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绝品校长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成亲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成亲

        吴非也走了过来,狠狠地掐了一把文心武。
  
          文心武痛得齿牙咧嘴忍着没出声。
  
          向树林却依然愁眉不展,“秦春华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放心,向爸爸,我们这次把向若云的解决了再走!”文心武安慰道。
  
          向若云招呼文心武、吴非进去坐。
  
          覃秀英拉着向若云的手有说不完的话,向树林在一旁也不知道擦了多少次眼泪。
  
          文心武和吴非重新走了出来,在里面他们都忍不住想落泪。
  
          “你刚才是故意的吧?”吴非看着文心武。
  
          “什么故意的?”文心武一下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还装?”
  
          “我没有装啊,你说的什么?”
  
          “我说的是你说自己是向若云的男人!”
  
          “哦,你说的这个事啊,这不是事赶事吗?我已经跟向若云说了是演戏,这不就是为了堵住秦春华的嘴吗?到时候回去了,谁还知道这件事!”文心武还真没有这个意思。
  
          “这个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的,这些民族的事说不清楚的。要不然这么多年,向若云也不敢回来!”吴非有些担忧。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了不起不就是向若云再跑一次,再不回来了就是,反正是已经见了自己的父母亲了。”
  
          吴非想了想,也是的,就没有再说话,看着远处的青山绵延起伏,绿树成荫,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就看见秦春华带着五六个人过来了,走在旁边的是秦春华的父亲秦迁。
  
          看来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
  
          秦春华远远地就在喊:“向树林,你赶紧给我出来,族长带着人来了!”到底是狗仗人势,带了人来,胆气也壮了不少。
  
          向树林,向若云搀着覃秀英走了出来:“秦春华,你又来干什么?”向若云没有好气地说道,要不是这个秦春华,自己想必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秦春华冷笑了几声:“我来干什么?你莫不是以为你这个事随便找一个野男人说几句话就可以解决了?”
  
          秦春华话音刚落,就看见人影一晃,就听见“啪”的一声,他的脸上已经挨了文心武一巴掌。
  
          秦春华捂着自己的脸:“你这个野男人你敢打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又听见“啪”的一声,这边脸上又挨了文心武一巴掌:“不论你是谁?骂人就不对,谁叫你骂野男人,你嘴上无德,那我就下手无情!”文心武站在的向若云的前面,向若云走上前来,抓住了文心武的胳膊,她没有想到文心武居然敢出手,但是心里却是感动不已。
  
          “阿爹,你看见没有,我被这这个野……”话没有说话,就后退了好几步“我被这个人给打了!”他这次不说野男人了。
  
          秦迁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丢人现眼的东西,还是什么镇上的书记,老子看你就是一怂货!”
  
          秦迁差不多有六十岁了,身材并不高大,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十分有神,他盯着文心武,文心武感觉如同被一条蛇盯着一般。
  
          好锋利的眼神!文心武心里说道。
  
          “你就是向若云的男人”?秦迁问道。
  
          “不错!”文心武答道。
  
          “向若云,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样假装仙婚,实际逃婚的,你说出来,我会考虑原谅你的,毕竟这么多年了!”秦迁突然转向了向若云。
  
          文心武一把抓住向若云,“若云没有逃婚,她是仙婚后,神仙把她送到我身边,要我照顾她一辈子的。”文心武一路上也想了很多,既然花族说是仙婚,反正就一口咬定向若云是神仙送给自己的,想必他们也没有办法。
  
          “我没有问你,而且你没有在我们花族完婚,你根本就不能算是我们花族的人!”秦迁并不着急。
  
          “好,若云你说!”
  
          向若云于是添油加醋把文心武的话说了一遍,吴非是进了洞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就不知道怎么到了文心武的身边。
  
          秦迁看见了吴非:“这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到我们这里来玩的!”文心武回答道。
  
          “向树林,花族的规矩你是知道的,要么要阿云跟这小子现在就成亲,要么这阿云就要重新仙婚,要么就要受家法处置,你自己看着办吧!”秦迁眼睛在几个人的身上一转,对着向树林说道。
  
          “这个?”向树林就是再傻也看出来了,文心武并不是自己的女婿,而是旁边这位吴非的男朋友,但是秦迁说的在理,在花族就是这样规定的。
  
          “我们已经结过婚了,为什么还要结婚?”向若云道。
  
          “阿云,我们花族的传统你不知道吗?凡是不经过族内支持,在外面结婚的一律不算!你既然带着你的男人回来了,那么你就在我们花族再结一次婚,否则的话,只能证明你当初是逃跑了,要么你就重新仙婚,要么你就受家法处置。”秦迁的眼睛直视向若云,这个秦迁真是歹毒得很。
  
          向若云看着文心武,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花族的族规的确是这样说的。
  
          文心武看了看吴非,他也有些为难,如果说口头上说一说还无所谓的话,还要举行婚礼这影响可就大了。
  
          “秦族长,这个我们已经结了一次婚,如果再结一次婚,肯定要有所准备,也要征求一下我家里父母的意见,不过花族既然有这个风俗,我们肯定尊重花族的风俗,但是请允许我和家里面商量一下,等下再告诉你不迟!”文心武想了想,这也只能先缓一缓,和吴非商量一下再说。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要知道结果,否则的话,就不能怪我依族规办事!”秦迁冷冷地说道,然后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父子两相继离开,但是秦迁带来的四个人却留了下来,没有走,这是监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