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蓝白社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最后的黑子

第九百六十一章 最后的黑子

    无论是谁,想杀死棋手都必须越过夏极的尸体!
  
      夏极是执法者夏恒的弟弟。一个名字代表着永恒,一个名字代表着极致。
  
      他的哥哥,愿意永远困在黑暗之中,封印熵兽一生一世。
  
      而他,也愿意维护自己的职责到死。
  
      可是,科龙并不需要杀死夏极,因为他的攻击,根本无形无质。
  
      只见科龙猛地一挥手,夏极就被强大的空气墙,直接扇飞了。
  
      随后近距离瞥了棋手一眼,而同时,大家也听到,棋手更为惨痛的叫声。
  
      “呃啊啊!”
  
      夏极与棋手之间,有一条红线,此刻牵引着他又飞了回来。
  
      他揽着棋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棋手痛苦道:“热!烧起来了!我烧起来了!”
  
      他并没有烧起来,圣盾应该为他挡下了某种攻击,可是攻击所对应的痛苦,却施加上去了。
  
      又一次致死打击的经历吗?这么说,还剩三次。
  
      “你做了什么!”亚当斯问道。
  
      帝女桑才懒得跟科龙废话,迅速抱着赤松飞过去,将赤松当做武器般砸上去,赤松肉身挡住科龙,并死死抱住他。
  
      与此同时,宓妃释放出飘带,一条缠住科龙,另一条缠住了远处的钢铁要塞,想要将其拽住。
  
      叛逆者冰夷,趁机一剑,刺穿了科龙的心脏。
  
      众人配合默契,然而科龙迅速变小,脱离了纠缠之后,又迅速变大。
  
      随后他竟然开始蜕皮,一层皮囊剥落后,心口被洞穿的伤口,也随着蜕皮,竟然转瞬间愈合了。
  
      “死!死!死!”叛逆者不停地刀劈斧凿,想要斩杀科龙。
  
      科龙并不还手,似乎不把他泯灭殆尽,砍成肉酱都没用。
  
      “泯灭!”帝女桑正要用力场方块分解科龙。
  
      亚当斯却突然阻止了,急道:“不要杀他,棋手中了某种效应!”
  
      科龙说道:“亚当斯,已经晚了,一切就结束了,现在杀死我,也是一样的。”
  
      “我们都该死。”
  
      亚当斯眼见不妙,当即拿出了苦楚水晶,与棋手共享伤势,甚至是把百分之百的伤势,都转移到自己身上。
  
      因为他发现,科龙的攻击,圣盾并没有全部豁免。
  
      毕竟圣盾只格挡正面的伤害,而在某种效应之下,棋手此刻是全方位的受到伤害,他差点就要被烧死!
  
      亚当斯的第七感,能很清楚地察觉到,棋手正在变得越来越热,周围的热量正向他疯狂涌去。
  
      “你到底做了什么!社长!科龙!”亚当斯一边说着,一边自己感受。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吸热机,周围的环境温度正在急剧下降。
  
      “这难道是绝对吸收热量?”亚当斯说道。
  
      突然,他想起来,在科龙报备的特性中,有‘篡改比热’这一项。
  
      这是在创界山时科龙领悟的,并且连古神们都知道的特性,通过泰就能得知,所以科龙并未隐瞒。
  
      与十步的移动限制一样,是大家早就知道的一个根源算法。
  
      科龙一直也说,这个特性没什么用,就是让物体更容易地传导热量。
  
      “如果只是更好传导热量,不可能所有热量都集中在棋手身上,而是迅速地从他体内传递而过。”
  
      “如果是降低效率,热量更不可能传向棋手……”
  
      亚当斯迅速思索着,突然他想到了。
  
      如果篡改生物的比热为负……那么这个人就会成为热力系统中的黑洞。
  
      本来热量会自发的从高温转向低温,从高能跌向低能,这是自然之理。
  
      但是绝对特性,高于自然。
  
      比热一旦为负,意味着冷的物体会向热的物体传递热量!
  
      而且自己越热,外界环境越冷,则越会吸收热量。
  
      就好像一团火,不向外释放热量,反而不停地吸收热量,把周围变得冰天雪地一般!
  
      科龙能强制令任何生物,拥有负的比热。
  
      此刻,棋手就是如此,他的体温高于环境温度,继而使得周围的环境温度不停地降低,热量源源不断地朝他传递,他自己则越来越烫,环境越来越冷。
  
      而且这个传递速度,是温差越大时越快,呈指数增长!
  
