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荒古乾坤 > 第二十四章 魂幽,师徒?

第二十四章 魂幽,师徒?


  战斗止息,云雾重聚,只有断树碎石残留在一片狼藉的禁区。
  灵云刚刚穿过屏障,就见一道人影向着自己冲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两人就撞了个满怀。
  “你……”
  只说了一个字,灵云就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回了禁地。
  本就重伤之躯,油尽灯枯,此时又突然遭到猛烈撞击,悲剧的灵大公子干脆利落的昏了过去。
  昏迷那一霎,模模糊糊听到一个人在喊:“谁,谁,谁撞我,啊……大哥,老大,你怎么了?你别死啊!”
  ……
  与此同时,在距此地不知多少万里的一处山脉中,一道人影在向着山脉深处飞驰。
  山脉中灵气浓郁,宛若实质,只是一切植物都黑漆漆的,并且越是向里,黑色越是浓郁,诡异至极。
  一株株参天巨树挡住了日光,使得本就阴暗的森林更显阴森。一阵阴风袭来,飒飒作响,令人毛骨悚然。
  行了不知多久,人影停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脚下。
  都说依山傍海,这山便靠着一个千百里庞大的湖泊,与海无异。莫说凡人,就算低阶修者一眼也望不到边际。
  放眼望去,湖水漆黑如墨,无边无际的湖面漂浮着无数黑色的骷髅,人骨、兽骨比比皆是,随着湖水的翻卷,碰撞在一起,发出渗人的声音。
  一缕缕黑色气流自密密麻麻的骷髅上逸散,飘荡在虚空,形成一道巨大的黑幕,遮天蔽日,端的云迷雾罩。
  人影静静站立,看起来不过中年,长发飘飘,眉心有着一道黑色烈焰的印记,只是面无表情,目光有些木讷,像是被人操纵的傀儡。
  哗!哗!哗!
  一阵阴风无缘无故的自湖中央吹起,原本风平浪静的湖面翻卷出一道庞大的浪涛,浪涛滚过,一道百丈大的漩涡凭空出现。
  霎那间,虚空之中风起云涌,无穷无尽的黑色气流向着漩涡滚滚而去。
  黑色气流凝成了一道圆柱,无休无止的向着漩涡中灌入。圆柱十丈方圆,接天连地,一柱擎天。
  随着时间流逝,漩涡越转越快,裹挟着无数骷髅向着岸边极速靠近,大有吞天灭地、颠倒山河之象,骇人无比。
  嘭!
  刚刚靠至岸边的漩涡瞬间停止,因之而生的圆柱也在顷刻之间爆碎。圆柱中的黑色气流,向着虚空逸散。
  黑雾淡去之后,一个头戴黑色斗篷,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立在虚空,周身黑色雾气翻涌,充满了邪恶气息。
  “主上”
  看到人影出现,中年男子单膝跪地,头颅低伏。
  黑袍人影目光望向天际,似看透了重重黑雾,缓缓道:“说吧,魔狱之中发生了什么事。”语气冷漠,声音沙哑。
  “两个少年闯入魔狱,惊醒魂幽圣者。天罗印松动,圣者分魂逃出封印,欲夺舍人躯,闯出魔狱,如今已被属下灭杀。”
  “分魂?看来老家伙这几十年年恢复的不错啊!”黑袍人影磔磔怪笑,忽然话锋一转,冷声道:“该是老家伙献身的时候了。”
  大手一挥,一个黑黝黝的铜镜出现,镜面一片混沌,一眼望去,令人无法自拔。
  “天衍镜,法众生,古魔心魂,包罗万象。”
  黑袍人喃喃吟唱,双手急速闪动,接连不断的法决打入铜镜。一片混沌的镜面,渐渐变的清晰。
  入眼处一片猩红,宛若流淌的鲜血。虽然只是一道画面,但却有着浓烈的嗜血气息扑面而来。
  随着镜中画面越来越辽阔,才发现刺眼的红色乃是一汪无边无际的血海。血海中央中央有着一座岛屿悬浮。七道高耸的石柱矗立在岛屿四周,上面铭刻着一道道玄奥至极的纹路。
  画面变幻,依然在岛屿之上,但却景象却完全不同。此地一片荒芜,天地之间飘荡着一缕缕黑气,阴风阵阵,森暗恐怖。只有一块巨石孤零零的立在大地之上。
  “现。”
  黑袍人打入一道法决,巨石轰然爆碎。
  烟尘散去,一道人影显现,蓬头垢面,双手双脚皆被粗大的锁链困缚,锁链深埋地底,不知连着何处。
  似是有所感应,那人猛然望向虚空,咬牙道:“莫天魂。”
  “磔磔,没想到啊。当年不可一世,睥睨群雄的魂幽圣者竟然如此狼狈。这若是让那些对你顶礼膜拜的人魔知道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寒心呢?”黑袍人对着铜镜阴阳怪气道。
  “啊……”魂幽披头散发,双目赤红,嘶吼道:“你这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人魔势力与你誓不两立。”声音通过镜面传出,透露着无边怨念,深仇大恨,不言而喻。
  “誓不两立?哼,你太高看你自己了,狡兔死,走狗烹。纵使你之前有通天之能,现在也不过只是任人揉捏的蚂蚱。你的一切,都将成为我的囊中之物。还指望那些属下为你复仇?真是可笑至极。”黑袍人声音冷厉,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呼。”魂幽深深吸了口气,双目泛着绿光,摄人心魂,幽幽道:“天魂,为师授你道法,助你执掌莫家,一切都不遗余力。你忍心把为师杀了么?放了为师,师傅把一切都交给你,助你争霸天下。”
  “师傅,弟子这就……”黑袍人双目空洞,不过转瞬恢复,冷哼道:“老不死的,临死了还敢向本座施法,活的不耐烦了。”
  “你想干什么?”
  “磔磔,老家伙,弟子让您老人家好好享受一把。”
  黑袍人指尖冒出一朵黑色魔焰,屈指一弹,魔焰进入铜镜,落在魂幽身上,熊熊燃烧。
  “啊啊啊……你丧尽天良,没有人性。。。”
  魂幽纵然带着镣铐,也被折磨的在虚空不住翻滚,叫声凄惨无比,令人不忍暏视。
  “哈哈哈,那是因为,本座是魔,不是人。”黑袍人仰天大笑,道:“好好享受吧,等我万事俱备,便是你献身之时。”
  挥手一抹,镜面重归混沌,收了铜镜,黑袍人望向下方的中年男子,淡淡道:“可有那两个少年的资料?”
  “暂时还没有,不过属下会尽快查探。”
  “不必了,擅闯魔域者,杀无赦。”黑袍人一挥袖袍,目泛寒光,声音回荡在天际。
  不等中年男子回话,便向着湖泊中央掠去,眨眼间消失不见。
  然而万里之外的灵云,梁鸿齐齐打了个喷嚏。
  梁鸿愤愤骂道:“**的,谁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