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剑破万穹 > 第1189章 猎物
叶白现在倒是希望杜本是猎获的猎物,而不是捡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好东西!
  
  阿奇现在的想法和叶白类似,他没有考虑那跌落悬崖的龙吼兽是叶白的功劳,在他的眼中,叶白都是他的东西,更别说叶白的东西了!
  
  叶白和阿奇同大厅中的众人一样,呆呆的看着杜本手中那只木盒里熠熠生辉的血红色晶莹剔透的晶体,这就是龙吼兽的丹石。
  
  叶白的目光一落在丹石上,不知是否错觉,他感觉那丹石里面光芒闪动,好像是一只眼睛在轻轻眨动,似乎想要传达一些什么意思。
  
  叶白心中突然泛起波澜,有一种奇异的律动产生,灵光一闪,这律动同丹石有着莫大的关联。
  
  “这枚丹石,杜本子爵出手吗?”
  
  美少年一身蓝色锦衣,轻摇折扇,微笑的面容是一幅画,伫立窗边是一道风景。
  
  很迷人的风景!
  
  叶白从来都不曾见过这么迷人的男子,即便是少年,也不曾有过。
  
  叶白是个有见识的,便是小时候也见过许多,还都是横河名噪一时的“美人”,但那些雌雄莫辩的“美人”和眼前这位美少年比起来,就提也提不起来了。
  
  周围的人都在轻声议论,叶白知道了这个美少年赫然是优雅家族的嫡长孙:冰火伯爵!
  
  杜本并没有把丹石出手的意思,但买方是冰火,这事情就复杂了,他惹不起这位小爷!
  
  杜本心中无数念头顷刻间闪过,他发现这是一件好事儿,原本想要结交这位冰火小爷都没有机会,若不是蒙了祖荫,优雅家族更不会让这位嫡长孙来这里凑热闹。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既然冰火伯爵需要,这枚丹石就送与伯爵便是!”
  
  杜本珍而重之托着木盒来到冰火面前,就在他把木盒递给冰火的一刹那,血红剔透的丹石突然间大放异彩,映得整个大厅好似一片茫茫血海,红得睁不开眼。
  
  杜本骇然,却见那丹石突然腾空而起飞射而去,红光隐去,丹石已经到了叶白的手上!
  
  杜本怒极,身形一闪就化作一道光芒贯射,顷刻间轰了叶白无数拳。
  
  叶白腾身闪避,不时出拳抵挡几下,虽然还是被击中了几十拳,但他只是受了点瘀伤,并无大碍。
  
  铮!
  
  杜本打出了真火,将祖传的腾空神剑都擎了出来,剑芒吞吐,杀气凛然。
  
  “大胆奴才,竟然敢抢主人的东西,该死!”
  
  “凶兽只向胜利者臣服,丹石亦然!”
  
  叶白抹去唇边的血迹,冷然看着杜本,这丹石就是掉进悬崖那头龙吼兽身上的东西,如若不然,丹石也不会自己飞落在他的手中!
  
  众人哗然,但凡不傻的都明白了叶白这句话的意思。
  
  凶兽只向胜利者臣服,这句话是一句经过无数岁月无数事例验证过的真理,而丹石确实也拥有这样的特征,不过那需要是高阶的丹石,普通的丹石肯定没有这样的特质。
  
  杜本的龙吼兽显然不是他自己捕获的,至于究竟是怎么得来的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做了一件很让人不齿的事情。
  
  不管贵族们是如何的虚伪造作,对于假冒这样的事情还是非常的看不起。
  
  杜本被人鄙视了,他的脸涨得通红,有生以来没有任何时候像此刻这般窘迫,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杜本恨恨的看着叶白,这个奴才他非杀不可!
  
  腾空神剑突然腾起熊熊火焰,杜本看起来好像杀神一般气势暴涨,长啸一声,神剑铮鸣,飞射斩向叶白。
  
  叶白感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罩定他无法动弹,腾空神剑斩来烈焰灼身,生死悬于一线!
  
  啊!
  
  叶白发出了一声怒吼,身体里流淌的力量猛然爆出,轰的一声响,他被剑气撞飞数十丈远,狠狠砸进大厅的石雕墙面里,鲜血狂喷,但迅即被身体吸收,热气蒸腾。
  
  杜本惊讶的看着镶进墙面的叶白,虽然看起来挺惨,但实际上已经大大的超乎了杜本的想象,在他想来,一下子将叶白轰杀成灰灰才对!
  