      所以棋手越热,则只会更热,环境越冷,则只会更冷,他会仿佛黑洞一般,无限地吸收热量。
  
      刚刚还没什么感觉的众人,此时一下子突然就感觉周围极度冰寒。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置身于太空般的低温环境中。
  
      不仅如此,更遥远的热能正在向这边赶来。
  
      可以想象,棋手吸收的热量,足以将他烧死。
  
      得亏亚当斯分享走这些伤害,否则棋手立刻就死。
  
      但是这里又有个矛盾,那就是他分享走棋手的伤害,等于让棋手又统计了一次大限,再度增加了一次致死打击经历。
  
      “如果我不用水晶救他,他立刻就死。”
  
      “但用水晶救他,也只是让他距离被黑皮书抹杀更进一步……”
  
      亚当斯发现,无论他怎么做,都不可能让棋手一劳永逸地活着。
  
      那个效应还在继续,似乎无法摆脱,
  
      不是现在死,就是之后再死。
  
      而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环境温度,与棋手的体温一致。
  
      “灶神!”
  
      亚当斯迅速操控贝斯特金属,浮现出灶神像,并喷射高温烈焰,燃烧棋手。
  
      “你做什么!”帝女桑大惊。
  
      却见这旺盛的火焰,不仅没有烧着棋手,反而统统被他吸收,迅速熄灭了。
  
      这温度,足以瞬间杀死棋手。
  
      不过差点死掉的,不是棋手,而是亚当斯。
  
      他浑身几乎都要融化了,亚当斯仿佛烂泥般趴在地上,身体几乎成焦炭。
  
      “温度……不够……”亚当斯虚弱道,他利用水晶,又一次分享走了棋手的伤害。
  
      棋手虽然还在喊热,但并不会真的被烧死,因为伤害都由亚当斯承担了。
  
      即明明浑身都是热量,却不受伤,这就是水晶的伤害转移。
  
      而从刚才的现象来看,寻常的火焰已经不够了,还需要更高的温度。
  
      帝女桑听了,也反应过来,直接用力场方块,制造了数百万度的离子光矛!
  
      这回,棋手终于没有吸收光矛的热量了,周围一下子变得炽烈起来。
  
      可是,棋手却颤抖道:“冷!冷!”
  
      亚当斯心都凉了,这温度又太高了……外界温度高,则是自身无限放热。
  
      负的比热,只要环境与棋手有温差,就会无节制地单方向传递热量。
  
      不是棋手向环境传递散热,就是向环境吸热。
  
      想要没有温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冷死,就是热死!
  
      甚至冷死,还更快一点!亚当斯无奈,只得再度承受了这一波低温杀伤。
  
      大限还剩一次。
  
      “无论是冷死,还是热死,亦或者死在黑皮书手中,都一样……”科龙说道。
  
      他就算死掉,这个效应也是在的。
  
      因为这是篡改比热,一旦篡改,除非改回去,否则并不会因为科龙的死亡,而变会正常。
  
      篡改之下,不存在正常,篡改之后的结果,就是正常的,本来就应该如此的。
  
      他这一招,无解。
  
      “除非我强行把涌向他的热量,射走……”突然一个声音说道。
  
      墨穷突然出现了。
  
      他也有第七感,甚至因为这第七感,让他可以射动能量。
  
      此刻一出现,直接将向棋手传递的热量,射向太阳。
  
      “你不可能永远都守着他,死亡是迟早的事。”科龙对于墨穷的出现,并不意外。
  
      够了,他用电饭煲封印墨穷,只需要争取这几分钟。
  
      被电饭煲封印的人或神,都会有一段浑浑噩噩时间,几乎等于昏迷状态。
  
      短则几分钟,长则几天!
  
      墨穷因为感受着圣盾代价持续不断地痛苦,所以直接是最短的时间苏醒,但这还是相当于,被科龙强控了几分钟。
  
      饶是墨穷绝对特性再强,如果他没有主动去射的意识,也不可能自动出来。
  
      “至少只要我还活着,便不会让你毁灭这个宇宙。”墨穷说道。
  
      科龙说道:“你还活着,便绝不可能终结收容时代。只要世上还有一个蓝白社员,收容物就不会停止出现。”
  
      “反之,如果所有蓝白社员都死去,并且确定无法复活,那么已存在的绝对特性,也尽会消失。”
  
      墨穷摇头,这怎么可能呢?
  
