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零八章:先不说这个

第一百零八章:先不说这个


  “你才是。”一听就知道是些阿猫阿狗的名字,她可是人,怎么可以拿这些阿猫阿狗和她比,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回答她的是迎面而来的一团黑影,她下意识的接住,问道,“干嘛?”
  府慕梅斜了她一眼,“你白痴啊,当然是让你穿,快点穿上,等下我们就走。”说完背过身子去,
  李映雪看着手中有些复杂的衣服纠结了好久,她抬头为难的看着府慕梅的背影,“我不会穿这么复杂的衣服。”
  “你不会?”府慕梅转身奇怪的看着她,女子的衣服一般都是这样的,只有农妇们穿的衣服才会很简单,她怎么会不会穿。
  李映雪尴尬的脸红了,她非常不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我确实不会,上次那件我也是穿了好久才穿上的,可这次比上次那件还复杂,我就不会了。”
  府慕梅郁闷了,他那次怎么等了这么长时间,敢情她不会穿这么复杂的衣服啊,“我说上次怎么等了这么长时间。”
  “额,先不说这个,你能不能找人帮我穿一下?”看着手中漂亮的衣服李映雪询问自己师傅。
  府慕梅邪魅的笑着,“找人就不必了,为师亲自来就可以了。”说着就动手去脱她的衣服。
  李映雪死拽着衣领,抬头干笑着看着他,“师傅,穿衣服这种小事就不必劳您大驾,徒儿自己来就好,自己来就好。”
  “是吗?”府慕梅继续笑着。
  李映雪没出息的抖了抖身子妥协了,她松开死拽着领子的手,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看的府慕梅笑开了怀,“徒儿,你这是做什么?为师又不会把你怎么了,怎的一副赴死的表情?”
  “没什么。”李映雪很狗腿的笑着。
  “哦?”府慕梅眉头一挑,嘴角勾起,邪魅的冲她一笑。
  李映雪倒吸一口凉气,暗道好一个妖孽,这一笑简直比女子还要妩媚,不知天府的嫦娥能不能和他相比。
  “呵呵。”府慕梅轻笑着,他伸手拿过李映雪手上的衣服搁在后边的床上,动作迅速的为她穿好衣裙,顺便帮她整整了略有些散乱的头发,“徒儿,今日你想为师给你编一个什么发髻?”
  发髻啊,李映雪低头摸着下巴甚是苦恼,她对古代的发髻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有个贵妃坠马髻,可这个貌似是已婚人士的专属发髻,像她这般编这个会不会有点奇怪。
  “徒儿似乎很苦恼啊?”府慕梅低头在她耳边轻声低语,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耳朵上,饶她脸皮厚也忍不住红了脸。
  为了防止尴尬,李映雪小心翼翼的把脑袋往旁边挪,尽量拉开与府慕梅的距离,“师、师傅,麻烦您老人家把脑袋往旁边移一点,徒儿已经想到了编什么发髻的好。”
  “嗯?”府慕梅对她的话没什么反应,依旧在她耳边低语,“徒儿似乎很嫌弃为师啊?”
  李映雪暗自翻了个白眼,就算嫌弃也不能说出来,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想着并在脑中迅速组织语言,好让自己的下场不会很难过。她转过身子抬头看着府慕梅的眼睛十分诚恳的对他说,“师傅说的哪里话,徒儿可是最最尊敬您了。您说往东徒儿绝对不会往西,您说对的徒儿也会说对的,绝对不会反驳您。”
  府慕梅看着她眨着眼睛十分认真的样子觉得很好笑,说这话不知道把眼中闪烁的神色收一收吗?这么明显早就暴露了,不过看她装的也还算过的去的份上就勉强放过她吧。他往后面倒退了一小半步,含笑的对她说,“徒儿,转过身子去,为师给你编一个最适合你的发髻。”
  “真的?”李映雪一脸狐疑,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经了,难道她刚才狗腿的样子取悦他自恋又自大的内心吗?
  “你想些什么呢!”府慕梅黑着脸给了她一个爆栗,这丫头怎么成天胡思乱想的。
  “嘶。”李映雪捂着头顶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下手也太重了吧,仿佛针刺在她的头疼,尖锐的疼,她这是人脑,不是猪脑也不是石头随便敲敲都可以。
  “就这么点疼痛就受不了了,等哪天你被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人士抓去,你就会知道这些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根本上不了台面。”
  府慕梅看着她疼的不行的样子忍不住又是一顿数落,现在的武林中人表面伪善,手段却非常的狠辣,就连他这个第一邪教都比不上他们的狠,为了金钱地位可以出卖兄弟,这种人就是桃花宗也不敢收。
  李映雪揉着脑袋,整张脸皱成一团,好像一根成熟了的苦瓜,她没好气的瞪了某人一眼,“师傅,他们没事抓群殴干嘛?再说武林中也有正义之士的好吧,别一竿子打翻一条船。”
  “是吗?先不说这个了,徒儿还是转过身去,为师帮你编一个漂亮的仙女髻。”府慕梅似乎不想再提武林中的某些事情,淡定自若的岔开了话题。
  李映雪毫不知情,大咧咧的开口继续问道,“师傅,现在的武林盟主是谁啊?”武侠小说中总有一个叫做武林盟主的人物,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这样的人物。
  府慕梅在她头上快速翻动的手突然停顿住,庹着声音问道,“徒儿似乎对这些很感兴趣?”
  李映雪突然感觉好庹,仿佛置身在冰窖里,不,比冰窖还庹,她这才有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而且还好像在人家的痛处狠狠地戳了一下,虽然她不明白谈论武林盟主戳到他哪了。
  “徒儿,怎么不说话了?”府慕梅继续手中未完成的发髻,淡淡的又问了她一句。
  “师傅,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师傅会武林盟主这么抵触。我、我、我也只是好奇,毕竟对这里我又不是很熟。”李映雪越说心里的愧疚就越多,到最后她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自己嘴贱,刚才这么明显的表现她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么多年的饭都吃哪里去了。
  “没事,只是为师刚才想到一些往事。”府慕梅淡淡的揭过这件事,他可不希望路上一直看到一个愁眉苦脸的徒弟,有损他的形象。
  李映雪揪着衣服的一角死命的蹂躏,原本好好的的衣服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被她揉成了一块梅干菜,皱的不能再皱了。
  府慕梅看她虐待身上的衣服,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编到一半的发髻伸手把她手中揪着的衣服拿了出来,“徒儿,你这是作甚?这衣服可是用雪锻做成的,一匹雪锻价值连城。”
  价值连城?难不成她现在穿着一座城吗?这么贵。李映雪上下打量着身上的衣服,满脸的惊奇。
  “雪锻可是用雪山上的雪蛛的丝织成,一年也就那么几匹布料,就算是贡品也是有一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