥的,确实不多。
  一个个站在台下惊叹不已,她们以前怎么就没有知晓这个女孩的存在呢?
  光是那裁剪的手法,尺寸什么的皆是标准无比,丝毫不浪费布料。
  摆放在桌子上的其他裁缝工具,巫美娥根本没有动用。
  “嗤……”
  布料根本不用划线,尺寸早已量好。剪刀一划而过,锋利的刀刃轻易的把布料分割成需要的形状。
  长短刚好。
  一块块布料被裁减好,摆放在桌子上。
  下一刻,则是飞针走线。
  针脚密集却又不失美感,看起来舒服无比。
  反观另一边的巫青草,此时也才刚刚画好线,用尺子比对好后,用衣服模版对比着在裁剪。
  两者稍微对比,就知晓两人谁强谁弱了。
  夏寒的目光一直紧盯巫美娥,巫九儿她们无聊到吃东西。
  “您在观摩宗师级裁缝巫美娥制衣,学习经验+1、+1……”
  眼前有一个进度条,正显示着夏寒学习的进度。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台下的观众都是紧屏呼吸。
  台上的巫美娥,完全沉浸在了制衣状态中。她那飞舞的针线,缝制的动作,完全成为了一场表演秀。
  虽说观摩可以增加触发副职业的几率,但夏寒并不会接受这个触发。
  他很清楚,只是靠观摩触发的副职业,等级只是初级而已。
  或者说,巫美娥把巧手门的秘籍拱手相让,让夏寒观摩学习。想要获得更高级的副职业,只能够由巫美娥手把手的教夏寒。
  诸多经验相结合之下,所悟得的副职业等级才会更高。
  这机会被夏寒遇到,也是幸运到了极点。
  夏寒学习的进度条不断在增长,巫美娥缝制的衣服,也是在逐渐的完善。
  时间,已经感觉不到了流逝。
  “叮!”
  “您观摩宗师级裁缝巫美娥成功制衣,成功触发副职业裁缝。”
  “请问是否确认副职业?”
  夏寒微微一笑,否定了选择。
  只是初级的裁缝副职业而已,他才不会傻傻的接受呢!
  抬头,看向巫美娥,她已经把缝制好的一套衣服,轻轻的折叠了起来,摆放在桌子一角。
  观看桌子周边,可以说没有丝毫的多余布料残渣拉下。
  可以说是完美。
  反观巫青草,现在也才刚刚裁减完毕,至于缝制,根本没有开始。
  巫美娥停手,巫青草识趣的停止了继续缝制。
  低头思索了一会,本是惧怕的表情突然变得惊喜。
  “我输了,但你又能如何呢?”
  巫青草哈哈大笑,伴随着动作身上的薄纱根本无法遮挡肉色。
  其言语,更是对着夏寒再说。
  她的举动,气的巫九儿等人差点暴走。
  若不是夏寒拦着,她们早就拔剑砍人了。
  夏寒眼神瞥了下台下人群中的某些人后,笑了。
  密语传音么?
  还是不死心啊!
  你不惹我,我从不会乱杀戮。
  你惹了我,那就做好被折磨的准备。
  看来,这威慑还是不够啊!
  夏寒想着,暗地里给正在奔赴远处的小鞋子下了命令,让其极速赶回。
  “那就遵守承诺,重新做人,并由我教你巧手门技巧。”
  一旁的巫美娥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淡淡说道。
  “我不学!”
  “哈哈哈……”
  “你,杀了我啊!我可是良家女子,无辜之人,来杀了我啊,来呀……”
  巫青草笑的花枝乱颤,更是不断嘲讽夏寒。
  “你,巫青草,你输了为何不遵守承诺?”
  巫美娥此时也生气了,遇到这样的人,她真的很无奈。
  是自己太过自私了么?
  的确,夏寒杀巫火荣的时候,她为了巫青草再次求情,不想让巫青草死亡。
  现在有人教与巫青草办法,来应对夏寒,赖皮的确不好解决。
  巫青草的家族都没了,她此时有何惧怕的?
  “嗵嗵嗵……”
  伴随着密集的脚步声,一个小山快速的从葫芦镇城池一旁飞速奔来。
  正是听令赶来的小鞋子。
  那漆黑的甲壳上血流如注,如同受了重伤一样。
  只是一瞬,小鞋子已经再次来到了擂台前。
  “滴答滴答……”
  那长达快百米的躯体上,还在不断滴落血液,血腥味瞬间就弥漫了整个场地。令人作呕的味道和血腥场面,让不少人都开始呕吐了。
  “放下来吧!”
  夏寒只是轻语,小鞋子闻言,开始抖动身体。
  围观群众早就让出了这片空间,根本不敢靠近小鞋子十米范围。
  “呼啦啦……”
  伴随着小鞋子的身体抖动,其背部堆积如山的尸体,顿时如同破布垃圾一样倾泻而下。
  无数尸体,顿时堆积在离擂台几十米处,就那么杂乱的堆放着。
  “轰!”