      “你曾说过蓝白社消失,收容物就不会再出现,但你没说过,已存在的也会消失。”
  
      科龙说道:“现在我告诉你,这就是答案。我承受着你根本无法想象的代价,得出来的答案。”
  
      “而这个答案……和昔日的‘全知’说的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科龙眼泪不自觉地留下来。
  
      墨穷瞳孔一缩,他当然知道,昔日二代社长,有一件特别厉害的收容物。那是一件让二代社长几乎全知的收容物,对所有的特性了如指掌,这才让蓝白社最终只剩下十几个人,都翻盘了。
  
      之后,只有历代社长才能使用它,而且不可以滥用,不到万分危急,尽可能不要跟那件东西沟通。
  
      有这样一件收容物,当然每一代社长,都会问一个问题:到底如何彻底解决所有收容物,终极收容时代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结果那件收容物,给了一个答案,而那个终极答案,二代、三代、四代社长都没有说。
  
      甚至还将那件收容物,定义为魔性之物,称其并非真正全知,而是半真半假,夹杂着欺骗与某种邪恶目的。
  
      而四代之后,更是传言,那件收容物在一次灾难中被毁掉了。
  
      因为它被放在社长办公室,而社长办公室确实在某次危机中被炸成了废墟。
  
      所以第五代社长,没有用过那件收容物。
  
      科龙说道:“波罗虽然没有用过,但是波罗与我,都知道这个答案。第四代社长,在临死前告诉了我和波罗。”
  
      “只要世上存在蓝白社,就一定会有收容物。而有收容物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蓝白社。”
  
      “并且,两者被某个存在,在信息中根源绑定,同生同死。”
  
      “这就是终极收容措施,如果有一天,蓝白社败亡,被收容物彻底消灭,那么所有收容物也会同时被这个特性删除……设计这个措施的存在,以最坏打算,给蓝白社留了一条同归于尽之路。”
  
      墨穷眉头微皱,这确实是最后底线般的设计。
  
      蓝白社若足够强,则自己搞定收容物,若不够强,反被收容物灭了,那么也会顺带一波带走所有收容物。
  
      可以说,无论怎样,蓝白社的目标,最后都会达成。
  
      “但如果是像你这样的情况呢?你永远都死不了!”墨穷说道。
  
      “所以还会有末日棋盘这种东西,收容物会不断地出现,时间滚滚向前,就算所有蓝白社员,都被收容物弄得半死不活,时间也最终会让他们都死掉。总会有类似灭世棋盘这样的收容物诞生,删除一切,然后涅新生。”科龙说道。
  
      “够了!”墨穷怒道:“你只是想自己解脱而已!为什么要编出这样的借口!我并没有怪你,科龙。”
  
      科龙眼泪夺眶而出,但他却笑道:“你说得对,我确实只希望解脱,但我现在也没有骗你。”
  
      “你的话中,有个巨大的漏洞……”墨穷说道。
  
      “其实没有,算了……结束了。”科龙摇摇头,同时看向棋盘。
  
      与此同时,墨穷回首望去。
  
      棋手瞪着眼睛,竟是再无生机。
  
      霎时间,所有人都呼吸一滞,心脏都停跳了!
  
      棋手死了!痛死了?但不管怎么说,他已经死了。
  
      灭世棋盘终于等到了对手的死亡,今日便该是宇宙终结。
  
      所有人都绝望地看着这一幕,等待着一切终焉。
  
      但是墨穷却动了,他没有放弃,因为在棋手临死之前,黑色的棋子其实从他掌中脱落了。
  
      为何世界还没终结?众人看着那枚掉落的棋子,发现自己还能思考。
  
      事实上,在墨穷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挪动了棋盘,将其推到棋手的手掌下。
  
      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告知棋手,如果坚持不下去,一心求死,那么也请临死前下出最后一步棋。
  
      当棋手死亡的那一刻,黑子下落,世界并未立刻终结。
  
      因为棋手死亡,就会灭世的完整说法,是棋手死亡,便再也没人能下完这局棋,则黑方判负。
  
      灭世棋盘的棋子,只有它指定的这个棋手可以下。
  
      这也是棋手始终握着这枚棋子的原因,如果他松手,棋子甚至会自动落到他最后一次想下的那个棋盘节点。而这个判定,是其他任何人都不会触发的,因此只能由他与棋盘对弈。
  
      而棋手,在临死的最后一刻,其实下出了这最后一枚黑子。
  
      黑子落定,即刻判负,然而此时此刻,黑子尚未落定,便一切还没有结束。
  
      灭世棋盘,正处于最后一步棋即将完成的过程中。
  
      而这最后一枚黑子,在棋盘的特性下,一定会落到棋盘上,一个棋手曾经想过的节点。
  
      这个黑子必然落定,除非遇到一个有资格让它排队的特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