  阿奇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叶白这个马夫了,腾空神剑竟然没有将他击杀,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阿奇不能让杜本把这么一个奇葩给杀掉,于是就在杜本收剑准备再次出剑时挡在他的面前:“大哥,就算是你杀了他,猎杀龙吼兽的人也还是叶白,不是你,恼羞成怒杀人灭口,这未免太低级了吧。”
  
  “滚开!”
  
  “你不够资格说这样的话,只有父亲大人才够资格!”
  
  阿奇今天是豁出去了,反正已经得罪了杜本,他索性就得罪到底,尽最大程度的保住自己的人,打杜本的脸!
  
  杜本发现自己不认识这个窝囊的杂种了,竟然敢这么顶撞羞辱他,难道是有什么人在背后给他撑腰吗?
  
  “滚开,否则别怪我腾空神剑不认人!”
  
  “你可以将我一并杀了,不过我想你杀我也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来吧。”
  
  阿奇不但没有退让,还步步紧逼,他相信杜本没有杀他的那份胆量!
  
  铮,杜本手中腾空神剑剧烈震颤,凛冽杀气罩定阿奇,阿奇透不过气来更无法动弹,他有些后悔了,可惜有些晚了。
  
  啵。
  
  腾空神剑突然不动了,阿奇愕然,大厅的雕花木门开了,豪森将军和几个华服男女走了进来。
  
  “年少气盛也就罢了,腾空神剑是用来斗殴的吗?”
  
  豪森不咸不淡斥了一句,看着杜本的眼神冰冷,杜本心中一颤,随即便有滔天的怨恨浮上心头。
  
  对于自己这位父亲的偏心,杜本的不满积怨已久,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时机爆发。
  
  豪森看了一眼阿奇,阿奇躬身施礼:“父亲大人晚上好,各位贵客晚上好。”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阿奇这个俊美的少年很有礼貌,比杜本强多了。
  
  先入为主有了这样的印象,杜本以后想要博得他们的好感就很难了!
  
  豪森绷着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目光中充满慈祥宠溺:“阿奇,这几位贵客可不是一般人,你要记住他们。”
  
  豪森随即介绍了一下三男两女:森罗伯爵,梅林迪亚大术师,铁雷大武师,碧琪圣女,奥黛丝祭司。
  
  这五个人的身份都非常不简单,抛开其家族的背景不说,就算其自身名望实力,也是令人仰望的存在。
  
  阿奇的嘴巴很甜,哄得五个人很是高兴,杜本被晾在一边,豪森瞪了他一眼,他才上前施礼问好,却已经没有了意义。
  
  杜本知道自己给这五位留下的印象肯定很差,但这都是豪森偏心的缘故,心中怨恨更深。
  
  “将军阁下,这是怎么回事儿?”
  
  梅林迪亚大术师微笑看着墙上镶着的叶白,叶白那古铜色的皮肤让他眼中一亮。
  
  豪森一挥手,叶白就轻飘飘落地醒过来,猛然站直身体眼睛一眯,精芒爆闪。
  
  就是这一瞬间的反应,梅林迪亚就下了一个决定,豪森则是愣了一下,他想不到这个穿着仆从服饰的奴才这么不凡,一看这眼神就知道不是一般角色。
  
  “父亲,这个奴才不听话,我就教训了他一番,没有把握好尺度,让各位贵客见笑了。”
  
  杜本的解释没有人理会,豪森道:“既然是个奴才,就要有个奴才的样子,阿奇,这是你的奴才吧,给我带回去好好管教一番,不要再犯。”
  
  阿奇答应了一声,给叶白递了个眼色,叶白知机躬身给豪森和客人施礼问好。
  
  正要离开,梅林迪亚突然道:“阿奇,我近来正好缺少一个仆人,我看他不错,可以割爱吗?作为交换,我送你一瓶红药。”
  
  红药是恢复血气的药,别看名字简单,但效用无穷,一直都是非常抢手的东西,但因为只有大术师才能练就这种药,所以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有价无市,并不是有银子就能买得到。
  
  红药很珍贵,正常情况下,十个奴仆不值一粒红药,但梅林迪亚却用一瓶红药来换一个奴仆,这事儿透着诡异。
  
  阿奇动心了,但他算了一笔账,结果是叶白最少价值一万个奴仆!
  