  下一刻,小鞋子朝后退了几步,直接一个猛子扎入到了面前的土地里。
  “咕噜噜……”
  大地震颤,泥土翻滚。
  只是片刻,小鞋子再次从原地钻出,先前其身上沾染的诸多血腥和污秽,已经消失。
  那黝黑发亮的甲壳,再次变得焕然一新。
  “这是?”
  “死了好多人!”
  “那个不是巫一文家族里的管家么?”
  “唉,我认识那个人,好像实力还不弱的……”
  围观群众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如山的尸体看的让人腿软欲呕,但还是有不少人只是看热闹的心态。
  暗藏在人群中和别处的巫族高层,一个个脸都黑成了锅底,可他们不敢出手。
  现在出手,同等于送死。
  “你……”
  尸体堆里,其中的一具尸体,直接让巫青草惊了。
  几欲昏厥。
  “母亲……”
  尖利的惨叫声,犹如杜鹃啼血,不顾身上的薄纱破裂,一路翻滚至尸体堆前,跪倒啼哭。
  场面凄惨,感动了无数人。
  “凶手,实在是太残忍了。”
  “怎么杀那么多人?”
  “老人小孩都不放过?”
  “那人,果然是魔族!”
  人群中,自然有指责夏寒的。
  夹杂着一些煽风点火之人的高呼,围观人群是愈来愈激愤,想要夏寒给出一个交代。
  “我要收回一部分利息了,你觉得什么能够抵消?”
  夏寒根本不去理会他人,反而看向了一旁的巫美娥。
  “奴婢的命已经不在……”
  “只有这部秘籍,希望前辈能够找寻到传承之人,延续巧手门曾经的辉煌。”
  巫美娥生无可恋,她已经把之前的赌约全部当真。
  虽说过无论如何,就算是做牛做马都要报答夏寒的恩德。但现在和巫青草的赌约里,她接受了死亡的现实。
  现在她最值钱的,也只有秘籍了。
  “可以!”
  夏寒点头,接过了递来的秘籍。
  这本书,是一种稀有的布匹制成。
  《巧手》两字,就写在古朴的封面之上。
  没曾想,事情变化到了这一步,巧手门的《巧手》秘籍,就这么轻易的拿到手里了。
  巫美娥死意已决,夏寒也无法阻止。
  “歹人……”
  “强盗!”
  “还我母亲来!”
  巫青草身上沾染着泥浆,抱着其母亲的尸体,一步步的挪移而来。
  “魔族!”
  其身后,更是跟随着不少带甲兵,一个个满脸怒容。
  “哥哥!”
  巫九儿很担心,夏寒的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激了。巫一琪她们都有点不忍,感觉夏寒的做法有失稳妥。
  “啪!”
  “我不杀你,不代表会怕!”
  响彻全场的巴掌声,不见夏寒有什么动作,巫青草已经抱着尸体倒地。
  “咻咻咻!”
  至于其身后想要报仇的诸多带甲士兵,也都纷纷倒地。
  死的不能再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尔等再不知趣,别怪我大开杀戒!”
  夏寒猛地一挥衣袖,直接警告了台下的无数人。
  管你是谁,只要惹我,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死!
  “咳咳……”
  巫青草脸颊肿胀着,挣扎了许久,这才从地上起身。
  再次抱着母亲的尸体,朝擂台走去,通红的眼睛里,尽是怒火。
  “都是你……都是你……”
  这次,却不是看向夏寒,反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巫美娥。
  打不过夏寒,惹不起。
  巫青草把心底的怨恨,全部撒到了巫美娥身上。
  “好!”
  反观后者,不悲不喜的点了点头。
  “来,我现在给你演示巧手门的核心技巧!”
  巫美娥说着,不管继续走近愤怒的巫青草,开始撕扯布匹。
  “嗤啦!”
  布匹在架子上被拉扯出一截,巫美娥手持一根寸长银针,只是挥手一划,布匹应声断裂。
  “这是?”
  台下有裁缝惊了!
  其中自然有那个被夏寒间接打至残废的服装店男老板,他看到这一幕,直接惊了!
  传说中的一针巧手?
  巧手门里,真的有这样的技法?
  坐在不远处学习《巧手》秘籍的夏寒,一心二用,一边翻看秘籍,一边观摩巫美娥的精湛技法。
  巫美娥,果然突破了。
  已经是从宗师级提升至巨匠级了!
  巨匠级,一针即可!
  一针丈量、一针裁剪、一针走线。
  衣成。
  PS:继续求支持呀!
  之前的感谢写错名字了,应该是爱打球球的球球……
  剧情憋了很久,我都快成内伤了!
  也憋死不少读者,是该解决了!
  快进入危险重重的游戏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