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皇妃,撒个娇 > 第一百零七章:为师说错了?

第一百零七章:为师说错了?


  建平又抿了一口茶,不屑道,“切,还不是因为他们烧菜烧的太难吃。不说府主,就是我也嫌弃。”
  “哦?”赧光熙好奇了,竟然有这家伙嫌弃的东西,看来应该不是很好吃,可是那次招人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这有点匪夷所思了。
  “啧啧,你是没吃过吧!那菜看着漂亮可吃起来却是咸的,而且是那种好似加了一缸盐的那种,那种感觉简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建平一想到那什么张大做到饭菜就一阵称奇,因为他真是太奇葩了,煮菜能煮成这样他也算一人才。
  “咸的?”赧光熙疑惑的问道,他明明记得那个叫张大的人厨艺真的很不错,而且不比府中的御厨差。
  “嗯。”建平放下手中的茶杯点了点头,“咸死人不偿命的那种。不过少府主的厨艺真的不错,这么简单的白菜鸡汤面在她手里却成了美味佳肴。”
  赧光熙看着建平一脸回味,心里不禁对那个素未蒙面的少府主起了些许的好奇心,不知道府主上哪里找的人,现在会做菜的女子屈指可数,而且做的只是那些精致漂亮的府廷菜,吃起来味道却不是很好。
  “哦,对了,差点忘了和你说了。”建平忽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要是这件事情不解决的话,那么明天客人的饭菜就会没有了,这样的话客栈损失就有点大了,何况这还是赚钱很差的一个地方,“你去桃花宗调几个会煮菜的人来吧,外面进来的人有点不大可信。”
  赧光熙思索了一会答应了,“好,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建平把玩赧光熙身上的衣带说道。
  “以后别惹那么多事情。”赧光熙淡定的解开身上的衣带扔给建平,自己从怀里掏出另一根衣带绑住有些散乱的衣服。
  建平看看手里的衣带又看看赧光熙身上的衣带,“赧光熙,你哪来那么多的衣带啊?”
  赧光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事前准备好的,省的到时皱巴巴出去被人看笑话。”
  “事前准备的?你知道我要来?”建平惊奇了,赧光熙竟然能猜到他回来找他。
  “我知道你的麻烦事情很多。”赧光熙拿起毛笔继续做账,忽略了一旁的建平。
  看着赧光熙拿起毛笔开始写字他就知道已经完全没他的存在了,他摸摸鼻子,靠在椅背上两眼瞪着房梁不知道干些什么。
  账房里,两人沉默的坐着,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靠在椅背上的人已然睡着了,身子有些滑落,眼看着就要摔到地上时另一人及时伸手接住了他。
  赧光熙用力把建平抱到自己怀里,他一手抱着建平一手执笔写着,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笔听了下来,可惜怀里的人还没有醒。
  看着怀里睡的正香的某人,赧光熙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小心翼翼地抱起他走向一边的贵妃塌,那是他平时累了小憩用的,不过他自己没怎么用倒让这家伙方便了很多,一有空就跑到这里睡觉。
  他轻轻地把人放在榻上,随后自己也躺了上去,拉过一旁的毯子盖住两人,便也睡去了。
  “师傅,你可不可以再无耻点?”房间里的李映雪气鼓鼓的瞪着眼前坐在椅子上悠闲喝茶的某人。
  府慕梅轻抿了一口茶水,眼神悠悠的飘向窗外的风景,“徒儿,你很像青蛙。”
  “青蛙?”李映雪顿时感觉额头挂满了黑线,她脸上肉又不多,怎么像青蛙了,真是眼光有问题。
  “怎么?徒儿对为师的说法不满意?”府慕梅放下手中的茶杯转眼看着她,“不满意就说出来,为师不会怪你。”
  李映雪吞了吞口水,赤果果的威胁啊,为什么她的武力值没这个变态高呢?不然她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有意见了,好伤心。
  府慕梅端起茶杯悠闲的看着脸色千变万化的李映雪,“徒儿,这是在给为师表演变脸吗?”
  “变脸?师傅这是从何说起?”她什么时候会变脸了,怎么她自己不知道?难道是来到异世后附赠的特异功能?如果是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
  “徒儿的脸色一直在变,难道不是在给为师表演变脸吗?还是说徒儿刚才对为师有什么想法?”府慕梅摸着下巴玩味的看着她,这丫头真是个宝,看来以后的生活不再是枯燥无聊了,至少不会那么无趣。
  听他说完李映雪顿感头顶有无数的乌鸦呱呱的飞过,仿佛在嘲笑着她的自恋。
  “怎么?徒儿,为师说错了吗?”府慕梅故作惊讶道。
  李映雪强忍着把他抓住暴打一顿的冲动,咬牙回道,“师傅没错,是我的错。”
  “所以以后的饭菜就由徒儿负责。”府慕梅很好意思的接了下去,气的李映雪又差点抓狂。
  府慕梅轻抿一口茶水,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徒儿,你说我们此番去武林大会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呢?为师很期待。”
  李映雪翻了个白眼,“师傅,期待别人还不如自己动手,万一人家脑残把注意打到我们头上就不好玩了。”
  “徒儿说的极是,那么为师先去换身衣服。”说完桌子旁便没了他的身影,只留下冒着热气的茶杯搁在桌子上,证明刚才有人坐在这里。
  “无耻。”说着又翻了个白眼。
  府慕梅来到床边,他轻轻地转动床头的莲花形木雕,旁边一扇暗门缓缓打开了,露出里面的繁多的衣服头饰,基本以红色为主,不过也有其他颜色的。看着如此繁多的衣饰,他随手挑了件白带红的衣裙,脱了袍子准备换衣服。
  窗边的李映雪突然听到里面发出细碎的声响,以为是老鼠,掀了珠帘进去准备看个究竟,也不知怎的踩到了自己的衣摆,整个人就摔了出去。
  正在穿衣服的府慕梅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感到一阵疑惑,转身一看,乐了,自家徒儿踩到了自己的衣服,呈大字型向地面扑去。眼看着要扑倒地面的时候他过去抱住了她旋转了一圈站稳了身子,“徒儿,想对为师投怀入抱就直说,为师不会拒绝。”
  李映雪一把推开他,“你才投怀送抱,你全家都投怀送抱。”说完忿忿不平德瞪了他一眼。
  被推开的府慕梅闷笑了几声,整理着身上还未穿好的的衣服道,“徒儿你这样子和我养在桃花宗的小花一样。”