  这个结果让阿奇暗暗心惊,价值一万个奴仆的叶白太不简单了,他不能把这样的一个潜力十足的臂助送人。
  
  “对不起,梅林迪亚叔叔,他昨天救了我的命,我会让他一直呆在我的身边,他是个很不错的马夫。”
  
  “哦,既然如此,那就不勉强了。”
  
  梅林迪亚微微一笑,他看中的东西一定要弄到手,向来如此,这次更不会例外!
  
  皮特子爵和露丝小姐走过来同豪森等人见礼之后,皮特子爵盯着叶白手中的丹石:“伯父,我急需一块丹石,不知道这块丹石可否转手给小侄?”
  
  豪森早就看到了那块龙吼兽的丹石,几个客人也都一直在盯着不放,这样的好东西,任谁都会动心。
  
  豪森看了一眼那颗丹石,叶白虽然百般不舍,但他还是把丹石放在阿奇手中,不用说什么,行动说明一切。
  
  砰!
  
  丹石爆出一团血芒,再度回到叶白手中。
  
  众人惊讶不已,这样的丹石,还是第一次见到!
  
  “凶兽只向胜利者臣服,这话不是白白说的,这丹石的灵性十足,只有你才能发挥其最大的能量,勉强送人,只会造成无谓的浪费。”
  
  梅林迪亚说完一招手,丹石便落在他的手中,他端详了一下递给碧琪圣女:“碧琪,你用圣光净化一下试试!”
  
  美丽的碧琪圣女接过看了一会儿,轻轻摇头:“没用的,丹石里面的气息非常纯净,根本没办法净化。”
  
  皮特本来还想着净化呢,现在一见这般情形就知道希望落空了,他不舍的看了一眼那颗丹石,心中暗暗感叹和这宝贝无缘!
  
  奥黛丝祭司,铁雷大武师,森罗伯爵都看过之后,丹石又回到了叶白的手中。
  
  “宝物天生,有缘者居之,既然这颗丹石是你所得,那就是你的东西。”
  
  豪森一锤定音,龙吼兽的丹石变成了叶白的财产,不但杜本气得想吐血,阿奇也有些吃味!
  
  “多谢主人。”
  
  叶白虽然心中对豪森十分的不屑,但丹石这件事情上豪森确实比较公道!
  
  豪森根本不屑理会一个马夫,即便叶白这个马夫很是不俗。
  
  阿奇带着叶白离开了,杜本是宴会的主角,却悄无声息遁了,倒是索多小屁孩很会哄人,从五位贵宾那里混来不少好东西!
  
  狩猎舞会悄然而散,杜本这回真是把脸丢到了姥姥家,成了帝国纨绔圈子里笑柄。
  
  城主府一隅,阿奇别院。
  
  “叶白,你今天表现得不错,这是给你的奖励。”
  
  蓝妮把一个包袱递给叶白,叶白道谢之后,阿奇又道:“不过你不要骄傲,更不要掉以轻心,我们已经和杜本撕破了脸皮,他不会善罢甘休,你以后要小意低调一些。”
  
  叶白应承,阿奇就让他去休息,叶白也正好想找个地方好好看看血晶了!
  
  第1卷第28节:彪悍的马夫
  
  龙吼兽的丹石,简称血晶,这是叶白自己的叫法。
  
  叶白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插好就拿出丹石端详起来,他想不明白这玩意儿为什么能够自己跑来跑去,难道说这里面藏着一个活物吗?
  
  灵魂?
  
  叶白翻来覆去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到什么异样的东西,他想了想,咬破了中指滴了一滴血在丹石上面。
  
  那滴血静静的躺在丹石的平面上没有动静,丹石折射灯光熠熠生辉,看起来很像是一只眨动的眼睛。
  
  叶白再次有了在大厅中的奇异感觉,这丹石似乎在和他交流。
  
  叶白盯着丹石看了一会儿就恹恹欲睡,后来就不知不觉歪在床边睡着了。
  
  叶白没有看到,那滴鲜血慢慢浸入丹石之中,嗤嗤声响,血色雾气从血晶中飞出,幻化成一个小女孩儿的样子,吮着手指好奇的看了叶白一会儿,突然嗖的一下子钻进了他的鼻子里不见了。
  
  丹石的光彩顿时黯淡了许久,房间的墙角处虚影闪动,梅林迪亚现身出来。
  
  梅林迪亚淡淡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丹石,对于这种东西他根本不屑一顾,倒是叶白这个小子,让他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